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良的血灵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30日

《无良的血灵》免费在线阅读_锦T小说

无良的血灵

作者:锦T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恋爱

他的到来改变了我的一生。他是谁……当然是“血族之王”我可爱的女仆,让我尝尝试一下你的鲜血吧!    不要啊……呜呜呜甜蜜爱恋群:67358838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胸口好闷……好热……头好晕……已经不行了……快要窒息了……

艾罗被反绑着的双手早就没了知觉,泪水也早就流干。年幼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但同时,她又万分期待有谁能来早些结束她的生命,因为等待死亡的时刻实在太难熬。

九岁的艾罗被封住口眼,五花大绑锁在一只黑色行李箱中,已经十几个小时了。

她能感觉到自己被带上了火车,被塞到了座位底下,不停的有人路过她的身边,附近也满是说笑声与食物的香气……可一节车厢里有三百多人,却没有一个人发现被绑架的她。

没人发现她。

开始的时候,她拼了命的晃动着身体,希望有人能从皮箱的摇动上看出些什么。的确有人发觉了不对劲,却被绑架她的那个妇人用“只是一条狗”这几个字轻松蒙混了过去。

一切都是徒劳,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了。

也许她会就这么死在一个皮箱里吧……艾罗无助的闭上双眼,稀薄的空气和狭小空间的压抑感让她备受摧残,身体的机能已经在死亡边缘挣扎,唯一支撑她继续呼吸下去的只有她强烈的求生欲。

夜深人静,寂静的车厢里只能听到鼾声与火车行进的声音。火车车轮转动的声音如同死神的脚步声,听得艾罗意识开始飘忽不清,她好想睡,好想完完全全的休息一下……

就在艾罗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火车停靠在了某小站,刹车的惯性使她的脸狠狠撞在了皮箱内的金属拉杆上,疼痛让她又清醒了过来。

贼眉鼠眼的短发女人环顾车厢,见大多数人都已沉沉睡去,她小心地将装有艾罗的箱子拖出,提着箱子迅速下了列车。

在车站外一个昏暗的小巷里,女人打开皮箱,检查她绑来的女孩还有没有气。

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忍受了十数小时浑浊空气的艾罗一下来了精神,张大鼻孔贪婪地吸起那纯净的氧气。

“幸亏没死,这次赚了。”见她还算精神,短发女人松了口气,再次将皮箱拉链拉好。

“你再关她她就真的会死哦!”阴暗的墙角,倚着砖墙吞云吐雾者的年轻男人,“好心”提醒道。

短发女人警惕的瞪了发出声音的金发男人一眼,挣扎了片刻,她选择丢下不容易得到的“猎物”自己逃走。贩卖人口的事她做的轻车熟路,不在乎失败这一次,但如果在这路子不熟的地方被逮住麻烦可就大了,她最重要的是要保全自己的安危。

“啧,胆子真小。”

金发男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月光照在他的身上,为他惨白的肌肤添了一层圣洁的光华,那一身白底金边的西装也衬得他如天神一般。

但外表的圣洁或许只是掩饰,他赤红色双眸在月光的映照下如同两枚红宝石,闪烁着凶残之光,那目光与他和善的脸完全不符。

缓步走到皮箱前,年轻男子如同撕一张薄纸般轻松的扯坏皮箱,为艾罗松了绑,将她抱在怀中,向刚才那个人贩子追去……

在男人怀中意识逐渐清晰的艾罗眼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抱着她的青年染血的嘴角,和她自己连衣裙上未干的鲜血,还有倒在远处地上,已是一副干瘪尸体的人贩子。

见艾罗醒了,青年对她微微一笑:“你觉得害怕吗?”

害怕?是指他的獠牙和唇边的血吗?艾罗轻轻摇了摇头,帮男人擦去嘴角边的血迹。

比起被关在皮箱里的无助和绝望,这点红色又算得了什么?

“我是吸血鬼,你不怕吗?”男人诧异,又换了种问法。

艾罗还是摇头。吸血鬼是什么?幼小的她根本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被眼前的青年救了,仅此而已。

男人温柔的笑了,先前他看向艾罗的眼神是视她如猎物,如今变成了父亲宠溺孩子时才会露出的眼神。

“真是个好玩的孩子,算了,今天我也吃饱了。”金发青年将艾罗轻放在地上,转身隐没在了小巷深处。

“放聪明点,别再被人抓住。”

巷子的那一头,传来男人关切的嘱咐声。

艾罗心头一暖,重重的点了点头。

吸血鬼吗?

