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甜蜜爱情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6日

《我的甜蜜爱情》免费在线阅读_sky天天小说

我的甜蜜爱情

作者:sky天天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在读大二的罗一丹,走进校园,看到大一的新生,犹如自己去年的模样,不一样的是,她收获了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甜蜜的爱情

(一)

我叫罗一丹,大二的学生,九月一日,我走进校园,和娄浩约好在图书馆见面,大一新生在家长的陪同下忙碌的穿梭在校园,不过才短短一年,我便升级为学姐,这熟悉场面,我仿佛回到了去年、、、

九月,没有凉爽的秋风,只有炙热的太阳,燥热的空气压得人有些无力,有些喘不过气。

今天我特别高兴,但可能有点兴奋过头了,一向安静内向的我,今天格外躁动,我的心犹如这火辣的太阳,把我的血液煮得滚烫,我任由这些激动的细胞跳到指尖、窜入发梢,毕竟是期待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啊!以前在老师描述的大学里放飞思绪,今天我也是大学生了,我可以亲自体验大学生活,我读了两个高三,所以我珍惜这晚到一年的大学。

天气太热,我不愿老爸老妈送我来回奔波,所以好说歹说终于可以自己独自出一回远门,爸妈给足了我上大学的费用,我便只带简单的行李奔向让我热血沸腾的大学了。

刚下车,便有穿着校服举着学校牌子的学生来迎接,她们询问我是哪所大学的,然后引领我走上对应的校车,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大二的学长,学生会组织他们在汽车站、火车站迎接新生,我上了校车,学长们又去引领其他本校的新生,我心想学校真好,学长们真好,虽还未到达校园,仿佛已经嗅到了大学温馨和谐的味道。

车上坐满了闹哄哄的学生及家长,车开动了,看着火辣辣的车窗外,这个城市的街道、树木、房屋都能带给我好感,仿佛这里的每一道风景都能触及我激动的神经,毕竟整个暑假我都在幻想大学的生活,美丽的校园、硕大的图书馆、幽静的荷塘小路、整洁的寝室以及易相处的室友、、、、此刻我恨不得立即置身校园,和期待已久的大学生活来一个完美的拥抱。

半个小时后,车停下了,我被车上闹哄哄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一路的遐想结束。一行人有序的下了车,几乎所有人都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只有我潇洒的背了一个双肩包和一个小箱包,我感谢我的父母,他们花钱让我不受累。

下了车,我看到了学校的大门,那是一个大铁门,左边是保安亭,右边傍着一座小山,走进校门是一条又长又宽的道路,道路的两边整齐的排着一列列树,上面还挂着红色的横幅“欢迎大一新生到家”,我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冲动得想张开双手,大声的喊出“大学我来啦”,不过只是想想,如果因为这样而吸引他人的目光,我会觉得丢脸。

我享受着走在大学校园的每一步,阳光掰开浓密的树林,星星点点的撒在入校道路上,撒在校友们的头发上,或许今天的阳光都很快乐,肆意的将光点撒在地上,不停的跳跃着,我认为它们是在欢迎我呢。

按照学校贴的指示牌,我办了入学手续,领了被褥蚊帐以及寝室钥匙,此刻我开始羡慕有父母送的学生了,看着这一大堆东西,我有些犯愁,我想我是不是要厚脸皮去请某个素不相识的学长帮我扛到寝室呢,正当我焦虑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干净响亮的声音:“我帮你拿”,好熟悉的声音,还没等我反映过来,那男生便上前扛起了重重的一包“罗一丹,咱们又见面了”我的心跳又加速了,这次真的不是激动,是心慌,那个人、、、那个人竟是我高中一直暗恋的人,我算是真正体会了什么叫冤家路窄,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在这里读书!我暗暗想着,这尴尬的气氛,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嘴里只冒出一句“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在这读书啊”娄浩一本正经的回答,天哪真是尴尬得要死,明明去年还是高中同学,现在他居然变成我的学长,高三后我一直没和他联系,本以为我复读这个事只有洁知道,现在倒好,这个娄浩怕是也知道了,如果是其他同学还好,但偏偏是他,我竟有点自尊心受损的感觉。

“别愣着了,快走吧,我还扛着一大坨呢”娄浩发话了,一如既往的以保护者的口吻,但他说话很温柔,这一点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你、、、你能扛吗?我们一起抬吧”我小心的说。

“看你这小身板,还有好长一段路呢,跟在我后面,我带你到女生寝室”。

不知为什么,我像一只极听话的小猫,跟在娄浩的后面,重重的一坨压在他的肩上,把他的背压得有些弯,娄浩今天穿着浅色牛仔短裤,淡黄色T恤,夹着人字拖,配着一头飘逸的短发,很帅气,看着他高瘦的背影,以及手臂上的肌肉,他比高中时候更加男人一点,我能感到此时我脸红了。但想到高三那年,我确实有些恨他,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复读,这只是一点点的抱怨,说到底也是我自己造成的后果,我对他是怎么也恨不起来的。

“这里是学校的图书馆,这个图书馆离你们寝室比较远,还有一个离你们近的,但那边藏书不多,你没课的时候可以到这边来看看书”娄浩打破沉默,望着周围种满树的三层高的大楼,气喘吁吁的介绍着。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嘴里只能冒出:“哦,好”。

