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道孤谣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4日

《道孤谣》免费在线阅读_久道齐风小说

道孤谣

作者:久道齐风分类:玄幻小说类型:神话

万古苍茫一片海,岁月悠悠点离人,若有人乘一孤舟欲钓着这海中物,造那天上九座阁,而谁来为这首阁叩门,与岁月轻和一首缓缓的歌谣,清品一杯不存于世的清茗,一世空有那场雪,一世独一人放歌那曲道孤谣,九阁通天,首曰孤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入秋时,九月初八,重阳节前一天,是小镇的一个大日子,这个日子叫离遥日。这是小镇一年内除了新年最热闹的日子,具体是用来纪念什么的大家也忘的差不多了,大概只剩下“神降之灾”以及“孤难”这

两个谁也不曾经历过的日子,以及世上那几个不知还有几分真实的传说吧。连说书人都不再愿意对此多费口水了呢。

镇中心依旧是每年“离遥”都会搭起的戏台子,而台上也依旧是那个每年都会露上几面的戏班子,唱着那出不知真假的君不还,只见那个白面小生又是耍枪又是弄棒的,唬的那几个扒在戏台边抹鼻涕的胖小子一愣一愣,过了会又是个黄老生呱呱呱地奔将出来,一阵狞笑把胖小子们都吓的哭了。

任凭台上如此这般,台下更是热闹非凡,小贩们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像是谁喊得大声谁的生意就会更好些似的,这应该也是街上人多的缘故吧,就连平日锁深闺的大户千金都上街嬉笑了,这也不能怪平日只吃地瓜冷水的老光棍们像苍蝇见了大粪般,拼了老命地朝前挤着,想装做不注意地揩一揩油,开开荤了。平日安静的镇子于今日也难免喧嚣了一番,毕竟今日是个大日子,毕竟今日是家家户户都要摆祭桌祭奠那两个日子的日子,毕竟今日叫“离遥”。

而这平日喧闹的镇口却是安静的很,只是偶尔还能听到镇里戏台传来的“咿咿呀呀”。

秋老虎让阳光将那镇口的砂土路晒得都冒起了烟,只是一棵据说有镇子那么老的大树遮住了些许日光,将秋老虎吓退了半亩地。也是那半亩地里,一个老头摇着蒲扇,靠着树干手上还捏着个紫砂壶,时不时就抿上两口,好不快哉。老头一旁还坐了一个冒着鼻涕泡的小瘦子,就那样抱着腿,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在等初秋时的第一阵刺骨的寒风,一只翠竹杆睡在他的腿旁。

“小娃,这时在这坐着作甚,咋不与镇上的娃儿去疯啊。”老头摆着蒲扇。

小瘦子愣了愣,轻轻侧过头往老头那望了望,只是那双眸子只有一片黯淡,接着摇了摇头,依旧抱着他的腿一言不发。好像在想着什么依旧吸溜着他的鼻涕泡,老头也是笑笑,依旧摇着蒲扇喝着茶。

良久,“老伯伯,离遥,是什么意思呀?”小孩开口问了一句

“将那离别撇到遥远的地方,离开的日子也将遥遥无期,万般劫难终了,世间万物重获新生啊”老头**眼地吸了口茶,“那离遥日在纪念谁啊?“

“一个英雄?一个叫孤的大英雄?”小孩迷茫的晃晃头又坚定地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又问道“神真的准备毁灭世界吗?传说是真的吗,孤真的救了世界牺牲了自己吗?“

“是啊,这古书上都说了,孤大战万千神兵,一人之力挽救了整个人界,最终在诸神退却的时候,体力不支倒下了,化作漫天星光。”老头看着像个庄稼汉,这说起话来跟个说书先生差不了多少,“这书上说,当年啊,人界四海齐啸,仙界灵树枯死,魔界万火成冰,妖界百兽惨死,阴间轮回断了,六界乱成一团,诸神强行打开了六界的通道,好一个君临天下!当人们叩拜之时,仙人们取出仙珍款待之时,当恶魔们面露警惕之时,当妖兽们发出不安的吼叫之时

,当最后一只幽魂跳入往生井之后,诸神们露出了丑陋的嘴脸,亮出了他们即将染血的神器,那一天,就是神降之灾!诸神以他们绝对的武力,血洗了除了魔界阴间之外的其他三界,仙庭完全覆灭,妖族投入了魔族的怀抱,甚至连人族都需要魔族的庇护。后来有一仙人踏破天梯,直往神界,大战当时自称为天的武神,以一人独对万千神兵,且全身而归,好一个谪仙临世!并亲自带领反抗神族的力量,以那股绝对羸弱的力量,悍不畏死的攻势让神族胆怯,在百年内将神族打的节节败退,最终在孤难之日将六界通道完全封闭。

那一日,为了六界的再次安宁,孤饮罢一碗秋时酿,披上飞仙袍,背负一口巨棺葬己身,怀抱一架古琴奏凯歌,化作虹光一道立于天中,化天地为大阵,以己身为阵眼强镇六界不衡之处,并于大阵中化做粒粒白光融入大阵之中——以己身换来我等今生之祥和呐。”

“孤。。。。。死了吗?“小孩听老人讲的故事,听的一愣一愣的,赶着又朝着老头追问起来。

“他当在你我心中吧,他一定会归来的。”老头放下扇子看了看叶间洒下的碎碎霞光,侧头听了会儿镇里的喧闹,举起茶壶放在嘴畔缓缓喝起茶来,一双眼就盯着镇口的砂土路,不知道在看着啥就那样看着,小孩那浑浊的双眼也看向了远方,只是他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

那年冬末,春来时,冷是刺骨的寒,雪若春时柳上絮,城中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个恨不得将自身给埋进身上的大衣里,就连往日喊得卖力的店家小贩都失了踪影,匆匆地像是怕天上的云儿会砸落一般,都往着暖和的家里赶着,脑袋里都寻思着是否忘了带上些什么年货,是否包少了几钱红包,是否洒了几滴腊月酒。哪一家不是彩灯高节,哪一家不是联新福倒,哪一家不是笑语连天……

雪色的行道上,一眼望去非金即银,还夹杂着抹抹如火的大红色,好一副富贵逼人的城图,好一派其乐融融的入春胜景。

当各家在为自家的屋房挂灯笼,贴窗花时,城外那破庙显得是那等肃寂,就连庙口那株不知名的老树也落光了叶子,似是给雪压的喘不过气来,那枝桠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

破庙外的雪没过了破庙的第一级台阶,一个身影缓缓地走向庙门口,瑟瑟的寒风下他是如此的弱小,与整座城仿若不在一界之中,那是一份比这寒冬还要寒冷的孤寂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