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素足仙宗的炼器大师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素足仙宗的炼器大师》免费在线阅读_不灭之善小说

素足仙宗的炼器大师

作者:不灭之善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后宫

(死宅书,女读者慎点)这个门派有毛病,战斗力和腿正相关。这些女人更加有毛病,明知这样还不穿袜子。看到这条金丝岩线连裤袜没有?不仅强劲,还能修腿。这条,极地天蚕白丝袜,冰功威力加五成。你说幻术?这就有点难办了,你要这条吊带袜呢,还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这个男孩。”

“他怎么了?”

“上星期不是跳下去一个女孩吗?”

“那个孩子?不是说她没有亲戚吗?遗体看不到,户口也没有,警察无法确认身份,案都立不了。”

“好像是邻居,跳下去的时候他也在场,查证就找的他。”

“情侣吗?”

“也不像是,我那天看他就在旁边,目睹全程,也没有什么反应,挠挠头就走了。”

“……你在怀疑他?”

“你看他胡子,每天都来,没剃过。脸也瘦了。”

“……所以你觉得是怎样?”

“他可能是个傻子。”

“……”

“小伙子,不想活就死得干净点啊,往外跳,使劲点。”

刀削般的岩峰上,纪凡希毫无防备地坐着,疏于打理的短发凌乱地飞散。

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是想活的样子。

这里是浮云村浮云山浮云崖,著名的免费景点。

著名之处在于它只修山道不修护栏,每年都要掉下去两位数的人。

以前纪凡希以为会来这里的只有想自己死的人,现在发现原来也还有想别人死的人。

你说这每天没事就来自杀圣地乘凉的大妈是什么毛病。

更年期的女人会扭曲到这种程度的吗?

纪凡希很想吐槽,但她已经不在身边。

其实跟着她上来的时候,纪凡希已经猜到结果了。

她跳下去的时候还回头嫣然一笑,比那天的云霞还灿烂。

但纪凡希没有什么感觉——他对三次元的人没感觉。

记忆是从三岁开始的,那记忆的最深处,穿的垫的枕的抱的,全都印满没羞没臊的美少女。

后来爸妈告诉他,那是隔壁好心的姐姐送给他的。

到了五岁的时候,十二岁的她开始教他推galgame。

七岁的时候终于可以上学了,十四岁的她每天回家都会教他怎么发现三次元女生的缺点。

十一岁的时候她辍学了,住进纪凡希的房间里,家都不回。但这时就算她一丝不挂在纪凡希面前跳街舞,纪凡希都不会多看一眼。

她提出了新的要求,让纪凡希帮她瘦腿。

纪凡希没有拒绝,就算不考虑青梅竹马的情分,这也说得上是拿钱办事,无可厚非。

她有很多钱。从一开始给点小礼品,到后来直接巨额拨款,她成功蚕食了纪父纪母的廉耻心,让他们心安理得地过上了四海为家的玩乐生活。只留他一个人在家,为金主服务。

玩galgame长大的纪凡希不太明白社会伦理,他觉得可能这就是尽孝。

她会穿上各种各样的服装,套上各种各样的袜子,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

但纪凡希,不为所动。

主要原因在于这个按摩不是一份轻松的差事。

一开始他只是按照网上说的,摸到穴位,瞎瘠薄揉,她说可以就行了。但没过几天她的腿就开始反馈奇怪的力道,让纪凡希的双手肌肉酸麻僵硬、触感缺失。他需要集中精神去对抗这些异常状态才能摸准穴位,让按摩顺利进行。

就这样,纪凡希一边过着与世无争的校园生活,一边做着她的专属按摩师。

直到一周前,她带着十八岁的他来到这里,独自跳下。

虽然在她身影消失的瞬间纪凡希有所触动,但他不明白那是什么触动。

三次元的人,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那他这几天茶饭不思是为了什么?

“你想她吗?”

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是成熟稳重的男声。

“不想。”

纪凡希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

傻○吗,不是刚说了三次元的人无所谓。

只是每当纪凡希回到那个房间,就会想起那天的场景——里的那双腿。

只要看到房间里那一排排的袜子,就会想起那完美的曲线、优雅的弧度、紧致的肌肤。

无法自拔。

那天晚上,他翻遍了网络世界,看遍了修图魔法塑造的各种美腿。

但腿和美少女不一样,不是立体的不行。

不说现实世界能不能有第二双与之媲美的腿,这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愿意把腿放在他手心的女人。

他在想,如果今天这风再不把他吹下去,他就只能去做变态了。

“那你想怎样?”

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还是成熟稳重的男声。

纪凡希感觉有点不太对。

“想就行了吗?”