恩人的名字,她记住了。

鬼魅般的妆容,透着一丝邪气的微笑,低沉慵懒的嗓音,缀满蕾丝的黑裙……电视里的某谈话节目,自称是知名“暗系别小说家”的哥特少女正在与主持人以问答形式进行着对话。

女主持人开口问道:“……艾罗小姐,请问你为何称自己的小说为‘暗系别’?在我看来你的小说和普遍意义上的‘鬼故事’、‘恐怖文学’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身为国内一线女主持人的罗琦从来都是知性女性代表,她妆容精致甜美,脸上挂着迷死人的微笑,看向少女的眸中却带着满满的不耐和不屑。

不过是一个刚成年的丫头,写了几部无聊的吸血鬼题材小说,就能莫名其妙红透大江南北,这让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十数年才得到如今成就的罗琦心中多少有些不服气,节目的氛围也因此变得有些僵硬和火药味浓重。

捕捉到对方从节目一开始就表现出来的敌意,艾罗一对大眼轻轻眨了眨,故意装作一脸单纯乖巧地认真回答:“恐怖小说和鬼故事通常都很血腥,它们最主要的一点表现就是会让人产生恐惧,利用恐惧带给人的**卖座。而我独创的‘暗系别’小说明显不同于那种东西,我小说中的主角大都是吸血鬼、狼人、妖精、怪物等等,人类是属于白天的动物,那么这些角色就是属于夜晚的生物,人类代表的是光,那它们代表的就是暗。‘暗系别’主要描写的就是暗系生物们的生活,描写它们与人类之间的爱恨纠葛,它们虽然被人类压迫却还拼命奢望阳光和希望,尽量保持与人类的和平又要发展自己的种族,这些挣扎和反差是很感动人的……”

罗琦的表情很明显因为艾罗的长篇大论不耐烦了,她翻了个白眼,语气还依旧保持甜美柔和的打断她的话:“可是那些角色都是虚构的,这点和鬼故事完全一样啊。用虚构出来的怪物来打动读者,你这种高销量恐怕也持续不了多久……”

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语,罗琦连忙话锋一转,故作关心地继续说:“作为一个前辈,虽然不是同一领域的,我还是很关心你以后的发展。要知道群众都是喜新厌旧的,我很担心像你这么优秀的孩子会因为起初锋芒太过而遭到某些人的排挤。你有没有想过接下来要怎么维护好自己的名气呢?”

“我没有想过,我还是个新人,什么不懂。”艾罗面有难色的回答。

罗琦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冷笑:“我建议你多参考一下中国本土名家们的大作,中国文化博大精神,当吸血鬼这种舶来品不流行的时候,也许你可以去揣摩一下中国的文学再重新来过。”

“我会写一辈子‘暗系别’小说,就算没人认同,我也会坚持到底。”艾罗的耐性似乎已经消磨到差不多了,脸色一沉,低声道。

“但是想要创作纯粹的文学作品,这种幻想题材肯定是不入流的……”

“你够了没!”艾罗低喝一声,眼神如利箭般射向主持人罗琦的脸,“幻想题材就等于不入流?!你说出这种话,是在否定《西游记》、《封神传》、《山海经》的文学价值吗?!”

没料到这小女孩会突然变脸,罗琦眉头一拧,有些急了:“我并没有否定那些古典名著的价值!况且,你那种玩意儿怎么能和《西游记》相提并论……”

听到她用轻蔑的语气称呼自己的作品为“那种玩意儿”,艾罗终于忍不下去了。

她举起将手中节目组事先准备的问答卡,大步走到摄像机前面,将卡片贴在镜头前,语带怒意低吼:“这卡片上写的是女主持人罗琦本来应该问的问题,和我本来应该回答的答案!如今,大家也看到了,这女人根本没有按照问答卡上的问题来问,而是用一句句带有讽刺挖苦意味的话语来激怒我!”

