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失落之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4日

《失落之血》精彩章节目录_vghbjweqqw小说在线阅读

失落之血

作者:vghbjweqqw分类:游戏小说类型:异世界

完全由近期脑洞集合而成,随缘佛系更新。年轻的男子李维想要成为像竹井雄龙那样强大的吸血鬼猎人,但是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冷港之女。嗯?说“成为”也还是不太准确……“你会自己吃下你自己种出来的果。做任何选择都要三思而行。”当然读者的评论也有可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个吸血鬼城堡不远的营地。

一个身高也就165的精壮亚洲男子在翻看着一本厚厚的字典一般的书籍,他身上穿着一身由多种动物的毛皮制成的衣服,厚实的毛皮十分保暖,在这个天寒地冻的孤岛上,最好还是穿厚实点。脚下踩着一双夜空般的靴子,手指上戴着一个刻有蛆虫纹路的戒指,腰间佩戴着一把闪着太阳般闪耀的剑,还有一把闪耀着绚烂的火光的金光闪闪的剑。上衣口袋还有各种子弹和一些特制的弩矢。竹井雄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手雷闪光弹燃烧弹都有带着,还有一把乌黑的左轮手枪。竹井雄龙擦了一下刚从矮人遗迹的机械球上拆下的生锈的矮人弩,后方焊接的机械手别说有多滑稽了。

——召唤武器可以用来应急,如果你的铁匠技能不够熟练的话可以考虑用你的魔力凝结一把武器,召唤大师召唤的武器比一般的无附魔无配件武器好用——

竹井雄龙把矮人弩当成十字镐,用结构感应法术调查了一下城堡的外墙,接下来竹井雄龙用手扒了一下中堂的裂缝,接着一阵挖掘,把墙凿了一个大洞。竹井雄龙手握着弯曲的矮人弩,尴尬的笑了笑,于是把弩丢到了一边。自己手捏着一个法术。召唤弩出现在了竹井雄龙的手中,同时手臂上还绑着一个装着15发弩矢的弩矢袋。竹井雄龙并没有用召唤出来顺带的弩矢,而是用了自己的弩矢,在近距离召唤武器的声音太大,容易被别人发现,自己这身装备已经足以在吸血鬼身边潜行了,但是带着沙漠之鹰这类大声武器开火的话还是会被发现的。

吸血鬼城堡螺旋楼梯其实并不算太高,竹井雄龙进入的时候也就是普通房子二楼跳到一楼的程度。鞋子起了缓震的功效,身上的毛皮衣服的附魔也增强了缓冲能力。

这里的二楼大概有三楼那么高。而且城堡内也有很多粗糙的可供攀爬的水管。又不是消防队,要那么多铁管干嘛?

竹井雄龙继续往下走,有一条僵犬在附近巡,于是竹井雄龙发射一根圣水弩矢。

效果拔群,连灰都没留下。

接着竹井雄龙踩着还在往下丢的白骨堆,接着竹井雄龙潜行到了一个棺材后面。看起来那帮吸血鬼还在开着会。

“真是不明白那个芙拉血吻为什么这么急着要出外勤,一向渴了就喝,困了就睡的她怎么突然之间要出远门?”一个高等精灵模样的吸血鬼吃着桌子上摆放着的新鲜的人肉。房间里弥漫着新鲜或腐臭的血的味道。

“谁知道呢,最近离开这里不回来的同伴越来越多了,但是不要紧,反正她平常也很少出席我们的聚会。”一个丹莫模样的吸血鬼正在解剖一个倒霉的吸血鬼猎人,而她的装备则早早地让出远门的芙拉血吻带走了。

“芙拉仿佛是要彻底脱离这个队伍一样,但也不至于穿的跟个吸血鬼猎人一样吧?”一个木精灵模样的吸血鬼问道。

“你不懂。”另一个白人模样的吸血鬼喝了一口杯子中的血液,“也许是她想从内部瓦解那帮吸血鬼猎人呢?”

