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未见明日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1日

《未见明日》免费在线阅读_愚熊小说

未见明日

作者:愚熊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如果能看到明天 那么今天会是什么样呢如果改变了今天 那么明天又会是什么样呢我们所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将来拥有选择的权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轨迹偏离 其一

又是,这个梦境吗?哭泣声、叫骂声、警铃声轮流不停的切换。

趴在医院床边,泪眼婆娑的妈妈。咬着嘴唇……

学校里的教室,被同学欺负的我。哥哥在骂……

家门口的警车,哥哥坐在车上。面无表情……

楼梯走道里,秦华满是愧疚心疼的眼神。不要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了……

这样的现实,这就是我的现实。每天都会继续下去的现实。

我不想再这样了,我不想再接受了。我想改变!我想要摆脱这泥塘一样的现实!

「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我没有目的前行。所到之处人流避散,直到白色裙摆出现在我低下的视线里。

「你」

「相信命运吗?」

少女抬头仰望着我,眼中的真挚,让我无法回避她的问题。

「相信吧? 」我用着连自己都感觉迟疑的语气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

「那就好说了,恭喜宿主被命运选中了。」少女直视我,嘴角上扬。霎时间恰巧钻透云层的阳光,将她的身形用金色线条描绘。如果再有一对翅膀那么她就是天使了吧,我不禁有些看呆了。

「我说话的声音不够大吗?还是宿主没有听清楚呢?」少女脚步雀跃,从我的面前回转到我身旁。她侧身仰头问我,墨染的秀发遵循重力的指引,丝丝滑落肩头。不好!这样很糟糕。这样我不光能仔细看清楚她清秀的面容,原本被长发遮住的白皙脖颈也暴露无遗。

咕噜,咽下口水。「被命运选中是怎么一回事,能和我解释一下吗?」

「我能让宿主在梦境中看到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也就是预知。但是使用这种能力,必须支付一点点宿主未来的可能性作为代价。毕竟使用这样非凡的能力消耗很大的。我也需要象征性的收取一些手续费。」

听到手续费,触电般回想起过去。那些人的面孔历历在目,刚刚掀起的波澜瞬间平静。有些事情挥之不去,它们始终在心底潜伏。

「那么这些一点点未来的可能性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需要承担什么样的风险呢。」她说的看起来是一场特殊交易,在得知风险和收益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看来需要给宿主详细解释。首先人的一生有无数的选择,每次做出选择都可能改变未来的走向。但是也不是每次选择都能改变未来,很神奇不是吗?让我首先做一份宿主的未来可能性的明细表,请宿主坐好静听。」

少女双手轻拍,一支小木棒凭空出现在手上,我的身后也出现一个沙发,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浮现在空中的柱状图。这年头干什么工作都得先做PPT吗?

您拥有的未来如下:

S 可能性无

A 可能性无

B 可能性2.11

C 可能性55.46

D 可能性48.99

E 可能性1.82

0 可能性0.27

「宿主现在清楚了吗?每次使用能力后,就会从这些未来的可能性中抽取一点点。当然宿主在预见未来后,不作出任何改变。只会扣除宿主的未来可能性中作为手续费的一部分。如果宿主根据遇见的未来做出了改变,宿主的未来可能性明细表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就不能详细说明下各种可能性之间的差别吗?」

「关于未来的定义太过模糊与广泛,人类个体间的认知差异也有所不同。简洁的说明S是几乎大部分人认定最好的,以此类推。0是恶意的未来,但是在抛却是非伦理观念的条件下,0有可能与S相当。」

「失去可能性会造成身体和精神方面的伤害吗?对寿命有影响吗?」

「很抱歉,虽然系统也不希望发生任何危险。而且我也没有办法对宿主说谎,确实有极小可能导致宿主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改变,寿命也会受到影响。」

「那我还是拒绝,太危险了。」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承担生命危险,这样也太蠢了。少女听见我一口拒绝,并不着急。

「如果改变得法,宿主也能获得S的可能性。选择进行改变的是宿主,就算没有系统,宿主一样也会因为意外的改变而承担风险,只不过系统将其可视化了而已。而且除了D以下的可能性都属于劣质可能性,就算失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宿主需要进行一次未来预见吗?」

「不,算了吧。暂时还是不要了。」

尽管内心仍然有些犹豫,还是拒绝了她的提议。从小运气就不好的我。对于运气这方面倒是有着相当的自信 不用说肯定是坏的运气。

「这样冷漠的拒绝好吗?不如这样,今天算是特别服务。免费赠送宿主预见一次未来的机会。」

少女抬起双手,白皙的双手遮住了我的眼。似乎带有她的气味,很好闻的香味。随之而来是天旋地转的感觉。头好晕,一段段的画面飞速在脑中闪过。

「记住,不要随意告诉别人哦。」

走廊 房间 教室 同学 秦华

我在哪里?这是哪里?为什么我能看见坐在课桌上的自己,怎么回事?

