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圣手忆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圣手忆之》精彩章节目录免费阅读_我叫任小可小说

圣手忆之

作者:我叫任小可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穿越女尊异世界,作为一个现代人,不搞点新奇的高级操作怎么行?权利,美男,金钱...小孩子才做选择,我林忆之全都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府柴房中,林忆之缓缓睁开双眼,望着头上木梁和瓦片,眼中平静无波。

费力的撑起身子,她的身上有数条鞭痕想来是被什么人惩罚所致。林忆之伸出右手慢慢抚过鞭伤,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痊愈。

“哼,看来那老头没骗我嘛!”

林忆之本是华夏二十一世纪一名中医,救死扶伤不计其数,却一生孤苦,无夫无子,父母早逝。因一次意外,她遇到了死神,而打死她也不会想到,死神竟然是一个老头。本想死了就死了,反正无牵无挂,老头却说:“念你的功德和遭遇,给你一个补偿,让你重生女尊异世,美男成群,如何?”

林忆之一听,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有这样的好事,谁会不要呢?不仅如此,还死皮赖脸地向老头要了一个技能——治愈。在异世界可不能轻而易举就死了啊,医术加治愈双重保障,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健康!

使用方法也简单,只要还有一口气,将手放在伤患处,就可治愈如初。

只是这原主.....竟然被活活打死在柴房里,究竟是为何?想不通就不再去想。林忆之伸了伸懒腰,拍了拍屁股往出走去。

“傻丫,你怎么在这里?阿爹到处找你呢。”一个衣着普通,长相标致的中年男子急忙走来。

“阿爹?”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林忆之的脑海。原来她坠崖后被阿爹收养,可惜受伤变得痴傻。阿爹名叫李若山,三年前在山崖下捡到了她。无妻无女的他如获珍宝,对她视若亲女,百般照顾。后因长相标致被江员外收做偏房,而他也想借助江员外的财力治好林忆之的痴傻症。

江员外又不傻,养你李若山可以,怎还会养你这拖家带口带来的女儿?还是个傻的?不但不给她看病,还每日让林忆之干粗活,露出痴傻相便要被打骂,说是偷懒不干活。江员外的女儿们也因她痴傻让她做事,时而还拿他出气。李若山只能每日以泪洗面,却无法回头。

奇怪的是,三年前的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林忆之内心五味杂陈,既愤怒,又感动。初来异世,有个人这样疼她,心里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一股暖流,泪水夺眶而出,伸手拥住了李若山,久久不语。

“傻丫,你怎么了?又被欺负了吗?都是阿爹不好,到了江府这里。可如今人在屋檐下···”李若山摸了摸林忆之的头安抚道。

“阿爹,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林忆之突然抬头,布满灰尘的脸上写着平日没有的坚毅和清明。李若山讶然;

“傻丫,你······”未问出口,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

“你这傻子,还不去干活?还想尝尝我的鞭子吗?”林忆之转头,见江家大小姐昂首走来。带着一副看不起任何人的姿态。

林忆之冷哼一声,不予理会,而是等着李若山的回答。江家大小姐见状气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林忆之跟前,抬手欲打。

李若山见状迅速挡在林忆之身前,并喊道:“大小姐,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你不过是我娘的区区妾侍,也配让我手下留情?要不是你有几分姿色,我娘把你养在府里,你连给我提鞋都不······”

“啪!”话音未落,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江大小姐的脸上出现了五指红印。她错愕的望着林忆之,又怒发冲冠道:

“你这贱人,竟然敢打我?”林忆之冷笑,俯身捡起柴房附近的柳条。“从前对我百般欺辱,今日又出口辱骂我阿爹。真当我是傻丫头了?”林忆之瞬间闪身到江大小姐身后,柳条狂舞在江大小姐的屁股上,江大小姐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原来原主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刚才那一闪身的速度超乎常人,而力度也带着一股劲风。

“啊···啊!”惨叫声不绝于耳,李若山也从惊愕中缓过神来。看的他不知所措,有些害怕,又有些···解气。但还是忍不住说:“傻丫,别打了,万一江员外被引来了······”只是,引不引来迟早都是要知道的。

“住手!”油腻的中年女声和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来着面色蜡黄,还有浓浓的黑眼圈。甚是憔悴。身后有一婢女,正是江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在林忆之打了那一巴掌后,就悄悄去搬了救兵,却没想到,大小姐被打的这么惨。

“娘!救我啊!”江家大小姐费尽力气大声呼喊道。

江员外走到大小姐跟前,一脸心疼。

“娘来了,没事。”虽然江员外多情且跋扈,但是对这大女儿却是极好的。命令府内奴才将大小姐抬走。

这里就不得不提这个社会的制度了。一般情况下,府内奴才、侍卫是不可以掺和府内小姐的事的。这是一个女尊男卑的社会,奴才们只是负责伺候府内夫郎,公子们以及一些杂活。侍卫们只负责看门及保卫府内安全,没有主人命令不可轻举妄动。小姐们的生活则有丫鬟们伺候:做饭,洗衣等。另外,朝堂上男子不可做文官,最多能做一名武将。古往今来都认为男人一身蛮力,会坏了大事。说白了这里就是男人干活女人做主的时代。

江大小姐被抬走后,江员外的愤怒再也止息不住。

“李若山!你忘了这里是谁的家了吗?我供你们吃,供你们住,是为了让你们欺负我女儿的?”

李若山见状急忙跪了下去:“妻主,是我的错,我千不该万不该招惹大小姐,求你不要降罪于傻丫······”林忆之见李若山颤颤抖抖的肩膀,心下一紧。“阿爹,不要求情了,人是我打的,是我打的又如何?这世上,哪有被打不还手的道理?”林忆之定定地看着江员外,看的江员外心里发毛。又接着说:

“是,你是供我们吃住,可是你其他夫郎吃的是什么,我们吃的是什么?我们干的杂活缺比正常奴才做的还要多,做的不好你还要动辄打骂,你这就是无良老板欺压员工啊!还用妻主的身份将阿爹捆绑在这里,你也好意思?”

江员外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一股怒气憋得面部通红。

“好啊!你现在的脑子挺灵敏的嘛,想来出去自立门户也可以了,如此我也不捆绑你阿爹了,来人!给我赶出门外,永远不许进我江家大门!”说罢,两名侍卫抓着林忆之和李若山往出拖去。江员外却想,黄毛丫头罢了,如何在外立足?有你回来求我的一天。这次就给你们一个教训!

一甩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妻主······”李若山没有想过江员外这样绝情,竟然一个眼神都没给自己就走了······

就这样,林忆之和李若山一同被赶出了门外,林忆之望着金光闪闪的江府牌匾,眼中一半愤怒,一半得逞······

本来就是要出来的,结果达到了,还在乎过程干嘛呢?

与其在江府低声下气,不如······出门创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