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风云权变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风云权变》免费在线阅读_枸杞小说

风云权变

作者:枸杞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西幻

我偏不简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算饿着肚子,你们也要读书!”——这是文兰王国开国国王的铁训。

当时的文兰王国还是一个村子,虽然周围土地广阔,也很肥沃,可是怪物也很多,如果离村子稍微远些,搞不好就被什么怪物抓走了,因此可以耕种的面积还是很小,人们务农为生,终年劳作依旧食不果腹。

有一天,一个从遥远的南方来的旅行者到了这里,面见了村长,村长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召集了村民,对大家宣告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以后村子里的事就交给这么年轻人了,大家别忘了给地里施肥”,然后就收拾行装跑去南方了,据说,那个外乡人给了村长不少钱。

反正都是挨饿嘛,村民对村长其实也没什么感情,换了就换了,可换上来的这个新村长可让人忍不了。

上任之初这新村长还挺好的,把兵队给撤了。兵队是干嘛的呀?打仗?维持治安?其实都不是,主要是防地里的黄鼠狼还有耗子什么的,偶尔有外面的魔物侵入村子里,也要由兵队合力将其击退——大多数时候也不用合力,像史莱姆什么的,用脚踩一脚就爆了,只是洗鞋麻烦。

兵队是由各家各户的年轻人组织起来的,其实谁也不愿意去,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只要有人喊,穿上衣服就得往出事的地方跑,怪累人的。但没有兵队又不行,史莱姆姑且不论,黄鼠狼这东西可难抓了,一两个人根本抓不住,可要是不逮着打死,下次还会来。

兵队撤了,黄鼠狼谁抓呀?找村长啊!别说,这村长能耐还真不小,会法术,一念咒,黄鼠狼就跑,跑了之后再也不敢回来,耗子也是。怪物来了更是不在话下,一念咒,就看那怪物一会被火烧一会被水浇的,可糟罪了。没俩月,方圆十里都看不见怪物了。

好景不长,正在大家对村长交口称赞之际,村长可就缺了大德了——他在村里办起学堂来了。你说办就办吧,照理说应该自愿。谁家喜欢让娃念书就让谁家娃去,别耽误别人家孩子种地你说是吧?这学堂可不是。只要你还喘着气,不管你是五岁还是五十岁,一到下午三点,必须来村东头集合——念书!谁要是敢不去,村长就把老鼠往他家地里赶,缺大德了!只有下雨,下雪时,课才停上,所以村子里连大人带小孩,没有不盼下雨的——一能润苗,二能停课。

这还不算完,他还嫌村长官不够大,不过瘾,他要让国王,让大家都喊他“陛下”,为什么啊?因为他要收税——“念书税。”

当时村里老人就不乐意了,“妈的,本以为这地界山高皇帝远的是个清净地方,结果村里边还出土皇帝了!然后他还要收钱!还是念书钱!书是我乐意念的啊?我都要死的人了还让我念书!这是要让我把书给带到坟里去啊?”

老人家平时脾气也急,和家人关系也不怎么好。老人家最后要走的时候,他家人一个也没去,病榻旁边,只有村长一个人。村长去干什么啊?就坐在他病床旁边,去给他念书。那时老人已经说不出话了,可意识还清醒,嘴唇一动一动的,看着像是想说什么话,可最后还是断气了。也不知他走的时候,是病死的,还是被村长给气死的。

你说,村长他收那么多钱,想干什么呢?村子里平时也没有什么要花钱的地方,吃的自给自足,偶尔不够就省着点吃,穿的也都是自家娘们缝的,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也就是结婚的时候,男的给婆家彩礼钱,婆家给女儿置办嫁妆,其实倒了两手之后,谁也没给谁钱,所以,村长敛那么多钱是要干什么呢?村民们也不知道。

可后来终究还是知道了。这小王八蛋拿村民们的钱娶了个那么漂亮的媳妇过来!进村的时候男的一个个看的眼都直了,小孩在那直流口水。到了晚上就听各家各户都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别误会,没啥大不了的,打老婆的比往日多了!

这婆娘来了之后,村长也不给大伙教书了——婆娘教!村里男的也不爱种地了,三点上课,下午两点就去等着。男的去了,那女的也得去啊,得去盯着自己爷们做没做什么败家的事出来啊。一来二去,上课不用人喊了,到点人准齐。

村长的婆娘也不是个寻常的主,整天干些男人干的活,就是不干女人该干的事。白天教书,种地啊,砍树啊,运木头,从来没见她缝过衣服,做过刺绣。后来村子里变化很大,变化有好有坏——桥修起来了,去别的村子串亲戚方便了;娃娃们长大了,从小就念书的娃娃们个个都识字;教室建起来了,不管刮风下雨,都得上课;课程变多了,从外乡请了教员,除了识字,还有种植,工程,法术,唱歌,外语,五花八门。不变的只有一样——村长他婆娘的肚子就是不见大。