我在店里和张先一起吃红烧肉?什么时候的事?

「啊,是梦啊,奇怪的梦。」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杂乱的梦。抬手看了下手表,时间7:37。还能再睡五分钟,不吃早饭直接去教室时间来得及。其他四个床位已经空无一人,同为新生的大家真是比我勤勉太多了。

「于河 于河 你还不起床,要迟到了啊。」张智提着裤子从厕所里跑出来,抓住桌子上的裤腰带就往外面跑。原来他还没出门,可怜的家伙,昨天晚上回来的太迟了。呼,昨天晚上睡眠不好,今天早上真不想去上课啊。一般来说,梦在醒来后是越来越模糊的,但是刚刚这个奇怪的梦却是越来越清晰了。

眼皮好沉

撑不住了

终于闭上了

「这不是梦,这是宿主免费获得的预见未来。」

「谁?是谁?」

「宿主真是太健忘了。明明昨晚才见过面,这么快就能把我忘记。」

白衣少女,是昨晚梦里的那个女孩。她背对着我,在给几盆奇怪的植物浇水。

「你究竟是什么?」

「我是命运指引系统,为了帮助被选中的宿主到达自己想要的未来。顺便一提迄今为止所有的被选中者们,成功达到想要未来的几率是97%。至于我个人没有名字,有的只是代号 铭锥。」

「那还有其他被系统选中的人吗? 」

「系统只能同时为一位宿主服务,所以这个世界上宿主是唯一的。当宿主到达自己想要的未来后,系统将自动卸载。」

「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勾选同意并接受《命运指引系统服务协议》。这样契约就成立了,我也能为您提供更便捷的服务。」

这么长

第一条 系统不能用谎言欺骗宿主

第二条 系统不能主动伤害宿主

第三条 宿主可以支付可能性查询相应信息

第四条 系统拟人交互AI具有相当高智能 请合理对待

第五条 AI不得直接干涉宿主选择

……

最后六百四十二条 以上所有条款最终解释权由人类未来管理协会所有

这又臭又长的协议让人马上失去了查看的兴趣。

「你们怎么也弄这些的东西,感觉像是万恶的资本家?」

「这些繁琐的程序我自己倒是觉得无所谓啦,但是规则就是规则,不论是我还是您都不能违反。」

左手扶住额头,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能不能先让我考虑下?」

我被她说得有点动心了,要不然先看看情况再决定?

「宿主提出的要求可以满足,暂停选项24小时,如逾期未选择将失去本系统。」

「你还是先让我醒来吧,我记得好像要迟到了……」

「了解,进行外部刺激唤醒宿主操作。」

「啊!!!脚趾抽筋了 这就是你说的的外部刺激?我可去你的吧!」

「宿主请勿辱骂系统,第一次警告,下次将会采取处罚措施。而且这种刺激方式能将宿主快速的唤醒,提高精神状态活性,是饱受好评的服务。」

没有精力来吐槽系统,我一瘸一拐的走出宿舍。时间已经到了8.30,都快下课了。不知道会不会挨一顿批。

完蛋!我在进入教学大楼后,发现了危险目标。是虎背熊腰的教导主任,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在2楼各个教室巡视着。怎么样才能绕过2楼的他去5楼呢?脑袋里灵光乍现,一段画面在脑海中播放。教导主任在逛完二楼后,进了二楼的办公室,大约三十秒后出来,这难道就是昨天晚上的预见未来?

没有办法,只能试试了。我在一楼的走廊下隐匿身形,估计教导主任进入办公室了。一鼓作气冲上了3楼的楼梯,安全通过。不过由于刚刚的剧烈运动,早上抽筋的脚趾更加疼痛了。强忍着疼痛走到了教室,发现教室里正处在一片混乱。大家玩的正欢,讲台上也没有老师。我走到角落的无人座位,张先凑过来告诉我。老黄的破车在路上抛锚了,第一节课改自习了,我的运气很不错。

确实是幸运,不过当我刚刚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倒不是特别惊喜。这种类似于既视感的体验不是很美好,怎么说有种玩游戏网络很卡?一个地图走过了又卡回来的感觉???

