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一段微不足道的高中经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6日

《一段微不足道的高中经历》免费在线阅读_马猴烧酒红枫酱小说

一段微不足道的高中经历

作者:马猴烧酒红枫酱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啦啦啦啦随随便便放上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家的东边穿过两条街有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有一棵很大的桑树,似乎在我小的时候就是那么大。桑树的下面是人造的沙堆,现在都没有孩子会在那儿玩了。我偶尔会有意无意经过那边望一眼,纯粹是因为,怕郭风一个人待在那儿。

他家出事过去半年,听说是在亲戚家住,但听他的朋友说好像一直换着住址,如今到底在哪里上学也不清楚。

比起我自己来说,他真是辛苦多了,毕竟也还这么小。但是我也只是大他几岁的玩伴,所谓的安全感像我这样的也不能够,给予他吧。

“砰!”我的后脑勺受到了重击。

“嘶——”我摸了摸伤口确信没有长出包来,同时侧头看向那个犯罪者。

她将头发撩到耳后,灰色的眼睛很有神,但此时很嫌弃地看着我。

“喂,你能不能有点脑子啊?”

啊尽管这个人长得很好看但是说话真是十分的刻薄呢,我不禁在心里想到。但是,真的很可爱啊。她移开视线,晃了晃脑袋,将一本书递到我面前。

“这是?”

“你的英语词典啊。”

“我知道,但是为什么要给我?”

“哈,老陈布置的作业可是超级变态的没有词典怎么可能写得出来?”

“......”我停下脚步,无言盯着这个少女,夕阳的光打在她的脸上,仿佛加上流光溢彩的滤镜,使得她抬头望我时,眼睛闪闪发光。就连发丝也蒙上晶莹的光圈,一根根看得十分透彻。糟糕,这个孩子,真的好可爱。

“干,干嘛?”她的语气带着心虚和慌张,可眼神却不服气地瞪着我。

“关于那本词典,我背完了。”

放学后的校园偌大,莫名感觉这句话在安静的我们之间回响了无数遍。

“高考必备词典,背完?”

“嗯。”

她阴沉下了脸,将那本词典稍微卷起。然后,棒球手姿势,击球!

我知道刚才她拿什么打我了。

“哇——谢谢林默同学给我送过来的词典——”我棒读着感谢,与林默分成了两路。

林默回过头来说道:“以后走路多留神一点,小心有什么砸到自己的脑袋。”

“不,我想除了林默同学的攻击以外,应该不会有了!”我背对着她向前走着,同时大声回应道。

“你大概是想当场去世!”同样大声的回复。

“诶——没有的事,林默大人!”

我无奈地用左臂夹住词典,为什么高中以后还得跟这个人在同一个班,她就不能考别的高中吗。真是,十分爱操心的人——

然而,心中的什么好像提醒着我,让我扭过头,去看一眼她的背影。却发现,她也正转了个身,望着我。夕阳快落了,我只看得见晚风吹着她的长发飘了起来,以及衣服略有些摇晃,但仿佛已经看见她的脸庞。

等等为什么我要不停想着这个人啊!

“林默大人,您在看什么啊——”我调侃似的冲那边喊道。

“快点走啊,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她好像气鼓鼓地说道,然后跺了下脚,飞快地转身走去。

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伴着夜幕的降临,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玩了个蛋,还有好多作业没写。

是被什么所指引的呢,还是遵从我内心的想法。

我绕了一条远路,不剩几缕光的夕阳掺着路灯,裹着我,印出影子。

马上,那棵绿色如墨的桑树就会出现在眼前。

如果,有一个孩子就在那儿,我又会怎样呢。

我到底是想着什么才走上这条路。

可我又能做到什么。

思绪跟着步伐共同前进,我还是看了一眼那边。

那谁又能告诉我——

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蜷缩在树荫下,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低埋着头,不出声,与这破旧的公园配合出令我惊奇的相似。

那正是郭风。

会怎么做呢,我是谁,我在这里是为什么。

高中生能做到什么。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转身起脚,踏入沙堆的声音意外的明显。郭风慌乱地抬起头,已是夜晚,但他那双闪烁荧光的眼,如此美丽又弱小。

察觉到我后,他似乎放松了,但只是这样了。

才只有多久,怎么会变成这样沉默寡言的孩子了。

我所要做的显而易见。

“回家吃顿饭吧。”

“家......”他的声音很小。

“我家就是你家啦,走了。”

我勾搭着男孩的肩膀,迎着黄昏,背对影子。

“嗝——”我打了个嗝,在这种饭后时光,实在忍不住。

“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礼仪吗真是的。”母上大人嫌弃地说道。

“我在自己家诶。”

“小风不也还在吗?”

