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区区哥哥居然比小妹说话还要硬气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5日

《区区哥哥居然比小妹说话还要硬气》免费在线阅读_昂君19小说

区区哥哥居然比小妹说话还要硬气

作者:昂君19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区区哥哥说话居然比妹妹还要硬气,和哥哥一起同居的妹妹同住一个房间,有着共同的爱好,但是妹妹和哥哥却只保持着日常中必要的交流,其他时间就想陌生人一样,但是一天妹妹破天荒的要求哥哥去帮他买可乐和薯片,不想在暑假冒着高温满足妹妹私欲的哥哥气愤的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哥哥”这个名词似乎就是为“妹妹”这个名词而诞生的,哥哥有着保护妹妹、照顾妹妹、疼爱自己妹妹的职责,妹妹则有着享受这些待遇的权利。

“哥哥和妹妹应该和和平的相处,哥哥应该和妹妹谈恋爱”虽然听起来十分的美好,但是这种剧情只有在轻小说里才能发展吧!?现实中是不可能有的,就算有,我国的宪法也在牢牢的约束着我啊!咳咳,但是就算这种和妹妹相亲相爱的剧情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但是在生活中最起码也要能和妹妹和睦的相处啊!这样想的我无奈的盯着处在我不远处生气的瞪着我妹妹无奈的叹了口气。

[于是,你是让我顶着被热死的风险去给你买可乐和薯片?]我有点吃惊的看向平静的说出让自己的亲哥哥去“赴死”的妹妹。

真是狠心啊!我的妹妹

[有什么不好的嘛,平时你不是经常呼哧呼哧的哈着热气满脸通红的对着电脑屏幕里的女人嘛,让你出去说不定还能让你碰到让你这个变态心动并犯罪的女人哦]

妹妹一脸平静的说了一大堆刻薄的话,让我对她平日少言寡语美少女的形象产生了怀疑并且因接下来的对话彻底失望了

我惊讶的看着坐在旁边看着我的妹妹,但本人的表情依旧是和往日一样的平静,但我还是觉得她的眼神有种不是看人而是看动物的眼神。但经常看轻小说的我还是极其有吐槽天赋的。

[啊?!是嘛,像我这种会呼哧呼哧嘴里冒着热气,满脸通红的家伙还真是让宁失望了。]

[啊,你终于认识到自己是个变态了吗?那还不赶快像忠诚的大型犬一样把主人指使的物品叼回来并且摇着尾巴讨好?]

[啊哈哈]

眼见妹妹越说越过分,我干笑着,眉毛忍不住的抽搐,一种想揍人油然而生,但是我不会那么做,面对妹妹的反常行为,这样只能让事态变得更加的糟糕。对于和自己挤在只有一个房间的屋子的妹妹,提出让哥哥帮她买东西的要求很正常,身为哥哥我会答应她的,但是,现在还不能,男人的自尊和直觉告诉我要是任由她这么做,我以后会没话语权的。

[所以说,你求人就是这个态度吗?为什么不能像秋人的妹妹一样可爱的挽着我的胳膊求我呢?]

糟糕了!说错话了,对于只有在懵懂无知时期才会叫我哥的妹妹来说这种要求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也不可能像轻小说一样,自己的妹妹会来个态度十八变进而挽住自己的胳膊甜美的喊我“哦尼酱”。话说秋人是谁啊?啊!是隔壁的邻居啊。

果然妹妹平静的表情平添有了几分愤怒,眼神也由“看动物”进化为“看人渣”了。

[哈?你是变态吗,我才不会满足你的下流性癖]

妹妹的话越来越越激烈了,真不知道她本来就是这样还是因为睡不好觉才这么容易发火,明明我把床让个她睡,自己睡地板了啊,不过妹妹的发言也彻底触犯到了我的底线,让我生气了。

[下流性癖?变态?哈哈,我的小妹还真是强词夺理呢?要是我真的是个有着下流性癖的变态,我早就对和我同住一个房间没有防备的妹妹下手了,但是我为什么没有下手?小妹看看你那平坦的胸部和那可怜的身材吧,平时看你不说话,但是一旦骂起我来就很犀利呢]

我越说越激动,而妹妹则似乎因为我的言语攻击变得伤心而低起了头。

[哈!别以为我能忍受你了!]