说到这,艾罗挪开问答卡,镜头上出现的是她那张被委屈的泪水晕了眼妆,极度愤怒的脸:“你瞧不起我的作品也就算了!可对于将血族划分为虚构角色的家伙,我艾罗坚决不能容忍!在此,我恳请电视机前面的血族现身!我愿意将自己的血液当做您的晚餐,只求高贵的血族将我从这个世界上带走!什么鬼节目,老娘录了!我再也无法忍受你们这些虚伪的人类了!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证明血族的真实!我的地址是BTA街月光倾城小区,X号楼1403室!我会洗干净脖子恭候您的驾临……”

“这孩子疯了,快进广告!”

不知谁喊的这一句话,镜头抖动了几下,黑了下来,几秒后,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某条奶粉广告。

正在看电视的初翼皱了皱眉,为节目中的女孩颇感担心。

“真是个傻女人,说出这种话只会召来一些低等怪物索命,吸血鬼哪有那么容易就见到……”

“那你就如了她的愿吧!她想要的是吸血鬼,如果被流浪的魔物吃掉了,她不是很可怜吗?”年纪约十一二岁的金发少女放下手中的书,淡淡对身旁一身白衣的初翼说。

“我对她的血没什么太大兴趣……不过……”男人揉了揉少女的头,“如果任由这女孩胡想下去,她人格会扭曲的。我去稍微吓唬她一下,让她别再这么愚蠢。”

“你还是这么爱多管闲事。要我一起去吗?”金发少女从沙发上站起,理了理裙角。

初翼摆手:“不用不用!我一个人能搞定。”

说完,他推开房门,循着电视中名叫艾罗的女孩所留下的住址而去。

看着那一身雪白衣衫,在黑夜中分外显眼的男人走远,金发少女叹了口气,捧起她刚才在看的那本名为《吸血古堡贵公子》的小说。

这部小说正是艾罗的成名作。

“……艾罗。”少女抚摩着封面上作者的名字,轻声叹息:“你对吸血鬼的误解,还真是大呢。”

真是够了!

她艾罗早就知道那个女主持人看她不顺眼,在台底下的时候就故意当着她的面指桑骂槐数落她衣着打扮低俗没品位!访问的时候,那女人也故意假开玩笑真讽刺,屡次出言不逊!见罗琦也是个公众人物,以为只是一时心情不好,艾罗对她一忍再忍,可到最后居然攻击的那么明显,这让她怎么能再忍的下去!

“她明明就是嫉妒我。”艾罗坐在休息室里,咬牙切齿地和她的助手兼亲生哥哥艾新发泄起来。“哼!老娘就是年轻有为,老女人再嫉妒你也不可能有我成就高!不就是年纪大些,混了那么多年才出名,有什么脸摆大牌架子!”

“对、对,你说的对……下巴抬起来点,别说话,我要给你粘睫毛。”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一边帮她补妆一边敷衍的回应着她的牢骚。

艾罗听话的抬起下巴,不过嘴巴可没工夫停歇:“要不是导演给我换了主持人,还和我诚恳道歉,我绝对不会继续录下半集!”

“你呀!”艾新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变脸也太快了!连我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你知不知道这么做会给你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这可是直播!你现在是名人,好歹注意下公众形象。”

“我才不管!反正我现在还不满20岁,就算做些出格的事儿,也顶多被说年轻气盛、幼稚、不懂世故什么的,反正我本来就是年轻幼稚不懂世故……有什么关系?!”

看着艾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艾新苦笑:“你这臭脾气,都怪我和爸一直太宠你。不过你最后装哭还算是挺高明,既能拉低罗琦的风评,又能用可怜给你挽回一丁点儿面子……”

“谁说我装哭了。我是真的很生气。”回想起罗琦针对她的种种恶语,艾罗眼中又泛起了泪光。

“啊?!那我还真是高估你了。快把你的眼泪憋回去!不然妆又白化了……说起来……再任性也不能当着全国人民的面求吸血鬼来杀你吧?!再说中国哪有吸血鬼那种东西……”

听到亲生哥哥也否定吸血鬼的存在,艾罗大恼:“喂!你烦不烦!你怎么和那个老女人统一战线了?!我说有就是有!你没见过是因为你们这群庸俗的人类根本没资格见到高贵的血族……”

