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小规模第三类接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小规模第三类接触》免费在线阅读_ygz120小说

小规模第三类接触

作者:ygz120分类:校园小说类型:百合

以前写过的一个短篇,改了改准备写成长篇,不定时更新。类别里找不到日常,姑且标了个校园。穿着太空服的奇怪家伙在一个雨夜出现在我的眼前,并自称是外星人。那家伙的头发散发着荧光的粒子,在黑夜中颇为显眼。它(?)叫嚣着自己的工作是把人类做成标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国外度过的第一个除夕夜,比想象中还要更加无趣。

理所当然的与在国内不同,异国他乡的街道并没有沾染新春的气息。与平日相异的,除了社交软件中格外多的一分红包以外就只剩下阴沉的天空了。和在学校认识的一些国人朋友聚在一起,吃上一顿自己包的饺子,这恐怕就已经是最浓厚的年味了吧。这对每年春节都与家人一同度过的我来说,是一种新奇的体验——本应如此才对。

孤独也好,乡愁也罢。本以为会从心底涌现出来的东西无论怎么等,都仍旧丝毫不见踪影,比起这些,打工面试的事更加令我感到不安。我想这作为一个女生——作为一个人来说,并不正常。

因为明天一早还要面试的缘故,我推掉了朋友通宵聚会的邀请,登上开往住处的末班电车。车厢内的乘客并不多,并且出奇的安静,能听到的只有电车运行的声音。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我塞上从国内带来的耳机,用手机播放起熟悉的音乐。

不管是QQ还是微信,各个群里都在吐槽着春节晚会。我正想跟着话题聊上两句,点了几下屏幕后,思绪却猛然被屏幕上出现的名字打乱。我用的是九键输入,在打字的时候,输入法会自动显示曾经打过的词语,许久未联系过的她的名字,也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与她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联系了吧?盯着她的名字片刻,我删掉打出来的文字。联系人中,从她那收到的最后一条简短的回信,仍旧挂在很久都没点开过的她的头像下面。

雨滴不知何时从天而降拍打着车窗,在玻璃上绘制出一条条倾斜的纹路。我闭上眼,将自己沉浸在干脆的节奏中,想要以音乐遮掩掉脑中的那个身影,可大脑却像突然打开的储物柜一样,同她有关的记忆不断涌现堆积,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

不知道在地球另一面的她,新年是怎么度过的?

雨不是很大,却丝毫看不到要停下来的迹象。无数透亮的雨滴不停落下,在街灯的照耀下泛着橙黄色的光亮。也许是由于天气的关系,在同一站下车的人比平时少了很多。他们像是早就知道要下雨一样,不约而同的从包中取出雨伞,不一会穿着西装的背影便消失在大雨中。

刷刷雨声不绝于耳,令夜晚显得格外安静。我独自站在车站外的搭棚下,不禁感到一阵苦闷。若是夏天,只要不顾形象,冒雨跑上十分钟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冬天的雨与之不同,就算雨势不猛,雨水却仍旧冰冷刺骨。贸然淋雨的话,可能会患上感冒耽误好不容易得到的面试机会。

就在我不停权衡利弊的时候,视野中出现的一个“人影”打断了我的思考。

之所以称之为人影,是因为远远看去,那个影子确实有着双手双腿这种人类的构造。与正常人不同的是,它的头部异常宽大,半圆形的脑袋似乎直接和肩膀连在一起,看不到本应存在与之间的脖子。

这该不会是什么未知物种吧?令我冒雨奔跑的要素又增加了一条。

那个“人影”向我走来,直至走到街灯下,我才看清“人影”的正体。

“……太空服?”

不管怎么看,正大摇大摆向我走来的确确实实是一个穿着太空服的家伙。罩在头顶的硕大头盔,便是远远看去那不协调的头部的真相了。

穿着太空服的人影大摇大摆地走过来,面对着大街站定在我的身旁。就像是一到放学就自觉排队回家一样的小学生一样,动作自然到无可挑剔。

我扭过头,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这套太空服就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一样,纯白色的连体服上装有形状各异的突起物,外形颇为科幻。远看非常肥胖臃肿的太空服,实际放在眼前的话,会发现其实只是过于高大而已。

应该是做过特殊的透光处理,从头盔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人的真容。最令我在意的是,虽然太空服上挂满了水珠,可头盔的玻璃上却看不到一丝水渍。

穿成太空人的样子,是那种叫做行为艺术的东西吗?