我不禁语塞,瞄了一眼那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孩子,看起来有些弱气。

“要回去吗?那边。”

“嗯,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那走吧,再晚也不好了。”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有点凉。

“你可以多依靠一下我的。”我冷不丁冒出了这么句话,路灯把行进的两人影子拉得很长。

“嗯。”

此后,我们都默默无言。

目的地很快到了,是一处老式小区。应门的是个中年妇女模样的人,门口的瓷砖已经有了裂痕并且斑黄。

“哎呀真是麻烦你把他送回来。”

“没事的,我和他以前本来就是邻居,也是朋友。”

“要不,进屋——”

话还没说完,被屋内一声怒吼打断了。

“你又把我东西放哪了!”循声出来的是个和我年纪想法的女孩,但是那副生气的样子真是可怕。

“啊还是算了,天也不早了,孩子安全到家就行。”

“说,说得也是,你这个年纪学习压力应该很大吧。”

......

......

于是我就转身了,不经意与小风的眼神对视,我停下了脚步。

“嗯,有空来找我玩呀,你也知道我在哪上学吧。”

与他交换暗号般相望,他总算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在回家的路上,我止不住地想起小风。

因为,一个天黑下来却不去找孩子的家庭,又会有多美好?

我带着疲惫的身心走进教室,只感觉双眼困乏,大概是昨天送小风回家耽误了写作业时间。交完作业拿出语文书,我立刻趴在课桌上准备充分利用早自习。

“一大早就睡啊。”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

我勉强抬起头瞄了林默一眼。

“哟,可怜可怜这个熬了夜的男高中生吧......”说完我又扎下了头。

“那老师来了怎么办?”林默无奈地问道。

“不是还有你吗,林默大人——”我用尽最后的气力喊了出来,说着将头埋得更深,缩成一团,一点一点挪动,默默躲在端正坐姿的林默的阴影下。

“真是。”林默抱怨了一下也不再说话了。

清晨阳光温润,我听见窗外的鸟叫。躲着在早自习睡觉,糟糕,我好像找到高中生活的美好之处了。

早自习下。

听到铃声的我立刻警觉,慌忙抬头。但我忘了件事,我睡的时候靠林默比较近,而此刻她还坐在我的旁边。

“啊......”

撞上她的脸了,出事了。触感倒好像还好,因为是脸撞上了脸!?

我和她都还没反应过来之时——

“喂邵烨小卖部去消费了!”敬爱的同学们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沉默了,“抱抱歉,打扰了。”

推开林默显然已经不能说明什么了,我捂着脸看向她的侧脸,什么也看不出来。她将头侧向另一方,轻轻说道:“脸,没事吧?”

“应,应该没有大碍。”

“啊是吗。”

声音挺和善的,还在这样想着的我。

来了,词典打击。

“砰!”

好疼.......

中午,教室里人陆续离开。有些出学校买东西,也有的在食堂吃饭。而此刻,我和林默都没离开座位。我趴在桌子上盯着眼前的作业,又瞄了一眼旁边。

她正在完善笔记,微低头,头发垂了下来,稍微遮住脸庞。她抿着嘴,又眨了下眼,将头发挽在耳后。突然看见她洁净面庞,我默默把眼神收了回来。和她两个人在有暖阳的正午,一言不发。竟然也不错。

“看这么半天,不吃饭吗?”

心里一惊,但是我不想纠结她说的“看”是看哪了。

“啊,早上的那一下总让我感觉没什么食欲呢......”

“嗯?”

林默放下了笔,合上本子,转过身来看向我。

“没什么......”我弱小地缩上脑袋。

“说起来我确实也有点愧疚呢,”她用手指转了转发尾,“那我请你吃中饭吧。”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诶?”

“你经常来食堂吗?”走在我身旁的林默这样问道。

“算是吧,经常和龙饮那几个来。”我如实回答道,但和她并排走着莫名有些压力。

“那今天呢?”