“奥瑟乔夫,我说你这个家伙怎么脑袋笨的跟那帮凡人一样?”刚才的高等精灵吸血鬼拍案而起,“我们派出去一个,就失踪一个,而且再也没有回来的迹象。斯塔尓夫,塞罗利亚,莫坦娜……”

“文佳莫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正是因为有像你这种畏首畏尾的精灵,他们才没回来。”名为奥瑟乔夫的吸血鬼打断了文佳莫的发言。

“你那么能干,为什么不自己出一次任务呢?我好歹还招了三个新血回来。”文佳莫看了看正在打扫城堡卫生的三个吸血鬼。

“说的就像是那些事是你做的一样。”奥瑟乔夫回呛道。“做这件事的那个新人前段时间才当着我们的面踩中魔法陷阱被烧成了灰,而且我一出门,你怕不是会向主君哈刚打小报告?”

趁刚才的吸血鬼群还在拌嘴,竹井雄龙从上次过来骚乱的地方给墙角挖了一个小洞,后面就是铁匠炉,旁边的小仓库放着早已准备好的装备,负责打铁的女吸血鬼进入了仓库准备拿一些铁锭,随后一根后方连接着魔钢锁链的特制弩矢贯穿了她的心脏。她叫不出来,因为分解者开始分解死物以后,一切皆向秩序靠拢,尸体立刻开始腐烂,而且在娜米拉的加护下,莫拉格巴尔最得意的作品遭到了亵渎,尸体从刚刚死去开始到现在的腐烂进程到现在,她欠大自然的一口气全都还给她了。巨大的真菌群把这个锻炉房改造成了巨大的真菌种植园,甚至有几片菌丝飞进了大厅。竹井雄龙掏出了冒着火焰的金刀,另一头拔出了一把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匕首。仿佛狮入羊群一般,带着乌金色的眼睛的深邃的黑色触手给城堡重新刷了属于自己的颜色。随后城堡的温度上升了一大截,接着就是无差别的单方面虐杀。这场猎杀完全逆转了吃与被吃的角色,吸血鬼身上长了大量的蘑菇,看似坚硬如铁的身躯这次只要轻轻一撕就能扯下一大块,就像扯棉花一般。而竹井雄龙也开始进入状态了。

竹井雄龙行走在阴影中,吸血鬼仿佛在往绝对的黑洞中注视一样,在吸血鬼的眼中竹井雄龙确实穿着衣服,大概是项链的部分仿佛是黑洞的中心,就是完全看不清长的什么样,穿的是什么,只是觉得要是继续往前走,吸血鬼的身体保证会被各种不可名状的方式开满真菌。

凯琳这个猎杀人类的先锋队,跑的也是最快的。就像在熔融金属的锻炉上喷水一般,尚未碰到便已蒸发。灰烬中喷发着腐臭的孢子。

木精灵瓦林多尝试反抗,也许是木精灵的血脉让自己腐化的速度慢了不少,但是一把黄金的长刀把他扎了个对穿,然后左手的匕首朝着脖子来了个环切,最后一脚踹开,鞋底形状的菌落在吸血鬼的身上蔓延开,他尝试给自己上治疗术,然而娜米拉真菌却从他的手指撑了出来。

这里的丹莫管家搓着巨大的火球术打算烧掉这些蘑菇,但是一个黑色的人影一个瞬身在管家胸口插了一剑,接着剑上的符文引爆了这个吸血鬼的身体,早已腐朽不堪的木门被整个带了下来。随后竹井雄龙脚下一踩,墙壁,天花板竟然发出玻璃碎裂般的清脆响声,整片空间一片空白,接着天旋地转,地面变成了像黑色镂空的黑色角质层构成的坚固地面,而往上面看,却是像异界一般绿色的天空,空中漂浮着长有黑色触手的乌金色复眼。

“卑微的人类,竟然把我的宫殿……”一个男性的吸血鬼君王在几分钟前吸干了祭坛上的所有血液,随后他的身体开始变大……反正很丑就对了,给人的感觉就是鼻子更“翘”了,嘴巴咧得更大了,黑色的眼珠子瞪的更圆了,背后的翅膀……原来是像蝙蝠一样巨大的蝠翼,但是现在更像是营养不良的小鸡翅一样。

“距离我上次进来拜访过了多久?算了,这不重要。欢迎来到我家,这里也没有别的'人',就像自己家一样,坐。”竹井雄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主君哈刚打算用吸血魔法球,但是旁边的全身都由触手构成的探索者用透明棕黄色的魔法球抵消了。

