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虚构之神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23日

《虚构之神》免费在线阅读_rockefeller.x小说

虚构之神

作者:rockefeller.x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就是普通的超能力者大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灰色的雨一直在下着。

空气中充满了闭塞的雨声和难闻的气味,令人窒息。

她蜷缩在楼梯间的角落里。即使是现在,她依旧在用ESP对我进行洗脑式的暗示。但是只要知晓了其中的规律,这种东西对我几乎没有用。

“为何不放弃?”

她死死盯着我,眼中透出的是恐惧慌张、少量的愤怒和疑惑、还有可笑的侥幸。“不要觉得可以通过这种把戏击败我。”我瞪了回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她最后的问题。

“没什么理由,只是有人让我这么做罢了。”

——消灭这个城市里的所有超能力者。这就是我受到的指示。

没有任何原因;

没有任何原由;

没有任何疑惑;

没有任何思索……

我将手枪抵近她的额头,她仿佛已经认命般低下头,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睛。

砰——

枪声在狭小的楼梯间炸响,耳鸣让我稍稍感到了呕吐感。鲜血不停从她的后脑吐出,缓缓漫延到了我得脚下。

然而——“消灭这个城市里的所有超能力者”。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再次响起,看样子目标还是没有实现。“什么啊,这不是还有一个嘛。”

我重新抽出手枪,打开保险,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

但是。

我突然感到了恐惧,颤栗传遍了我的全身。人只要反思就会感到后悔,但是很多事情即使后悔也没有机会改变。就算我现在脑海中蹿涌出很多疑点,我也来不及去思考。

这就是终末。

我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我能清晰地感到扳机内弹簧的反馈,也能听到枪械内部金属摩擦的声音。但是我没有听到枪声。肾上腺素使得大脑感到一阵眩晕感,随后尖锐的刺痛便划过双眼,那是子弹切断了视网膜神经,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心脏剧烈的跳动使胃酸翻涌上来,身体接受强烈的反馈信号,我正在拒绝死亡……可大脑开始沉寂。漆黑之中我似乎看到了光芒,这是视网膜神经的最后的反射或者仅仅是我自己的想象?不过都无关紧要了吧。煎熬般的寒冷覆盖全身,我好像打了个冷战。于是我放弃挣扎,内啡肽正慢慢抹除我的痛苦。

渐渐地睡意涌来,血液没能带来最后的氧气。

这时,我仿佛才听到那最后的枪声。

砰——!

我被枪声惊醒。

门外似乎正在发生争执。

我摇了摇脑袋,睡了一天,左脑隐隐作痛,似乎是伤风了。眼睛也跟着猛烈跳动。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壁钟,凌晨4点。

说实话我还从没这么早起床过。我穿上外套,打开了房间门。这里是一幢没有人管理的老旧公寓楼,四周住的都是三教九流之人,肮脏、凶恶、残忍——门外是一个长得好像是靠打激素长大的大块头肌肉男,他手上握着小小的MP-446。在他面前是一具倒在血泊里的瘦弱男子,看样子应该是住在楼上的瘾君子吧。

“你是这里的‘保安’吗?”我问道。

虽然这里没有管理员,但是属于某个小小的黑帮管辖。既然拥有杀伤性武器,那么推测就是帮派成员吧。

但是。“……”对方什么都没说而是将枪口对准了我。

几乎是反射动作,我想将门关上,但是对方扣动扳机的速度比我还要迅速。枪声在小小的空间再次响起,子弹射进了我的手臂。疼痛立马在我手臂的赘肉上弥漫开来,我立马抱住手臂瘫倒在地。

“你没必要杀我!”

我尝试同对方谈判,但是他貌似对我说的无动于衷,应该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吧。他发出不屑的笑声,嘴角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我瞪大眼睛,枪口这次对准了我得眉心。

扳机扣动——火焰裹挟着烟雾从枪身迸出,7N21穿甲弹旋转着穿透空间。说实在,460m/s的初速度根本不是我能随便控制的速度,但是别无他法。肾上腺素鼓动心脏剧烈跳动,血液快速充满大脑,大量ATP被转化,我的思绪清晰起来——子弹失去了旋转,阻力使得子弹在空气中阻滞——它在离我10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鼻血从我的鼻腔涌出,应该是大脑出血。这种事多做几次就会死吧。

“你这家伙……是PARAPSYC……”

肌肉男快速举起枪。子弹射出膛后动能过大,我根本不能阻拦下每一颗子弹,但是在膛中火药的动能还没有传递到弹头,那对我来说就没什么难度了。

他打算连续射击,但是在用力扣下三次扳机后,手枪炸裂。肌肉男的手掌被整个炸飞,鲜血四溅开来。

“啊啊啊啊……你这家伙!!”

