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命运外侧诸神诗篇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8日

《命运外侧诸神诗篇》免费在线阅读_米卡酱小说

命运外侧诸神诗篇

作者:米卡酱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多年,那个正义的伙伴业已沉寂,他的惊鸿一瞥让一个青年为之迷茫,他苦苦追寻着的一切是否能让他满意。这是从英国时钟塔开始的亚种圣杯战争,不过为什么英灵竟然会是……在这里聆听他们共同讴歌的此世的幻丽绝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来,人类的科技愈发的发达,此世遭遇了诸多灾厄都能化险为夷。可是在人们的生活愈发美好的今天,一切都变得如此的平静,和平,似乎平静的有些可怕,至少公众宣传上是这样的。不过,他不是这样的……

他就像是一个被诉诸此世全部之恶的人,他本来只是一个平常的普通人,也想拥有读书,娶妻的正常生活,不过不知道是为什么,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他的一切都被摧毁了,不论是什么。

尽管从那个如同通向地狱的电厂活下来了,不过那个男子,那个红发男子为何会为了无辜的人那般拼搏,还有他口中所说的什么,他一点也不明白,甚至还没有听清楚他所说的是什么,他便消失在虚空之中。至今他仍记得他最后的笑容,那是满怀希望的笑容。尽管在此世之中他也想要去探寻他口中所说的含义,他笑容的内涵,可是这世界太过平静,于是,没有任何答案。

从那时起,他就像中了一种无形的诅咒一般,无法与身边的人好好相处,总会从点点滴滴之中表达出自己对他人的恶意或者主观接受他人对自己的恶意,为此,他也选择搬家了很多次,可是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为他提供的容身之地。

在那个寒冷的冬季,他独自在冬木的机场徘徊,打算飞往国外寻找自己在新加波的亲戚,可是他也清楚地明白即使自己去到那个地方,他依然会过着自己那如同行尸走肉的日子,直到遇到了一个黑色长发的中年外国男子,面目带有君主一般的威严,就如同父亲一般,一点也不被他这被诅咒的人生所带动,是他此生至要的恩师。

他成为了一个魔术师……就这样在伦敦时钟塔,魔术师的圣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不过就算进入了这个不为世人所知的世界,他依旧过着不为人所注意的生活。

一天早晨他感受到了四周的喧闹之声,男男女女的声音,麦克风试音的声音……他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明白没有任何特点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都是什么嘛!”

他抖了抖自己的肩膀,意识到自己有些落枕,便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时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走进来的是一个面容俊俏的金发俊美男子,大约20岁左右,身着时钟塔的统一制服,不过实际上已经很久没有印信规定必须这样穿着了,不过这不是他的唯一特征,而他最大的特征便是带着一副黑色的有框眼镜。

他不知道这个男子是来干什么的,便问到:“你是?”

这时只见那个眼镜男子拿出一本类似于点名册之类的东西在里面翻查了很久,在翻到一页的时候他忽然露出了微笑,抬起头来说到:

“西尾和真!”

“是我,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尽管面前这个男子叫到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他还是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西尾和真再次问到他这个问题。

“是啊,我确实还没有说呢!”那个金发男子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了笑,然后开始自报家门:“我是考列斯·弗尔维吉·尤格多米雷尼亚,你可以叫我考列斯,是现在时钟塔的学生理事会会长!”

在他自保家门的时候,西尾和真却愈发地不明所以,自己因为不想收到他人的恶意已经默默无闻很久了,不管是什么活动只要能不去的自己一定都不会去,在魔术练习上也是得过且过的样子,如果是学校对自己有什么兴趣吧更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他抱着怀疑的眼光注视着眼前的男子。

可是这时他忽然说到:“我知道你不喜欢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而且对我这样健谈的肯定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今天是学校的重要集会,我知道没有学生来通知你,所以我独自过来请你参加!”

原来是学校的重要集会,西尾和真默默地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仍旧需要确认是发生了怎样的事,如果只是一般的宣誓演讲之类的他一般是不想参加的,他对那种打击黑恶势力而沾沾自喜的人一向不感冒,于是他又向考列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考列斯面色似乎有些沉重,犹豫了一会儿说到:“追悼会……”

西尾和真在考列斯的带领下来到了已被人群所闭塞的广场,他在考列斯的指示下站在了人群的最外围,忽然,一个黑色长发的俊朗男人来到了前方的讲台上,西尾和真认得那个人,就是当时在冬木对自己有过知遇之恩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韦伯•维尔伯特,这三年里也是他唯一肯知心交谈的人生挚友。

正当他对这个男人的座位有些钦佩的时候,忽然场中掀起了女生的一次又一次的喧哗声:

“看啊,是韦伯大人!”

“韦伯大人,我好喜欢你!”