都十年了,你说村长他婆娘就不怀孕。村里开始议论纷纷——到底是村长不行,还是他婆娘不行。

正在大家议论的起劲的时候,她还就怀上了。

村长婆娘嫁进村时已有二十五六,十年后就是三十五六了。这年岁已是高龄产妇,她的生产之路也是一波三折,细处就按下不说了,总之,村长家里添了个男丁,之后就再也没有新成员了。

慢慢的,村民们发现村子里有了变化。老人们还是那样,每天种种地,闲的时候唠唠家常什么的。年轻人却再也不满足于种地了,学了法术的,长大了就收拾行装去南方的夏国参军,这种人个个都是宝贝,一参军就能当官,吃穿不愁;学了机械的,就去西方的共和国当学徒,好多人上手没几个月,就能干的比十几年的老师傅强,附近村里的人见了,眼红,也叫自家孩子跑来听课,有的,甚至连家都搬来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村里人也越来越多了,“国王”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人,像村里的很多孩子一样,到了二十岁的时候,他选择了去外面的世界闯荡。

不知在村子外面经历了什么,当他回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成了一位巨贾,带着小自己八岁的妻子、尚在怀抱中的孩子以及一大票的侍从和女仆回到了村子,他是归乡潮的第一人。

终究是在村子外面见过了世面的人,他对于村子里面,人、马和驴子共用的厕所一点也不能忍,甚至连他的下人们都忍不了,于是乎,他回到村子的第二天,一所新的厕所就开建了,到第三天,新厕所就建好了,这是村民们见过的,建的最快的厕所。

村长他儿子在某些方面,比他父辈的手笔还大。他知道,自己的孩子虽然还小,但总有一天也要念书的。凭借村子里现有的设施,虽说也能凑合念书,可冬冷夏热的教室,纸糊的窗子,发着臭气的旱厕,别说对孩子来说不是个好的环境,以这样的条件,就算给多少钱,有学问的老师也不会愿意来呀——于是,一个宏大的建筑计划诞生了。

——

在文兰稍北的地方,有一个名为雷谷的小国,整个国家只有两万人,却保有着三千人的军队。他们虎视眈眈,时刻盯紧更北面的雪国领地内的金矿。只要对方稍有放松,他们就会像饿狼一样飞扑出去。

不管是王族,还是平民百姓,心中都坚信着,只要得到了金矿,生活就会富足起来,所以为了国家,不管是哪个人,都心甘情愿地勒紧了自己的裤腰带。军队每年都能从西边的共和国,买到最先进的火器,地区第一军事强国的地位从未动摇。

然而,对于平民来说,未来的富足固然重要,可眼前的生存问题更是迫在眉睫。

雷谷王国所在的地方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上奇峰林立,地下溶洞众多,本就耕作不易,偏偏还容易滋生魔物。在王国的最中心,有一个雷谷大溶洞,坊间传言那是魔军的大本营,也有传言说,那里埋葬着魔王妻子的尸体,虽然谁也没进去过,但大家都知道,那附近的魔物,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比其它的地方高出了几个等级。

溶洞的附近有两个村子,时常受到魔物的侵扰,村民们上书国王,国王也置之不理,理由很简单,对抗魔物,是全人类的事,具体来说就是教团的事,放着不管之后也会有教团的人过来清理,这就是交“什一税”的意义所在,如果自己派兵清理,那么税就白交了。为了清除魔物花费大陆金钱的话,以后国家在与其它国家的对抗中也会陷于不利。至少,如果没有相应的利益,国王是不会动手的。

雷谷王国的北边是雪国。一天,一只信鸽飞到了雪国南部金矿守备师师部。

“雷谷王国军队异动?”

“终于要来了吗...”

“全师!一级战备!”

“敌军将在24小时内抵达!”

然而,等了三天三夜,敌人也没有出现。

这一天,对于魔物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

大溶洞内的魔物们,正和往日一样,持续着交配,交配和交配。

突然,有奇怪的身影出现在了洞口,紧接着,整个洞穴都被照亮了。

“照明弹!”

“人类!人类冲进来了!”

“我什么也看不见!”

这一天,人类一侧展开了联合行动。

以从遥远的高原乘空艇前来的第四圣骑士团一部为主力,由一名枢机主教,一名骑士长,四百名圣骑士和两千名火枪手组成的庞大人类军队涌进了溶洞中。

一名装备精良的士兵,战力要比一个一般的魔物稍微强上一点;圣骑士即使同时对上三四个魔物也不落下风,枢机主教虽然可能打不过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但对手是魔物的话即使以一当百也不在话下。这次的攻击,从绝对数量上就是人类占了上风,更不用说战力了。

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士兵们就肃清了魔物,主教在雷谷大溶洞内泼撒了圣水,据他所说,这溶洞三年内都不会再有新的魔物滋生了,村民们总算送了一口气。

