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关恶罪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7日

《无关恶罪》免费在线阅读_陶金梦雨小说

无关恶罪

作者:陶金梦雨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原创首发晋江网Wir fürchten den Tod, aber der Tod der Begierde.(我们恐惧着死亡,却神往着那种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2009-1-31 SAT

高三开学的日子。

还有四个月的时间,我们即将高考了。

打定主意选择了专科的我,“如愿以偿”地从分班大潮中“全身而退”。其实,之前我并不知道会分班,仅仅是在今天,到学校报到,“意外”得知自己被分到了六班。

惟一的烦恼,原先的桌子椅子要从四楼搬到五楼。幸好遇见了一位初中同学(现和我同班),经他的帮忙才解决了这一困扰许久的重大问题。

新的老师,新的同学,要说一下子就适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再加上,背后惨不忍睹的期末考成绩,我并不看好自己在这个班的“发展”。

最后一眼,望了望学习了将近两年,却变得不近人情的教室,我真的真的未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我的同桌,是喜欢我以前同桌的人;我的后桌,是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我的前桌,是刚认识没多久,却与我有着相似爱好的人。

四个大男生,组成了一个四人小组。

关系一般,勉强算得上平和。

2009-2-1

一种预感,下次的模拟考会一塌糊涂(后来确实得到了验证)。

这个不是预言,有点像夜里瞭望无半点星斗的天空,猜想明天会下雨一样。

2009-2-2

有点害怕明天。

2009-2-3

考试中度过。

2009-2-4

想念小学时代,虽然现在读小学的妹妹,看起来不比我这个老哥轻松。

2009-2-5

回家,在电脑前泡了一晚上,动画片一部也没看进去。

2009-2-6

……

少年的日记,只写到这里,距离失踪,应该有两个多月了。

放下这本黑色皮革日记本,她从沙发站起,然后跺跺早已发麻的脚。今天能收集到线索,只有这么一点点了。

“大小姐,情况如何?”等在房门外的助手,见她不急不缓地走出来,还以为她查到什么眉目了。不过,见她一声不吭,也不回答,才恍然到,今天拜访的第六位受害人家庭之后,他们依旧一无所获。

正值花季的少年们,一个接着一个失踪;失踪的少年们,一个接着一个被发现,只不过,由生命变成物体。这趋势比病毒扩散还快。

叹气,她柔柔发疼的额角,为什么?受害人和受害人之间,根本就是毫无联系。难道凶手,是随机选择的吗?嗯,也许还可能是团伙作案。但,如果是一般的绑架,在没有获得任何回报之前,就杀死对方,这简直,这简直就像——…

“为杀戮而杀戮。”一旁的助手手托着腮,喃喃道。

“典型的享乐犯。”在杀戮中取得极致的**,而且每个被害人的死法,大同小异,全是因窒息而死。这是一种缓慢的死法,也让凶手在加害的过程中,得到极大的满足。说不定,他(她)一边闷死对方,一边在**。她似乎可以想象那个令人作呕的画面。如果是我,在做完这些事后,难道就够了吗?不对,绝对不够,光是杀死他们还不够,需要记录,以便重温,重温当时的感觉,让人发疯的感觉。

对,就是这个,有了!她一捶手,想也不想地向外疾步走去。“喂,大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哇!”不顾助手在身后“哇哇”大叫,被称之为“大小姐”的女子,像风一样,瞬间消失了身影。

当然,在去那里之前,她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失踪的都是少年,一般来说,柔弱,好制服的应该是女孩子才对,除非对方,有特殊的嗜好,比如只能对年轻的男孩子,产生High的兴奋。那么,对方是在什么地方搜索目标的?又是以如何的标准选定目标的?难道真的无迹可寻?还是,什么关键之处,连她也未察觉到。

不说了,先去刚才想到的地方吧。这又不是拍电影,自然没有一个汉尼拔肯为她提供站在相似立场上的意见。所以,一切只能靠她自己,不是吗。

黑色无袖T恤,墨绿色的贴身长裤,合适地勾勒出她修长窈窕的完美身材。一头淡棕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挽起一部分的头发,其余的任由它垂落。裸露出的肩颈的肌肤,白皙嫩滑得让人忍不住想咬上那么一口。长而卷翘的睫毛下,一对异常诡谲的琥珀色眸子,像猫一样微微眯起,直挺小巧的鼻子下,那张惹人垂涎的红唇,死死抿着。她跨坐在一辆黑色的重型机车上,正穿梭于马路上来往的汽车间,虽说正值下班的高峰期,但以她开车的技术,和矫健的身手,要在拥挤的街道上,做到穿梭自如,并不困难。

一个急刹车,机车停在了一家看似破旧的数码音像店前。一脚跨下车,也不在意有没有拔下车钥匙,她信步走进店中。

自动门一开,正在音像架前忙碌的店主——个头高,且痩,栗色短发,透着疲惫的灰褐色眼睛,下颚还留着些许胡渣的,一身衣着略显邋遢的年轻男子,回过头,见到来人是她,不由地笑出声:“喂喂,今天怎么又没戴头盔?这样出车祸的话,很危险耶。”

她拨了拨如云的秀发,不以为然:“比起跌得头破血流,我倒宁愿保持住自己的发型。”

将手中的CD放回架子上,店主转过身,走近她:“怎么,大小姐今天有空来,有什么吩咐么?”