今天校园的人特别多,来来往往,一路上都能看到家长们扛着包,学生们推着箱,走了好一会,娄浩的T恤已慢慢被汗水浸湿,一路上时不时还回头给我介绍校园,其实我知道,他是怕我尴尬故意找话说的,如果是以前,我当然和他有说不完的话,可现在说些什么呢,说“你怎么也在这读书”还是说“你最近怎么样,你女朋友最近怎么样”?我老觉得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特别不自然。

“累了吧,要不我们歇歇?”我看他汗流浃背的样子,有些不忍心。

他用右手敲了一下我额头:“笨蛋,天这么热,歇歇?你想什么呢”。

“嘿,男女授受不亲,你以后别碰我”我傲慢的说。

“高中你怎么不说这话”?他充满底气的反问。

“高中你也没说你会毁约啊!”我有些生气了。

“我、、、”他欲言又止。

我希望他能给我稍微解释一下,看着他眉头紧锁的样子,我知道我可能说错话了,我知道我们可能没法再聊下去了,我们之间的话题被我赶到了死胡同。他加快了步伐,我也只能快步跟上。

这感觉很奇怪,一年没见,两年没说话的我们,见面居然扯到这个话题,仿佛我在为高中的自己讨个说法,这说法于我也许很重要。

“嘿,我们到了”,刚刚有些生气的他语气却很柔和。

“好的,谢谢你” 我说。

女生宿舍的大门也是铁门,第一栋宿舍底层有一间小屋,是宿管阿姨的值守室,墙上贴着“男生止步”的标贴,但今天是除外的,阿姨们知道会有学长迎新生,如果需要的话他们会帮着把行李拿到宿舍里,自然,娄浩也顺利进入,他帮我把行李扛到了寝室,到了寝室差不多是中午了,打开寝室的门,三个女孩正在吃午饭,从里面摆放的四张床,我知道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四人间比起高中的六人间,简直宽敞多了,娄浩把大包放在我的空床上,温柔的问我饿没饿,要不要一起吃午饭,虽然很想抓住一起相处的机会,但我还是委婉的拒绝了,毕竟他有女朋友,我和他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室友们都很热情,帮我叫了外卖,还帮我铺床,再一次,我体会到了大学的温暖。

我们互相认识了,她们亲切的叫我丹丹,我也亲切的称呼她们圆圆、晴晴和玲玲。收拾好寝室,在大学的生活便是安顿好了。

(二)

入校后的一周都没正式上课,我们几个都无所事事,每天来回于教室和寝室之间,还真有些无聊,不过听辅导员说接下来的半个月将是煎熬,其实我都习惯了,哪一次升学第一件事不是军训啊,不过时间长短而已,这次军训半个月倒是蛮辛苦的,想想能见到酷酷的兵哥哥,倒能得到些许安慰。

“要说大学好,还真不假,学校晚上给我们安排了迎新晚会呢,不知道多少帅哥等着我呢”圆圆开心的说。

“啊!又酷又帅的学长让我垂涎三尺”玲玲好色的说。

我和晴晴白了她们一眼,啥也不说,因为我俩心领神会,每天晚上,玲玲和圆圆都和男朋友煲电话粥,至少一个小时,而我和晴晴两个单身人儿无辜的被她们秀着恩爱,这滋味,简直了。

晚会于下午六点半开始,走进会场,场面很是宏大,宽敞华丽的舞台,台下是阶梯式的座位,我和室友找了中间一排靠过道的位置坐下,圆圆和玲玲兴奋得很,不停的拍着照,探着帅哥,我和晴晴觉得羞死人了,我俩当起了低头族,与自己的手机作伴,才过一会,这两神经突然抓着我的手,张着嘴,红着脸,表情花痴,仿佛谁要向她们求婚似的,嘴里还不停念着“那个人,送你那个人”,我抬头一看,向我们走来了一个白色衬衣外搭黑色礼服的衣架,对就是衣架,能把西装穿得这样完美的,简直就是真人衣架,配上锃亮的皮鞋和沉稳的步调,我都忍不住感叹“完美”,在我的印象中,我是不认识这个人的,可偏偏他就是娄浩,平时他都是集运动与休闲于一身,突然一身正装,真是闪红了我的脸,不好,他慢慢靠过来了,此时,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被他抢走,我难以呼吸。

“一丹,晚会结束后等我一下”,他用深邃的眼睛看着我说。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是我无法拒绝的,红着脸的我点点头,他走向舞台。

别提玲玲圆圆有多兴奋,我感觉自己的小宇宙都要爆炸了,那时自己的智商应该是为零的,他磁性的声音萦绕着我的耳朵,嘴角上扬的微笑让我着迷,那张俊俏有内涵的脸我想一直看着,没错,我也花痴了。

“丹丹,老实交代,你和帅哥是什么关系”圆圆特八卦。

“高中同学”我回过神。

“可他是学长也”玲玲反映过来。

“我复读了一年”我不情愿的说。她们却一点都不惊讶。

“看他对你含情脉脉的样子,他喜欢你?”玲玲也是八卦妹。

“他才不喜欢我呢,他有女朋友。”我有些失望的说。

“那你喜欢他吗?”晴晴又问。

“我、、、我不知道”,我吞吞吐吐的回答。我自己知道我喜欢他,这几年都喜欢,只是我的喜欢只能藏着掖着。

“丹丹,喜欢就去追吧,我们支持你哦”晴晴说。

“对啊,管他有没有女朋友,喜欢就去追求,别让自己后悔”圆圆和玲玲都赞的说。

“其实我、、、”。

我想说其实我们高中就是一对,是他违背了我们的约定,刚开口,晚会就开始了,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在舞台上,娄浩是男主持人,旁边还有个美丽女主持人,在我看来,今晚舞台的闪光点不是表演的节目,而是娄浩。他是众人瞩目的王子,而我,并不是公主。