甚至还让兽化的哈刚站立不稳。

“哼,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想做什么就做吧,只是我还心有不甘。”兽化的哈刚马上没了魔力,摆成大字躺在地上,想坐起来的力气也被抽干了。

“不用我开口了,我自己来找答案,就像我对你的手下做的那样。”竹井雄龙挥了挥手,黑色的墨水海中伸出一条大腿粗的触手,接着一下贯穿了哈刚的肚子,随后哈刚整个人被埋在了触手里,竹井雄龙眼前一阵场景变换,原来的审问台变成了一间一张床一组桌椅,一台电脑终端,桌子上还摆着定期装满红蓝绿三种澄清液体的三个茶杯。

竹井雄龙踩着地上不断扬起的灰烬,这是这座充满死亡气息的城堡存在过的唯一证据,整个城堡都被塞进了名为“失落异典”的位面中。作为他们对竹井雄龙做的每一件事的“报答”。幽灵之海的浪头冲刷着大地,风中飘荡着灰烬和尘埃,然后在一片平地上合起了书。虚无的气息在被挖掉一层地皮形成的大坑上弥漫。

随后赶来的吸血鬼猎人看见了连碎砖都消失不见得巨大的大坑,仿佛鬼斧神工一般,切口是如此平整,仿佛这里被套索套住,然后按下del删除一般,随后便因为自然力的作用,周围的水,石头和沙砾填埋进原来的坑洞中。

竹井雄龙坐上了归程的船只,不久之后海水涨潮,淹没了整个孤岛。

——波耶西亚是反叛的魔神,很多丹莫视他为先祖——

这场行动也并非没有漏网之鱼。

另一边,逃出生天的女吸血鬼芙拉·血吻来到了就近的村庄。冬日的午餐为村民带来温暖,但是好日子到头了。

即使是日头正浓的正午,像芙拉·血吻这样的高等吸血鬼依旧能在正午出去杀戮。毕竟战斗了几个世纪,血矛,利爪,在安静祥和的村庄中开出一朵朵猩红之花。单方面的屠杀,没错。芙拉·血吻尝试使用“那个”。

一个巨大的,尖锐的,血腥的祭坛,在早已化成一片尸山血河的村庄中矗立。

而这个村庄仅剩的唯一的幸存者,刚刚成为卫兵的清秀男子李维,掏出了最后的王牌,本来以为竹井大哥只是说笑而已,结果吸血鬼屠城什么的,竟然成真了。人类在吸血鬼面前是如此的软弱无力。

“一,二,三,四,五,六。”六发神圣附魔的爆燃子弹被装进了一把大口径的左轮手枪。

亲友被杀的愤怒,悲伤,以及绝对实力差面前的绝望,李维的手一直都在抖——在法师公会上学的时候,身为专业吸血鬼猎人的竹井可是手把手教李维如何使用枪支,甚至上次竹井出任务的时候刚好就带着李维,一发发子弹射穿了红水地穴的每一个人,他们没有一个无辜。

但是也仅限于那天才有的美好时光。

李维无暇顾及眼前屠村的屠夫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有她精致的五官。

只是李维一身重甲完全没有办法跟她玩潜行,区区卫兵护甲根本没办法正面和这个吸血种较量。即使她好像受了不算轻的伤。

天上血云密布,紫色的闪电劈了下来。带着铁锈味的风刮了起来,腥甜的雨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

“还需要最后一个祭品,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呢?”充满魅惑的声线自血唇中响起。两个因为饥渴而闪耀着猩红的光芒的眸子扫过了周边。

但是因为冷港仪式的开始,腥风刮起,血雨响起,无异于人带着热成像目镜直视炼铁高炉。

这场追逐游戏十分公平,甚至,可以逆转。

李维解开了身上的重甲,也许穿着布衣会好一点吧?李维拿出了左轮手枪,瞄准她的双手,还有脖子。

一,二,三,四,一枪中心脏,两枪中头部。

效果比想象中的好。

“原来你在这里。”芙拉手捏一个血矛,但是软弱无力的丢了出去。倒也足以在李维的肚子上开了个洞,肠子流在了外面。

神圣附魔的夹心穿甲弹在她的体内炸裂,她成为了最后的祭品。

此时,几滴暴虐之血滴在了李维的眉心,此时李维的胸腔内沸腾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