放下高举的手,她一脸正肃道:“最近市里发生了连环失踪案,虽然人都找回来了,但,我要的是活人,不是死尸!”

“所以呢。”

“我需要你的帮助,帮我调查一下,近段时间,有没有人买过采用硬盘作为存储介质的摄像机?”店主没好气地打断她的话:“你不会怀疑,凶手会拍下他的作案过程。”

“难说。”嘴角噙着冷笑,她说,“如果是我,我就会那么做。”

“哈,真的假的。”众所皆知的大小姐,竟然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

她不予理会地继续说:“我要尽快得到调查资料,你自己看着办吧。”

店主笑嘻嘻地凑过他的手,抓住她的肩头:“让我帮忙也可以,讨点福利,不过分吧。”

不客气地打掉年轻男子的爪子,自顾自地直径走到店里的后门前,拉开。门外是一条暗巷,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心领神会的店主,也跟着走了出去,不过之前他交代了店里的打工小弟,让他顾着店,顺便帮忙整理一下架上的CD。

一小时后,她和店主重新回到店中。

“嗯,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来要结果。”丢下这句话,她头发也不甩地出了这家数码音像店。留下神情轻松的年轻男子,不过,在他转过身,听到店里的打工小弟惊呼道“老板,你裤子的拉链没拉上!”时,脸上的表情才稍稍变得有些紧张,及尴尬。唉,又是一顿手忙脚乱。

2)

恶心!

MD,去死吧,**!

**!**!**!

绝对不要和这些低等人讲话,算什么家伙!只不过提供了子宫而已,他们应该为他感到骄傲!一群单细胞生物!他才是造物主所肯定的,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畅快淋漓地对着键盘出了一通气后,他登陆了最常上的BBS。好吧,应该要讨论一下国民经济的发展,理性地分析一番高校学术作假事件,或者对现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少年失踪案发表自己的见解。果然,有很多人赞同自己的看法吧,那些骂的人,全是和那只**一样愚蠢的生物,不值得一提。

嗯,手开始发痒了。退出论坛,电脑屏幕右上方的企鹅时钟显示着"11:45",还早嘛!再看会儿H动画好了。拉开收藏夹里长长的目录,选择了地下AV网站,不错,虽然要花钱,但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那只**惟一的作用,供他吃喝玩乐,这是当然的。拴不住他老爹,用金钱拴住他也行,至少,目前,他还需要她,不会和他老爹一样,抛下这个乱七八糟的家走了。

双手放在腿间,喘着粗气,等到所有的都不能再刺激他的时候,哈,一切的无聊事物,无聊!洗不净的污秽,搓不掉的,怎么样也搓不掉的!当手掌沾满黏液,却莫名的觉得空虚,该死的,他要出去!从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出去!踢翻了电脑椅,空留着旋转的轮子,说不定哪天就把坐在上面的人爆菊了,可笑!

压抑在血液的里,蠢蠢欲动的,发疯的东西,成为献祭品。动静甚大地扭开房门的手柄,惊醒了睡梦里的那头猪和趴在猪身上起伏的老家伙。

“阿城?”那头**来管闲事了,“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儿?!”拂开她的手,连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地走出家门。外头的空气很冷,但是他现在依赖的。走过一个拐角,路灯下,有夜归醉酒的男人在呕吐,也有亲亲我我,食髓知味的年轻男女,MD,看到就火大!他啐了一口,继续往前走。他家的附近没有公园,只有灯红酒绿的KTV,酒吧,这些地方他都没钱进去,似乎更不屑进去。他有预感,今天即使不用找什么乐子排解无聊,一定会遇上其他什么的,比如说,眼前这位迎面走来的美人。一头微微卷曲的暗红色齐肩长发,柔亮顺滑。如粉色樱花般的绝美娇容,配上一对深邃如斯的纯黑色双瞳,一个翘得可爱的鼻子,一张娇艳欲滴的嫣红小嘴和那一身仿若凝脂的雪肤,貌若天仙的女孩,仿佛是迷路在凡尘的精灵,高贵优雅,美丽脱俗得令人不敢侵犯。女孩身著一件绣着白色碎花的无袖短装,一条紧身低腰牛仔短裤。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毫无瑕疵的婀娜身材,发育姣好的**,柳腰,圆浑且富弹性的粉臀,细致修长的美腿都彻底地展露出来,让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下腹部迅速地变热。

……够带劲的……

还来不及细想,女孩就已经揽过他的肩,巧笑嫣然道:“帅哥,要不要和我去玩玩?”