村民给国王寄去了信表达感谢,在回信中,他们得知了某个商人的名字。

半个月后,从雷谷大溶洞内运来的第一根钟乳石柱达抵了文兰,经过打磨和雕刻,构成了文兰学城图书馆的第一根柱石。

此后,文兰境内的建设就没有停过,起初,村民们觉得国王的孩子要建的,只不过是个新的学堂而已,大家满心期待学堂完工,让自家小孩能到更好的环境里读书,当大家觉得学校的规模够用的时候,工程也没有停下,村民们也乐见工程继续,一来,来施工的外乡人带来了利益,二来,学校建的更大,对村民来说,总归是有利无害的。

最终建成的东西,远远超出了村民们的想象——那是一座学院之城。

依靠完整的规划,大胆的决策,精良的施工和庞大的资金支持,一座拥有良好环境和充足人口承载力的城市在这个小小的村庄旁边诞生了。

终于,到了开学的那天。

第一批学生从村子里破旧昏暗的教室搬进了这座以乳白色的色调定基,充满了文化气息的新学校中,中原其它地方的学生,也有人慕名而来。

文兰王国久经考验的教育者们,同从其它地区重金聘请的名家一道,构成了整个中原数一数二的优质教育力量。

学院之城并非只是一个学校,而是一个以教育为核心的经济体。通过拉拢附近学术名家带来的优质教育资源,将越来越多的学生和伴读者被吸引到这个新兴的城镇当中,由此产生的学费,对食品和消费品的需求,提供的额外的廉价劳动力,都成为了经济体系的一部分。用工成本下降,而需求提高,这一切化为了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力量,而提振后的经济则用来反哺教育,形成良性循环。

自那以后,又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

文兰已经以提供整个中原地区最优秀的教育而闻名,而学院之城已经从最初村庄旁边的一个有很多空置建筑的建筑群,变成了一个拥有五万学生,十六万人口的小城市。而当初的小村庄,俨然成了这座城市的郊区。

文兰王国的存在,逐渐得到了诸国的认可。

在这种情况下,继承人的事情几乎是自然而然地被提上了日程。

但这似乎是每个文兰人都不愿提及的痛。

“咱们的儿子,似乎在人民当中评价不高呢。”某一天,王后突然这么说道。

“放心吧,他在他爹心目中的评价也不高。”

“喂,你可是亲爹……”

“……嗯?”国王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

“儿子都十八了,到现在还整天游手好闲,书也不好好念,课也不去上,你这个当爹的也不管管?不光如此啊,他可是我们的孩子,爸爸是国王,妈妈是王后,还家财万贯,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你再不管他,你家怕是要绝后……”

“我相信我的儿子足够优秀,你看,他天天逃学成绩不也挺好的吗,还整天看一些连我都看不懂的书。”

“就是这里有问题,他根本就不好好研习魔法,整天学些没用的东西。学历史有什么用,要给人挖坟掘墓吗?学会计有什么用,要给人做帐房先生吗?学法律有什么用,学的还是人家雪国的法律。”

“也别这么说嘛,兴趣是很重要的,这些兴趣也不是完全没用嘛,当年敌人侵略的时候……”

“为了帮他找个女朋友,你不是特意安排卡特家那个的宝贝闺女当他的伴读吗,但我听说现在两个人已经不来往了,卡特家的女儿现在一点都看不上咱家孩子。儿子自己还找了个挺可爱的雪国女孩当顾问,每月还从咱家领薪水,可现在那个雪国女孩对他也不冷不热的……”

“当年敌人侵略要不是他……”

“上次咱家宝贝儿子还跑到遗迹里去了,被一群低级魔物追着逃了出来,还尿了裤子。”

“当年他……”

“还有一次接下了冒险者工会的任务,结果被史莱姆打倒了,衣服都被融掉了,还险些被做了不可描述之事,幸好他是个男孩子,否则这辈子就完了,嫁都嫁不出去。”

“……我的儿子,难道就如此不堪吗。”国王转而用怀疑的眼神盯着王后,“我感觉我头顶是一片青青草原。”

“拉倒吧,你头顶连根毛都没有。”

“……(打击)”

国王受到了深深的伤害,用手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

过了许久,国王拍了拍衣服,振作起来说。

“……对于咱们的儿子,我想咱们差不多是时候推他一把了,我相信只要给他机会,他会做的比我们更好。”

“推一把……怎么推?”

“你还记得我们建立学城的初衷吗……”

国王站起身,透过窗子,遥望着远方。远处,一行大雁,正飞回他们的家乡。

“我们从无到有地建立这座城市,为它费尽心血,倾尽家财,穷尽人脉,只是为了有一天,我们的付出,能够有所收获。而现在,学院之城确实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高度,我们当初的设想,已经成为现实了……我们所做的一切,现在也该到让它开花结果的时候了。”

“该不会,你打算……”

“没错,我打算回归我们的本心,相信儿子也能从中学到很多吧。”

王后用震惊的眼神盯着她的丈夫。

国王则静静地看着他的妻子,带着沉静而又温和的笑容。

“这是我们赚的最大的一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