“龙饮也经常不见的,另外几个出去吃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理我了。”

当然是因为他们觉得我背叛了他们啊,我在心里苦笑道。

说着已经到了,高峰期加上食堂的饭菜性价比很高,还是有不少人的。

“食堂就是这样子啊。”林默背着手环顾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大小姐发言啊,走了排队去。”

“我还没在食堂吃过饭啊。”

“诶?那你平时——”

“家里会做好饭带过来中午吃。”

“所以今天也?”

“嗯。”

林默冲我点点头,眨了下无比纯净的眼眸。

“对不起耽误您的午餐而和鄙人共度这段午餐时光真是无比荣幸,”我恭敬地低下了头,“果然这顿饭还是我请吧。”

“这都无所谓吧。”

打到饭后我和林默端着餐盘在食堂内寻找空座,但是我好像看见什么熟悉的身影。

那个女孩,略带红色的短发,不是,送小风回去是在房间里的那个吗!?糟糕眼神好像对上了,有点渗人。

我慌忙收回了视线,但愿无事发生。

“诶,其实食堂伙食还可以嘛。”

“对啊,我们学校食堂质量真的不错了。”我调整心态着回复道,真是的眼前的人比刚才的重要多了。

“但是排队也有点麻烦。”

“那肯定带饭过来是更简单一点,对了你自己那份午餐怎么办啊?”

“不太清楚啊......”

于是午餐时光便在我和林默三言两句的闲扯中慢慢度过了,阳光从斜窗透过来,温和得让我有些迷幻。

“那个,邵烨同学?”

并不是林默的声音,现在在我左侧挡住了阳光的那位,正向我发问。但是这个若隐若现的红色短发——不是吧。

“啊请问你是?”我尝试着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我是五班的李戚虹,之前在我家附近见过一面来着,”她说着向我靠近。

“啊有这回事吗......”我尝试着回避。

“真是的当时郭风不也在吗?”她手撑在桌子上,侧身看向我,挡住了林默的视线。

我放下筷子,看向她,那眼神仿佛正向我传递什么,专注又仿佛尖钩一般具有攻击性。

“哈哈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回复着她的眼神笑着说道。

“对吧——”

“那个,”被挡在身后的林默试图打断对话。

“那下回见啦邵烨同学,”强行无视林默这样突兀地说道,李戚虹正身离开,在靠近我的一瞬间,说了一句,“好自为之。”

然后跑向了远处的几个女生,微笑着和他们正聊着天。

明明之前那样的坏脾气,在人面前却又是另一幅样子呢——

“咳咳。”林默向我示意。

我慌忙转移了视线,看向林默。

一丝微笑,略眯眼,她拿纸巾擦着嘴。

“你交际圈还蛮广啊。”

“说来话长呢。”

“果然,”林默似乎有些无奈地站起身,“我还是不适合来食堂吃饭啊。”

一头雾水的我紧随其后。

感觉,又搞砸了什么。

下午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和林默有莫名的距离感,果然还是中午的事吧。下午浑浑噩噩地混过去了,我默默地离开座位,准备去吃晚饭。

“你笔记没做完。”背后的她这么说了。

我僵硬地转身,“那个,吃了后再补吧。”

“那如果,我请求你留下来的话呢?”

一定是夕阳的缘故,照得她脸上竟有些绯红,眼神闪闪发光看着我。这幅情形,实在是没有想到。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望着她勾起嘴角说道。

“如果是你请求的话,那不管多久都想留在这啊。”

我走回到她旁边,坐了下来。

“你说的是什么笔记啊?”

“你做了笔记吗?”

“啊,好像哪一科都没有。”

“看来晚饭是不用吃了。”

“昂?????”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努力后,我完成了一大半。

“先休息一下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吃饭根本来不及了啊。”不禁这样抱怨道。

“也不一定。”林默从底下的抽屉拿出圆筒状的包。

“这个,难道是?”

“温度应该也够,加上中午我从食堂带过来的一点饭,勉强应该可以。”林默询问着看向了我,“耽误了你的时间,这样是能让你吃上热饭的唯一办法了吧?”

我沉默了一下,对于奇怪的状况表示惊奇。真是的上了高中以后怎么感觉林默变得不一样了。

“啊啊啊啊!吃饭了吃饭了!”