“啊……”美女主动邀约,千百年的好事,让他给撞见了。木然地按下脑袋,让女孩给牵着走了。

暗巷里,急于寻求女孩温暖的芳唇,两只手不得空闲地上下摸索,专心地抚弄着令人销魂的**,连身后早已站了不少人,也不自觉。“讨厌啦!”女孩依旧媚笑着打掉他"越过界"的手,“别摸人家那里啊!”话音刚落,他的手挪开了,准确地说,是被人一把拎开了。身后的两位一人一胳膊把他从女孩身上架离,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沦入了老套的陷阱里。接着是一顿暴打,无非是“TMD,敢动我马子”“死宅,还想和我XXOO!”“把钱交出来就原谅你”之类的威胁恐吓,非常的无聊。

眼皮好重,整只左眼都肿了吧,他努力地睁开另一只眼,发现两只眼睛都疼痛难当,怪不得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嘴里酸酸涩涩的,分不清是血,口水,鼻涕或者其他的体液。上衣的扣子掉了一地,裤子也被拔了,只留下蓝色条纹白色底纹的普通四角裤。刚刚被打的时候,被踹了好几脚,下腹部也被使劲给踩了。钻心的疼,蚀骨的疼,让他几近麻木得动弹不得。他像解剖过的青蛙一样,背朝着天,四肢大张地趴在混合着他的血,他们的唾沫和烟蒂的水泥地上。

至少,在她走近暗巷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非常的惨。简单地下了评论后。她的目光从地上这个被揍得不成人形的家伙,转移到站在巷子两边的施暴者,五个男孩,一个女孩。奇装异服,手腕脚腕环链戴套,耳朵打着耳钉,头发理得个性十足,惟一的女孩容貌优异,穿着前卫,不乏暴露。

这伙人,是她此行要找的么?

“喂,看爽了没?”其中一个头高壮的男孩率先开口,言过轻佻,“又来一个好货色,大姐,上哪去?来和我们玩一炮吧!”

她沉静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最后停在那位女孩身边,斜倚在墙边延伸出来的楼梯栏杆旁的,年纪还算少年,相貌俊帅的男孩。这家伙有一双没有生气的蓝色眼睛,客观的透彻,很符合标准。

“你是他们的老大?”她问,直视着对方的不带情绪的蓝眼。

“……”不等对方回答,她又指了指趴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人,“这小孩,我要带走。你们动手揍的部分,我可以既往不咎,原谅你们。但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喂!女人别那么嚣张!”头个发火的还是先前开口的高壮男孩,他的拳头和他的声音同时袭来。不躲不闪地硬挨下这坚硬的拳头,撞击的力道,让她退了好几步,秀美的脸庞霎时肿了半边,血丝从嘴角溢出。

稳住摇晃的身形,手背擦掉嘴角的血丝,没有喊疼,也不言语,她只是淡淡地瞥了高壮男孩一眼,却愣是将对方盯得发毛。

MD,这个女的太邪门了吧。大家几乎在心里一致认为,不由地淌下冷汗。

“算了,阿虎,这次我们走吧。”出声的是那个女孩,染成暗红色的齐肩长发,在空气里划出波痕,女孩走近她,看着她,但没有对她说话。

高壮的男孩闻言,又咒骂了几声,虽不服,可仍然听命地退到一边。

女孩轻笑着踮起脚尖,在她的渗出血的唇角,伸出粉红色丁香小舌,舔了舔,然后舌尖舔舔自己的下唇。

“不错的味道。”女孩的眸光,闪闪发亮,仿佛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新奇的玩具。而她仅仅是回以冷淡的眼神。漠然地目送这伙少男少女消失在深不见底的暗巷里,她转而望了望躺在地上依旧一动不动的人。

“喂!”她用脚踢了踢他,“还活着么!”

只听得对方发出痛苦的呻吟:“好…疼…好疼……”

不过这小孩似乎还保存着些许理智:“你是谁?”

当她背起他的时候,他趴在她的肩头问。

“我?”她半背半拖的,费力地将他挪出暗巷,招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受你的母亲所托,我现在要送你回家。”

“不要!我不回去!”这下激动了,不顾扯动伤口地挣扎,“让那**去死吧!”

“啪”地,一巴掌甩向他不成人样的脸,“我不管你厌恶谁,想干嘛,请别增加我的工作负担。”她也够火大了!最近的失踪案搞得她头疼脑热的,好不容易找到线索,可以安心睡一个觉,怎知大半夜又让人从被窝里拽出来,而原因,就是眼前这个翘家的孩子!