我原本根本不打算这么做,但是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虽然就这么把这个肌肉男扔在这里他估计会慢慢死掉吧,反正在这里不会有人来帮忙收尸的。这么想来,到头来还是要我来处理嘛……我捡起损坏的手枪,这把枪的型号有很长的年头了,应该说也只有在这种地方才会有这种古老的武器存在。

“交给能处理的人吧。”应该有人能处理掉吧。死人无所谓,杀伤性武器一定会招来大量的是非。

我从地上捡起那粒7N21的弹头,抛向了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肌肉男。虽然我没有力量使子弹以460m/s的速度射向他,但是慢慢压入他大脑的力量还是有的。

子弹在对方太阳穴附近旋转起来。

“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理睬肌肉男,而是专注地转动弹头。一点点,弹头缓缓没入了肌肉男的脑壳。他痛苦的嘶嚎已经变成了细细的啜泣,血液从他的鼻腔和眼角流了出来,他开始痉挛。

不一会。我叹了口气,这是一件工作量巨大的劳动。估计我存了一年的脂肪都被消耗掉了吧。想着还是打电话让专业的人来干吧,重又走进了屋子。我瞥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

“啊啊啊——手臂的伤还要处理,真是倒霉!”

这里是人造行星78UPJK-0032。原本是作为劳改营而被造出的罪犯流放地。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颗星球上来了一批星际商人,从此这里慢慢形成了拥有奇怪社会状态的聚落。在政府多方面衡量放弃了对此星球的管理后,这里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犯罪者的天堂——尤其是政府依旧在使用军港向这里持续投送罪犯。

“真正奇怪的是那群占着自由港的商人吧,他们才是这里真正的统治者……等于一个中世纪封建国度啊,这颗星球。”我曾经的老师如此说。

窗外,远处的工厂悲鸣着,黄色迷蒙的雨从遮天蔽日的黑烟中垂落。细细的雨滴充斥着硫的臭味,腐蚀着这座残锈的星球。

两年前我被公司派往这里的业务员。可是三个月前公司因为财务问题破产了,我居然就这样被遗留下来。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可笑。这里的生活不比那些酒肉声色的星球,在这里呆上一阵子整个人也就麻木了。麻木是养成习惯最好的途径……说笑的。其实我时常觉得这里的生活更加充满罗曼蒂克的潇洒氛围。如今我独自住在这座没有管理员的公寓楼里。

这幢楼听说很久以前是一座犯人学校,后来不知道谁把这里改造成了公寓楼。楼里的设施还算充足,到现在也还能用,对我这种对一人生活一窍不通的家伙来说简直是神的恩赐。

虽说找到了住处,但是生活来源完全没有。靠着工作期间的存款能撑到现在也算是极限了。有人推荐我去当收尸人——因为我的超能力。超能力我是在小学的时候发现并且开发的。虽然很早就发现了这种能力,但是我一直瞒着所有人,即使是双亲。

超能力者,PARAPSYC……这是普通人对我们的称呼,说实在的这种称呼还是很学术的。总的来说,超能力被分为两种,一是被称为ESP的TELEPATHY(超感知觉),还有就是被称为PK的Psychokinesis(心灵致动)。我的能力属于后者。

能通过意志影响物质……这在主流科学中属于无稽之谈吧,我也稍微了解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无奈我是文科出身,这种事情我完全不懂。可是我也有自己的一套解释——超能力会不会是欺骗世界的方式呢?超能力者用意志欺骗世界,让世界对超能力者的意志产生回应……就和使用药物欺骗大脑反应一样,超能力者就是注射进世界大脑的药剂。

人的意志与世界意志的对抗,这不也很罗曼蒂克嘛。

简单处理好手臂上的伤,我拨响了手边的电话。

“约翰?这里有个东西需要你来处理。哈?什么?坏掉的手枪和两具新鲜的尸体,你要吗?应该还值点钱吧。”我没有等对方确认就挂断了电话。

约翰是真正的收尸人,专门为那些有需求的用户处理尸体。这些尸体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可以整具卖给一些无良医生和其他变态,也可以做成标本卖给医学院,还能拆分开来卖给不同需要的家伙,尤其是一些软体组织可以高价出给整型医院。更不要说什么器官这种东西了,四十八小时以内的器官都能视为活体,这种东西在黑市都是可以快速高价脱手的。毕竟很多有钱人不喜欢使用安全稳定的人造器官,这也算是有钱人奇怪的嗜好吧。说到底,拾尸人的工作就是满足这些家伙的嗜好。

估计是听到了新鲜的尸体,约翰这家伙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敲响了我的屋门。

我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七点有余。

我打开了房间。

“是天气的原因吗?那两具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啊……便宜点怎么样?”

