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陈狗蛋的停更日常啦啦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1日

《陈狗蛋的停更日常啦啦》免费在线阅读_陈狗蛋你霸霸小说

陈狗蛋的停更日常啦啦

作者:陈狗蛋你霸霸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脑洞

一名作家中学生等写作(停更)与校园日常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说,这个少女似乎也不是普通人,跟他的情况也有很大关系的样子。

原本平稳的呼吸节奏随着那团小小阴影的消失而被打乱。陡然间急促起来,像是做了噩梦的人,在梦境中挣扎。

“嘶!”

急促的吸了一口气,少女的眼睛猛地睁开。

“啊!#……¥&¥%¥?”

少女没有好奇自身的处境,也没有看四周的环境,反而奇怪地喃喃自语了一句,说的却是犹大听不懂的语言,而接着就是一阵沉默。

犹大愣愣地看着少女,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好像在她眼里看到了星辰与花海。犹大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两人都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之中。

“那个.....你好!”犹大率先打破沉默,同时挥了挥手试图引起少女的注意。

“我是犹大。”少女转过头看向犹大,但并未出声,犹大只好尴尬的报上自己的姓名。不过少女如此镇定也让担心着不知道怎么安抚女孩的犹大悄悄松了一口气。

“*#%¥&*¥@”终于听到犹大呼唤似的,少女扶着床沿坐了起来,歪着头看向犹大,但仍然说着奇怪的语言。

[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吗?怎么说着这么奇怪的话?]犹大暗自想着。

那该死的东西怎么回事,我连她的话都听不懂,帮我也不帮到底?想到这,犹大不禁吐槽起那个自称管理者的东西来。

“咕~~咕~”犹大正想着该怎么和少女交流,却被这略带尴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肚子已经在表示抗议了!也是,毕竟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你饿吗?”犹大指指肚子又指指坐在床沿的女孩,对着她说。

犹大只是一天没有吃而已,而这个神秘的少女昏迷了这么久,应该也饿了吧?

少女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这些举动,抿起嘴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犹大看着少女,罕见的脸红起来,幸好外边太阳已经快下山,屋里更是昏暗,这点脸红应该不会被看出来。

蹭的站起来,犹大大步走到破茅屋的一侧翻找起来。没有面包和谷物,只有几颗菜与一些肉干。“煮锅汤吧?”犹大想着。

熟练地生火,在缺了一个口的陶锅里倒入水缸里还剩下的一些水,再把锅架在火堆上,等着水慢慢被烧开。

天色完全黑了下去,虽然有火堆,犹大还是点燃了唯一一盏煤油灯——平时他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舍得点。

少女虽然刚从昏迷中醒来,但似乎精神不错,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火堆旁看着犹大围着火堆忙来忙去。

把洗过的菜放在一个干净的盘子里,犹大也在火堆旁坐下,坐在少女对面,水还没有沸腾,犹大心思有些异样。 摇曳的火光映在两人身上,虽然和在山中小屋里的场景很像,可犹大这时却不好意思盯着人家仔细打量。

把头放在膝盖上,双手抱住腿,犹大盯着锅里水面上泛起的小泡泡追来逐去,思忖着该怎么和少女交流。

“奥黛尔...”轻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犹大微微把头抬起。少女微笑着看着她,白玉般的手指指着鼻子。

“犹大!我叫犹大!”犹大愣了一秒钟,脸红的像是要烧起来,有些慌乱的拿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锅中水面的白色气泡越来越多,欢腾地追逐、四散、爆裂,水终于沸腾了。

“那个,嗯,先吃饭吧?”说着不着边的话,犹大拿起盘里一个土豆晃了晃,左手点了锅子。不等少女回答,犹大就低着头抽出了匕首,想了想,在衣袖上狠狠擦了擦,把手上的土豆切成片扔进锅里。切完土豆,把剩下的几颗菜也切碎扔进锅里。又拿起另一个盘子里的肉干。正打算掰碎扔进锅里。

“#@!”奥戴尔急呼了一声。

犹大疑惑地看向奥黛尔,发现她正指着他手上的肉干拼命摇头。

“不要....这个?”犹大慢慢摇着头指向手上的肉干说。

“嗯!”奥黛尔肯定地点了点头,发丝飞舞着。

“居然不吃肉?什么奇怪的人啊?”犹大轻轻地嘀咕,放下了手上的肉干。可犹大屋里也没有其他的食材和调味料了。看着锅里惨淡的菜叶与土豆,犹大不禁有些尴尬。不知道奥黛尔能不能吃下去。看着奥黛尔的样子也应该在是达官贵人家长大的,从小锦衣玉食,犹大不禁担心起来。