晚会结束后,我随着室友一起回寝室,她们却拦住了我。

“人家帅哥让你等他,你就和他聊聊嘛”圆圆指着我说。

“是啊,是啊,你乖乖等他,我们先回寝室”玲玲说。

“丹丹,去聊聊,说不定人家真有事找你呢”晴晴是个稳重的女孩,她也觉得我该去聊聊。

我们正聊着,娄浩已换了装,穿上他的休闲服走了过来,无论他着什么装,都会留给人干净、俊俏的印象。我们走出会场,她们三人和我告别先回了寝室。

“一丹,陪我去吃点东西,我还没吃晚饭”娄浩说。

他不是在求我,而是一种熟悉到可以随意说话的语气,就像是至亲之人之间的交流,他用深邃的眼睛看着我,那感觉让你没有拒绝的余地,我不知道说什么,就点了点头,他领着我向校门走去。

刚走出校门,就传来一片热闹的声音,校园外有一条长长的美食街,几乎所有的摊位都能看到排着对等待着美食的学生,果然是繁华的夜生活。我像乡巴佬进城,各式各样的美食让我目不暇接,我领会了大学生活的精彩之一就是美食,烧烤、煎饼果子、奶茶、生煎包、烤鱼、火锅、、、、各种美食,让你只闻其味,即使腹饱也会再饿三分,也不知为什么,看着这些可口的食物,我竟然心情大好。

“你想吃什么?”我问。

“你呢,有没有想吃的?”他体贴的反问。

“都想吃”我不要脸的说。

他不惊讶,只是抿嘴一笑。

娄浩把我带到一家烧烤摊旁,他点了各种肉食烧烤打包,然后带着我到一家粥铺去,点了几样小菜,他让我陪他一起吃,坐在他对面,我拘谨得很,很斯文的吃粥,也不好意思夹菜,他到很淡定,主动把菜夹到我的碗里,这好像是我第二次和他面对面一起吃饭,第一次的紧张和现在没差别。

饭后,他送我回寝室,在经过男生寝室时,他让我等几分钟,他回寝室拿个东西,他把打包的烧烤递给我,然后快步跑进宿舍大门。入秋的夜晚倒是不热,加上校园的绿化非常棒,晚上还不时伴有阵阵凉风,我很享受这样的夜晚,我也享受和他一起的时间,但我没想过要去追求,去表达自己的感情,我只是安静的享受这一切,享受他带给我的温柔。

“一丹”,他走了过来,手里提了一个袋子。

“走吧,我送你过去”他接着说,然后接过我手机打包的烧烤放进他提的袋子里。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路,就这样走着也挺好,他送我到寝室门口。

“明天军训,注意防暑”他关心的说。

“嗯,好的”我说。

“我的电话号码写在袋子里的,有事就打给我”他说。

说完便把手里的一袋东西塞给我,然后要转身离开。

袋子很重,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水果、一瓶防晒霜、还有些解暑的药以及刚刚打包的烧烤,我心里感觉暖暖的,我不安的接受着他的体贴。

“喂,你等一下”我终于开口了。

走了几步远的娄浩停下了转过身,我走了过去。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问,在不明亮的灯光中我才敢这么问,如果再亮一点就能看到我彤红的脸。

“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对你的吗?”他认真并轻声的说。

一直都这么对我?高中时明明就骗了我,害我伤心,现在好意思说这话,我心里咬牙切齿的想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想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怎么也没法发泄。

“那你对你女朋友呢?”我继续问。

“我没有女朋友”他很肯定的回答。

此时的我就是腹黑女,我想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了,又知道我喜欢他,刚好我又和他同校,所以他对我好,拿我当备胎来着。

“快回去吧,趁现在好好休息,等你军训,坐对你来说都是奢侈”他靠近我微笑对我说。

只要他一靠近,我就会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被抢走一样,没法呼吸,血液不循环,脑袋转不动,我又傻了。

“别多想,早些休息,我先走了”他继续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太窝囊了,帅哥靠近,我不会说话了,眼巴巴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淡的光线中,他还是那么挺拔、英俊。

回到寝室,我把重重的一袋东西放到桌上,室友们放下手上做的事,集聚到我旁边,探头探脑的开始八卦。

“哇,这是什么呀,好香”圆圆拿出那盒打包的烧烤。

“帅哥买的吧?”她继续问。

我点点头。

“待遇这么好,帅哥真是爱屋及乌,连我们都有份”玲玲接着说。

“哎哟,还有那么多水果呢,你一个人怎么吃得了”圆圆夸张的说。

她俩边说边拆开烧烤吃着。

“哇,好贴心啊,还有防晒霜耶”晴晴也加入。

“诶,你俩谈得怎么样了?”晴晴问我。

“没怎么样,他说他没女朋友”我答。

“那正好啊,他单身,你也单身,看他是对你有意”晴晴盯了盯桌上的袋子。

“才不呢,他肯定是因为分手了,所以才又来找我的”我抱怨。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要他没分手又来找你不成?”晴晴反问。

