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他是我朋友而且很dio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3日

《他是我朋友而且很dio》免费在线阅读_MisakiAsh小说

他是我朋友而且很dio

作者:MisakiAsh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冒险

瞎写短篇,对龙傲天的吐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幸亏我朋友的名字不是叫龙傲天。

也幸亏我的职业里面没有干架这种技能设定,不然我有九条命都不够死。

而我为什么会遇到碰到这么一个瘟神,几个月前的事情。

我的名字不重要,那是一个不需要用脑子想就知道非常普遍的名字,普遍得让我非常适合远离这个世界的争斗在一片安静祥和的地方当一名普通的市民,就算再怎么倒霉拯救世界之类的苦差事也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这种人身上吧?吧、吧、吧······

好吧,我必须收起之前的那几句话,拯救世界这种苦差事虽然没落在我身边,但是却落在了我身旁这个白痴好人的身上。当时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还没说几句话,他就直接把我从家里拉出来,拉着我跑了老远的路,当时我还穿着睡衣没换。

他叫······额,就算我只是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我都觉得羞耻啊!

欧阳啸天······哇!~~你大爷的居然叫欧阳啸天,我操。

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个严重的中二病······

······

只见他在酒馆单手将三名上前找茬的小混混拎出去,犹如只用吹灰之力一般轻轻一挥将三名混混扔到街上里,然后大喝一声:“斗转星云乾坤破!”

那种气势强大得让我满身鸡皮疙瘩,引得街上人群向着他望去。

哇!~~好羞耻好羞耻,大哥你出个招你也不需要把名字喊出来吧?还有你身上的紫色仙气是怎么回事?喂喂喂喂,假的吧,这又是什么杀招?

啸天腰间握拳,“砰”一声重重侧踏左脚扎马使其如同盘根之古树,不知是从丹田还是任督二脉处散发着的紫色“灵气”在三名混混面前如同参天的海啸迎面扑来,三名混混顿时感到眼前的啸天是从天而降的战神亦或者是来自天堂的正义使者,紫色的气息换换萦绕在右拳上,浓缩的紫色灵气是如此的充满逼人的气势和杀意!

随后啸天对着混混大喝一声:“杀!”并对着混混隔空挥出自己蓄力已久的重拳,顿时他身边的空间似乎被这强大的气势震动了一般,强大的振波不禁将周围的墙壁以及脚下的砖块震出密密麻麻的龟裂纹,并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在他的拳头挥出的一瞬间,一条紫色的“灵气”巨龙从拳尖脱缰而出,张开其血盆大口向三名惊恐的混混冲去,三名混混见状恐惧感油然而生,宛如死亡的魔抓紧握着他们的心脏一般双腿抽搐又失禁而无法动弹。

只见紫色的巨龙长啸着撞向三人,巨大的冲击力将三人吹飞数米之高,威力之大使每一名见闻者都能听见他们连续而令人寒心的骨折声,令人酸齿。幸亏三人正好落在垃圾堆上,不然早已一命呜呼。路人见状并展露出惊恐的神情,但这也合乎情理,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人能够像此为大能一样有着高深而强大的武艺?

当众人认出被打的三人是经常游走在此街的恶霸时,他们将心中的惊恐化作一阵喜悦,纷纷用上前来将啸天高高抛向天空,那是对恩人无尽的感激以及崇拜!

“好了好了,放下这位英雄吧。”

不远处走来一名拄着拐杖的长须老者,并对着将啸天举起的人群说道。

人群放下啸天,并让出一条小道让老者走到啸天身边。

“看着逼人的灵气,想必你就是传说中的欧阳啸天大侠吧?老朽是这个小镇的镇长,见欧阳大侠亲手惩治长年危害这里的恶人,老朽不知道如何感激大侠······请受老朽一拜!”

正当老者准备跪谢啸天时,啸天轻轻抓住老者的肩膀阻止了他。

“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前辈无需如此见外。”啸天说道。

“大侠······”老者眼中洋溢着感激地泪水说道:“······今晚请你务必留下来,让我们用最上等的宴席招待英雄你!”

