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白桃乌龙茶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白桃乌龙茶》免费在线阅读_买不起要不起小说

白桃乌龙茶

作者:买不起要不起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脑洞

【ABO狗血文】温柔冷酷alpha攻x怯懦omega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会娶他。”顾思议盯着眼前的老人冷漠的说道。

“你知道的,这只是政治联姻,我们现在需要方家的一方势力……”

“所以…”顾思议突然打断道,“我只是顾家为了稳定政局的吗?”

“你若是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一个人在家族中总是要有他的角色的。”

不怒自威的老人缓缓的说道,语气平稳又十分的温和。

“呵,好,我知道了。”顾思议轻轻的笑了笑,笑容似带嘲讽,却又转瞬间恢复麻木冷漠的表情。

“嗯,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下午方家的长子方言就会来,到时候你们见一面吧。”

顾思议面无表情的听着,头轻轻的点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所以,说到底,自己这个私生子的用处都不过是顾家为了稳固地位的工具人而已。

风轻轻的撕扯着白色帐幔,晨光柔和的从窗边倾泻而下,一个男孩呆呆的坐在床上,双手不知所措的交叉放在腿上。

“下午和顾家那个私生子见面一定要把握好机会,你代表的是我们方家,不要像在家里一样跟个死鱼一样,话都不说,你听到了没有!”一个扭着尖细高跟的性感女人双手抱胸,倚在门边,凌厉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男孩淡淡的回应道,

“呵,又是这死人一样的语气,跟你那个死了得妈一个德行…”女人继续刻薄的说着。

受紧紧的攥着拳头,听着耳旁那个疯女人不断的编扯自己的母亲,在这个继母口中,自己的母亲是一个不守妇道,肆意勾引男人的biaozi,可实际上呢,不过是一个容颜衰退,被丈夫嫌弃又抛弃,病死的老女人罢了。

说到底,母亲的死,跟自己是个omega也脱不了关系。

方家是财阀大家,自己是方家的长子,本该是万众瞩目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却因为omega的属性,不能继承方家,甚至让人轻视哂笑。

午后阳光有些略微的刺眼,男孩面色苍白,黑色的粗框眼镜架在一张略显清秀稚嫩的脸上,显得有些许的格格不入。

“方少爷,夫人,这边请,老爷和顾少正在会客厅等您”

“嗯,知道了。”

刚进入大厅,古红色中式典雅沙发端正的摆放于大厅之中,暗沉色的赤红茶几上摆放着一套日式茶具,小巧精致的茶杯里悠悠的漂浮着刚刚泡好的新茶。

“您好,方夫人,坐吧。”

老人举起茶几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眼神低低微垂着,并未看向来客。

“哟,这么长时间没见,顾老爷子,您倒是愈发年轻了!”

方夫人极尽谄媚的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拉过身旁那个看起来胆小怯懦的男孩子。

“您…您好。”男孩声音很小。

“你好,你就是方言吧,坐吧,不用拘束。”老人和蔼的看向方言,这孩子看起来乖乖的倒是和我家那刺儿小子蛮配的。

方夫人则在一直聒噪的捧和着顾家的老爷子,这时,一名身穿军服的手下神色有些慌张的走了过来。

手下弯腰俯身,在顾家老爷子耳畔说了一些什么,顾老爷子眉头一皱,随即很快又舒展开来,他缓缓的站起身,对方夫人说道:“不好意思,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要失陪了,婚事就这样定下吧,顾家和方家,希望这次联姻,我们能成为更好的合作伙伴。”

“是是,那是自然,能够和顾家联姻,自然是方家的荣幸,可是,顾少他…”方夫人欲言又止,似乎想问顾少为什么没按约定出现。

顾老爷子语气沉稳的说道,“这次是我们顾家失礼了,顾家会好好补偿,希望方家不要介意。”

“不会,怎么会呢?”方夫人急忙抢先说道。

“嗯,那我就先失陪了,你们自便…”说罢,顾老爷子转身在手下的护送下离开了。

方言看向顾老爷子走的方向,见老爷子走了,如释重负一般的松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走,你就知道离开回家躲着是吗!你看看自己这副样子,顾思议那个私生子见都不想见你,要不是你是方家的人,又怎么可能嫁的进顾家……”

