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男友来自墓穴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0日

《我的男友来自墓穴》最新章节目录_宋少小说免费阅读

我的男友来自墓穴

作者:宋少分类:重生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你从锦袍宽袖的衣衫中醒来,眼中闪耀着宛如润玉般璀璨的莹泽。洁净白绫堪堪遮住你的眼,于冷寂无人的山涧长眠数十载,前尘过往,彼时幽冥已为浮生……你说,所谓永恒的爱,是从花开到花落,从红颜到白发。而我,因为你,才不负这良辰美景,才不负花朝日夕。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伤口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夜访客来(1)

后来,若干年以后,景婕才逐渐意识到,其实,根本就是父亲做错了……若非想着险中求胜,事情本不会演变到那般不可挽回的地步……

究竟从什么时候起,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呢?

如果要确定一个日期,那么,这个日期应是10月15号,景从洲带苕尉进门的那一天吧!

那日早上晨起后,景婕就觉得右眼皮跳不停,好像预示着什么事情要发生。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虽然没有科学依据,可同样跳眼皮,怎么总是轮到右眼呢!

那日晚饭后,依照惯例,景婕在厅堂的室内景观前伺弄花草。傍晚时分父亲景从洲打来电话告知他公事繁忙脱不开身让她先将就着吃晚饭,她就草草吃了点填肚子。对于父亲的加班晚归她早已习以为常,一人就着烛火对影成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约莫晚8点后,她闻得钥匙开门的悉索声响起,紧接着,厚重的不锈钢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道缝。

循声望去,门口处,景从洲提着个寻常帆布拉杆箱,同好友苕帧田一起,风尘仆仆走进门来。两人身后跟着个同样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一轮清月透过门缝打在几人身上,她注意到那青年身形颀长,约二十五、六岁年纪。

“六叔!”她唤了一声,迎上前去,下意识就十分知礼地想把父亲手中的拉杆箱接过来。

帆布箱子略显陈旧,箱体上有几处明显污迹,灰黑的箱轮磨出了许多粗糙毛边,明显的质量不过关。

景从洲挡住她即将触碰到箱杆的手,犹自绕过她,将箱子拖到沙发边儿上。

景婕的手尴尬地悬在了半空,不由得愣了愣,等缓过神来后,又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瞥景从洲身后的男人。这么一瞥,她瞥清了刚处在昏暗角落里没能瞧清的年轻男人的真容:俊挺的剑眉,幽深如潭的双眸,略显纤薄的嘴唇……五官竟十分清俊。他的面容有一种羸弱的白皙,然而面容惨白羸弱却依旧难掩眉宇间的清俊仪态,出尘之姿依旧让人难以逼视。景婕站在数十步开外,木愣愣遥视前方,视线久久没有移开。

唯一败笔是他的着装。

他的衣着不甚华丽,几乎连作为初次登门的访客所该具备的最简单的衣着得体都称不上——洗得发皱的蓝条纹衬衫加色泽上并不怎么搭衬的土黄灯芯绒裤子,十分怪异。这种着装,估计连正规酒店都不会让其进入。

景婕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人,打量得久了,禁不住感觉出了些不对劲,再加上青年一副十足的病态模样,便蹙眉问父亲:“这是……”

“这是你六叔的弟弟,”景从洲呷了口茶后,边招呼两人进门落座,边有条不紊地向她解释,“家里出了些事,来我们家暂住一段时日!”

苕帧田的兄弟?默默将人对号入座之后,景婕又抬眼将其打量了一遍。也对,苕帧田本就衣着无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兄弟两品味相投这合乎情理。只是……她目光在面前两人脸面处游移后,心底泛起层层狐疑:说是兄弟,一人面貌出众身形挺拔,一人矮胖秃顶满面油光,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些!

苕帧田走进门来放下手中大大小小几个袋子,腼着笑脸开口:“当年风水先生就指你这祖宅坐北朝南,是风水宝地,苕尉来住阵子,想必身体也好的快!”

苕帧田余音未落,景婕便快速瞥了父亲一眼。觉察到父亲对苕帧田的说法不置可否、一副默认了的样子之后,心中疑惑不免更甚了。所谓的暂住段时日,竟是来养病的?素来淡薄人情、厌于被人叨扰的父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连患病之人都敢往家里带了?再瞥一眼父亲背后面无血色几欲摇摇欲坠的青年,这架势,不会是病入膏肓了吧?

苕帧田是景从洲年轻时候服兵役时结义的兄弟。当时景从洲身在部队,满腔热血无处投放,便效仿桃园结义,同几个来自天南地北、共承甘苦的战士结成了七兄弟,在部队里意气风发,也辉煌过一段时日。退役后大家各奔东西各自成家,多年淡了联系,也就苕帧田作为同乡,同景从洲走得频繁些。

说是频繁,刚开始是人情,到后来,无外乎是一些利益往来。

退役后,景从洲靠着自身勤勉及术业专攻一步一步走上了教授之位,苕帧田呢,始终在工薪阶层中下游混迹,身份平平,业绩平平,多年无进益。逢年过节,苕帧田总不忘提礼品打着叙旧旗号来景从洲处小聚,当然这大多得益于景从洲对他工作生活上的扶助和帮衬。久而久之,两厢变了味的往来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客厅内,苕帧田接过景从洲递来的茶盏,乐呵呵冲景婕开起了玩笑:“若当真掰起辈分来,你还得管苕尉叫叔叔呢!”

景婕抽了抽嘴角,识趣地闪到一旁,不再多言。身旁的景从洲起身开口做了安排:“二楼最西边那间卧室,前些天我打扫过,苕尉就住那间吧!房间面积不大,但靠窗通风。缺少的生活用品,过几天我一并置办!”

“最西边那间?”景婕轻呼出来,望向父亲的目光尽是不敢置信,最西边那间客卧不是早残破不堪了么!

景从洲这房子算是祖宅,是两进的复式花园洋房,建于民国年间,时间虽过去数百年,建筑形态却历久弥新。说起来,景家也算是书香门第,虽四代单传,到景从洲这一辈,才不负众望地生出女儿来,但每一代都打拼得不错,代代都颇具社会声望。当年建宅伊始,风水先生就云:地势高远,立意雄浑,必吸天地之精气,聚地之华彩。也正似应了那话,景家代代在攒下银钱的同时,社会威望也不容小觑。往远了说景从洲的爷爷,任职过辛亥革命前后期黄埔军校的教师,往近了说景从洲本人,是X大学的化学系教授,近几年研究成果频频显现,在小规模地区也名声赫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