可能是同样的熬夜伤肝易怒吧,我开始语言攻击我的小妹了,她则是沉默的低起了头。

[还说忍受不了我的爱好,那你每天看来看去的“bl”是什么,是喜欢bl没有错但也没必要拿我当成靶子来妄想写作啊!?]

是的,我的妹妹是个“bl”爱好者,还是个“bl创作者”在某站上发布了一部作品,并且里面的一位男主角就是以我为原型的,居然还获得了很高的人气,机缘巧合之下发现是我妹妹写的,但看着不善言语又孤僻的妹妹我没有拆穿她,选择了沉默,这次我因为生气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一直都想说的话,我还真是混蛋,意识但这一点的我找回到了自己的理智,于是我停下来自己的“发泄”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言语失态了,连忙住嘴,本想着无论妹妹再怎么骂我也不会再反驳一句了,但在我选择沉默之后妹妹在低着头小声的哭泣,我好像触碰到她的软肋了,平时对我像陌生人一样冷漠的妹妹居然在哭泣!

[那个,小蝶没事吧?]小蝶是我妹妹的小名还记得她小时候十分的缠我那段时间里我就是这么称呼自己的人妹妹来着。

[明明是个哥哥说话居然比.......比妹妹还要硬气]

[什么?]

[明明是个哥哥说话居然比妹妹还要硬气,真是个混蛋!]

[啊?]我疑惑的看着两眼通红貌似受了极大委屈的妹妹,当然我妹妹可爱的脸蛋上也红彤彤的,此时她正在愤怒的盯着我。

[出去!]

[什么?]妹妹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小。

[我说,我叫你出去给我买东西!]小蝶拿着枕头按在我的背上一步步的把我推出房间,从枕头上可以感觉到她的推力,喂喂,怎么感觉她比我力气还大?

[啊啊啊,现在可是大半夜啊!]

[我不管!]她的眼睛在我的臆想中闭成><字型,在我连缓过神的都没有就被推出了房间。

这是闹哪样啊,我正想这样说,我家的防盗门就“嗵”的一声被我妹妹不带丝毫犹豫关掉了。

[这就是把我关外面了?]我连敲了几下门,都没有人回应,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账号添加了我的line,我下意识的就想到“这不会是妹妹发来的消息吧?”果然,这个没有称谓的陌生账号发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快给我去买薯片!]随后她又发[快去给我买薯片]

喂喂,你是复读机吗,我无奈的回答[好的好的]然后我就踏着夜色去给妹妹买薯片了。

虽然是深夜,但我和妹妹小区外面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当然包括我这个处在暑假期间的宅,

[呐呐,你看那个..........]

喂喂这又不是在逛景区,拉着男盆友的手一起买衣服就有那么兴奋吗,啊!这是正常反应吧!我看着一个女生拉着一个男生的手,其幸福之色洋溢于言表。

从小区走几个路口就是便利店了,但要是问我你们小区不会连杂货铺都没有吗,因为平常小区里的小卖部里的老大爷9点就睡觉了,而且老大爷卖的没有可乐和薯片啊!他只知道我们还和小孩子一样喜欢吃辣条。辣条很不健康的。

走了一会,路上的“年轻人”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了,看来没人像我一样大半夜被妹妹逼着去满足妹妹那不必要的私欲的同僚的。

不一会,便利店便出现在我眼前,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0:03am.]