“前辈,不用!真不用······”

随后那个老好人就被街坊们抬着去镇长府了。

······

“额······”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当然跟我站在一旁的酒馆老板也看傻眼了,他看到那个老好人发出了一招绝世神功之后不由得鼓起掌来,看起来是被那种惊人的不科学气势震撼到,由此我肤浅地认为我省下了今晚的住宿费。

“他是我朋友。”我对着酒馆老板说道。

“是吗?替我感谢你的朋友!他······他叫欧阳啸天大侠吧?”老板的双眼像见到财一样发光。“你是不是也像他一样有着什么惊人的绝世神功?”

“并没有。”

“切!”老板想我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随后指着我的鼻子补了一句:“别想着免费住宿。”

······

我用了接近八百个字去描写啸天整个战斗场面我都觉得自己有点羞耻了,反正整个战斗在现实中也就是那么几十秒的事情:

哇!~~他们三被扔出去了。

哇!~~啸天要发功了。

哇!~~地板碎了,怎么赔?

哇!~~他们被震飞了,飞得真高啊。

哇!~~忽然就为民除害了。

哇!~~镇长出来请客了。

哇······

哇······

哇。

不敢想象之后镇长会把自己的千金许配给这个家伙吧?

不过按照我心中那烂熟的死套路过不了两个月他就会开始左拥右抱、身后妻妾成群的后宫生涯。

······

我独自一人躺在房间的床上,相比那个家伙早就在镇长府里面吃着各种山珍海味了吧?我啃了一口手中的咸菜头,嚼碎了伴着稀粥咽下肚,才发现我跟这个家伙旅行了都一周了,我好像都没尝过一餐好饭?话说酒馆里面的餐费这么贵啊?外面的招牌不是写好的惠民价吗?仔细看看我跟前那碟够我吃到后天的咸菜头才知道这才是所谓的惠民餐。

还记得我们第一天旅行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间装饰异常堂皇的酒店,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招待处的桌子上面那一层黄色绝对不简单的一层金漆,而是实打实的镀金。就连房间的钥匙用金子做的。

还没等柜台说话,他就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一张面值大的吓死人的钞票“啪”一声拍在桌上,并暗运内劲将镀金的桌子拍出一个深深的掌印。

他盯着那个被钞票面值吓晕的服务员霸气地说道:“两间最高级的房间,算上这张桌子的赔偿费。”

服务员盯着钞票用颤抖的嗓音着对着后面的侍应说:“天字一号房和天字二号房,五分钟之内······不!三分钟之内整理好!配上上等熏香!别忘记换上檀木家具!”

我瞟了那家伙钱包一眼,发现里面还有厚厚的一沓一样的钞票。

哇!~~真有钱,这年头不是土豪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行侠仗义。

我不禁问道:“额······大哥,你哪里来这么多钱?”

他说:“我也不知道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反正就是这么有钱。”

“遗产?”我又问。

“不是。”他摇头。

“赚的?”再问。

“也不是。”他再摇头。

“抢的?捡的?骗的?”还问。

“更不是。”他继续摇头。

“那怎么来的?”

“不知道。”

······

我跟那家伙探讨了二十多分钟都不知道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直到现在我都单向地认为只要你够玄幻就不缺钱用,这笔钱的来历可能比物种起源更加深奥,令人费解。我也得知天字一号房并不在天字二号房隔壁。

······

“喂,你知道啸天大侠去哪了吗?”忽然有个甜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一名美丽的少女坐在床上对我说道。

我转身一看,只见少女身着一件薄如蚕丝的性感睡衣,那诱人的身材顿时尽收眼底,幸好还有几块厚一点的布挡住重要的部位。

我不禁自问:这酒馆还提供这种服务了?

仔细一看这个女的长相,我能认出她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说什么给啸天以身相许来着?