林默应声微笑,打开饭盒。

饭菜的确还有余温,看上去也是很不错的两菜一汤。我与林默互相看了看,又一齐看了看菜。

与其在这里犹豫不决还不如干脆直接一点——

这样想着的我,夹起了菜。林默也自然而然地开始靠近位于我俩中间的饭盒。

“这个肉口感相当好啊,林默大人。”

“不存在吹捧成分吧?”

“真的真的。”

“那感谢你夸赞我的厨艺。”

“啊是你做的?”

休息时间快结束了,这场特别的晚餐,看样子得抓紧了。

放学的时候夕阳已经快不见了,我收拾着书包看向窗外逐渐沉下来的天空。

“在看什么?”

“啊,我只是感慨天黑得越来越快了。”

“那只是今天拖堂了。”

“是吧。”

我和她朝校园门口走去,最后残存的余晖把我们影子拉得很长,又缩在一起。两人静默不言着前进,但没有感到尴尬,反而对于此刻,竟充满享受。

“说起来,你是不是讨厌番茄啊?”

“算是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去吃那个红色恶魔。”我回复道,走到了与她分离的地方。

“是这样的吗......”她略作思考,然后看向我,“那,明天见。”

我点点头,她转身,长发扬起。

“林默大人,晚饭感谢了。”

她摆摆手,我也转身走了。

依然是绕了一条远路,桑树下空荡的秋千,并没有一个孩子。

疑惑着自己行为的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遗憾,快步回到了家。

第二天的中午,按照惯例我要去食堂吃饭了。正准备站起了身,衣角却被扯住了,回头看过去是低着头的林默。

“那个我笔记和作业都写了,所以,我能不能——?”

她悠悠又从那个下面的抽屉,提出了那个饭盒,缓缓放在了我们桌面的中间。她始终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手似乎有些发抖。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道。

“不要去食堂吃饭,”她顿了一下,“我不想再次发生那样的情况,那令我不快。”

对于没有直接联系的两句话,我实在无法理解。但有一件事可以明了,我坐回座位。

“林默大人,”我悄悄低下头去窥探隐藏着的她,“今天吃啥?”

此刻的她竟然脸色慌张,脸色绯红,但很快又恢复往常,快速抬起了头。

“没有你不喜欢的番茄。”

“哇哦。”

“有很多西红柿。”

“啊?”家的东边穿过两条街有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有一棵很大的桑树,似乎在我小的时候就是那么大。桑树的下面是人造的沙堆,现在都没有孩子会在那儿玩了。我偶尔会有意无意经过那边望一眼,纯粹是因为,怕郭风一个人待在那儿。

他家出事过去半年,听说是在亲戚家住,但听他的朋友说好像一直换着住址,如今到底在哪里上学也不清楚。

比起我自己来说,他真是辛苦多了,毕竟也还这么小。但是我也只是大他几岁的玩伴,所谓的安全感像我这样的也不能够,给予他吧。

“砰!”我的后脑勺受到了重击。

“嘶——”我摸了摸伤口确信没有长出包来,同时侧头看向那个犯罪者。

她将头发撩到耳后,灰色的眼睛很有神,但此时很嫌弃地看着我。

“喂,你能不能有点脑子啊?”

啊尽管这个人长得很好看但是说话真是十分的刻薄呢,我不禁在心里想到。但是,真的很可爱啊。她移开视线,晃了晃脑袋,将一本书递到我面前。

“这是?”

“你的英语词典啊。”

“我知道,但是为什么要给我?”

“哈,老陈布置的作业可是超级变态的没有词典怎么可能写得出来?”

“......”我停下脚步,无言盯着这个少女,夕阳的光打在她的脸上,仿佛加上流光溢彩的滤镜,使得她抬头望我时,眼睛闪闪发光。就连发丝也蒙上晶莹的光圈,一根根看得十分透彻。糟糕,这个孩子,真的好可爱。

“干,干嘛?”她的语气带着心虚和慌张,可眼神却不服气地瞪着我。

“关于那本词典,我背完了。”

放学后的校园偌大,莫名感觉这句话在安静的我们之间回响了无数遍。

“高考必备词典,背完?”

“嗯。”

她阴沉下了脸,将那本词典稍微卷起。然后,棒球手姿势,击球!