龇牙咧嘴着被塞进计程车的后座,随后这个女人也跟着坐进来了。

“你…”疼痛外加气愤,使他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放心,我不是警察,也没有义务帮助你,所以打你也是我的自由。如果你想告的话,就去告我吧,不过刚刚你想上那个女孩,所以才被教训吧。真惨,是第一次?”她故意瞄了瞄他脏兮兮的裤裆,笑容暧昧。不过此刻鼻青脸肿的他根本看不清她的脸,何况表情。“闭嘴!你这只**!”但他打从心底认定这个女的和他家那老女人一样,都是**!低智商的**!他才不会感激她救他!哼,好啊,打击他是吧,他会让她好看的!

也许根本没料到原先还“半身不遂”严重受伤的人,会来一次反扑,或者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她在微微惊讶中被他死死掐住了柔软的脖颈。

……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

一个手刀劈中了他的后颈,终于迫使他放开对她的钳制,倒下——他的背后,计程车司机带着些许歉意的礼貌性微笑,说:“大小姐,让你受惊了。”

“没事。”示意司机可以坐回驾驶室了。她低头看看失去了反抗能力的他:“阿城是吗,你明明有力气攻击我,为什么刚才不反抗他们?”

回答她的是沉默。

也许懒得回答,也许他疼得说不出话来,最有可能的他已经重伤昏迷了。

3)

被揍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那些肮脏的人,竟敢用手碰他!

住手!

另一只**扇了他巴掌!

今天,明明是赢的人是他!

为什么!阻碍我!为什么!你们这群卑劣的低等人类!

总有一天,他要宰了这些冒犯他的人!

不对,他要亲手,亲手抓住那只**!

折磨她,虐待她,他要她生不如死,他要她后悔今天所做所说的!

4)

暗巷。

这里向来和光明挨不上边。

一伙人,三三两两地围聚在一块,合计着今天的收获。

蓝眼的男孩,亲吻着有着暗红色长发的女孩,斯磨着她的唇:“你为什么让阿虎停手?”“不觉得那个女的很奇怪吗?”女孩“咯咯”地笑开了,“你不是连女人的醋也会吃吧。”男孩看似平静无澜的蓝色眼睛,实则暗藏着抹不掉的独占狂热。“再说了,那个死宅也没多少钱,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得罪属性未知的人。”女孩分析的头头是道,让人认同。之后,身边的人,渐渐各自找乐子去了。

光与影的错乱中,只剩下蓝眼男孩,和拥有暗红色长发的女孩。

“把那玩意脱了吧,我抱着感觉奇怪。”蓝眼男孩别扭地说,在搂住女孩纤细的腰身,按压住女孩丰腴的胸部。“好像在和女人亲热。”“我现在本来就是女人啊,笨。”“女孩”娇嗔着拍打蓝眼男孩的胸膛。“在我面前就不用伪装了,我喜欢真实的你,安。”在安绝美的娇颜上落下细吻,平常为了勾引猎物,安不得不打扮成女孩的模样,尽管他看得很别扭,但没办法,他们几个总要有收入,总要想尽办法在这条暗巷里活下去,之于先别人一步的方法,即是有绝妙的计划,和亲密无间的配合。所以只好委屈了安,假扮成女孩子,勾引那些想吃色的男的,或女的,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身份不被暴露着想。毕竟他们是见不得光的,要是遇见条子之类的人,则会非常麻烦。

“你来帮我脱吧。”握住他的手,拉向自己的“酥胸”,安妩媚地一笑,“吻我,乔!”被称为“乔”的蓝眼男孩立即用行动证明了——…

安永远是他的主宰!

5)

从把人送往医院,并通知了这名名叫“阿城”的男孩的母亲后,她精疲力竭地来到贷了款,贿了赂而挂牌营业的LS市B社区青少年健康服务中心,向助手先生做了简单的“任务总结”,这次找到离家少年的报酬少得可怜。埋怨一番之后,为了省钱只得走路回家。

推开自家的房门。屋子并不宽敞,不过还算整洁,因为根本没多少家具。除了必要的桌子椅子床之外,连个沙发也没有,至于那些娱乐工具,嗯,电视电脑随身听,样样缺少。平时打发无聊就看看书,进门就有一个木制的陈旧的大书架。上面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摆好着一本本似乎不怎么薄的书。

不需要细翻,她隐约地觉察出有人动过她的书。

是哪一本书?

手指像弹钢琴般地流连在书与书的皮革之间,这一本《海涅诗集》。抽出这本书,翻开,遗漏,掉落在地板上,雪花白的卡片。弯腰,捡起。

墨蓝色的字迹,流畅的字符在跳跃——…

Die Anwendung der Todesstrafe!

(执行死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