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丧尸末日有什么好期待的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1日

《丧尸末日有什么好期待的》免费在线阅读_len恶小说

丧尸末日有什么好期待的

作者:len恶分类:科幻小说类型:重生

身为游戏宅的我遇到了世界末日,本想着大展身手的我一开场就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30年,世界杯在中国举行。我拿到了一张门票,正在进场的队伍中等待。周围到处都是外国人,或来着欧洲,或来自美洲。

“哟!好久不见你出门了。”我在队伍中发呆的空隙,那个人悄悄地溜到了我的后面。如往常一样,用耳语来作弄我。

耳朵可谓是人类最为敏感的器官了,当她的气息拂过我的耳廓时。我全身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而那个人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就止不住“咯咯”地笑出声来。

“别闹师姐。”我抚摸着发痒的耳朵抱怨道。

“抱歉抱歉,因为好久没看到你了嘛,作弄一下又没事,”她憋着笑,摆手道歉,“你最近怎么样?一直窝在家里打游戏吗?”

“什么叫窝在家里?”

“嗯?”

“我这叫在家戒备。”煞有其事的回答又让她止不住地笑了出来。

“瑞秋,一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变啊。”那个人抹去了笑出来的眼泪,对我说道。

“嘛,说到这一点,师姐你倒是变了不少。”我仔细上下打量着她,原本的黑色长发被染成了红色,配套着嘴边的红唇。以及十分惹眼的短袖皮衣和热裤,原本的眼镜也被换成了美瞳了。

师姐变成了一个辣妹!

————————————————————

我,何瑞秋,18岁。高考后的准大一新生一枚,现在正在度过暑假。相貌平凡、才华一般。除了打游戏、看番以外,本人没什么特别的爱好。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我对丧失末日题材的游戏和动漫特别感兴趣。如果要有什么证明的话,我屯在家里的那十几箱末日求生物资就是了。

嘛,虽然我知道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并不会上派上什么用场,但依旧乐此不疲。每年的春天,快递公司都会往我家里送上那么一箱压缩饼干或罐装食品,亦或者纯净水。

父母也没有过多的干涉我,毕竟出生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他们,正是被丧尸文化影响最大的一代人。自然能理解我的想法: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喜爱的不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是末日文化本身。

只可惜,理解我的父母并不能看见他们的儿子现在的样子。早在6年前,他们就已经去世了。

悲伤在时间流水般的冲刷下很快就消散了。如今的我已经走出那片阴影,经过6年的磨练,我终于成长为了……一个游戏宅。

说真的,我突然觉得他们没看到现在我的样子或许是件好事,不然他们会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然后狠狠地抽我一巴掌。

我的介绍大概就这么结束了。关于师姐的话,那就是更为复杂的一件事了。先用一句话概括一下她吧:师姐,本名林繁星,我的青梅竹马,比我大一岁,现在在读大学,所以我叫她师姐。

我和师姐第一次相遇大概是在八岁的时候,那时我第一次搬到这座城市,暂住在一家宾馆里。无聊的熊孩子——我在宾馆大堂抓金鱼玩,意外地结识了同样暂住宾馆里的另一个熊孩子,一个同样在抓金鱼玩的女孩子——师姐。由于熊孩子第一定律:熊孩子们会互相吸引,我们两个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于是很不幸的,这座宾馆养的金鱼在我们的帮助下意外淹死了。

淹死在我们的嘴里。

在我们的介绍下,两方大人也成为了朋友,并在购房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两方购买了同一个小区同一个楼层的两套房。我们和一般的青梅竹马不同,别人先是邻居然后才是青梅竹马。我们则是反过来。

师姐只比我大一岁,却比我成熟不少,无论是六年前还是现在,师姐一直都走在我前面。伤心的时候,安慰我的是她,困恼的时候,开导我的也是她。但轮到她失落的时候,我却往往发现她的身边并不需要我。每每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师姐和我并不是一个世界的。

曾经听人说过,每一个废材都有一个遥望而不可及的女神。如果说我这个废材的女神是谁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师姐。

但女神是不属于我的,这是废材的自知之明。

我看着坐在我旁边的师姐,笑出了声。

“怎么了?”师姐舔着红色草莓味冰淇淋,专心致志地看着场上的比赛,“这场足球赛有什么好笑的吗?我只是门外汉看不懂嘞。”