艾新在艾罗唇上涂上黑色唇膏,做完这最后一道工序后,她将艾罗从椅子上拎了起来,把她推出了休息室。

“嗯,你哥哥我非常庸俗。我只知道吸血鬼是让我妹妹发大财出大名的玩意儿,它到底存不存在我才不管……妆补好了,你快点去继续录节目。”

面对哥哥的敷衍,艾罗表情变得有些暗淡,离开休息室前,她注视着哥哥艾新的脸,认真地丢给他一句话后大步离去:“我一定会让你们相信我所说的话。吸血鬼是真实存在的,这点毋庸置疑!”

折腾了大半宿,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所有有关电视台专访的事情终于都告一段落了。

艾罗累的浑身酸痛,同样疲惫的哥哥专心开车送她回公寓,她自己则瘫倒在后座上连话都懒得讲一句。

“喂,丫头,你真要回你的公寓?”艾新有些不安。

“怎么了?你怕真有吸血鬼来吸干我的血?”艾罗有气无力地回他,“放心,它们肯定对我这种低贱屁民的血没有兴趣,不会来的……”

“我担心的才不是那个!”艾新没好气儿地骂道:“你白痴啊!把地址都直播出去了,现在全世界人都知道你住在月光倾城小区X号楼了,你以为刚发生了和名嘴斗气这种事,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你确切住址的记者们会放过你?!”

“啊!对哦!怎么办!”

经他这么一提醒,艾罗才想到还有这个问题,懊恼地抓着头发尖叫。

艾新思索了一下,叹道:“旅馆不安全……也不能连累爸……这样,先到我家去住,等过几天这事儿的热度退了你再回去。”

“好!哥哥你最好了!”

艾罗从后座挤到副驾上,抱起哥哥的胳膊,奸笑着用脸在他衬衫袖子上猛蹭。

“喂喂!别捣乱!我开车呢!啊!你这个混蛋,居然把眼影唇膏蹭到我的衣服上!这件衬衫可值好几千块啊!你赔我!!!”

狭窄的车厢里,久久回荡着艾新的哀号声……

再怎么出名,她艾罗也只是个小作家而已。

各路记者的确在月光倾城小区门口堵了两天,不过从第三天开始,他们就被某女影星的桃色新闻召唤走了,撤离的干干净净。

因为觉得应付媒体很麻烦,艾罗装病赖在哥哥家三天整没出过门,窝在床上玩PC游戏玩得天昏地暗不亦乐乎,直到第四天深夜,某武侠RPG游戏终于被她打通关了,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艾新家。

因为艾新家和她住在同一小区,只是楼号不同,中间隔了两栋楼而已,确认已经没有记者以后,艾新就赶走妹妹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家。

手中紧握防狼电棍,艾罗小心翼翼地摸黑蹭到自家门口,掏出钥匙插入锁孔,轻轻转动门把,拔出钥匙,跳进屋子里……

确认无人跟踪后,艾罗松了口气,右手习惯性的去摸门边的客厅照明灯按钮。

这时,她发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灯,是亮着的。从刚进门开始就是亮着的,只不过她刚才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客厅里,飘来一股淡淡的红茶香,还能听到电视机的声音。

难道国内的狗仔队已经恐怖到撬门溜锁取材的地步了吗?!她艾罗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害怕自己隐私被挖出来曝光!

艾罗手上渗出汗来,导致手掌湿滑,电棍也握不太紧。但她还是鼓足勇气拐出门廊,大步冲进客厅,也不管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底气十分不足地先是大喝一声为自己壮胆:“谁、谁、谁在那里!”

艾罗那套铺着舒服羊毛垫子的暗红色沙发上,一个陌生白衣青年正斜躺在上面看电视剧,见她回来,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朝她挥了挥手,淡定地开口道:“欢迎回来。”

白色衬衫,白色西裤,白色短靴,雪白肌肤,青年一身纤尘不染。祥和的表情和英俊的脸庞配上那头扎成低马尾的柔顺银白色长发,和如两颗玛瑙般璀璨夺目的血红色双眸……这明明就是……

就是艾罗心目中天使的形象啊!

