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过度依恋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2日

《过度依恋》全文免费阅读_沈渐欢小说

过度依恋

作者:沈渐欢分类:奇幻小说类型:架空

一座历史悠久、发展良好的城市里,偶尔会在不同的地方闪现两个不为人知的身影。他们神秘而隐匿,明明可以逍遥于世事之外,却喜欢时不时地插手人间百态。直到一个孩子的意外死亡,拉开了所有事情的帷幕......形象百变的流年、目中无人的溇液、扭曲矛盾的沈渐欢、冷漠暴力的千默、善良脱俗的新月、乖巧早熟的苏韶,还有温柔随和的许愿。七个性格迥异的人,开启也追溯着四个风格独特的故事......有的人生来就是神,有的人天生被遗弃。但是每个人都在不停地遇见更多的人,总有一个人,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让你体会到了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感觉的一缕温热,让你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愿啊,这是你秦阿姨的儿子,你们小时候见过的。”

许愿愣愣地看着平时对自己百般嫌弃的妈露出威胁性的笑容,不禁打了个寒颤。

“许愿哥哥。”

“?!”

许愿讶异地将视线移到门框外面那位几乎跟自己妈一样高的“弟弟”,背后一阵凉意幽幽袭来。

然而这害羞的“弟弟”却一副想要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又有点怯怯不敢看人的样子,莫名显得乖巧可人。

许愿预感到似乎有什么麻烦又被这个喜欢坑儿子的妈推到自己这儿来了,于是发出了试探性的声音:“什...么意思?”

妈妈很礼貌地笑着:“他爸爸上个月出差了,现在回不来。他妈妈明天也要出差,所以呢,这段时间...让他跟你住。”

这......行吧...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推给我了!

许愿不敢反抗,愤愤地瞪了一眼那位个头估计要到一米六的“弟弟”。

“弟弟”也敏感地接收到了来自“邻家哥哥”的危险信号,猛地把头低下了。

许愿顿觉无语:“哎,至于吗?我又不会吃了你。”

顺便安抚性地搓了搓“弟弟”的脑袋。

“弟弟”像小奶狗一样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悬在自己头上的手臂,突然冲着许愿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许愿心里简直炸了:天哪!这哪是弟弟呀,这简直是魔鬼吧?这怎么能是一个一米六的男孩子会做出的神情和动作!

妈妈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好好照顾你弟弟啊!”

说完,留下这僵在门口的两兄弟,转身走了。

嗡——嗡——

嗡——嗡——

许愿从被子里慢慢蠕动出来,闭着眼睛胡乱摸索着震动的来源。

“喂——”

“许愿?!快醒醒!都快九点了!”

“哎呀,妈,才九点,你叫我干嘛?”

“妈有礼物送给你,快开门!”

挂掉电话,许愿悠悠地下了床,胡乱洗了把脸,随便披了件衬衫就去开门。

“许愿...哥哥...?”

“?!”

许愿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跟自己梦里长得一模一样,甚至有可能行为神态都一样的“小奶狗”。

“小奶狗”眨巴着的眼睛逐渐看向地面......

许愿迟疑地看了看自己没扣完的扣子,尴尬地笑了笑:“害什么羞呀,大家都是男孩子...呵呵呵呵呵...进来吧。“

小奶狗把行李放在鞋架旁边,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沙发上。

许愿倒了杯水递给他:“你叫什么?”

小奶狗双手握住玻璃杯:“苏韶。”

许愿:“勺?”

苏韶:“韶光的韶。”

许愿:“你多大了?”

苏韶:“十四岁。”

许愿:“长这么高?”

苏韶:“...高吗?”

许愿:“呃...好像也差不多。”

许愿回忆着早上那个恐怖的梦,再想想电话里那句“礼物”,自嘲一样地笑了下:我这是做了预知梦?

苏韶:“许愿哥哥...”

“你是不是想说”,许愿打断他:“你爸妈最近出差,我妈让你跟我住?”

苏韶:“...嗯。”

还真是预见未来了,不过这孩子也太腼腆了吧,这性格跟身高成反比啊。

坐了一会儿,许愿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儿尴尬。

对面坐着个人,那个人却长时间一言不发。

苏韶坐得笔直,两手端着玻璃杯不停地小口喝水。

“你不用拘谨。”

许愿感觉自己像是在安慰小女生:“我只比你大四岁而已,你就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好了,反正也不会有别人来这里。“

“嗯。”

苏韶终于放下了水杯。

许愿不经意看了一眼,竟然喝完了。

许愿内心有点儿震撼了:这是有多紧张啊...我看起来很恐怖吗?不都十四了吗...不至于内向成这样吧?

“许愿哥哥...我们...中午吃什么?”

这么直接?!刚刚不是还很拘束吗?

“你饿了?”

许愿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十一点。

“我...没吃早饭...”

苏韶的声音逐字减弱...

好吧,最起码可以正常对话了。

许愿:“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没?”

苏韶:“不知道...”

许愿:“或者...你不吃什么?”

苏韶:“不吃白菜和青菜。”

这...倒是撞口味了...

