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最后一滴疯狂的血液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4日

《最后一滴疯狂的血液》免费在线阅读_剪角的短裤小说

最后一滴疯狂的血液

作者:剪角的短裤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异世界

阿拉德历981年,悲鸣洞穴的瘴气开始向外逸散,一些留守的德洛斯士兵发了疯。迫于元老院的施压,帝国不得已发布调查令,派米斯特队长凯恩和宫廷魔法师琳恩率领帝国精英紫雾团前去调查情况,瘴气果然没有再次外溢,但是悲鸣洞穴出口却崩塌了,所有调查人员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贝尔玛尔一侧穿过艾尔文防线,进入帝国境内不久,就能够到达悲鸣洞穴。悲鸣洞穴一直是盗墓者们的向往,虽然那里有着无数长相凶恶的戮蛊虫们,但是据说那里地下埋藏着失落的远古文明,包括已经被挖掘出来的五圣者米歇尔的预言书。

阿拉德历977年,一股神秘的力量降临到悲鸣洞穴,悲鸣洞穴发生异变,原本就是阴冷潮湿的角落,现如今弥漫着瘴气,变得更加阴森可怖。之前还是戮蛊虫的哀鸣,变得更加瘆人,好像掺杂着怨偶的惨叫声。更重要的是,所有前去的盗墓者再也没有回来,包括那个最有名的盗墓组织罪恶布法罗。

德洛斯帝国并没有太过重视,只是下令封锁那个地方,毕竟有些东西,只要还没在盗墓者手中,还是算作是自己的东西。

阿拉德历981年,悲鸣洞穴的瘴气开始向外逸散,一些留守的德洛斯士兵发了疯。迫于元老院的施压,帝国不得已发布调查令,派米斯特队长凯恩和宫廷魔法师琳恩率领帝国精英紫雾团前去调查情况,瘴气果然没有再次外溢,但是悲鸣洞穴出口却崩塌了,所有调查人员无一归回,这些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墨禹,做人要知足常乐,来,把我的酒拿来。”一个略显猥琐的大叔斜躺在屋檐下的一角,眼神迷离地看着天空。

“......”我无言地看这个颓废的大叔,并没有起身去拿酒。并不是我不想去拿酒,因为有人已经捷足先登。

只见一个不见得比我大的小姑娘手拿着一瓶青梅酒,面无表情把酒递给他。她叫诺羽,总是带着面纱,连我也没见过她的真实面孔,她是那位大叔也就是传说四剑圣太刀达人西岚的关门弟子,而我只是一个想变成弟子但却只是一个打杂的跑龙套。

“羽,还是你最乖。羽,你的表情怎么这么死板呢?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哦,不过我是知道的,你是最爱我的。”大叔轻抿一口,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接着说道:“还是羽的酒最正宗,街上卖的都是假酒。”

我不知道面无表情的诺羽的心情,但是我发现周围酒肆老板投来不太善意的目光,大叔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丢人。我怕哪天夜里我一个人走夜路,被五大三粗的老板们,哦,不,彪形大汉们给抓着胖揍一顿,到时候无处诉苦啊。

正当我在内心不断诉苦的时候,一道华丽的人影从我声旁闪过。

“铛”,冷兵器的交错声在我耳边响起,紧接着就是非常绚丽的打斗场面,当初我就是因为这个的场景才想着拜西岚大叔为师,结果吃了闭门羹,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貌似只会绣花酿酒的诺羽却成了西岚大叔的关门弟子,难道就是因为她酿的酒好喝,不可能,西岚大叔觉得没有那么俗气,为了弄清这点我就以打杂的为名进入他们师徒的世界。

西岚大叔的太刀感觉每次挥过去都没有使出一丝力气,但是可以看见太刀周围空间的扭曲以及散发出来剑气,当然来者也是不俗,虽然是一个短小的青剑,却一点也不落下风,刀与剑的碰撞完全就像是殊死搏斗但双方却无半点实质损伤,可惜苦了临近被波及的小摊点。在集市上这样的行为本该被卫兵们制止,可是无人上前,因为这位挑起事端的人卫兵们惹不起。

“大叔,怎么几天不见,技术有点下滑啊。”两人停止打斗,双双把刀剑收回鞘中,巴恩轻拍一下身上的灰尘,带着足以迷倒万千德洛斯少女的笑容看着西岚。

没错,这个同样属于四剑圣行列的巴恩,是帝国最年轻的短剑大师,拥有无限明媚未来的年轻剑圣,自然受到德洛斯帝国贵族少女的追捧。虽然貌似伊莎贝拉皇女对他颇有爱意,但是他和自己年轻的妻子艾米丽从来没有传出任何绯闻,这也是德洛斯最专情的天才,也是让那些贵族小姐们遗憾但又津津而道的地方,这可恶的人生赢家。

“巴恩,你总是这么鲁莽,我想你这次来并不是想和我切磋的吧。”也许对于深受皇帝青睐的巴恩被很多人所畏惧,但是西岚大叔因为周边的狼藉却并没有卖他什么好脸色,毕竟每次双方交手,巴恩都不去顾忌平民的集市。

“大叔,别,还记得我上次说的悲鸣洞穴的事情吗。”这衣着华丽的帝国团长不以为意,靠近西岚笑意盈盈,完全看不出之前打斗时的剑拔弩张。

他说的大概是之前那次切磋完的事情,巴恩邀请西岚一起去调查被封闭的悲鸣洞穴,却被西岚以没有兴趣给拒绝,在他看来,说不定帝国的兴替完全与他无关,他只想能够悠闲地在这个小集市上面活着。

“我不是说过那里有点不对劲,不要随便调查吗!”西岚有些不高兴,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但又不敢肯定。

“大叔,如果我说阿甘左大叔和布万加大叔也参加这次调查,你会去吗?”巴恩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西岚稍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回话,然后取下腰间的美酒喝了一大口。

“如果洞穴的瘴气又开始逸出来,已经使得艾尔文防线的一些动植物发生异变,那你会去吗?”

“你们准备哪天出发?”

西岚眉头轻皱,努力喝完瓶中最后一滴酒,看了看远处艾尔文防线方向,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不好的事情终究还是会发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