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寻回迷路的你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21日

《寻回迷路的你》精彩章节目录_长顽顽小说

寻回迷路的你

作者:长顽顽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十年前一场意外,她变成了一个路痴,他说“潇潇,从此我就是你的指南针。”十年后,分散多年的相见,他认出了男扮女装的她。他说“潇潇迷路了吗?没事,不用怕,我带你回家。”五年后的相逢,面对忘记他们之前点点滴滴的她,他心如刀绞,压下心中的苦楚后,暗想,“没关系,潇潇,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从此,苏潇多了一位战斗力极强,颜值可秒杀娱乐圈小鲜肉的脑残粉。苏潇的黑粉遇之绕道,苏潇粉丝奉为标杆,苏晓的电影包场。人称“潇男神的终极无敌老婆粉”。婚后某男:“尽管买,满足老婆的购买欲是苏家男人的责任。”“休息,做家务是苏家男人的传统。”“老婆,传宗接代是苏家男人的责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先生,这份报告是这个月以来我们在帝都的几家大医院的盈利信息。”西装革履的唐特助恭敬地把几分报告递上去。“另外,这是这个月医院所搜集的资料。”

这是有关一个女子的资料。唐清延一直知道眼前的这个尊贵清冷的男人一直在寻找一个女子,一个20几岁,四月20号生日,左手内臂有星形胎记的女子。

到现在应该有四年了吧!唐清延想起第一次苏墨接到这种资料时的紧张激动,到现在的眼中的平静无波。

四年的时间,是苏墨的已经内心成熟到不把情绪外漏,或者在这么多次的失望后,已把失望看得很淡;亦或者这个人在苏墨的世界里渐渐变得无关紧要呢?

唐清延摇摇头,这个女子应该曾是苏墨很重要的人吧。四年里他在这件事在投了很大的精力,更别说苏墨自己在私底下动用了多少力量。

可是,在茫茫人海中要找一个20几岁,四月20号生日不是很难,但是还要且不说左手内臂有星形胎记的就谈何容易,且四年的时间,那个苏墨在寻找的人已经从女孩成长为女人,都说女大十八变。

他似是还想到什么,“先生,关于我们医院与顾氏医疗合作的方案您要尽快审阅,明天的谈判需要您的意见。”

“恩,辛苦了,我今晚拿给你。”皮椅上的男人,看着唐特助递过来的一摞文件,声音尽显磁性,低沉浑厚,似涵威压,又似清冷如霜,又似平静如清风。

唐特助不敢过多揣着,又怕浪费打扰苏墨批示方案的时间便静静离开了。

苏墨最先拿起那份资料,里面搜集他手下医院这个月就诊的年龄在20岁左右,生日也在4月20日的女子的照片。随着一页一页的翻过,他的右手不由的握紧一份,冷峻的眉头不由越皱越紧。直到翻到最后一页,他似是无力般地叹了一口气。

无助疲惫地仰头,背靠着皮椅,他闭着双眸,轻轻用手揉着眉心。口中轻喃,“潇潇,潇潇,潇潇,你到哪里去了呢?又迷路了吗?”

他慢慢地拉开抽屉,压在一摞文件低下的一张照片,轻轻的抚摸,仿佛在对待这世间最珍贵的珍宝。

照片里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女孩子俏皮的坏笑,灿烂纯粹,眼里透露几分狡黠烂漫,柔和的阳光落在她白皙的脸上和洁净的脖颈,。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让人想到《诗经》的一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过了很久,苏墨失望落寞的眼神逐渐凝聚神色来,他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喂,苏墨,怎么了?” 郑昊羽惊奇地问。

郑昊羽,帝都南警局刑侦队队长,家里几代从商,谁也没想过他会考警校,当年气得郑奶奶拿着鸡毛掸子追了他半条街。他总说,趁现在年轻不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反而主动去被家族利益束缚,傻不傻?

入警队以来每次都出色完成任务,凭靠敏锐的嗅觉和雷厉风行的处事态度曾另多少犯罪分子闻风丧胆。与帝都北警局有极强的洞察能力,善于研究分析别人微表情,为非法分子做画像分析的谢文轩曾被人戏称“绝代双骄”。

不怪郑昊羽纳闷,苏墨这人清清冷冷,对谁都薄凉寡淡。曾有老同学私底下调侃,“苏墨像六根清净,无欲无念,说不定哪一天就去出家当和尚了。”

郑昊羽当时就嗤笑,心想,你懂个屁,苏墨哪里是无欲无求,只是那个人还没有出现罢了。

当然,作为苏墨从高中就到现在的好友,他是不会与苏墨计较计较那么多的——打死他都不承认,撇去性格方面,其他各方面苏墨确实挺让他佩服的。这家伙手下那么多产业,此时还在外出差。此时打电话过来肯定不是找他唠嗑聊天套近乎。

“没什么,今天有给肥黑喂狗粮吗?装狗粮的袋子里面有香肠,它爱吃,不过不能给它吃太多,肚子容易不舒服。狗粮旁边的盒子是有玩具,记得拿给它玩。吃完两个小时后给它泡杯牛奶。”

“……”郑昊羽撇了一眼在旁边吃得撑着肚子,撒欢打滚的狗,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这什么怪主人和怪狗,但还是应道“好好好,我好生照料呢,你这是养狗还是养儿子呢?不就出几天差嘛!”

一旁的肥黑似是听见苏墨的声音,欢快的蹦跶起来,扑向拿着手机的郑昊羽。

“喂喂喂,你这狗……”郑昊羽一不留神,差点被某热情的狗扑倒。

“汪汪汪,汪汪汪”大哥哥,大哥哥,肥黑好想你,你快回来呀!“寄人篱下”的日子真难熬。嗷!嗷!嗷!

苏墨听到欢快的叫声,布满阴霾的脸上终于有些许笑意,“肥黑乖,好好听话,要注意安全,别乱吃东西。”声音醇厚低沉。

这是她的狗。苏墨温柔地轻笑,挂掉手机。

郑昊羽“……”感情这哥们不是来找他的,是来听狗叫的,虽然做好苏墨不是来唠嗑聊家常的准备,但是心里还是很受伤是怎么回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