虽然我有抱怨,但我是开心的,至少我还有机会。

我说:“算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你们把烧烤吃了,我洗漱睡了”。

我悠闲的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丹丹,看这是什么呀”圆圆拿着一样纸条阴笑的在我面前晃动。

我让她给我看看。

她不给。

“是电话号码耶”她看了纸条。

那应该是娄浩的电话,分开的时候,他说过留了电话号码在袋子里。

我没有去抢,圆圆见我无动于衷,可能觉得无趣,就把纸条还给了我。

我看了纸条,除了电话号码,还有一个笑脸,曾经我们互相写的每一张纸条上都少不了它,到现在他都还保持这样的习惯,我有些感动。

躺在床上准备睡觉,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像上演电影一样,我和他的高中全出现在眼前。我看到娄浩高瘦的身影,俊俏的脸,看到他坐在教室里认真的思考着数学题目,他认真的样子特别好看,我看到了坐在他前排的自己,低着头,娇羞的脸、、、当然,我也看到了让我伤心的画面。

(三)

我知道他这个人是在高一上学期学校文理分科后,但我和他并不熟悉,那时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我原来的班级在三楼,被划为理科班,而我选择的文科,就被分到了四楼的文科班,也就是娄浩的原班,还记得分班的时候自己很兴奋,因为我的好朋友洁也分到了这个班上,我们又可以像初中那样形影不离,同桌帮我把书搬到四楼去,教室乱成一片,学生嘈杂的声音,桌椅被拖动的吱吱声,好比清楚的菜市场,我看到了洁,我在教室后排,她在最前面,当时不好挪动,所以只有等待班主任来主持大局。

终于,一阵躁动后,晚课的铃声便响起了,学生们都坐在座位上,但位置很乱,我在位置上整理着自己的书本,旁边的位置有书,但是没有人,晚课的铃声响完后,教室的前门走进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浅灰的外套,牛仔长裤,板鞋,背有些故意驼着,看上去有些没睡醒的样子,带着黑色边框的眼镜,双眼皮,带着美国人眉骨的那种凹感,飘逸的头发,黑黑的眉毛,大大的眼,显得他的脸很清秀,他不紧不慢的走到我旁边的空座位,这人就是娄浩,他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只是瘦成骨头。

我后排的八卦女生伸长脖子对娄浩说:“耗子挨着美女坐哦,有福了”,我知道她在说我,那时的我很害羞,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娄浩侧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的脸红到耳根了,此刻我就只想快点换座位去挨着洁坐。

过了一会,班主任走进教室,她是一位女老师,教语文,果然第一件是就是排位置,她让所有学生到教室外排成队列,她拿着学生表,两个人一组,一起念着名字的两人就是同桌,这样的随意性很大,结果很遗憾,我和洁没成为同桌,那时我比较沉默,只喜欢和洁聊天,一下课她就去找洁说话,可能我觉得这个班级很陌生,起初班主任开班会都会分成两批,先给原班的人开完,再给像我这样中途**的学生开会,我对这个班级没什么感情,只是我学习的一个场所而已,那段时间我和洁互相督促学习,对身边的事几乎不关心,那时我不知道谁是谁,只觉得这个班就我们两个人而已,期末考试了,我和洁的成绩都很不错,班上前五名,第一学期就这样无聊的结束,我可以回家享受妈妈做的美食,享受在自己温暖的被窝里睡懒觉,享受家人的关爱。

过年的热闹与喜庆像是在庆祝着春天新生命的诞生,窗外幼鸟吱吱,草地嫩芽匆匆,河边流水潺潺,三月暖阳普照大地,万物享受着春光,快乐的生长。

“铃铃铃”,上课的铃声愉快的响起,催促着莘莘学子赶快进入教室,高一下学期,开学了。

我最好的朋友还是洁,开学令人开心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和洁成为同桌,因为是由名次来选座位,所以我和洁就商量着一起坐,我选了第二排靠窗的座位,前后排都还是男生,娄浩还是坐在我后排,其他位置都换了人。

坐在洁后面的男生特别爱说话,下课的时候会找洁说话,讲一些搞笑的事,我甚至也会被拉进讲话的圈子,娄浩听到搞笑处也会抿嘴一笑,但更多时候他在埋头学习,我和他未讲过一句话,所以我经常把他和他的同桌名字弄混,直到一次考试后,数学老师在表扬娄浩同学满分并请他上台接受表扬时,我才知道他就是娄浩,当时我还有嘲笑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

对成绩好的同学我很有好感,从那以后,只要遇到数学难题我就会转过身请教这位数学高手,慢慢的我发现,他不仅仅是数学,就连其他的科目都很好,他给我讲题时,会很容易听出他带有些许紧张的声音,他的声音好温柔,好有磁性,我听他讲题感觉自己快被融化了,我放肆的趴在娄浩的对面,假装在听,实际直勾勾的看着他,他认真的样子吸引着我,我能感受到我越来越快的心跳,我紧张了,长这么大,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我想,我可能喜欢上他了,题还没听完,我就急忙转身到自己的座位上,我不听话的脸又变得红彤彤的,娄浩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背温柔的说:“喂,你没事吧?”,我不敢回头,一直摇着头表示没事。那时,我觉得脸红很丢脸,所以不敢让他看见。