我知道刚才她拿什么打我了。

“哇——谢谢林默同学给我送过来的词典——”我棒读着感谢,与林默分成了两路。

林默回过头来说道:“以后走路多留神一点,小心有什么砸到自己的脑袋。”

“不,我想除了林默同学的攻击以外,应该不会有了!”我背对着她向前走着,同时大声回应道。

“你大概是想当场去世!”同样大声的回复。

“诶——没有的事,林默大人!”

我无奈地用左臂夹住词典,为什么高中以后还得跟这个人在同一个班,她就不能考别的高中吗。真是,十分爱操心的人——

然而,心中的什么好像提醒着我,让我扭过头,去看一眼她的背影。却发现,她也正转了个身,望着我。夕阳快落了,我只看得见晚风吹着她的长发飘了起来,以及衣服略有些摇晃,但仿佛已经看见她的脸庞。

等等为什么我要不停想着这个人啊!

“林默大人,您在看什么啊——”我调侃似的冲那边喊道。

“快点走啊,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她好像气鼓鼓地说道,然后跺了下脚,飞快地转身走去。

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伴着夜幕的降临,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玩了个蛋,还有好多作业没写。

是被什么所指引的呢,还是遵从我内心的想法。

我绕了一条远路,不剩几缕光的夕阳掺着路灯,裹着我,印出影子。

马上,那棵绿色如墨的桑树就会出现在眼前。

如果,有一个孩子就在那儿,我又会怎样呢。

我到底是想着什么才走上这条路。

可我又能做到什么。

思绪跟着步伐共同前进,我还是看了一眼那边。

那谁又能告诉我——

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蜷缩在树荫下,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低埋着头,不出声,与这破旧的公园配合出令我惊奇的相似。

那正是郭风。

会怎么做呢,我是谁,我在这里是为什么。

高中生能做到什么。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转身起脚,踏入沙堆的声音意外的明显。郭风慌乱地抬起头,已是夜晚,但他那双闪烁荧光的眼,如此美丽又弱小。

察觉到我后,他似乎放松了,但只是这样了。

才只有多久,怎么会变成这样沉默寡言的孩子了。

我所要做的显而易见。

“回家吃顿饭吧。”

“家......”他的声音很小。

“我家就是你家啦,走了。”

我勾搭着男孩的肩膀,迎着黄昏,背对影子。

“嗝——”我打了个嗝,在这种饭后时光,实在忍不住。

“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礼仪吗真是的。”母上大人嫌弃地说道。

“我在自己家诶。”

“小风不也还在吗?”

我不禁语塞,瞄了一眼那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孩子,看起来有些弱气。

“要回去吗?那边。”

“嗯,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那走吧,再晚也不好了。”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有点凉。

“你可以多依靠一下我的。”我冷不丁冒出了这么句话,路灯把行进的两人影子拉得很长。

“嗯。”

此后,我们都默默无言。

目的地很快到了,是一处老式小区。应门的是个中年妇女模样的人,门口的瓷砖已经有了裂痕并且斑黄。

“哎呀真是麻烦你把他送回来。”

“没事的,我和他以前本来就是邻居,也是朋友。”

“要不,进屋——”

话还没说完,被屋内一声怒吼打断了。

“你又把我东西放哪了!”循声出来的是个和我年纪想法的女孩,但是那副生气的样子真是可怕。

“啊还是算了,天也不早了,孩子安全到家就行。”

“说,说得也是,你这个年纪学习压力应该很大吧。”

......

......

于是我就转身了,不经意与小风的眼神对视,我停下了脚步。

“嗯,有空来找我玩呀,你也知道我在哪上学吧。”

与他交换暗号般相望,他总算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在回家的路上,我止不住地想起小风。

因为,一个天黑下来却不去找孩子的家庭,又会有多美好?

我带着疲惫的身心走进教室,只感觉双眼困乏,大概是昨天送小风回家耽误了写作业时间。交完作业拿出语文书,我立刻趴在课桌上准备充分利用早自习。

“一大早就睡啊。”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

我勉强抬起头瞄了林默一眼。

“哟,可怜可怜这个熬了夜的男高中生吧......”说完我又扎下了头。

“那老师来了怎么办?”林默无奈地问道。

“不是还有你吗,林默大人——”我用尽最后的气力喊了出来,说着将头埋得更深,缩成一团,一点一点挪动,默默躲在端正坐姿的林默的阴影下。

“真是。”林默抱怨了一下也不再说话了。

清晨阳光温润,我听见窗外的鸟叫。躲着在早自习睡觉,糟糕,我好像找到高中生活的美好之处了。

早自习下。

听到铃声的我立刻警觉,慌忙抬头。但我忘了件事,我睡的时候靠林默比较近,而此刻她还坐在我的旁边。

“啊......”

