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医庶无双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7日

《医庶无双》精彩章节目录免费阅读_云三小说

医庶无双

作者:云三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原主唐梦是相爷府中最不受待见的庶女,即便是嫁了个王爷也难逃守活寡的生活,这一辈子唐梦注定是个被随意舍弃的棋子,哪有人会在意她的生死冷暖。可这幅身体里忽然注入了一个新的灵魂……一切怎么大变样了?相爷求女?王爷追妻?就连阴狠的大娘都乖乖跪了?这事儿有猫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都西城,一个闹市后的小巷子拐角,唐梦正掐着手指翻着白眼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然后猛的一拍大腿,对着对面肚大如罗的妇人笑道。

“恭喜恭喜,这胎是个男婴!”

“真的!”妇人大喜过旺当时就要从包袱里掏银两。

唐梦忙摆手,捻着一撇假胡子,故作高深道,“胎儿未诞,不收银两,他日夫人喜得贵子之时再差人把银子给我送来就好,我这买卖做了十几年,跑不了。”

说罢还指了指身边的半幅招牌旗,上面鬼画符似的写了几个大字‘不准不要钱!’

那妇人别提多高兴了,她就是冲着这个神招牌来的,听说已经有好几户人家都叫这个唐大师给算准了,一传十十传百,神乎其神.

现在又听说不准不要钱,要是没有点真本事谁敢说这个大话!

妇人真当是吃了一副定心丸,乐呵呵的就准备回家生儿子去了。

这边妇人忙着道谢,客套话还没说完就从街上传来了喧闹声,兵器碰撞的声音转眼间就冲进了狭小的巷子里,官兵将唐梦围了个结结实实。

刷拉拉刀剑出鞘,妇人尖叫一声又跌回椅子上。

为首的官兵是个大块头,目光横扫,一根指头正正指向唐梦。

“把这个骗子给我抓回去!闲杂人等还不快滚!”

“这位官爷有话好好说,我在这做些小本买卖,何时骗过人,您是不是搞错了?”唐梦笑着应答,从容的将妇人扶起来送出巷子。

确保不会伤及无辜之后她才狡黠一转眼睛,“唤我前去问话不打紧,就看……你能不能抓住我了!”

话音未落,三两步就跃上巷墙,身姿飒爽如风中旋叶,转眼就到了巷子尽头。

大块头大惊,带人猛追。

边跑边从怀里掏出一枚小玉佩,大喝一声,“你要是再逃他就没命了!”

唐梦转头瞥了一眼,心里一惊,这可是崽子的贴身之物!

等她被押着到了西城衙门大堂的时候,果不其然看见了被人绑成个小粽子的小崽子。

那孩子三四岁,圆圆的小脸上长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毫不怯场。

听说赖名好养活,当年唐梦不客气的给他取了响亮的乳名:崽子!

他看见唐梦来了,转头甜甜的叫了一声。

“娘亲!”

唐梦目光打趣,“这造型不错啊,你犯了什么事,怎么把我都牵连进来了?”

“不是娘亲行骗被发现了吗?”

“我行骗?不可能,你娘段位这么高怎么可能被……”

啪啪!

知府狠狠拍了两下惊堂木,“你们怎么还聊起来了,皇都行骗,你可知罪!”

唐梦歪了歪头,“小人从未行骗,何罪之有,大人想必是弄错了吧?”

“放肆!你本就是江湖骗子,逢人就说是男胎以骗取银两,事实确凿还不认罪,还要本官用刑不成!”

“冤枉啊大人,我招牌上写的明明白白,不准不要钱!算准了,人家非要给我送银两,我也不好拒绝,没算准的,我是分文没收,何来一个骗字啊?”

“大胆刁民伶牙俐齿,有人向本官状告,不将你治罪不能平民心!”

“是谁诬告?草民请求对质,看看我是否骗过他人一分一毫,若是有证据,我便立刻认罪!”

“这……”

她一扬嘴角,看着殿上的知府,“大人若是没有事就先将我们放了吧,无凭无据抓人,传出去也不好听是不是。”

边说边给崽子递眼神,崽子心领神会,像个肉球似的一蹦一蹦往外走,唐梦也借势开溜。

知府一时也没了招儿,小心翼翼的往身旁侧殿投去询问的目光,却撞见了一个冰冷的眼神,瞬间心口一颤冷汗淋漓。

段璟弈在侧殿悉数听着,唐梦如此能言善辩,的确和他记忆中大相径庭。

他不疾不徐的走出来,像是一团行走的低气压,所到之处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且慢。”

这两个字像是惊雷把唐梦击中在原地。

“娘亲你怎么了?”

虽然唐梦才魂穿过来一年,根本没有亲身经历过当年那样的冷酷与残暴,可这声音却像是梦魇似的深深印刻在了脑海里。

现如今再度响起依旧让她本能的全身僵硬腿肚子发软,多年前那晚所有不堪的回忆瞬间席卷而来。

唐梦僵硬的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了残留记忆中的那张脸。

她嘿嘿干笑了两声,捞起崽子转身就跑,只可惜脚下还未跃起,就被早有防备的侍卫拦下了。

明晃晃的刀刃架在脖子上,唐梦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硬着头皮转身。

“啊!原来是弈王大驾在此,我说今天天气怎么这么好呢,您忙您的,我这就消失。”

段璟弈冷眼看着殿下的女人,几年不见变化真是不小,现在在他面前竟然敢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本王说了且慢。”

“是是是,且慢且慢,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难不成是您府中也有贵人要生产,想让我算算男女?您放心,我保证分文不取!”唐梦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极力发挥狗腿子精神,别提多老实乖巧了。

段璟弈冷笑一声,步步逼近。

唐梦挂着假笑不敢直视,步步后退。

直到被逼到墙角。

他声音低沉炸开在耳畔,让人不寒而栗,“本王今日为何而来你应该知道。”

唐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屁话?

原主在外面漂了三四年不见他来找,现在冷不丁的出现就说该知道他的心思?没病吧。

没等她开口,小崽子就被段璟弈一把拎了起来。

“你放开我,大坏蛋!”崽子在空中扑腾打转,唐梦的心也揪成一团。

“你到底想干什么!”

段璟弈将崽子丢给身后的护卫,冷声道,“接你母子二人回府!”

“什么!”不光是唐梦,就连知府也吓了一跳。

“王爷,这刁民是骗子,您……”

“骗子?”段璟弈眯起眼睛。

知府心里咯噔一声,扑通就跪下了,“那这……这是……”

段璟弈一下子扯掉唐梦的假胡子,声音阴冷坚定。

“本王王妃三年前携幼子走失,今日幸能找回,知府大人功不可没!”

说罢便长腿一迈大步离开了京兆西府,只留下一头雾水惊颤不停的知府大人。

段璟弈将唐梦丢上马车,根本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侍卫分列两排前方开路,大声清场:弈王妃回府,行人避让!弈王妃回府,行人避让……

唐梦听这声音郁闷至极,这样招摇过市是怕别人不知道她回来了吗?

看着身边浑身冒冷气的男人,她笃定:

这事儿有猫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