惨淡的有些可怜的水煮菜叶和土豆很快就煮好了。犹大拿了个碗给奥黛尔,把唯一的木勺也给了她,自己则舀了一大勺汤,把刚才的肉块掰碎放进去搅拌,拿着碗就开始吃起来。

没过一会,犹大就把自己那一碗吃的一干二净。放下碗,却看到奥黛尔正拿着木勺细细咀嚼着,眉头微微有些蹙起,看来这顿饭对她来说确实有些难以下咽。虽然是这样,奥黛尔也并没有不吃这碗汤的想法,事实上,她的状态极其糟糕,需要补充能量。她还是慢慢地吃着。

习惯了一个人吃饭的犹大没想到会落入这样尴尬的境地。奥黛尔吃的太慢了,犹大呆坐着,看着奥黛尔极具仪式感的吃饭姿态,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挠着头盯着火堆看发呆,偶尔抬起头瞥一眼对面的少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犹大终于难以忍受这种沉默。忽然站起身来。

“我再出去看看情况。”犹大看着少女,指向门外。也不管她是不是听懂,就快步走出了木屋。

望着清朗的天空,犹大慢慢平静下来。旋即,火热的心脏又激烈的跳动起来。这两天的遭遇简直像是说书人的故事一样。

当然,多年以后,当犹大望着破碎的境界边缘,他还是能想起多年前那个破茅屋前度过的夜晚,那是任何华丽的史诗的无法比拟的惊人传说的开端。

一夜无话,奥黛尔不客气地睡了犹大的床,犹大只好找了一个草垛将就了一晚 。

第二天一早犹大就决定带奥黛尔去附近的镇上,不管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搞清楚奥黛尔的身份应该对事情有所帮助。而镇上听说有个博学多识的老学究。犹大决定去问问情况。

当犹大醒来的时候,奥黛尔早已起床站在茅屋外看向远处山间,静默着,亭亭玉立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连说带比划地,奥黛尔终于明白了犹大的意思。她指指自己,再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由于还有一些行李落在林间木屋里,犹大略一思索,还是决定走山间的小路去皮尔镇。虽说山间路不好走,但他走了这么多年,也总好过绕远路。

随意打点了行李,小心的擦干净匕首插到靴子里。犹大与奥黛尔便踏上了去皮尔镇的路。

正值晌午,皮尔镇外却来了个奇怪的人。不高的个子,穿着样式奇怪的铠甲,带着个大大的斗笠把脸藏在阴影里,背上还背着用布缠起来的长条状武器,应该是一把刀。听镇里人说,他一大早就到了镇外,就对着镇外的路牌发呆,一直站了一个上午。看他样子奇怪,也没人敢上去询问。怪人也不做声,一直盯着路牌看,深藏在阴影里的眼眸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镇里的卫兵听说后,也派来人过来询问况 。最近才当上卫兵的哈里就是被派来干这些杂活的最好人选。 哈里从小在这长大,也没怎么念书,成年后好不容易靠着姐姐的关系混了一个镇卫兵的差事,好歹是吃喝不愁了。听说来了个怪人后,哈里只好放下吃了一半的午饭去看看情况。

皮尔镇地处偏远,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想来也不会是那种穷凶极恶之徒会来的地方,应该是个过路的旅人吧,说不定还可以捞点好处。哈里边想着,边向镇外走去。

老远就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挺立在路牌前,一动不动。

“喂!那边那个!你是什么人,来干嘛的?”哈里小跑着朝怪人奔去。

怪人仿佛没听见似的,留个哈里一个沉默的背影。等到哈里跑到他的背后,他才转过身来,微微抬了抬头,“我叫凌晨,是个吟游诗人,从很远的地方来。”浑厚且沙哑的嗓音,并且带着奇怪的腔调,应该是他家乡的口音。

哈里心里暗松一口气,随即摆出一副贵族老爷的腔调来。

“这样啊!我们这里有规定,身份不明的人要先全身检查一遍,看看是不是凶寇匪徒之辈!还有,还要缴纳一笔入城费!”

皮尔镇自然没有搜身和缴费一说,哈里不过是想在这个吟游诗人身上占点小便宜,中饱一下私囊。镇长他们自然是知道这回事,但也睁只眼闭只眼。

“这样啊...”凌晨显然是有些为难,“小哥,我可还没有进镇里呢,我看这搜身和交钱还是免了吧...”