约翰还没进屋子就开始讨价还价。

“便宜点倒是没问题,反正这是不义之财——但是我手臂伤的医药费得你来付。”

“没问题没问题!那么,”

约翰一屁股坐到我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沙发上。他无视了我倒给他的浑浊的自来水,问道:“来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早上这两家伙把我吵醒了,我就稍微教训了他们一下。”

“嘿,你这家伙说书水牛的本事不错啊。”

“信不信由你喽,反正大致经过就是这样。怎么样,赶快拿回去吧。对了……”我拿出坏掉的手枪,递到约翰眼前,“还有这个,拿走吧。”

“这什么——我去,这枪也很有年头了啊,等等这门口的家伙是帮派成员?”

“不知道啊。不过我也听说这种MP-446是帮派成员的标配。怎么,这枪还不错啊,虽然坏掉了,虽然是老古董。你不敢要?”

“大哥,帮派成员啊,不是这枪不敢要,而是那人我不敢要啊。”

约翰这家伙的迟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个星球说白了就是一群商人和手底下的黑帮控制的奴隶星球。虽然有听说最近有很多宇宙海盗在打这颗星球的主意,但是手握财力、武力、人力的商贾不会被海盗打败的。同样,生活在这颗星球的我们只能低头服从这里的规矩。

不过。

“你可是收尸人啊,怕什么。”

“即使你这么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约翰叹了口气——看样子他是打算收下这些东西了。“不过……那边两个人都是枪伤致死啊,那这把手枪是你弄坏的吗?”最后,约翰提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既然人是死于枪下,那么在杀掉他们之前这把枪应该还是完整如初的吧。

约翰是这么认为的。

这就是常人的思维——缜密的逻辑却也是极致的桎梏。

当然这是信息不对等所产生的问题。

“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打算这么混过去。

“哼,”约翰也就没有追问。“你这家伙啊……我这里有一把纳甘M1895,要不你就拿去吧。这颗星球上也就只有火药系统的武器能够通过黑市流通了,拿去防防身也不错。”既然是送我东西我必然毫不客气地收下,正当我兴高采烈地掏约翰口袋时,他又说道:“这货可是真正地老古董,附赠一个消声制动器。”

“OK。”我很快地道谢。

然后我从他手里接过厚厚地一叠钞票。看样子这个月的生活费是不愁了。

“再问一句,你这家伙真的不想来干收尸人?”

“看情况吧,就这样时不时干一两票杀人越货的事情也不错啊。”

“你这家伙把我当成挡箭牌了吧……真正和那群疯子交易的可是我啊……”

“不要在意。”

拿到钱的我立马打算赶约翰离开。

“别推啊……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Case,你要不要帮着解决,圆满处理后报酬丰厚。你觉得怎样?”

“什么内容?”

“嗯……好吧,也没有什么隐瞒的。你知道现在这个街区有几个黑帮吗?”

“两个势力颇大的,还有几个小帮派吧。”

“ACE的大佬让我帮HOUSE的大佬的女儿收尸。”

ACE和HOUSE同属于某个上级帮派,但是据我所知,即使这两个帮派处于同一个系统也经常发生火拼之类的摩擦。嗯,这种事情在老电影里经常出现吧。这次ACE的委托应该也是类似情况吧。不过暗杀大佬家人这种事,仔细想来有点奇怪,难度也很大。

“暗杀吗?还是两个主要帮派,这种事情不好做啊。被发现会立马身首异处的。”

“所以才叫暗杀不是吗?”

“……”

其实我很想接下这个任务。毕竟报酬丰厚,而且我也很无聊。但是我虽然是比较嗜血的人,可我的胆子很小。就像那些初中生一样,在游戏中个个都是大杀四方的主角,但是现实中只是一群书呆子。我没有崇高的抱负、也没有自强的精神,所以我甘愿屈服于规则之下。尤其是在这种奇怪、肮脏、罪恶的世界中。

所以。

于是。

因此。

“我不干。”我回绝了约翰。

“啊,是嘛——不想屈服于自己的欲望之下吗?”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把约翰推到门口,虚掩门,说道:“我只是胆子小而已。”接着我关上了门。

手中的纳甘沉甸甸的。我把它扔到了床底下,卧榻之下才能藏污纳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