“#¥#¥@%。”

“呜哦?”

太空人突然转向我,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向我说着什么。头盔暗咖色的光滑的凸面映照出自己略微变形的面容,令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n¥#h@%,#i#¥@o!”

见我没有反应,它重复着那个词语,并用带着笨重手套的双手不停上下挥舞。仔细听了几遍,我才大概弄懂它是在用这个国家的语言向我打招呼。

“呃、是在说ni hao?”

“%¥@#¥#¥……”

无式我的回应,它又含糊地说了些别的什么。紧接着,耳边传来了熟悉的语言。

“调整¥成,原来&中国%啊。”

“呃,我是中国人没错?”

“你%@¥人@&快¥!”

虽然语言变得可以沟通,但从它的声音依旧非常模糊,我想大概是因为头盔的关系吧。

“嗯嗯,原来如此。”

完全听不懂它在说什么。虽然慢了半拍,果然还是不要和这种奇怪的家伙扯上关系比较好。看到我打算迈入雨中,太空人伸出手拦住我。接着它转身背对着我,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后背。

背着像是白色箱子的背部,贴着一个大红色的“福”字。竟然还是倒着贴的……

“#¥@#¥。”

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太空人把两手按在头盔两旁,看起来很费力的挣扎了一会儿,把头盔摘了下来。

穿着太空服的,是一个长着娃娃脸女性,圆润可爱的面容与高大的太空服一点也不搭调。她将头盔像篮球一样夹在腋下,用空着的手顺着后颈把长发从太空服中拨揽出来。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头发散发着淡淡荧光。顺着她的动作,同样颜色的发光粒子四处飞舞,为奇怪的装束又增添了一分科幻的感觉。

整理好头发,她侧过头,笑着冲我竖起大拇指,头顶像是天线一样翘起来的几根头发不停晃动。

“你好地球人,新年快乐!”

“……”

超出想象的展开令我哑口无言,不知怎么回应。这是特别的cosplay吗?还是这个国家特有的整人节目?

“不用怀疑。我经常加班的话会掉头发,对上司也有不少怨言,经常会在工作中偷懒,不管怎么看是个货真价实的外星人。”

“外星人……”

不管怎么看她说的都是升迁无望的中年大叔吧?当然,我是没见过头发散发着荧光的中年大叔——不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头倒是确实有。

“别在意那种细节。唉,难得贴在背上的福字都被淋湿了,这天气真糟糕。”

“是嘛……”

虽然有很多充满疑惑的地方,但我却不打算去深究。果然还是别和她这种行为艺术家扯上关系比较好吧?这家伙行动看起来颇为不便,要不要干脆趁她不注意立刻开溜?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我的回答不满意,她叹了口气,接着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起了我。不仅是头发,就连像是彩色玻璃制品一样通透的蓝色眼瞳似乎也在发光,荧光不停地闪烁,非常奇妙。

“我说你,作为人类来说有些普通过头了吧?还是说你也是从别的地方来到这颗行星的?”

“啊?”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一般来说地球人碰到自称外星人的奇怪家伙时反应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是从半人马座阿尔法来的吗?”

“我是土生土长的人类。”

我耸了耸肩,真亏她知道自己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啦……嗯?嗯嗯?”

她聚精会神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即头发上的荧光渐渐暗去,但与之相反,环绕在空气中的发光粒子浓度却比刚才高了许多。闪着荧光的粒子浮在在空中,缓缓飘到我的面前。我试着吹气,莹绿色的发光物立刻随气流飞舞起来。

“那么我就先公布结论吧。人类,你似乎很适合成为标本呐。”

“……标本?”

“就像这个国家拍的影视作品一样,外星人把人类抓走做成标本,大概就是类似那种的感觉。”

她抱着头盔,兴致勃勃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明明是无稽之谈,却因为飘散在空中的光点增加了丝许说服力。当然,仅仅是丝许罢了。

“这设定听着不赖。”

“本来预定是要让这颗行星变成标本仓库的。不过目前我还在偷懒中,暂时不用担心。”

“这样啊。”

我点了点头,我想自己多半没有相信她的话就是了。

“你果然没有相信我。”

“嗯。换成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吧。”

“为什么啊!我明明都精心挑选了这套充满宇宙感的衣服!”