我开始关注着娄浩的一举一动,而且是悄悄的,不让他发现,有时候我会故意将身体斜着和洁说话,只为瞄他一眼,有时候,看到其他女生和他说笑,我会有点不开心,我会故意找些题去问他,其实很多题目我都会做,只为和他说话,不过这样的伎俩用得多了,娄浩会用笔敲我脑袋,教训说“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而我只会扮个鬼脸。

当时,我确信,我是喜欢他了,是暗暗的喜欢。

夏日匆匆赶来了,教室里很是闷热,虽然教室有风扇,但无法吹散这夏日的热,大家都拿着薄薄的书不停的扇着风。

“一丹,送给你”娄浩递过一把绘着卡通猫咪的扇子给我。

“我不喜欢扇扇子”我说。

“噢,是吗?那还给我吧”他故意这样说,我猜他肯定故意这样说。

我当时确实比较傻,真的把扇子还给了他,其实我应该知道这是他的好意,可我当时就觉得把扇子给一个不用的人很浪费,好吧,我承认当时的情商很低。

娄浩很好,他不生气,他把扇子留着自己用,我能感觉到背后一阵阵的风,是他在帮我扇。

“你热吗?”他问我。

“热啊,可你不觉得动手扇扇子会更热吗?”我反问。

“什么逻辑?小懒猪”他说。

“反正用不用扇子都要流汗,那就让汗水尽情的流下来吧,晚上回寝室洗个澡全身都舒服了”我居然说的那么无所谓。

时间过的很快,期末考试后本应放假,但学校要求学生在校补课半个月,不过好处就是没有平时上课那么严格,这半个月我们基本都是在教室自习,当然也可以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安静的看书,每当晚自习时间,走廊上都坐满了自习的学生,走廊上时有凉风吹过,比教室舒爽许多,教室稀稀拉拉坐着几位学生,在我的观念里夏天本就热,动就更热,所以我只坐在那里要么看书要么做习题,除了上厕所,我都一直坐着,娄浩也在座位。

我记得补课期间的最后一个晚自习,我正做着习题,突然从后面飞来一个纸团,我知道是娄浩,于是打开纸团,上面写着“喂,我可以叫你小企鹅吗?”

我不明白,就干脆转向后面问他为什么。

“额、、、那就这样咯,以后我就叫你小企鹅”他自顾自的说。

“我都还没同意呢”我故意这样说。

“你没反对,我就当你答应咯”他连说这话都很温柔。

“小企鹅,明天就放假了,暑假你会做什么呢?”他继续说。

“应该是待在家吧,看看电视,看看书,然后补这学期以来早起的觉”我们熟悉后我什么都告诉他。

“宅女、、、不如、、我来找你?”他不像开玩笑的说。

我当时觉得他回到家里来找我,脸红着说:“那你在工作日来,工作日我爸妈不在家”娄浩又用扇子敲了一下我头。

“笨蛋,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说下学期开学那天我等你一起去学校”他白了我一眼。

其实我很希望我们能约会,在外面一起逛逛街也是好的。

我答应了他。

暑假里,我每天都宅在家里,看看书,写写作业,爸妈都在工作,除了晚上和爸妈休息日,整个暑假我都独自在家,日子是有些单调,我时不时会想起娄浩,想要和他聊天,我就想打电话给他,上次在他的记事本上偷偷记录了他家的电话,如果我打给他,他肯定很意外,可家里的座机会有记录,于是我偷偷溜到附近的电话超市,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紧张的拨通的娄浩家的座机。

“喂,你找谁?”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他家那边听起来很热闹。

“请问娄浩在吗?”我小声的问。

“你说什么,可以大点声吗?”

“我找娄浩”我大声的说。

“哦,哥,找你的”那女孩叫道。

“是个女孩的声音哦”我听到电话那边这样说,也能听到有人想要偷听而被娄浩赶走的声音,我特别紧张,觉得自己就快被他家里人发现了,她心跳越来越厉害,不行,我受不了了,然后慌慌张张的挂断电话,付了钱立即跑掉。

整个暑假我再也没有勇气去打电话,在家看书,做作业,看电视,又这样单调的过着日子,我每天都期待着日子过得快些,期待开学,被期待的日子总是过得很长,明明才一个多月的暑假,我仿佛觉得过了半学期的时间,我每天都标注着日历。

在漫长的期待中,终于迎来了新的学期,我提前收拾好了书包,妈妈觉得很可疑,毕竟这些年读书以来我都没这么积极的收拾过书包,哪次不是等到快出门的时候才收拾的,妈妈故意问我明天什么时候去学校,我说早上,妈妈又问我干嘛去那么早,我觉得妈妈话特别多,就敷衍了几句说是去收拾寝室,看妈妈的眼神,好像她知道了什么,不过还好她并没有继续问。

开学的早上,我有些犹豫,本想早早出门,去约定好的地方等娄浩,但我有些激动,我每次只要太激动就会肚子痛,然后拉肚子,于是我在家磨蹭好久才出门。

九月的天气并未转凉,但早上的气温是凉爽的,天边被即将升起的太阳照得彤红,而朝霞不出门的这句谚语似乎不能印证所有的情况,今天的朝霞如此艳丽,可今天也不会下雨,仍然是大热的天,我怀着期待而紧张的心情下了车,毕竟这是第一次和娄浩单独见面,我觉得这就是约会,我脑袋里一直幻想着和他见面时的开场白。