“韦伯大人,我想和你生**”

只见韦伯黑着脸慢慢走上去拿起了面前的话筒,不过可以注意到的是,在韦伯背后站着的一排代表中一个金发少女的脸正在变成深黑色,那黑色素逐渐剥夺他头发原来的耀眼光泽,整个人散发着想要把韦伯撕成碎片的气息。

西尾和真用手捂着嘴,到考列斯的耳边低语到:“喂喂,那个幼女是怎么回事啊?她这样子该不会是老师吧?”

考列斯犹豫了一下回答到:“这个啊,要说是也算是吧,她好像是埃尔梅罗家真正的家主,好像叫莱妮斯吧,平时总是喜欢到时钟塔来转悠找韦伯先生的麻烦,有时也会给其他学生传导一些魔法技巧,不过不知道是体质的原因还是什么,这个可以称作天才的少女却只能在埃尔梅罗家族中暂居末席,身为家主不仅连一般的魔术师会议没有参加,甚至连家族中的事情也全部扔给了韦伯先生,真是辛苦啊!”

“这样啊,天才吗?”西尾和真自言自语着,他突然想到了自己这平凡的一生,因为害怕被他人牵连,伤害而选择逃避一切,所有事情都得过且过,他真的想要改变这荒唐的人生,也想有着那个拯救自己人生的那个人一样的热血的、激情的生活。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韦伯开始演讲了:

“请大家不要开玩笑,今天是一个庄重的日子!”台下的所有女生都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全都默默闭上了嘴,认真站好,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着红色修道服的双马尾女孩的照片。

“过去三年之前,我们的世界还是那样的危险重重,我们也曾为了灾厄而闭锁自己,身处险境,可是是那个女孩,他和一个无名的英雄一起拯救了这个世界,却为我们魔术师消灭最后的人类罪恶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因为有他,人们不再躲避;因为有她,我们才有继续战斗的信心。身为她的导师和挚友,我在听到三年前的那场噩耗时心如刀绞。作为一个魔术师我曾见过太多的挚友从自己的身边一次又一次的离去,在她为我们创造的这个和平时代里,愿我们可以发扬她的伟大荣光,奋勇前进,让我们可以记住这个人的名字-远坂凛。谢谢!”

韦伯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尽管站的那么远,西尾和真可以清楚地看见韦伯眼中涌出的带有真情的泪水。

西尾和真忽然转过头向考列斯问到:“我说,这个追悼会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吗?”

“是的!毕竟凛是韦伯先生最喜爱的学生啊!而且她还赢过一场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原本是作为救赎全人类而诱发的一场大战,每六十年举行一次,后来世界各地发生了多次亚种圣杯战争,圣杯战争的胜利者将会获得实现自己愿望的权利,如你所听,这个战争已然成为了人类满足自己欲望的存在,不过正因为远坂凛和那个无名英雄的努力,这个战争及其产生的亚种已然覆灭。”考列斯在谈到这个的时候一下子兴致便起来了,谈天说地一发不可收拾。

“话是这么说,不过有必要和我一起到宿舍来吗,说句不好听的话,考列斯前辈,今天可是双休,学生理应放假,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是没有必要奉陪您的!”西尾和真的瞌睡还没有完全消解,如果不是自己克制,如今起床病已然让他想把考列斯按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猛摔。

考列斯尴尬地笑了笑,说到:“唉,看我的脑子,说着说着都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韦伯先生交代给我的任务便是带你参加这次追悼会,然后在追悼会之后将你带到他的身边。”

“这样啊……”

西尾和真想了想,心中充满了疑惑:尽管韦伯在自己的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重要之人,不过自己对他而言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稀松平常的学生,究竟是什么样的事会劳烦他派遣学生理事会会长亲自来邀请我。

“快去吧,我心里面已经有些答案了,去了你就知道了!”考列斯一脸怪笑地将韦伯推到时钟塔的教学办公室里。

这个办公室是修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花园之中,长廊之上爬满了藤蔓植物,穹顶之上盛开着星星点点的紫色花朵,虽然自己和韦伯的关系很要好,不过西尾和真从来没有亲自来过办公室,他不喜欢扮演一个努力讨好老师,惺惺作态,阿谀奉承的学生。

西尾和真由衷地感慨到:“很安静啊!”

考列斯笑了笑也称赞到:“多亏这里的植物,他们都是产自热带和亚热带,经过魔术投影对土壤的改造,使这里的土质与热带和亚热带的土质几乎相同,才造就了这个安静的乐土。”

看来这里还有着许多西尾和真不知道的或者没有见过的新鲜东西,他唯独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西尾和真来到了考列斯说的办公室,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请进!”

西尾和真打开了大门,顺着眼前的地板一点一点将目光向前方移动,一个熟悉的人的样子映入他的眼帘。

“哟,你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