[居然凌晨了啊,不妙,这样下去明天要把午饭当成早饭吃的。]

于是我加快速度跑向便利店,不知道是因为深夜可见度比较低还是昨天肝游戏到凌晨的缘故怎么着我一不小心和一位从左边的路口窜出来的一位兄台.......来了

个“亲密接触”我被他骑着车子撞飞了两米多,

[哎哟]在耳边响起的是个女孩子的声音,脑子像是炸开了一样让我直接昏厥了过去 使得我没有对撞到我的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还是变态大叔这件事考虑了,就算是可爱的女孩子我也要坑他医药费的!于是我怀着这个想法大概是昏了过去。

[嗯.....啊!]我费力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要站起来,但是刚起身我的脑袋就和一个硬硬的下巴碰到了一起 并引起了一串惨叫声,刚才的动作让我疼的又缩了回去,然后我的脸就和一个软绵绵的物体接触了。

[唔~你醒了,]顺着声音的方向我的目光就和一个因为眼角有着泪花捂着下巴的女孩子相碰了,喂喂!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治愈膝枕!?

[好久不见了,小虫!]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我下意识的脱离了这个膝枕天堂,啊!完蛋了,我还想多享受一会呢!

我刚一起身大腿就传来一阵疼痛,疼得我坐了下去。我抬头,看着面含微笑的女孩子,现在是深夜,我只能借着微弱月光依稀看到她的面貌,是那熟悉虽然很熟悉的面貌,但又让你叫不上来名字的。等等,现在几点了,我打开手机,啊!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备注为妹妹的人在line给我发了99+的消息,糟糕了!接下来怕不是要惹妹妹继续发火了?

[哎,我说,友人重逢,你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吗?鼻涕虫]称呼我的方式越来越奇怪了。

[你是?]我耷拉着脑袋问道。

[喂,有点过分了啊,到现在还没认出我是谁吗?]

[所以说女人就是麻烦,就因为对方回答不上自己的问题,就大动干戈。]

[你说什么?]

脑袋瓜子突然被纤细的手指弹了一下,刹那间我就从弹我脑袋瓜子的力度和生气的语气得知她的身份。

[小白?!]

[居然还叫我的小名吗?]

[白......白纯]

[过了这么多年小虫真是还没有变呢!]在月光下,小白的微笑就像白莲花一样美丽!呸这是什么比喻啊?!

[小....白纯变漂亮了]

[嗯,还有呢]

[更....]我打量一下了她的全身,

黑色的长发可以披在肩后,雪白的肌肤和像黑珍珠一样的眼睛就像为她那好看的容颜而生的一样,少女的身体已经开始透露出女人的风才。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刚好过膝盖,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品,完全人如其名给人很干净的感觉,是位可爱又纯洁的女孩子!

接下来我和她坐在那里聊了一会时隔多年再次相见彼此的感触和各自遇到有趣的事,并且我以次得知她是这个学年和我转到我所上的学校,共同是高二的年纪,之后我们又说到为何能在半夜碰面的原因,在得知我妹妹的时情之后她多少是有点惊讶的,但是很快就回复了平静,于是在陪我买完东西并骑着电动车送我到家之后分别了,走之前她还要了我的联系方式。

一瘸一拐的走到家门口,里面早已没有了光亮,现在是凌晨两点,妹妹她应该睡了吧?于是我抱着这种坎坷不安的心情轻手轻脚的打开了家门,果然里面一片漆黑,妹妹似乎躺在床上,呼,我松了一口气,我把妹妹拜托买来的东西放进冰箱之后正打算从厨房里打水喝的时候,背后突然穿出一阵哀怨的声音。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啊,是小白给我发消息了

[现在还疼吗?]等等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好像被车撞了!到底是谁啊!算了睡觉吧,明天报警吧。

我诉苦的回了几句之后,就把被子铺在了地上,然后一倒头就睡着了吧,

睡觉的时候说来也奇怪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压着似的喘不过来气了。

第二天,妹妹依旧和往常一样冷漠,兄妹之间只保持着基本的交流就像“谢谢”“早上好”“嗯”之类的 ,之后我的腿一直的疼痛,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发现轻微骨折,于是我就打上了石膏 ,并且妹妹帮我报了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