方言静静的听着,长长的睫毛微微低垂,在眼角下扫下一层疏疏浅浅的阴影。

他不善言辞,从来都是这样。

方家和顾家的这次联姻也算是轰动了 一时了,毕竟方家是财阀大家,国内大半的资本市场几乎都是由方家操控左右的,而顾家呢,已经是三代的军方势力了,顾家需要方家的资本支持,而方家则希望能够将势力插手进军方,从而得到军方的庇护。婚礼如何结束的对于方言而言已经记不清了。

哦,不,是看不清。

因为,他没戴眼镜。

对于一个四百度左右的近视而言,可能看清的只有新郎,他的政治联姻对象,顾家原来的私生子,顾思议。

他身着一身高定黑色西装,而顾思议并没有穿原本和他是一套的礼服,而是穿了一身墨绿色带金色流苏的军装。

墨绿色传统军服衬得顾思议的身形修长而又挺把,倒三角的身形本就给人一种强迫有力的压迫感,而顾思议的长相又是冷峻型的,不管从哪个方面而言,这都是一个alpha的该有的样子。

原本方言以为自己的180的身高也不算矮了。

但是站在顾思议面前,还是硬是生生的矮了一头。

方言莫名产生了一种身高差萌一脸的错觉。

交换戒指,许愿誓词。

冰凉的环状物体缓缓的滑入指尖,一双粗糙的大手和方言那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嫩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手指上都是长期拿枪磨出的茧子,但是,意外的,方言觉得,这双手修长又有力,嗯,很好看。

“我愿意。”

说的虽然是违心话,但是方言还是按照婚礼剧本流程走了。

“你愿意不论方言先生疾病还是富有…”

“……”

没有应答。

“顾…顾先生?”

依旧没有应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着,底下的宾客也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司仪有些慌乱的看向顾思议,顾思议则依旧一脸的冷漠。

底下宾客的嘈杂声愈发大了。

在看向顾思议未果后,司仪这时又将求救的目光转向了方言。

方言因为近视的原因眯着眼睛看了看远处的司仪,又看了看身旁一贯冷脸的顾思议。

心里叹了口气。

“嗯,他愿意。”

“好的,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宾客们应景一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方言顿时感到人生无力。

后面的事情按照婚礼流程而言跟他这个omega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应酬嘛,那是alpha的事情。一个人回到了房间,方言松了松勒得人要命的领带,仰头瘫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过来的时候,便看见一身酒气的顾思议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一双手拖着头,目光有些发冷的看着他。

顾思议的墨绿色军服外套已经脱下,只剩一件里面穿的白衬衫,下身的皮带紧紧地勾勒着顾思议修长纤细的腰身。

衬衫的衣领已经松松垮垮的摊开,露出狭长的锁骨凹陷和结实性感的喉结。

“嗯…”

方言有些尴尬的重新坐直身板看着这个名义上的丈夫。

顾思议依旧用手拖着腮,指甲微微搭在颧骨处,在落地灯的照射下,在脸上投射出了几处狭长的阴影。

相顾无言,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你好,我叫方言…我…嗯…”

方言一脸纠结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一声低沉清冷的声音。

“我不会标记你的。”

“什么?”方言有些呆愣的脱口而出。

因为方言没想那么远。

顾思议起身,双手撑在方言坐的沙发两侧,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比他小快接近十岁的妻子。

方言头一次与人隔的这么近,不禁有些紧张无措。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顾思议,疑惑的想着,明明长了一双讨人欢喜的桃花眼,为什么看起来仍旧那么冷呢?

“我说,我不喜欢你。”顾思议一字一顿的认真的说道。

“同样—”

说着,顾思议将头轻轻靠在方言肩上, 对着方言的耳畔缓缓的说道:

“你也不喜欢我,不是吗?”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入耳朵中,如同吸食鸦片时晕染不散的浓烟一般,在方言耳边缭绕。

嗯,确实,谁会莫名其妙的喜欢上第一次见面的人呢?

除非一见钟情。

顾思议见方言没有说话,缓缓起身,一手松了松衬衫袖口,一边淡淡的说道:“我明天便会去A国,你我都知道,方家和顾家要的是什么。”

“嗯,我知道。”方言开口说道。

“嗯,那就好,我们只需要逢场作戏。”

方言看向早已起身的顾思议,清俊的面容上沾染了一层醉人的红晕,眸子映澈出的却是如同冰封千年的寒泉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也许,真的有一见钟情呢,方言心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