撞上她的脸了,出事了。触感倒好像还好,因为是脸撞上了脸!?

我和她都还没反应过来之时——

“喂邵烨小卖部去消费了!”敬爱的同学们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沉默了,“抱抱歉,打扰了。”

推开林默显然已经不能说明什么了,我捂着脸看向她的侧脸,什么也看不出来。她将头侧向另一方,轻轻说道:“脸,没事吧?”

“应,应该没有大碍。”

“啊是吗。”

声音挺和善的,还在这样想着的我。

来了,词典打击。

“砰!”

好疼.......

中午,教室里人陆续离开。有些出学校买东西,也有的在食堂吃饭。而此刻,我和林默都没离开座位。我趴在桌子上盯着眼前的作业,又瞄了一眼旁边。

她正在完善笔记,微低头,头发垂了下来,稍微遮住脸庞。她抿着嘴,又眨了下眼,将头发挽在耳后。突然看见她洁净面庞,我默默把眼神收了回来。和她两个人在有暖阳的正午,一言不发。竟然也不错。

“看这么半天,不吃饭吗?”

心里一惊,但是我不想纠结她说的“看”是看哪了。

“啊,早上的那一下总让我感觉没什么食欲呢......”

“嗯?”

林默放下了笔,合上本子,转过身来看向我。

“没什么......”我弱小地缩上脑袋。

“说起来我确实也有点愧疚呢,”她用手指转了转发尾,“那我请你吃中饭吧。”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诶?”

“你经常来食堂吗?”走在我身旁的林默这样问道。

“算是吧,经常和龙饮那几个来。”我如实回答道,但和她并排走着莫名有些压力。

“那今天呢?”

“龙饮也经常不见的,另外几个出去吃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理我了。”

当然是因为他们觉得我背叛了他们啊,我在心里苦笑道。

说着已经到了,高峰期加上食堂的饭菜性价比很高,还是有不少人的。

“食堂就是这样子啊。”林默背着手环顾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大小姐发言啊,走了排队去。”

“我还没在食堂吃过饭啊。”

“诶?那你平时——”

“家里会做好饭带过来中午吃。”

“所以今天也?”

“嗯。”

林默冲我点点头,眨了下无比纯净的眼眸。

“对不起耽误您的午餐而和鄙人共度这段午餐时光真是无比荣幸,”我恭敬地低下了头,“果然这顿饭还是我请吧。”

“这都无所谓吧。”

打到饭后我和林默端着餐盘在食堂内寻找空座,但是我好像看见什么熟悉的身影。

那个女孩,略带红色的短发,不是,送小风回去是在房间里的那个吗!?糟糕眼神好像对上了,有点渗人。

我慌忙收回了视线,但愿无事发生。

“诶,其实食堂伙食还可以嘛。”

“对啊,我们学校食堂质量真的不错了。”我调整心态着回复道,真是的眼前的人比刚才的重要多了。

“但是排队也有点麻烦。”

“那肯定带饭过来是更简单一点,对了你自己那份午餐怎么办啊?”

“不太清楚啊......”

于是午餐时光便在我和林默三言两句的闲扯中慢慢度过了,阳光从斜窗透过来,温和得让我有些迷幻。

“那个,邵烨同学?”

并不是林默的声音,现在在我左侧挡住了阳光的那位,正向我发问。但是这个若隐若现的红色短发——不是吧。

“啊请问你是?”我尝试着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我是五班的李戚虹,之前在我家附近见过一面来着,”她说着向我靠近。

“啊有这回事吗......”我尝试着回避。

“真是的当时郭风不也在吗?”她手撑在桌子上,侧身看向我,挡住了林默的视线。

我放下筷子,看向她,那眼神仿佛正向我传递什么,专注又仿佛尖钩一般具有攻击性。

“哈哈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回复着她的眼神笑着说道。

“对吧——”

“那个,”被挡在身后的林默试图打断对话。

“那下回见啦邵烨同学,”强行无视林默这样突兀地说道,李戚虹正身离开,在靠近我的一瞬间,说了一句,“好自为之。”

