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今天的猎魔人学院也风平浪静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6日

《今天的猎魔人学院也风平浪静》免费在线阅读_猹猹恰瓜瓜小说

今天的猎魔人学院也风平浪静

作者:猹猹恰瓜瓜分类:魔幻小说类型:百合

今天的猎魔人学院也风平浪静……个屁咧!来自猎魔人学院的猫娘们的日常(异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点:猎魔人学院亚瑟馆

程婴一边刷着牙一边将寝室厕所的百叶窗唰的一声拉了起来,窗外,从群峦尽头升起的红日照亮了他的脸庞。

“是个好天气呢!”

程婴向远方望去,万里无云的晴空透着柔和的蓝色,几只小麻雀在空中的追逐嬉闹显得格外显眼。温暖的微风透过窗纱轻抚他的头发,使他想起了年幼时母亲那同样温暖的手。

但是,给他取了这么一个怪名字的父母现在究竟去了哪里呢?这么一想,晴空连同他的心情一样变得有些暗淡了,鼻子也浸了醋似的带着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但是,我早已经过了那个一觉的孤独就哭鼻子的年龄了啊!”程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突然自嘲似的笑了起来,每次他觉得内心的空洞里里灌满了悲伤时他都会这么笑,仿佛这样空洞里的脏东西就会暂时被驱赶走了一样。

“不想这些了!”他弯下腰,对着水池吐掉口中的泡沫,将一捧凉水泼到了自己脸上,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希望今天也能度过风平浪静的一天!”他看着墙上梳妆镜中那个纤瘦但带着坚强的少年的眼睛,又想了想,“当然有一点小幸运就更好了!”

嘴里似乎还有一点薄荷味牙膏的辛辣味,他又捧了一捧水漱了漱口准备吐掉,窗外落在窗台上的两只麻雀突然受惊似的朝天上飞去,一只沾满了疑似血液的红色不明液体的白色小手搭在了窗台上。

“咳……咳……”程婴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吓了一跳,本来准备吐掉的漱口水灌进了鼻腔。“咳……后脑勺好疼!”程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妈呀?!!”程婴受到惊吓的双腿不受控制的退后了两步,正巧踩在了还没晾干的墩布上,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来了一个现实中基本上不会出现的,甚至只有漫画和轻小说里才会有的后空翻加720º转体,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猹猹:好惨,我快都看不下去2333……程婴:太夸张了吧!而且这不是你写出来的吗!(ノ=Д=)ノ┻━┻)。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程婴闭着眼睛躺在洗手间的瓷砖上感受自己的伤势,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大脑在抱怨:“哎呀,我的胳膊肘儿啊!哎呀,我的波棱盖儿啊!哎呀,我的腰间盘啊……”

其实都不是很疼。

但是腰上的触感明显不对好吧!就好像,就好像有一个不太重的物体压在身上一样。

唔……头还是很晕……程婴闭着眼睛,右手试探着向腰部的上方抓去,回应他右手的,是一个很平整但手感很好的东西。

于是他捏了一下。

“喵呀?!”那个“物体”发出了惊讶而恼怒的声音,随后一个大耳刮子重重的呼在了程婴的脸上。

这回,程婴真的要晕过去了(程婴:猹猹给我滚出来!说好的平安无事和幸运呢?!)。

“崽崽,崽崽?”

一只黑发的猫娘以极其香艳的姿势跪坐在躺在地上的程婴的腰上,两只白嫩但粘着血迹的小爪爪踩奶似的在他的胸口推啊推。

这是一只身着淡粉色系lo裙的猫娘:柔顺的黑色长发如瀑布般垂下,在她白皙的脖颈处被丝带分成两股,形成了两个可爱的低马尾。脖颈下,细细的锁骨在带有淡粉色花边的领口下显得更加纤巧。虽然说穿的是一件lo裙,但并没有刻意去选择特别复杂的设计,仅仅是在胸口、袖口和裙摆处缀有带着粉色点点和小蝴蝶结的蕾丝边,纯棉材质的白色布料上则同样带有些许手工编制的小蝴蝶结,紧紧的贴合了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在她的腰上,一个精致的粉色大蝴蝶结似乎在酣睡,一袭薄纱沿着腰间流下,盖住了正好遮住少女膝盖的棉质裙摆,包裹着少女修长双腿的则是一套素白色的丝袜,以及两只正好到脚踝的高跟小牛皮鞋。

但由于是跪坐在程婴腰上的缘故,过膝裙摆的保护作用似乎会失效,如果以程婴的视角低头去看,似乎正好可以看到这只猫娘裙摆之下印着粉色猫爪爪的白色……

“我才不会去看咧!”