现在是德国队对阵巴西队,距离下半场结束只剩10分钟了。目前德国队1:0领先。

我移开目光,在心里默默嘲笑自己,若无其事地回答道:“没事,德国队踢得蛮好的。”

话音刚落,巴西队就进了一球。

“这样啊,”师姐继续舔着冰淇淋,继续专注于她看不懂的比赛,“说起来瑞秋为什么会来看世界杯呢?明明看起来不像是喜欢踢球的人。”

其实不如说我看起来不像是会运动的人吧?我在心里补完了师姐的话。实际上我来看世界杯并不是因为我喜欢,而是我无意间在网上得到了一张票,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态,我就来了。

“嗯,没什么,只是手里刚好有张票而已,师姐你呢?”我如实回答,而师姐却显得有些羞涩,她微微低下脑袋,舔着冰淇淋小声说道:“因为瑞秋你来看了啊……”

听到这句意味不明的回答后,我的内心瞬间五味陈杂。这种句子说出了口怎么可能不让人猜测她的意思?如果是给普通人猜的话,他们会怎么做?首先,师姐来看世界杯,是因为我来了。也就是说师姐不在乎世界杯,而是在乎我,也就是师姐……喜欢我??

不对!何瑞秋!你是个宅!你不能这么想!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有三大幻觉!一、家里的门锁了。二、下一发一定能抽中。三、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想想看你18年单身生活以来有谁看上过你?

是的,这一定是幻觉!应该要这么想:首先,师姐来看世界杯,所以她有票。我来看世界杯,是因为我也有票。所以我来了,师姐也就来了。因此,师姐来看世界杯的原因和我一样,也是因为她碰巧有票。

完美无缺的论证!我真是佩服我自己!

于是我悄悄的瞄向师姐,她整张脸,似乎在期待着些什么。

等等!何瑞秋!不要这么草率!万一错过了大好时机可就糟了!我捂着脸,冷汗从我的额头落下,心脏“砰砰砰”地疯狂跳动。这种表情是闹那样啊?怎么看都是在娇羞吧?为什么?难不成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没错的?师姐真的喜欢我?

我开始回忆以往的种种,父母去世后,我寄住在舅舅家里。从那天之后就不再是师姐的邻居了。但在学校里,师姐和我依旧是形影不离的关系。甚至连周围的同学们都开起了玩笑,认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对此我们都一笑而过,既不做否定也不做回答。

不过那是因为我连男女朋友是啥子玩意都不知道啊,我还以为是男的朋友、女的朋友的意思所以完全没在意啊!

那师姐呢?那时她知道这些词的意思吗?我再次偷偷瞄向师姐,一不小心和她对上了视线。她的眼睛里好像是着了火般明亮,眉头微微皱起,流露出一种十分幽怨的表情。

哎呀这、这我怎么知道啊?我闪电般地避开了她的目光,脸上开始发烫,手心也被汗水浸湿。

后来的几年里,我沉迷游戏当中,试图忘记丧亲之痛。那段时间里既不出门也不与其他人联络。只有师姐每天放学后会来找我,端坐在我的身边,陪我玩着她完全不理解的游戏。虽然一开始我浑身不自在,但后来就当她不存在似的。偶尔玩累也会停下来和她聊会天。

天哪何瑞秋,你真的是凭实力单身啊。我自己都有点想骂骂曾经的自己。不过这么看下来,师姐喜欢我的概率好像真的还是蛮大哦。

所以呢,我该怎么回答师姐?我深呼吸一口,机械地扭头看向师姐,而她抬起脑袋,直视着我的眼睛。

这个桥段我在动漫里看过无数次了。假定我现在是在少女漫而且还是在大结局,那么剧情发展应该是我告白,然后她接受,两个人就开始了幸福生活。

假定我在校园番的话,剧情应该是我告白,然后告白到一半时有人打扰一番,最后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继续以往的生活。

又或者,我会错了意?那么我的结局就是被拒绝。

但是师姐真的很漂亮,至少在我眼里此刻的她是世界上最美的。而她今天的打扮又是如此的火辣,甚至给人一种她是为了我而特意打扮的感觉。现在又被她用幽怨的眼神期待着,何瑞秋啊何瑞秋,不管对方的态度如何,你总该说些什么吧?