凌晨在镇外路牌站了一上午,哈里自然以为他要进镇,可这路牌离镇门确确实实还差着几十米呢。

看着凌晨一身古怪的装扮,以及一股淡淡的压迫感,哈里还是放弃了强行搜身的念头。

一番交涉,接过了凌晨的几个铜币,哈里也就放任凌晨杵在路牌前了。

凌晨解决了他的小麻烦,但犹大和奥黛尔却遭了个不小的麻烦。

当看到七八个拿着刀的壮汉从小路边的树丛跳出来的时候,犹大就暗叫倒霉!虽然以往确是听说这一带有几个不知哪来的流窜匪徒常常在这拦道打劫,可犹大也是未曾遇到,所以犹大才选择了这条山间小道。

为首的劫匪是个精瘦的中年男性,胡子茬拉,一双三角眼闪着不怀好意的光,他身后也都是几个成年的壮汉,都各自穿着破烂的皮甲。

“喂!小子,把你的钱和行李,当然,还有你旁边的女人留下,我就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

当听到这句经典的恶棍台词从这匪徒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犹大只能在心里苦笑。若只是一两个人,犹大拼了命或许还能让奥黛尔先跑,可这七八人已经牢牢地把他俩围住,这种情况下,想要逃跑简直难如登天,更何况还带着奥黛尔这个累赘。

当然这帮子劫匪也压根没打算放犹大活着回去,在杀他之前,总归要戏弄一下,找点乐子嘛!

“当然可以!但就这么让你抢了,我也不服,不如你跟我比试比试,你赢了就都听你的,要是我赢了,钱财都给你,放我们走就行怎么样?”

谁也没想到犹大竟然会这么说!但他其实也是经过思考,心想着领头的劫匪看上去还比自己矮了半分,也不甚健壮,看起来像是军师型的人物,一对一未必会输给他,到时候制住他们的头领,想必其他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犹大这么一说,对面劫匪显然一愣,七八个人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喂!老大,这小子是看不起你啊!你快点答应他啊!”身后的人起哄来。 强盗头子眼睛眯了眯:“小子!本来还想给你个痛快的,可你看上去是要自找不痛快啊!,行啊,我们就比一场好了!”

“以后招子放亮点!!算了,你也没有以后了!”他边说着边向前走了几步。

犹大抽出背上的剑,把剑鞘和行李扔在地上,转身走到奥黛尔身边,偷偷对奥黛尔比了个跑步的手势,又指指来时的路!

奥黛尔显然没有明白犹大的意思和现在的处境,精致的脸庞带着迷茫的表情,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拿手指指着对面的劫匪,嘴里嘟囔着什么。

看着奥黛尔的样子,犹大只好强打起笑脸,拍了拍她的肩,意示她没事。

转过身,一声轻叹,双手持剑斜在胸前。回想着以前在城里当过卫兵的叔叔交给他的技巧。虽然他不记得是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好在他没忘记这些东西。

轻轻晃了晃脑袋,去除杂念,犹大微微低身,看向身前的男人。脏乱的头发和胡子,令人生厌的三角眼!随意的站着,刀尖斜指右下方。

“好机会!”犹大心里默喊一声。同时右脚猛的一蹬,冲了出去。两人之间距离不过五六米。眨眼间犹大就冲到了强盗头领的面前,挥刀就向他胸前砍去。

强盗的三角眼瞪的大大的,似乎没想到犹大会如此迅速地发动攻击,而此刻他的刀还无力地指着地面。

而下一刻,犹大却好像撞到了一睹墙,突然停在了这强盗的面前!而在两人之间的是一把剑和一柄刀!是刚刚还无力地垂在身侧的刀!而犹大的身体此时已经与地面形成了奇怪的角度。强盗头子轻轻一用力,犹大就蹬蹬退后了七八步,还是摔倒在地。

犹大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对面的人,他刚刚根本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只感觉身前白光一晃就被挡住!

“小子!刚才那一剑还不错嘛!看来是练过啊!”强盗头领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戏谑着说道!“看在那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是修炼斗气的,所以你死心吧!安心地上路吧。”

“竟然是修炼过斗气!”犹大额角的轻轻颤抖了下! 但心里却翻起滔天巨浪!修炼斗气的人都是百里无一的!但凡是能够修炼斗气,普通人以一当十不在话下,据说帝国第一强者杰拉尔就是修炼了一种强大的斗气!

犹大从小就爱听这类故事,关于斗气和魔法的故事不知听了多少,斗气的威力在他心中不知被扩大了多少!在听到这猥琐的强盗竟然是个修炼斗气的强者!顿时丧失了斗志!

说来也是可笑!这强盗首领外号叫牙狼,他其实根本不是斗气的修炼者!他原本是帝国边防军的一员,原本倒是立下一些战功,可他本性暴虐,因为一些意外竟杀了军中同袍!在背处刑前也是由于一些机缘巧合逃了出来,靠着原本上司教他的本事收复了几个毛贼,一路流窜打劫到这!仗着没什么人见过真正的修炼者,才自称修炼斗气!不过他本就武技不俗,倒也没有漏出过破绽!