然后跑向了远处的几个女生,微笑着和他们正聊着天。

明明之前那样的坏脾气,在人面前却又是另一幅样子呢——

“咳咳。”林默向我示意。

我慌忙转移了视线,看向林默。

一丝微笑,略眯眼,她拿纸巾擦着嘴。

“你交际圈还蛮广啊。”

“说来话长呢。”

“果然,”林默似乎有些无奈地站起身,“我还是不适合来食堂吃饭啊。”

一头雾水的我紧随其后。

感觉,又搞砸了什么。

下午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和林默有莫名的距离感,果然还是中午的事吧。下午浑浑噩噩地混过去了,我默默地离开座位,准备去吃晚饭。

“你笔记没做完。”背后的她这么说了。

我僵硬地转身,“那个,吃了后再补吧。”

“那如果,我请求你留下来的话呢?”

一定是夕阳的缘故,照得她脸上竟有些绯红,眼神闪闪发光看着我。这幅情形,实在是没有想到。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望着她勾起嘴角说道。

“如果是你请求的话,那不管多久都想留在这啊。”

我走回到她旁边,坐了下来。

“你说的是什么笔记啊?”

“你做了笔记吗?”

“啊,好像哪一科都没有。”

“看来晚饭是不用吃了。”

“昂?????”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努力后,我完成了一大半。

“先休息一下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吃饭根本来不及了啊。”不禁这样抱怨道。

“也不一定。”林默从底下的抽屉拿出圆筒状的包。

“这个,难道是?”

“温度应该也够,加上中午我从食堂带过来的一点饭,勉强应该可以。”林默询问着看向了我,“耽误了你的时间,这样是能让你吃上热饭的唯一办法了吧?”

我沉默了一下,对于奇怪的状况表示惊奇。真是的上了高中以后怎么感觉林默变得不一样了。

“啊啊啊啊!吃饭了吃饭了!”

林默应声微笑,打开饭盒。

饭菜的确还有余温,看上去也是很不错的两菜一汤。我与林默互相看了看,又一齐看了看菜。

与其在这里犹豫不决还不如干脆直接一点——

这样想着的我,夹起了菜。林默也自然而然地开始靠近位于我俩中间的饭盒。

“这个肉口感相当好啊,林默大人。”

“不存在吹捧成分吧?”

“真的真的。”

“那感谢你夸赞我的厨艺。”

“啊是你做的?”

休息时间快结束了,这场特别的晚餐,看样子得抓紧了。

放学的时候夕阳已经快不见了,我收拾着书包看向窗外逐渐沉下来的天空。

“在看什么?”

“啊,我只是感慨天黑得越来越快了。”

“那只是今天拖堂了。”

“是吧。”

我和她朝校园门口走去,最后残存的余晖把我们影子拉得很长,又缩在一起。两人静默不言着前进,但没有感到尴尬,反而对于此刻,竟充满享受。

“说起来,你是不是讨厌番茄啊?”

“算是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去吃那个红色恶魔。”我回复道,走到了与她分离的地方。

“是这样的吗......”她略作思考,然后看向我,“那,明天见。”

我点点头,她转身,长发扬起。

“林默大人,晚饭感谢了。”

她摆摆手,我也转身走了。

依然是绕了一条远路,桑树下空荡的秋千,并没有一个孩子。

疑惑着自己行为的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遗憾,快步回到了家。

第二天的中午,按照惯例我要去食堂吃饭了。正准备站起了身,衣角却被扯住了,回头看过去是低着头的林默。

“那个我笔记和作业都写了,所以,我能不能——?”

她悠悠又从那个下面的抽屉,提出了那个饭盒,缓缓放在了我们桌面的中间。她始终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手似乎有些发抖。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道。

“不要去食堂吃饭,”她顿了一下,“我不想再次发生那样的情况,那令我不快。”

对于没有直接联系的两句话,我实在无法理解。但有一件事可以明了,我坐回座位。

“林默大人,”我悄悄低下头去窥探隐藏着的她,“今天吃啥?”

此刻的她竟然脸色慌张,脸色绯红,但很快又恢复往常,快速抬起了头。

“没有你不喜欢的番茄。”

“哇哦。”

“有很多西红柿。”

“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