“呐,师姐……你来看世界杯的原因……是为了我吗?”卧槽!为什么这么直接?你就不能委婉一点吗?何瑞秋!我一开口就后悔了,生怕师姐下一句一个“你把自己当什么了你这个废材”甩在我脸上。

谁知道师姐脸上的红晕更深了,甚至连染红的头发都黯淡失色。她转过头,轻轻地说道:“你觉得呢……”

我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我不是后宫漫的男主,所以我的情商并不低,我知道这种回答跟“是”没什么区别。所以现在我面前有两个选择:一、说句烂话糊弄过去。二、大胆表白,勇于脱单。

来吧,何瑞秋。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我瞪大了眼睛,好似老僧圆寂,缓缓开口:“师姐……你知道吗?”

“嗯?”她撩起耳边的头发,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一样。

“其实我……”正当我要说出“喜欢”这个词的时候,周围球迷们突然统一地怪叫起来。我就好像一位张着嘴却发不了声的哑巴,在那片尖叫声中完成了我的告白。

师姐吃惊地看着我,她似乎听到了,似乎没听到。我无从知晓,原本酝酿好的告白就这么被泡汤了,我刚才那么多的心理斗争白做了。

我气愤地戳了戳前面的人,问道:“喂!发生什么事了?内马尔又滚起来了?”

他摇了摇脑袋,指向对面的观众席说道:“那好像打起来了。”

“哈?”我顺着他的指尖望去,看到不远处俄罗斯球迷们和英国球迷扭做一团。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了,我也见怪不怪了,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他们打得十分得激烈。不少人都用上了指甲和牙齿。观众席之间隔得比较远,具体细节我看不太清楚。不过他们之间的斗殴给了我不知道何来的恐惧——这场架让我想起了乡下野狗之间的斗争,野蛮而又凶残。正是这种感觉让我的情绪从生气变为了不安。

不行,我们得离开这里。我的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个声音在呼喊着我。于是我遵从了。

“师姐,我们离开这吧。”我抓起师姐的手臂,带着她离开会场。

她似乎不太理解我的做法,又或者只是单纯地在回味刚才的话。她呆呆地问道:“欸?刚才的不继续吗?”

“好啦,等到出去了我再表白一次行不行?”之前的羞涩全被我抛到脑后,我有点不安,只想尽快离开这里。从看到他们打起来的那刻起,我的背后就在不断的发凉。我似乎还在哪里见到过这情景,而且还不止一次。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不能久留。

“行……行吧。”得到我的保证,师姐乖乖地跟着我离开。我们穿过呐喊助威的球迷,还有忙得不可开交的工作人员。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来到出口。我再次回头瞭望,发现骚动的人群正在扩大。不仅是俄罗斯和英国,就连不少国足球迷都跟着打了起来。

内心的不安越来越重。我赶紧推开了大门。就在这个时候,门后等待已久的保安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让一下,我们打算走了。”

“抱歉,我们不能让你走。”他们排成一字纵队,形成一道人墙。

“为什么?我们又不是球员,可以自由退场的啊?”师姐也表达不解。

保安们大眼瞪小眼,耸肩道:“上头的命令呗,我们也不知道。”

内心的不安随着赛场秩序的崩坏在不断地放大。整个足球场就好像沸腾了起来,所有人在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他们在球场上乱跑,追逐着球星,追逐着球迷。骚乱越来越严重,甚至连裁判都开始攻击其他人了。仿佛整个世界都疯狂起来了。

不安渐渐演化成了恐慌。我拽着保安的衣服恳求道:“保安大哥我有急事啊,你就让我们过去吧,求你了!”然而他甩开我的胳膊,无情地说道:“抱歉了,我们也是公事公办,你有问题就向……”他一脸严肃地向我解释,但当他抬头看见什么东西后,那副表情突然崩溃了。我冲他惊愕的面孔里读出了一丝恐惧。

我顺着目光看去,发现球场的上方,盘旋着一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而它的四座M-261型19联装2.75英寸海蛇怪-70火箭发射器正对着下面发疯的群众们。

然后……“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