公园旁站立着一个背着书包,拿着两个袋子的青年,看上去很俊朗,他左顾右盼的等待着,那个俊俏的小伙子就是娄浩。

“小企鹅,这边”他我挥着手。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你等了多久了?”我抱歉的说。

“没事,反正现在还早,我们把东西存到超市”他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超市。

“存超市,我们不是去学校吗?”我问。

“下午再去,只要在晚自习前到学校都没事”他说。

“小企鹅,本来我是想和你一起看电影的,但是我觉得看电影太浪费时间了,我想和你说说话,我们去咖啡店吧”娄浩很温柔的说。

“嗯、、、咖啡店太贵了,现在不热,不然我们在公园里走走,等下热了我们再去快餐店随便点杯水,如果饿了再吃午饭,里面还有空调呢”我很精明的说。

“你好聪明,那就按你说的吧”。

我们在公园边走边说话,聊了我们各自的暑假,他竟觉得我很可怜,一直宅在家里,我也有很多趣事,比如一个人在家煮饭会把锅烧焦,炒菜锅里冒出火,慌张的用水浇,结果满屋的浓烟、、、、在娄浩面前,我变得话多,腼腆这个词与我已不相干,我们一直走着一直说着话。

“你放假给我打过电话,对吗?”娄浩突然问。

我懵了一下:“没、、、没有”

“是吗,我还以为是你呢,当时是我堂妹接的电话,说是找我,结果换我来接电话,那边都挂断了,我当时觉得可能是你,于是回拨了那个电话,结果是个大叔的声音,他告诉我有个女孩刚刚跑走、、、、”娄浩很认真的描述整个过程,我当时尴尬惊慌的表情可能出卖了我,但他仿佛明白,并没有继续追问。

开学那天,我俩都很开心,一起散步一起吃午餐一起乘坐公交去学校,这感觉就是情侣啊,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恋爱了,又怕又激动,我害怕这个时候谈恋爱太早了,但我确实也很喜欢娄浩,我想和他在一起,并且我也感觉到娄浩喜欢自己,但我们彼此都没有表白,我想既然遇见的是彼此,这感情来的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他。

开学后我们和往常一样,娄浩坐在我后面,他知道我早上经常没吃早饭,所以我的桌子里几乎每天都有面包饼干之类的东西,来而不往非礼也,娄浩的桌子里经常也会有牛奶、苹果、梨这些水果,我们互相关心着对方,或许我们早已默认这种在一起的方式,高二这一年我们都是这样,这一年我过得很开心的,还有点幸福的味道。

幸福的时候总是过得最快的,高二很快就结束了,紧张的高三也火速到来。

高三,时刻充满了紧张的气氛,班主任给同学们调换了座位,我和娄浩被分到了教室的左右两边,他成了班长汪雪是同桌,我和洁还是同桌。

即使是这样,我们俩也没有停止关心对方,我的桌子里几乎每天都有食物,娄浩的桌里照样有牛奶。

他经常用纸条提醒我吃早饭、认真听课、不会的数学题目记得问他,我也经常用纸条传递着各种关心,我们也会督促对方学习,把一些经典的题写在纸条上让对方做,那段时间,即使学习氛围很紧张,但我也觉得很轻松,因为有娄浩在,我感觉做什么都有动力。

可是后来什么都变了。

一次课间,我在座位上和洁聊着天,突然走过来一个男生,他是娄浩的室友张亮,他在我的桌上放了一个用白纸包好的方正的东西,然后微笑了一下就走了,前后排的同学都在笑我,那些笑传递着“他在追求你哦”这样的讯息,我的脸又红了,不知所措的把那东西藏到了桌子里,放学的时候,我想直接把拿东西还给张亮,可是洁说这样不礼貌,让我拆开看看,打开是一本名著,我不懂他的意思,我看过这本书,所以我把书放到张亮的桌子上还给他,可是张亮却很执着,书又放到了我的桌里,符着纸条“此书虽旧,礼轻情意重,请务必收下”,我不知道怎么拒绝。

张亮做了很多暧昧的事,班上的同学都看在眼里,我有些不安,我觉得娄浩肯定也知道了,万一他误会了怎么办,于是写了张纸条给他“如果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同样画了一个笑脸,我们每张纸条最后都有一个笑脸,这算是我表达的最直接的话了,我想要表达我的决心,我想告诉他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影响到我,我那时一直想着,我要好好学习,和他一起考一所大学。

我收到了他的回复,“如果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他写给我的,我特别开心,我鼓足了劲学习,我们之间也没有纸条往来,因为不需要了,我们有约定,所以要投入学习。

一次在寝室,我听到室友们的八卦,大家都传闻娄浩和汪雪成为男女朋友了,他们俩在谈恋爱,但我根本就不相信,我和娄浩正在努力实现彼此的约定,也不知道这些无厘头的八卦从何得来。

十一月的天气很舒爽,搭配一件简单的外套就刚好合适,中午下课,同学们都去挤食堂,娄浩寝室的男生都一起,张亮突然跑到我身边给我说待会有好戏看,在通往食堂的路上,娄浩寝室的伙伴突然起哄,将娄浩推向走在前面的汪雪身边,大家起哄着说“快表白”,娄浩手足无措的站在汪雪身边,汪雪红着脸跑走了。