“行。”

来自灵魂深处的诱惑。

果然是成熟稳重的男声。

“我想她的腿。”

“……”

没有了声音。

正当纪凡希以为刚刚的都是幻觉,下定决心要成为变态的时候,一阵大风刮来,臀下一轻……

身后传来大妈惊喜的点评:“我就说嘛,这是个傻子。你看他跳崖都这么不体面。”

……

纪凡希在下落。

无论往哪边看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毫无疑问这里不是悬崖下。

这里大概也不是天堂,天堂没有这么真实的下坠感。而且伸出手,就能摸到D的那啥。

网上说,时速60公里的风和D的那啥触感是一样的。

所以他应该在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下坠。

她说她是D的那啥,现在手感对上了。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纪凡希没有给三次元的人记名字的习惯。

人就是这样,没有失去过的东西就不会珍惜。

他现在后悔了。

现在连她的腿都不知道要怎么称呼

当初就应该给她的腿起个名字。

“我会送你到她所在的世界,但现在的你还不能见她。”浑厚的男声突然响起,在这奇特的空间里激起一阵回声。

“我又不想见她。”纪凡希发自真心地回答。

“……见她的腿。”

“在哪?”即答。

白色的空间安静了下来,隐约能听到叹息。

良久,声音才继续响起:“我会给你提供一些便利,好让你在接下来的世界中立足。”

言外之意,纪凡希要穿越了,还会拿到外挂。

但整理了一下话里庞大的信息量,纪凡希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有点不妙,试探地问道:“只能立足?”

按理说,这个人就是促成纪凡希穿越的大牛,怎么说也得整个玩到最后就能称霸世界的外挂吧?

“没错,”不靠谱的陌生男性毫无惭愧之意,“就只有一个按照你们的文化改造过的芥子空间。”

纪凡希寻思这听起来有点玄乎:“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

“……仙侠世界?”

“差不多。”

“你干脆把我杀了吧。”

“……其实我是受人所托,真不知道有什么用。”

纪凡希没想到这听声音挺稳重的人可以这么光棍,把锅一甩就不想管了?

“前面说得那么好听,结果是慷他人之慨吗?”

陌生男性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把你送过来就很轻松?”

“你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

“你在威胁我?”

纪凡希感受眼前白色的空间开始往他坠来,莫名的压力让他呼吸一滞。但求生欲望掩盖了恐惧的本能,咬着牙反驳道:“那你告诉我怎么活下去。”

身子陡然一松,纪凡希喘起气,冷汗开始外溢。

突然的沉默说明他挑出了问题核心,更说明情况不容乐观。

这丫仔细一想发现纪凡希真的可能会死来着。

纪凡希耐心地等待答复。

“死就死吧。”

纪凡希只来得及喊一声卧槽,场景就变了。

……

霞氤洞天,纤云山脉。

在霞氤洞天固有的云雾环绕下,纤云五峰一片祥和。

其上的素足仙宗却不太祥和。

素足仙宗宗主领着四大长老聚集于素云峰祭祖大殿,愁眉苦脸,祈求先祖消灾。

凡间界的宗派最忌惮就是青黄不接,素足仙宗如今正处于这种尴尬境地。一般来说,遇上青黄不接的时候,准备飞升的老一辈们会尽可能压制修为,拖到年轻一代出现独当一面的人为止。但这次实在是憋不住,全飞升了。

顾名思义,其镇派绝学素足心经专修素足,配合法门,其劲可断玉石、其步可腾云雾、其形可生幻境、其质可释玄冰。虽练至深处妙用无穷,但修足终归是偏门,功法本身也犯了杂而不精的大忌。论功法技艺,素足仙宗入不得上乘。

但功法是死的,人是活的。素足心经名声在外,乃女性修士不二之选。凭借收徒的优势,素足宗能人辈出,经过千年的发展,硬是跻身霞氤洞天三大门派之列。

只是近几十年多遇挫折,门人质量下滑严重,青黄不接的严重程度已经不是几个人延缓飞升可以补救的。

而且压制修为也是有极限的,几位前辈眼见事不可为,干脆飞升而去,权当给后人施压。

却不想镇派的几位一走,宵小之辈接踵而至。

有仙界根基的门派之间还能以礼相待,高不成低不就的二流门派可不看你先人面子。然而真如素足仙宗这般,沦落到被二流门派欺负上门的地步,也是修真界罕见。

危急存亡之际,宗主顾倩雅只能动用最后的手段:祭祖。

这算是修真界大门派的固有手段了,老祖宗们心情好,自然会丢点东西下来帮个忙。但成功的先例不多,素足宗也是第一次动用这种手段。

所以素足宗五位掌权人都乐观不起来。

先祖留下的高香越烧越短,空气愈发沉寂。

个子最小的双丫髻小姑娘已经挪好位置,悄悄地伸出手,想去拿新的香火。

“二丫!”宗主喝止了她的动作。

二丫嘟着嘴坐回原位。

就在此时,祭坛上方亮起白光,承载着全村人希望的援助终于出现。

“怎么是个男人?”

“好多毛……”

“哼。”

“哇!”

纪凡希以坐姿出现在祭坛上,微微一愣,前伏上身单手托腮,打量着眼前五位女性。

大不了一死,他现在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请问您是先祖派下来的……人?”最后发话的是宗主,不太敢确定的样子。

纪凡希琢磨了一下对方发言。根据他多年的游戏经验,这种场景要是否认,接下来多半是战斗剧情。

“不是。”

但这种情况galgame男主都会老实回答。

你看,她脸果然黑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