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你的尬点,我的甜点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7日

《你的尬点,我的甜点》精彩章节目录_黑喵先生小说

你的尬点,我的甜点

作者:黑喵先生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你冷我比你还冷,你狠我比你还狠你想我留下,那我就留下你说你爱我?!哈哈,以为这样,就能骗走我手里的尬点证据?哼,门都没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嗡嗡嗡,电话不住震动,作为雄霸集团总裁的专职司机,林霄紧张到满头是汗。

工作时间禁止接打私人电话,开车时务必关机,这是上岗培训时三令五申的要求,是必须严格遵循的制度,可是,他破坏了这个规矩,甚至还被总裁抓了个正着。

素有拼命三郎的安博衍,对于下属员工是出了名的严苛,别出错,出错必死无疑。

被震动声打断思绪的安博衍回眸,淡然道,“接……”

一个接字出口,就见手握方向盘的林霄紧张得双肩耸动,就好似被森冷枪口抵住了脑壳的鸵鸟。

“安总,您……您别误会,我其实是因为小侄子生病,担心……所以才开了震动的。”

咕噜,林霄艰难地活动喉头,吞下口水。

安博衍对林霄的解释置若罔闻,“接电话……”

别让总裁大人多废话,要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林霄认命地伸手滑动接听键,同时开启免提,立即,一个焦急的女声自扬声器内传出。

“小霄,你还没下班吗?怎么办,霖霖又开始烧起来了,这次吃了退烧药还是烧得厉害……”

女人的声音里透着绝望,撕心裂肺地哭着。

“嫂子,你别害怕,小孩子避免不了有个头疼脑热的,没事,我就快要下班了,你先拿退热贴给霖霖用上,我尽量早些赶回去。”

有了林霄的安慰,女人似乎不再那么害怕了,“好,我听你的,小霄,你一定要早点来……”

“一定……一定……”林霄抹着汗挂断电话。

安博衍安静地听着二人的对话,从后视镜里看了眼驾驶室里的林霄,一言不发。

接触到安博衍冷冰冰的眼神,林霄知道,今天这份工作怕是保不住了,索性死也要死个明白。

“安总,我这也是没办法,我和大哥父母双亡,相依为命走到今天不容易,可谁知就在上个月,我大哥因为被匪徒报复不幸遇难,嫂子一个人带着八个月大的孩子,娘家也没个能帮忙的人,如果我再不管,真不知道他们娘俩该怎么活……”

林霄絮絮叨叨的说着,就见后视镜里的安博衍眉头紧锁,表情极不耐烦。

自己的事自己平,何必同外人大倒苦水,林霄放弃了解释,将车稳稳地开上通往安家府邸的主干道。

眼见林霄驱车向府邸驶去,安博衍阴沉的脸色愈发难看。

“去接霖霖。”

四个字又轻又快,心情低靡的林霄愣是没听清,“安总,很抱歉,您说什么,我没听清。”

“接孩子去医院……”安博衍一字一句地说完,空气里甚至结出了冰碴。

虽然是听得清楚,可林霄还是有点不大相信,冰块似的人忽然热心起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偷偷在大腿上掐了把,林霄没忍住哎呦一声,胆战心惊地从后视镜里偷觑,发现安博衍只是静静的坐着,仿若未闻。

车子调转方向,迅速赶去吉都南郊。

将车子停在一处老旧小区的单元楼前,林霄下车前再次向安博衍道歉,然后跳出车门就往楼上冲。

没一会儿,林霄怀里抱着个婴孩,身后跟着个瘦削的长发女人,从楼门口快步出来……

咔哒,安博衍打开车门,姿态优雅地从车内出来。

林霄抱着高烧中出现抽搐的侄子,恨不能插翅飞去医院,但受人之禄,忠人之事,又不好撇下安博衍不管,于踯躅中林霄左右为难,“安总……”

“上车!”安博衍蹙眉,像是十分厌恶地阔步走开。

难道是让他开车送孩子去医院?林霄简直不敢相信……

“可是,安总您怎么办?”林霄很负责地问了句。

“仁济医院儿科叶医师……”磨磨蹭蹭的林霄让安博衍彻底失去了耐性,“快滚!”

就算安博衍态度再恶劣,林霄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感激之情,他抱着孩子深鞠一躬,接着,拉起女人跳上车,迅速启动引擎,马达轰鸣,车子风驰电掣地开向仁济医院。

仁济医院是安家设立的私人医院,医疗设备以及医护人员俱是水平一流,如果没有安博衍打招呼,就凭林霄的司机身份和那点微薄的薪水,根本就不敢踏进医院大门。

站在原地扫视四周,破败的楼群,脏乱不堪的环境,满是泥泞的路面……

雨过天晴后,古怪的腐臭味混着蒸腾的水腥气直冲脑门,如此恶劣的环境,令素有洁癖的安博衍整张脸都皱到了一处,眉头也是一拧再拧。

下班回来的燕绥,顺路在菜市场买了一捆小白菜,打算回家做点白菜挂面吃。

燕绥活了二十二年,独自过活八年,八年抗战后,她终于有能力租了个单元房,而且因为最近在工厂里做工,有了极为稳定的工作,她甚至开始膨胀到,有时会在内心里小小地规划下,以后利用五险一金里的一金买房子的事。

梦想还是要有的,她总是这样给自己打气,如果没有她自己这个贵人坚持着摇旗呐喊,恐怕她能否活到现在这个岁数也未可知。

活着,苦中作乐,燕绥想起她的开心事,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拨拉着小算盘。

这个月加班了十八天,算下来又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她是该去蛋糕店买块蛋糕犒劳自己呢?还是把钱挤出水地攒起来,留着装修房子用呢?哎,真是个艰难的选择。

燕绥为自己的左右为难而叹息,谁让她是那么的爱钱呢,因为爱才害怕失去,就算必须有所取舍,也得将利益最大化才好。

她边算计着,边小心行走在湿滑的路面上,千万不要摔跟头,她可不想被人看笑话……

小心翼翼地走到出租屋楼下,燕绥抬眼间就见一个男人抱着个孩子,不住向一名西装革履面目不善的男子鞠躬,然后拉起身边呆若木鸡的女人跳上车,逃一般地将车开走……

从来不对他人的事情感兴趣,燕绥视若无睹地向前走去,蓦地,一股好闻的古龙水味充盈鼻腔,燕绥忍不住嗅了嗅,满满的都是人民币的味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