许愿:“行,那我就随便做点什么了。先打个预防针——我做饭不好吃。”

苏韶:“没关系。”

说完,苏韶冲许愿微微地笑了笑,似乎是心情放开了些。

许愿也终于松了口气:终于不那么拘谨了...而且...这孩子笑起来还挺可爱的。

虽然“可爱”这个词,不应该被拿来形容男生。

半小时后,许愿端出来一盘番茄炒蛋和一盘清炒笋丝。

许愿用筷子拨着碗里的米饭:“吃吧。”

苏韶:“嗯。”

许愿偷偷瞟向苏韶:这怎么也不像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啊,太安静太腼腆了吧,这个年纪不应该很活跃很爱玩吗?

苏韶发觉许愿在看他,突然不好意思地对许愿笑笑。

这下许愿也不好意思了,强行找话题聊:“呃...这菜味道怎么样?”

苏韶:“挺好吃的。”

吃完饭,两个人又开始百无聊赖,面对面尴尬地坐着。

许愿怎么都觉得别扭,安静得浑身不自在。

为了冲破这种被空气束缚的感觉,许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现在...初二了吧?”

“我...已经一年没有去上学了...”

许愿有点惊讶:“为什么?!”

苏韶垂下眼帘:“...”

许愿看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语调温和了些:“没关系,不想说的话...就不用回答了。”

苏韶礼貌地笑笑:“嗯。”

又是持续了数分钟的沉默,仿佛回到了尴尬的原点……

许愿实在是受不了了,却又无处发泄。

再看看对面那位小朋友,像根木头似的愣愣地杵在那儿,许愿是真的想不出来还能聊点什么。

“哥哥...我...今晚睡哪儿...我...想先...整理一下东西...”

嗯...竟然又主动说话了。

不过,虽然是说话了,可是还是感觉哪里有些别扭。

唉~

许愿在心里偷偷叹了口气。

“跟我来吧。”

许愿带着小朋友,小朋友拉着行李箱,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许愿卧室对面的房间。

许愿:“这是我室友的卧室,他暑假回家住。我待会帮你换一套新的罩单。”

苏韶:“嗯。”

许愿去自己房间从衣柜里拿了一套罩单回来,边铺床边嘱咐小朋友:“他的东西你不要乱动,你把你要拿出来的东西放在其他空闲的地方。”

苏韶:“嗯。”

许愿:“那你整理吧,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叫我就好。”

苏韶:“嗯...”

嗯...嗯...嗯...

许愿迈着无奈的步子,走进了自己到卧室。

说话真够简洁的...

许愿倒在床上,拿被子蒙住自己的脸。

总觉得那孩子哪里不对劲,也不单单是因为他话少、腼腆,说不上来具体是怎么不对,但就是感觉他跟一般的同龄人不一样。

这孩子一定不正常!

自闭症?

不是太像。

有什么心里创伤?

想着想着,许愿又睡着了...

七月末,原本晴朗的天空到了午后该是烈日炎炎,可现在窗外确是乌云密布,阴沉得厉害。

乌云持续翻滚了将近两个小时,预想中的倾盆大雨却一直没有下来,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契机。

一声声的雷鸣伴随着时有时无的闪电,冲进了许愿的梦里。

奇怪,都这么久了,怎么还光打雷不下雨?

许愿在一片森林里走着。

不停有雷声传入许愿的耳朵,然而梦里的天空却是晴朗的。

脑海里偶尔浮现出闪电的画面,却总是一晃而过,与眼前的实景不符。

许愿一直走着。

不知道要去哪,也不知道为什么。

终于,视野里终于出现了除了树和杂草以外的东西——

一条挡住了去路的河。

河水还算清澈,只是,没有鱼,没有任何生物。

水...没有流动?!

许愿莫名有点恐慌,但还是绷着神经凑近看了看。

啊...在动...

松了口气,许愿自嘲地笑笑:“自己吓自己。”

许愿正考虑接下来往哪边走,天忽然然暗了下来。

瞬间,暴雨如注,野草开始疯长,短短几秒而已,树林已经畸形得可怕。

而河水却丝毫没有上涨。

许愿愣住了。

衣服湿了,全身都湿透了。

为什么没有雨水打落在身体上的触感?

为什么没有站在滂沱大雨里的窒息感?

我在做梦?

我在哪?

“苏韶——”

“苏韶!!”

许愿突然紧张地大喊,似乎是希望现实里的苏韶可以听到,叫醒自己。

苏韶没有回应。

但是雨停了。

植物不再疯长,许愿也平静了些许。

梦里的人通常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

可许愿认定了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天还是暗着,只是不像刚才那样阴沉,应该是到了傍晚的时间。

许愿站在原地,抬起右手使劲攥了攥自己的前襟。

衣服看起来是湿透的,却没有丝毫湿润的触感。

苏韶...在哪?

他会不会也在这里?

许愿凝视着眼前那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静止的河流,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这是我的梦,那他应该不会在这儿。

嘶...我怎么做这么奇怪的梦?

难不成这不是梦?

我穿越了?

不会吧!

我在家睡个觉也能穿越?

不至于...绝对不至于...

至少穿越也不会看到这些反常的景象。

一定是在做梦!

无奈,无路可走。

许愿靠着一棵树坐下,等待着自然醒来的时刻。

现实里——

苏韶站在窗前,一动不动。

外面的狂风暴雨,闪电鸣雷,都没能撼动他无神的双目。

忽然,他戴在左耳的菱形耳钉闪出了幽蓝的光。

那光很弱,只持续了一秒。

咚——

苏韶倒在了地板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