他看了我一眼,我也懵了。

张亮告诉我,娄浩喜欢汪雪,还给她写了情书,就是一直不好意思表白,所以他们寝室的其他人就决定帮他。

我不敢相信,原来室友们的八卦不是毫无根据,他喜欢她。

突然我的心脏像是被冻住了,感觉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发冷,身体突然变得没有力气,连一个小小的饭盒都有些拿不稳,我的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张亮一直在旁边说话,可我完全听不到他在说什么,我努力压制自己受惊的神情,我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知道,当时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回寝室,脑袋一片空白,倒头就睡,我不想去面对这一切,我觉得好冷,全身都在瑟瑟发抖,泪水浸湿了眼睛。

那天我睡了好久好久,还做了噩梦,梦见自己被火一直追着跑,最后我跑得没有力气,就跳下了悬崖,然后被惊醒了,洁坐在我旁边用毛巾给我敷着额头,我全身都很烫,洁被吓到了,“丹丹,你怎么了,上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洁担心的问,我看到洁就哭了起来,哭得好伤心,“洁,我不想上学了,我想回家”。

我感冒发烧了,请了一周的假,在家里,那个画面一直出现在我脑中,娄浩和汪雪,好伤心,我不想去学校,就放纵自己,让妈妈向班主任请了连续一个月的假,高三,这是很关键的时刻,妈妈本不同意,但爸妈觉得可能是我压力太大,他们不想去束缚我,他们相信我,毕竟这么多年我都是个省心的孩子,每天都待在家,很无聊,也不想学习。

一个月过去了,我不得不到学校,这一个月对我来说实在漫长,过了秋天,又多了几分寒意,回到教室,自己的座位还是在洁旁边,洁很好,帮我把书桌收拾得很整齐,那时的我话变得很多,下课和周围同学火热的聊天,大家都觉得我活波了很多,也都愿意和我说话开玩笑,其实,也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在掩饰内心的情绪,现在的我害怕安静的空气,所以我选择在吵闹中麻痹自己,落下一个多月的功课,也懒得去补,反正自己基础好,于是上课也开始睡觉,虽然班主任点名批评了好几次,可现在的我脸皮厚到可以不在意。

回校后,张亮就向我表白了,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于是他就主动和我去食堂吃饭,下课到我座位旁边聊天。

我仍会悄悄关注娄浩,看着他对汪雪一颦一笑都那么温柔,他给她讲题,给她接水,我失恋了,也更是失落,我无心学习,我伤心,我恨娄浩欺骗自己,拿出那些娄浩写的纸条,我特别生气,将纸条撕得粉碎,她决定不再关注娄浩,不再喜欢他。

经过这件事,我似乎有些叛逆,已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了,洁在这段时间爱上了小说,我无聊地将洁看的小说拿来看,不久也便迷恋上了看小说,我的书本慢慢被小说占领,整个高三我都只看小说,自从我爱上小说,张亮就没再来找我说话了,这也倒好。

高考结束,我考了很不理想的成绩,我真正被打击了,看着自己的成绩,我害怕了,怕自己就此颓废,怕未来的自己恨现在的自己,所以,这次我真的下定决心,足足冷静了一个暑假,开始复读,经过一年的努力,我考上了现在的大学。

回忆是件很累的事,想起之前的点滴有遗憾也有欢喜,我告诉自己还是别想太多,夜已深,明天还要军训,我得早些睡觉。

(四)

翌日的太阳依然那么傲娇,把我们这些军中绿花晒得蔫头耷脑,好几个身体素质差的同学被晒晕,我呆呆的幻想,如果我被晒晕,恰好娄浩看见,就把我抱到医务室,然后守着我,多浪漫啊,可我这小身板就是很坚强,偏偏不倒,可就算倒了,娄浩也不在身边。

被期待的日子果然漫长,半个月的军训像是过了半年那么久,终于结束了,老天总喜欢捉弄人,军训完,天气竟不那么热了,可惜我被晒黑的皮肤啊。

军训完,刚好是周末,我让她们陪我去图书馆看看,可这一个个懒虫说要在寝室躺着休息,我只好一个人去,中午准备回寝室和她们吃饭,就在途中,突然下起了暴雨,真是倒霉,如果不是我非要跑到教学楼那边的图书馆,可能现在已经快到寝室了,这么大的雨,也没个地方躲,我是注定被淋成落汤鸡了,我快步走着,突然后面一个人拉住了我,一把伞替我挡住了雨。

“快过来”是娄浩,他左手搂着我的肩,右手撑着是伞。

“你怎么来了?”我问。

“我准备回寝室,看到你在前面”他说。

“我送你回去”他继续说。

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似乎他又帅了,第一次被他搂在怀里,我又害羞了,一直红着脸。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他问的很直接。

“我、、、我军训比较忙”我不知怎么回答。

“我是说你刚刚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他说。

“刚刚?”我问。

“嗯,如果我在寝室,我会给你送伞来,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你不会淋雨”他特别淡定的说。

我怎么可能给他打电话,我甚至连他的电话都没存在手机上,我不可能再对他那么主动。

“算了,把你的手机拿出来”他说。

我很听话,拿出了手机,他要我拨打他的电话,我也照做了,就像是小绵羊落入大灰狼的爪里,他让我做我就只能照做,毕竟在他怀里,我都无力反抗。

“我有你的号码了,以后下雨我给你打电话”他很平淡的说。

他把我送到寝室的时候,我看左边衣袖和背部的衣服都湿了,他帮我挡了雨,是的,我感动了,可是我也害怕,我怕当我迷恋他的时候,又再次发生高中那样的事,所以,我要求自己远离他,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样。