程婴突然大叫着坐了起来,似乎在声明自己的立场。

“喵呀?”由于程婴突然起身,跪坐在他身上的猫娘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上半身向后倒去。

程婴的眼眸突然亮了一下,只见他眼疾手快伸出了手,准确的抓住了猫娘的一只爪爪往回拉,使她保持住了平衡。

阳光照射在猫娘长长且微卷的睫毛上,在她淡褐色的大眼睛里留下柔和的阴影,窗外的风悠悠吹过,似乎带来了她发丝上的馨香。

此时,猫娘如果冻般柔软Q弹的嘴唇离他的嘴唇只有不到20厘米,程婴甚至能闻到她嘴唇上润唇膏的橘子味道。

程婴突然想起了一个电影里的吐槽:两个男人脸离这么近,不是要接吻就是要打架。

那男孩子和女孩子脸离那么近呢?大概除了接吻,就只剩下意外了……

他们就这么愣愣的对视了六七秒钟,程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女孩子的眼睛,在光线的照射下,她的眼睛就如同清澈而深邃的湖水。然后,如同清风拂过,蔚蓝的湖水荡起了波纹,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一定是自己冒失的举动惹得她不高兴了,程婴略带尴尬的移开了眼神。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看,虽然离得很近,但是我什么事情也没有做……”程婴慌乱的安慰着(猹猹:真是直男的安慰呢(ಡωಡ)。程婴:要你寡,雨女无瓜(눈_눈)! )。

“没关系的,”猫娘用两只小小的爪子擦着泪水,“如果是初吻的话给崽崽的话也没关系的……”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手上的红色血液抹花了她的小脸,“我还以为崽崽被我打的死掉了……”

“不会的,我不会死的(话说为啥你要打我啊!)。”虽然没有搞懂会长的逻辑,但程婴还是像安慰小孩子那样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在他的安抚下,会长头顶上两只因低落情绪而耷拉下来的毛绒绒的耳朵又重新竖了起来,湖蓝色的大眼睛也慢慢恢复了神采。与此同时,他注意到了猫娘右手手心的划痕,虽然不深,但仍然在淌血。

“会长,这个是怎么弄的?”程婴抓住她的右手腕,将猫娘的爪爪展开在他面前。这一回,这只被他称为会长的猫娘没有反抗。

“没关系的,刚才进来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而已,”会长(以下简称这只猫娘为会长)怯生生的偷瞄程婴的脸色。事实上,每次会长因为玩闹而受伤时,性格温和的程婴都会少有的露出生气的神色,哪怕程婴并不会因此而斥责她。

“先在这坐着别动。”程婴起身从橱柜里取出一条叠的很整齐的干净毛巾捂在会长的右手上,然后取出另一条干净的毛巾沾上水跪坐了下来,细心的擦拭着会长被血迹和泪痕抹花的小脸。

待擦洗干净后,程婴又起身在医药箱里翻找着。

会长像日本女孩子那样坐在干净的瓷砖上,眼睛追随着程婴翻找纱布的身影,从她尾椎处延伸出的毛茸茸的黑色小尾巴轻微的摇摆着,两条小腿像小鸭子那样紧紧的贴在她大腿和臀部的外侧(猹猹:小鸟坐哎!prprpr!程婴:你给我滚(눈_눈)!)。

很快,程婴拿着一个装着包扎伤口用的医药盒走了回来。

“碘酒没有了,用酒精消毒的话会有点疼,”程婴在会长身旁坐下,取下她手上捂住伤口的毛巾,虽然伤口周围的血迹已经快要凝固了,但不清理伤口的话肯定不行。程婴将医药盒放在地上后把左手手腕伸给她,“如果疼的话就咬我的手腕。”

“嗯。”会长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咬住了程婴的手腕。

“开始了。”程婴单手撕开装着医用棉球的袋子,用镊子取出其中的一块在医用酒精里浸了一会,然后压在了会长的伤口上。

“呜……”会长发出了细小的呜咽声,咬住程婴手腕的力道加重了了一些,但明显在克制咬合的力度。

唉,这只傻猫,其实咬疼我也没关系的……程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换了一块棉球,继续清理会长的伤口。好在伤口不深,伤口里也没有混进沙子、铁锈等异物,清理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马上就结束了。”程婴看了看轻轻咬着自己的手腕,但紧紧闭着眼睛、吓得尾巴炸毛的会长,将一片撒有云南白药的纱布敷在她的爪爪上,最后用医用胶布缠了两圈,“OK。”

“结束了吗?”会长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往外瞄,在确认程婴将那个“涂上去很疼”的医用酒精收回医药盒内后,才睁大了眼睛,嗅了嗅被纱布包裹手心的右手,又舔了舔自己的手背。“是来自中国的味道呢!还有崽崽的味道……”

程婴起身将包扎是用的棉球丢进了垃圾袋,然后用水流清洗着自己的手指,因为水流的声音,程婴并没有听清会长的自言自语,他只感觉到会长踮起脚尖在自己的脖子后面蹭了几下,隐隐约约的在说着什么。

“会长,你刚才在叫我吗?”程婴转过身去询问着。

“没有哦。”会长见程婴转了过来,继续开心的地在程婴的胸口蹭阿蹭。

但程婴洗手的水流似乎听见了会长的最后一句话,它沉默而又喧闹的带着这句话流向了程婴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地方:

“崽崽的味道,最喜欢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