“这种以人类为基准设计的太空服和外星人不怎么搭边啦。”

要是想让别人把你当成外星人,就至少坐在自行车筐里让车子飞到天上再说吧。

“呜!失算了……我这种火辣的身材怎么可能坐得进那么小的车筐里啊……”

“那换成叉车怎么样?”

随口回应着,我迈开步子走向雨中。再陪她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雨一直不停,那就只好冒雨赶路——

“呜哇!”

还没走出两步,我的头部突然遭受到一阵冲击。耳边嘈杂的雨声瞬间消失,眼前先是变暗,接着突然变得明亮起来。视野中充斥着惹眼的荧光,各种看不懂的几何图形与文字漂浮在空中,不停地闪烁变化。

等到我反应过来,眼前的一切又消失了。雨声再次回到耳中,雨点滴落在头顶,顺着头发滑进后颈,冰冷的感觉令我打起哆嗦。

“不要总是想着逃跑。”

转过头向后看去,她正双手举着头盔,泛着淡淡荧光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粒子聚集在她的身边,缓缓地围绕着她旋转飞舞。

“你似乎在人类中也是比较常见的那一类。认为世界总会按照道理运转,一旦遇到麻烦就会选择远离,对不理解的东西干脆否定。”

这家伙,在说什——

“我在说什么,你应该清楚才对。像小孩子一样多动动脑子吧,至少去弄明白自己到底做得到什么,做不到什么。一万两千七百五十六公里对电波来说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距离。”

她把头盔戴回到头上,在夜里惹眼的荧光也随之消失。接着她从背后不知道什么地方取出一把黑色的雨伞。在撑开后,她把伞递了过来。

“差点忘了最初的目的了。比起工作,我还是更喜欢做这种事。”

自称外星人的家伙声音并非自头盔,而是从不知道哪个方向灌入了耳中。我接过雨伞,发现与外侧不同,在伞的内侧,黑色的布料上印着一副华丽的星空。星星发出淡绿色的光辉不停闪耀,我想这大概并不是错觉。

见我收下雨伞,她的表情变得柔和下来。向我挥挥手,她便转身离去。

.“喂!”

大堆疑就像地铁站拥挤的人群一样挤在一起,令我不知道该从哪问起。,但我还是把她叫住。太空人在雨中停下脚步,看着她的背影,我稍加思索。

“真货?”

“如假包换啦。”

自称是外星人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雨中。我旋转起手中的伞,淡绿色的荧光粒子也随之飞散。那家伙,不会是真的外星人吧?

再怎么考虑也无法得出答案,我索性放弃思考,把耳机塞回到耳朵里。撑起从她那里得到的伞,我离开搭棚。脚边的水洼中倒映出点点星光,让我莫名地产生了自己正漫步在宇宙中的错觉。

不过……能做到什么吗?我踌躇一番,最终还是操作着手机,熟练地点开许久未联系的她的头像。

抱歉

从她那里收到的最后一条消息,只有短短的两个字。究竟是在对什么事情道歉呢?是因为没有告诉我就突然离开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是人类,做不到读懂别人的想法。

直接去问她这件事,我能能不能做到呢?

雨水顺着伞边不断滴落,在下落的过程中竟然也沾上点点荧光。我重复着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过程,始终无法在发送栏中写出令自己满意的句子。

心情变得越发烦躁,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果然,我还是——

嗡嗡。

手机突然发出震动,在我的心中掀起一片涟漪。显示着最后回复时间的分割线下,跳出了一条简短的话语。

新年快乐

握着手机的手因为寒冷而微微打颤,淡绿色的粒子飘落在手机上,让屏幕稍稍闪烁了一下。

看来那家伙说的没错,一万两千七百五十六公里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距离。

环绕在伞下的粒子围绕着我缓缓地旋转,大概是被这番奇妙的景色驱使,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按下语音通话的按钮。耳机中播放的音乐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不停重复播放着的提示音。

嘀——嘀——嘀——

嘀嘀声响了许久,耳机內传来一阵杂音,接着便是无声的沉默。

表示通话时间的计时器出现在屏幕上,令我紧张起来。

该说些什么才好?太长时间的空白,甚至令我忘了该怎么与她交流。想问的事情太多,思考却完全跟不上。

“喂——”

我决定在说别的事之前,先回应她发来的消息。喉咙莫名干渴,自己的声音是不是有些奇怪?我努力放松自己,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比较自然。

总之,先和她打个招呼吧。

“新年快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