学校开始正常上课,国庆节,放七天假,我打电话告诉老妈我不回家,本来想约她们三个一起在周边游玩,可她们都要回家,而我就一个人在寝室,于是我就打算泡七天图书馆,这学期我要把英语四级考过,瞬间觉得自己满满的正能量。

送走了室友,空荡荡的寝室,我给洁打了电话问候她,我得知了一个重要消息,她告诉我娄浩曾经问过她关于我的情况,在学校填志愿那天,娄浩遇到了她,她说了我要复读的消息,他留了洁的电话,我复读填志愿后,他又问洁我填的哪所学校。洁说娄浩不想影响我复读,所以希望洁不要告诉我这件事。

我突然想打电话问问娄浩是什么情况,大学开学那天他看到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我会在这里读书,难道他是特意在那里等我的吗?算了,我还是胆小,万一真的是碰巧遇到呢,到时候我就等着被嘲笑,所以我没有问,就认定是碰巧遇到的好了。

吃过午饭后,我就一直泡在图书馆,直到七点多,我的手机震动。

“如果是你,晚点也没关系,小企鹅,还算数吗?”娄浩发来短信。

算数?不算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突然这么问,我不想回答,他不是早就让这个约定不算数了吗!

我不管他,我不想回复,继续看着书,可我全然看不下去,他又来影响我。

与其在图书馆干坐着,不如回寝室睡觉。

我离开图书馆,走到门口就遇到娄浩,他站在门口处。我有些紧张,我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对他微笑后就想离开。

“一丹,等等”他叫住了我。

他走到我旁边说:“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我想回寝室了”我说。

“我们谈谈吧,谈谈那条短信”他进入主题。

是的,我也想谈谈,谈谈他这个花心的人!

“好,边走边说”我没好气的说。

“跟我走”他居然拉住我的手。

他把我带到了学校池塘旁的凉亭里,平时这里都是约会的情侣,今天却没有人。

“一丹,谢谢你又来到我身边,一些事在我心中憋了很久了,让我慢慢告诉你”他还是很温柔。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张亮送书给我的前一天晚上,张亮告诉室友他喜欢我,他想送书给我,他们寝室的人都表示支持,寝室所有男生都有自己喜欢的女孩了,除了娄浩,其他男生喜欢的女孩大家都知道,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娄浩身上。

“耗子,我们喜欢的女孩大家都知道,就你喜欢的女孩那么神秘”张亮说。

“就是说啊,快给我们透露一下”王明补充说。

娄浩本想说他喜欢我,但之前都没有告诉大家,如果今天告诉大家的话那张亮会怎么想,于是他选择沉默。

“耗子,你该不会也喜欢罗一丹吧,上学期我看你和她很谈得来的样子”张亮有些不安的问。

“怎么会,我们只是经常讨论不会做的题”娄浩撒谎说。

“真的吗?我们不会成为情敌吧?”张亮更加不安的说。

“放心,不会”娄浩语气坚定的说。

“你放心吧,耗子不喜欢罗一丹,他喜欢汪雪”小科说。

“你怎么知道”?张亮问。

“他们现在是同桌,耗子对人家日久生情呗”小科说。

“耗子,赶快表白啊,汪雪又温柔又漂亮”张亮说。

“对啊,汪雪是班长,要是你们在一起,那我们以后都有靠山了”王明说。

室友们都很赞同,而且已经默认娄浩喜欢汪雪了,在室友们的怂恿下,也为了让张亮放心,娄浩当晚写了表白信,他只是为了敷衍大家,并没有把这封表白信交给汪雪,他想默默的等着我,等我们毕业了他再勇敢的和室友竞争,刚好第二天也收到了我的纸条,他很开心,他和我都想到一处了。但谁也没想到发生了那件事,我误会他了,再加上后来张亮告诉室友我是他女朋友,所以娄浩就不打算跟我解释。

他说完了整个过程,他喜欢的人还是我,失而复得是多么开心的事,更何况我不曾失去他。

他靠近我,把我搂在怀里,我的头抵着他的下巴,他身上的淡淡体香,我不打算挣脱。

“一丹,做我女朋友好吗?”他轻声说。

“你知道吗?从你转入我们班的那天,我就喜欢你,你脸红的样子好可爱,你的座位搬到哪,我就跟到哪,我们熟悉以后,我就认定你是值得我等待的女孩,我们在一起吧”他语气中透着欣喜。

“一直都是你啊”我说。

他搂着我的头,慢慢把脸凑过来,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温热的唇印在我的唇上,我的心跳得比任何时候都快,我睁着眼看着他,近距离看到了他俊秀的脸,他气息里透着让我荷尔蒙燃烧的味道,我恋爱了。

我在心里默默对娄浩说:“谢谢你,没有放弃喜欢我”。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这一切不过还是去年的事,这一年里,我收获了友情,收获了不错的成绩,我更收获了爱情,我与他相约的未来正在慢慢兑现,我满怀欣喜的走向图书馆,因为那里,正等着一个与我未来密不可分的人,我的甜蜜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