“这是我家,你是……谁……”艾罗惊恐的后退几步,没什么自信的质问对方。

很明显,她被对方圣洁的外表秒杀了,连理所应当的尖叫和反抗她都暂时忘记了。

“初翼。我叫初翼。”青年站起身,挂着和善的笑容走近艾罗。

“初……翼……”像被施了定身术,艾罗站在原地呆呆看着对方的脸,一下也动不得。

随着那男人的一步步接近,艾罗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那种感觉让她瞬间觉得自己在这男人面前就像是一只正在被人类俯视着的小蚂蚁,卑微而低贱。

虽然生理上发生了故障,逃脱的勇气都没了,但她心理上还是能保持正常思考。艾罗此刻在心底反复暗骂自己:该死!这种明显该逃跑的时刻,居然花痴病犯,目光怎么也无法从那陌生男人的俊脸上挪开了!

“等了你三天,还好你没被其他吸血鬼吃掉。”

初翼几步就来到了艾罗面前,他俯身凑近艾罗的脸,故作狰狞地露出自己口中獠牙,苍白冰凉的手轻轻抚过艾罗的脖子。

凑近她的耳边,他低声喃语:“那么,就由我来……接收你的身体了。”

指尖冰凉的触感,寸长尖细的獠牙,不似人类该有的美貌和气质……真正的吸血鬼!

原来是吸血鬼……艾罗紧张僵硬的身子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放松了下来。

“吓我一跳,还以为你是天使什么的……那,既然你都来了,开始吧……”

“开始什么?”初翼茫然。

“吸血啊!”艾罗一脸的理所应当。

“那个,等等……我先说明一下,吸血跟初拥的溶血不一样,你会死的。”初翼瞬间狰狞全无,手足无措的解释起来。

“我要的就是死在你手上!罗嗦!”

艾罗脖子一扬,一脸轻松的闭上眼睛。

这回轮到初翼愣在原地了。原本他来这只是想教育一下这个笨蛋女孩,不过连等了三天,他最初想要教育她的欲望早就没了,加上她又这么主动送死,想必用他原来构想的方法也根本吓唬不到她,这还真是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啊!对了,我有个请求……”艾罗突然睁眼,面上一红,略带扭捏地轻声道:“我还、还没交过男朋友,你这个样子我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你吸血的时候变成本体行吗……”

“本体?好吧……”

初翼不太情愿地挥手,赤色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光芒散去,初翼消失的无影无踪。

诶?!人呢!

艾罗诧异地四下寻觅起来,也没能找见初翼。

就在她觉得莫名其妙,准备放弃时,她的脖子上猛地传来一阵轻微刺痛。

连忙冲到镜前,艾罗发现自己脖子上赫然趴着一只巴掌大小正在吸血的银色巨蚊。

艾罗皱眉。

她冷静地伸出右手,冷静地狠狠抓紧巨蚊的肚子,冷静地用尽全力将蚊子摔在地上,冷静地在被摔晕的蚊子身上用尽全力狠踩一脚。

红光闪过。

蚊子消失,初翼倒在地上满脸怒容的看着自己染上巨大鞋印的白色衬衫,惊恐地大叫:“好脏!你的脚都踩过什么啊!真是恶心!”

“我警告你……”艾罗冲上前,在初翼的俊脸上狠狠补了一脚,然后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我不承认本体是蚊子的吸血鬼!不管是蝙蝠、水蛭、跳蚤都可以,但就不可以是蚊子!”

“是你莫名其妙!”初翼手忙脚乱擦拭着脸上的污渍,怒吼:“我们吸血鬼是独立的物种,怎么可能有什么本体?!我只是为了满足你的幻想,才会变成我唯一会变的其它动物来糊弄你的……”

“唯一……”这两个字似乎让艾罗更火大,“你说唯一?!堂堂的血族居然只会变蚊子?!哈哈哈哈!不要说笑了!你这个冒牌的蚊子精!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想伪装成血族吸我的血?门都没有!不要逼我拿杀虫剂!”