犹大缓缓站起身来,摆出架势,扭头看向身后的奥黛尔。不仅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婷婷立着,对着犹大甜甜地笑着。虽然不是该有这种旖旎的心思的时候,犹大还是狠狠心神荡漾了一下。又重新扭头看向牙狼。

是啊!自古只有保护公主而战死的骑士,而没有不战而降的懦夫!

紧了紧手中的剑,刚刚那一击已经让剑刃上多了一个米粒大的缺口。吸取了刚才的教训,犹大缓缓地走向牙狼,当只剩一步距离时,牙狼还是散漫站着,但眼神已经锐利起来,盯着犹大的手,看来犹大刚才的一击确是让他有了一些防备。

“啊!!!”犹大一声怒吼,也是借此分散一下牙狼的注意力,犹大的剑如雨一般洒向牙狼,晃着从树丛间淌着的阳光,简直看不清任何一剑的轨迹,只觉得所有的剑汇成了一个圆向牙狼狠狠砸去!这明显不是犹大这个年纪应有的剑术水平,但也只能用犹大夜以继日的勤学苦练来解释了。

面对如此迅疾凌厉的攻势,牙狼却根本没有一丝犹豫,以快到无法捕捉的速度一剑接一剑地接下!整个树林里都回荡着剑刃碰撞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林里久久鸣响。后面看热闹的劫匪们也慢慢不笑了。这么凶猛的攻势,完全放弃防守,他们即使接下来也势必会受伤!

“木大!木大!木大!”牙狼口中喊着意义不明的音节!神情确是轻松淡定,这种军中基础剑术,他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接下来!此刻只不过是抱着猫捉老鼠的心态玩弄犹大,顺便向手下展示一下实力!

“叮!!”一声尖锐无比的碰撞声作为刚才激昂对撞乐曲结尾的最强音!犹大被一刀砍飞两米开外,手中的剑更是脱手飞出,若非他千钧一发之际抽剑回防,肋骨早就被砍断了。即使如此,他现在胸口依旧一阵剧痛,闷的喘不上气,徒劳地跌倒在地!难以想象牙狼精瘦的身躯居然力量如此恐怖!

“小子不错!你这个年纪剑术就如此精湛,想必从小就开始训练,在随便哪座城做个卫兵都绰绰有余,可惜...你遇到了我!在这个破地方,我是无敌的!”牙狼洋洋得意的说着,慢吞吞地踱步走向犹大。

犹大艰难地蹲起来,右手撑着地面,艰难地喘气,余光瞥向奥黛尔。那个傻妞!居然还是笑着看向犹大和牙狼!她难道不知道我快被打死了吗?

犹大没空思考奥黛尔是蠢或者是什么,牙狼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依旧是刀尖斜指地面!这个可恶猥琐男!摆着可气的姿态,随时都要给犹大哪里来上一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充斥着不屑与残忍!又看向奥戴尔,用那充满淫欲的眼神看向奥黛尔!

艰难抬头看着牙狼,犹大额头青筋暴起!牙狼,慢慢地蹲下了,似乎是要嘲讽几句犹大。

“你.....”

牙狼刚刚吐出一个音节!犹大突然猛力跳起,扑向牙狼,右手挥出一样什么,是匕首!他插在靴子里的匕首。

牙狼误以为他丧失战斗力,便没有丝毫防备,只能本能地拼命后仰,然后被划中,倒在了地上。

“老大!喂,老大!”

看到牙狼被犹大一下反击击中,其余人纷纷跑上前,准备仗着人数优势乱刀砍死犹大。

“不用!”

低沉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吐出,一 脚踢开犹大,站了起来,下巴上鲜血淋漓!

电光火石之刻,牙狼还是避开了要害,但还是无法避免地受了伤!

犹大却被牙狼踢中小腹,在地上痉挛地站不起身来。

“没人教过你,不要随意打断别人说话吗?!”牙狼阴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来,两步并作一步,走到犹大前,挥刀便砍!

“这就要死了吗?”犹大看着刀尖离自己越来越近,闭上了眼,“到头来,不仅屠不了龙,反而要死在这种人手中吗?奥黛尔那个傻妞会怎么样呢?村长他们又去了哪里,谁去救他们呢?我...到底是谁呢”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还有太多的疑问没有解决,生命可以不要总是这样留下遗憾吗?总是这样来不及....再见了

生命都像四月盛放的樱花,美丽却易凋谢,粉色和花瓣散落在肮脏的泥地里被无数人践踏。可花生来可并不是为了被人踩踏,它是为了盛放地绚目华美,然后,华丽地谢幕!

“我想活着,我不想死在这里!”犹大睁开眼,做出最后的挣扎!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