一上午我都没有心思听课,还在回想昨天晚上奇妙的梦境or现实。不知不觉一上午就在发呆与杂乱的思考中过去了。第四节课结束,我和张先默契的冲出教室。一路狂奔跑到小吃街,来到了转角第二家百事餐馆。张先熟练的穿好围裙抓起大铁锅开始炒菜。老板娘开始准备外卖的米饭,我负责接待前来觅食的学生。

香干芹菜 辣椒肉丝 鱼火锅 一份豆腐在这里吃

好的 请坐下等会

清炒藕片 打包

好的 等一下 前面还有三个菜 马上做

豆角炒肉 大碗花菜 酸辣椒炒鸡杂 炒上海青

不好意思 今天没买到新鲜鸡杂 你还是换个其他菜吧

那就土匪猪肝

好的 请等一会

老板?我的菜还上不上 不上走了

哎哎哎 马上就好 还有一个菜炒

闹腾了一个小时后,午餐的高峰期总算过去了。应付完最后一位客人,终于能坐下来吃饭了。我拿出裤子里的旧手机,看了看时间。一点过八分了,得快点吃。

「于河,今天吃红烧肉。哈哈哈。」

「老板娘这么大方?」

「刚刚一桌客人点菜太多,饭都快吃饱了。这个红烧肉炖土豆才炖好,端上桌他们已经结账了。」

「恩,不吃白不吃。」

张先一向是不会介意这样的好事,另一个厨师也坐过来。我抓紧时间吃饭,狼吞虎咽赶着去上课。老板娘用牙齿咬开了一瓶啤酒,大马金刀的坐在位子上牛饮。看起来还有几分女侠风范。

「您好,请问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学生证?我刚刚在这里吃过饭的。」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女生。齐耳的短发,浅蓝色衬衫搭配下身的牛仔裤,十分匀称的线条。眼神充满自信,和我的气场完全相反。有点印象,是中午那个点清炒藕片的人。

大家看了下都表示没有看到过,女生离开了店里,低着头在沿路寻找。

饭吃完毕,准备上课时,我突然鬼使神差的结账桌缝边摸出了一个学生证。不用说,又是那个既视感在作怪,这原本应该是晚上关铺打扫卫生的时候才发现的。名字是袁淼,学生证上的照片和本人相差无几。

「于河你眼睛这么尖?这也能看到?」张先非常怀疑的眼神。

「随便猜的。」我收好学生证,在思考怎么处理它。

「哦,我知道了。」张先一脸贱笑。

「你特么又知道什么了?」

「嗯?」正在喝酒的老板娘看向我,发出了不满的哼声。在店里不许说脏话,这是店规。我做了个抱歉的表情,懒得理会张先,径直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你想和她套近乎是吧?故意等她走了再找出来,好单独和她聊聊?」张先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追着我继续刚刚的话题。丝毫不考虑我的情绪。

「说什么呢?」

「那个是大我们一届的学姐,叫袁淼。也是和我们一个系的。在我们系很出名的,看不出来啊?原来于河你喜欢这样的类型。」

「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我只是凑巧找到了她的学生证。你就这么多推理?」

张先并没有理会我的解释,仍然洋洋自得继续说着。

「这个学姐基本上不怎么和男生来往,有人说她是蕾丝,你没希望了我亲爱的挚友。」

她是这样的人吗?我怎么感觉传言和本人不太相似。

「不过,以于河你的资质嘛。穿个女装,说不定能捕获她的芳心呀。」

「我要揍你了。」

「哈哈哈,开玩笑的。」

「……」

「不过她一直都是跟着其他女生,或者一个人。男生也有和她打招呼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她和男生一起吃饭。说不定还没有男朋友,于河你多加加油啊!」

「随便你说好了。」我懒得和张先纠缠,和话痨讲道理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不过你不是已经有了秦华了?」

我停下了脚步,右手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情绪有些低落。

「要和你说多少遍你才相信,秦华和我从小就认识,仅仅是朋友而已。仅仅是朋友。」

「我想的什么你知道? 我自己都不知道。哈哈哈!」

所以说我不擅长对付这个油滑的话痨,付出了早餐一根油条作为代价,堵住他的嘴而且获得了袁淼的班级信息。要是她晚上不过来吃饭,就等下晚自习顺便送过去 。

终于在最后一分钟赶到了教室,这九月的天气真让人热的发昏。我本来想好好的听课,万万没想到的事情是,由于预知了今天的记忆,每节课我在昨晚都经历过了一遍。但是记忆又模糊不清,在混乱的记忆和真实的景象重叠之下。我成功被催眠,然后结结实实睡了一下午。完全没有能学习,张先这个家伙就更不用说了。在我睡醒来之后,他还在打着呼噜。幸好声音不大,没有影响到周围几个不务正业的打牌同学。放学之后和往常一样的去餐厅帮忙,不过这次那个女生没有过来吃饭。看来我晚上要去多走一趟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