“你这个疯女人!是你自己单方面把我们血族想得太美好罢了!想不想知道什么才是现实世界的吸血鬼……”

艾罗一把堵住了初翼的嘴巴,冷睨着他,对他摇头:“啧啧,我才不想听你说。让我来告诉你血族是什么样子的吧!它们是黑夜的统治者,是高贵的帝王,是凌驾于万物之上最优雅的王者!它们孤独、敏感、脆弱,却同时又高雅、长寿、美丽且强大无比,拥有至高无上的能力,它们是你这种冒牌货需要一辈子抬头仰望的神!它们是……呃……”

电流碰撞的声音响过,初翼用艾罗手中的电棍电昏了她。

“自以为是的女人!”初翼冷哼一声,丢下电棍抱起昏睡中的艾罗,“你以为你很了解吸血鬼?那我告诉你,你只有两条说对了——长寿和美貌。居然敢弄脏我新洗的衣服,你看我怎么惩罚你!我要你当我一辈子的仆人,让你在我无尽的美貌中自惭形秽的老死!哈哈哈!”

嚣张的台词说完,初翼顿了几秒,皱眉掏出手机,拨打自家古堡电话。

“喂,这里是兰西娅农场……”金发碧瞳少女怀中抱着纯白色的波斯猫,语调慵懒的接起听筒。

“兰西娅,是我。”

“哦,爸爸。”名叫兰西娅的金发少女将白猫轻放在地上,“需要帮助对吧?地点。”

“月光倾城,帮忙运一只人类。乖女儿,我们以后有女仆了。”

“是那个艾罗吗?爸爸,我奉劝你不要招惹她。”

“是她招惹我的!快点来!不要废话!”

“……好的。”

兰西娅放下话筒,面无表情爬上三楼窗口纵身一跃,跃出窗子后,腾空的她背后陡然生出两只巨大黑色肉翅。

黑翼轻扇,眨眼间,她便已在千米之外了……

艾罗醒来时,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白色大床上。

坐起身,揉揉像是被拧断般疼痛的后颈,艾罗面无表情扫视一圈身处的房间。

纯白色墙壁、纯白色屋顶、纯白色地板、纯白色柜子、纯白色桌子……目之所及,一片微瑕不染的纯白。

再看自己身上,套着一身纯白色的女仆装。

艾罗忙去找镜子,在窗台总算找到了一枚小镜。苍天!平时连睡觉都会挂在她眼周的大烟熏和血泪哥特妆居然被洗的一干二净!望着镜中自己那种素净清秀的脸蛋,她感到十分陌生和厌恶。

“这谁啊!”艾罗狠狠将简约风的白色小方镜摔碎在地板上,气呼呼的踹门而出。

经过九岁时的那次拐卖事件,留下严重心理阴影的艾罗这十年间每天都没有停止过身体上的训练。什么跆拳道、合气道、女子防身术、拳击……只要勉强能沾上防身健体边儿的体术,她如今都有足够开班当教练的资格。

艾罗疾奔在这大的离谱的房子里寻觅起可以供她暴打一顿的家伙。所到之处满眼都是让艾罗看了就想吐的白色和各种绿色植物,空气中还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看着这种像医院一样让人生厌的装潢品位,艾罗料想自己会在这里一定是和那个一身白的蚊子精脱不了关系。

居然被那种瘦弱的男人偷袭了,这个仇她说什么也不可能不报!

转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艾罗将所有的房间都找了个遍,没有看到半个鬼影。

这种盲目的翻找也让她累得气喘吁吁,休息了一会儿,艾罗决定放弃找出罪魁祸首,因为她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去打对方了。

从二楼窗口轻盈跳下,艾罗站定后,有些疑惑的望向身后的建筑,她搞不明白什么住宅能够大的那么离谱……

看清后,艾罗眼中迸射出激动莫名的光芒。

从外面看去,她刚才逃出来的建筑居然是一幢满布爬山虎,阴森老旧的欧式古堡!在月光的照耀下,它散发出一种极为吸引艾罗的黑暗气息。

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阴暗向古堡,卧房应该是用古铜色的铁艺床配上黑缎窗帘和老旧实木家具才对嘛!不应该是一片惨白!

“装修太没品味了!”艾罗不觉为这栋城堡抱不平。

“我同意你的说法。”

清脆稚嫩的嗓音在艾罗身后响起。

艾罗警惕转身,做出备战的姿势,防备的看着说话的人。

(作者:有人看请留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