哇!~~我居然忘了这个女的。她叫······

额······

她叫······

叫啥来着?反正我就没记住过这些人的名字,让我想想这个女究竟是谁?想给给那家伙以身相许的傻白甜太他妈多了。每到一个城市,那个家伙除暴安良了几下之后就有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富家大小姐亦或者是豆腐西施给他抛眉弄眼,虽然并非个个都是倾国倾城的货色,但她们的姿色真的不假,就算再差的也不至于入不了眼。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家伙似乎完全不吃她们的那套,各种色诱大法对他几乎无效,有一天我问他丫的是不是性无能,他微微一笑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因此到现在我依旧记不住那些“迷妹们”的名字。

实在是太多,太难记了,仔细回想起我读书那段时光,一个班上五十个人,我最多只能记住一半,更何况她们?

“喂!你发什么呆!”她忽然说道。

我收起心中的槽意一边吃着咸菜头一边说:“欧阳啸天那家伙被人拉着去镇长府赴宴去了。”

“啊?在哪?”她问。

“不是说了镇长府吗?”

“我说镇长府在哪?”漂亮的白嫩的脸蛋上微微带着几分焦躁。

“这我真不知道,毕竟除暴安良的不是我,我跟这一顿宴席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现在只希望那家伙行个好心给我捎个窝窝头回来就行。”说着说着我差点被咸菜头噎着。“话说你吃饭没有?”

“整天只知道吃的废物!”她忽然对着我大骂道。我终于记起这个女的好像是某个王国的郡主······她身患郡主病。

被他这么一骂我还真的懵了,于是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行为——跟她讲道理。

“额,现在是晚上九点种,我和那家伙之前走了整整八小时的路没休息过,现在我吃个饭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

“哼!救你给团队做的贡献不是废物是什么?跟着啸天大侠东奔西走却连打架都不会,你除了吃以外还会什么?”她指着我的鼻子骂,可我完全没有听进去的心思,她那身睡衣扎乍露出来的春光很难让一个正常的男人集中注意力做其他事情。

“说的你好像会打架的样子,我接受过素质教育的,打打杀杀什么的真的不适合我。”

“屁!本郡主从小师从北风泰斗金刚腿大师,十三得初传,十五岁中传,如今本郡主芳龄十七早已得真传······”

“行行行,不用说了,很厉害很厉害,你能不能消停会让我好好吃个饭?”我说完还咬了一口咸菜头。

“哼!只知道吃的废物!”她愤怒大骂,随后夺门而出,心想她穿成这样出去是不是有点······冷?

我瞥了一下床边一件件看上去很华丽的衣服,心想要不要提醒一下她?但没过多久她便红着脸冲了回来。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她愤怒地说道。

“你走太快了,我来不及说。”

“哼!废物!出去,我要换衣服!”说着便将我一脚踢出房间,我紧握着手中的咸菜头看着房门重重“砰”一声关上候不禁咬了一口咸菜头,当发现粥已经被郡主不小心打翻后,我吐掉了口中的食物,并将咸菜头扔了。

不一会儿郡主便换上了看上去非常华贵的衣服走出房间,想必那是为了参加宴席而准备的。

“走,一起去镇长府,反正你也闲着没事。”说罢她居然单手拉着我走着,原来她还真练过。

我挣扎道:“不去!你自己去行不行?不识路你就问路去啊!”

“不行!”

“别告诉我你连问路都不会吧,还是你怕黑?”

忽然她的脸红了起来,说道:“闭嘴!废物。”

很好,看来这女的社交能力有待提高。

正当我被她拖着走的时候,我忽然回想起她的名字。

她叫莫琉璃,又叫琉璃百合郡主·····

哇!~~好羞耻,这名字。

······

一步个一打探,我们终于来到了镇长府,刚刚来到街口就看见那里的宴席已经餐桌摆到门口的路上,我心中不禁长叹生非仗义能人啊!大红灯笼高高挂着,虽然看不清里面什么情况,但这排场还真的太吓人了。

“哼!就这么一点排场还有脸叫宴席?王宫里的一顿早饭的排场都比这个大!”

门外两名守卫忽然举起手中的长矛指着我大喝道:“你是谁?报上行头!”

“额······”还没等我说话,郡主就说道。

“好大的胆子!连本郡主都不认识?”

“谁他妈知道你是谁!”左边的守卫看郡主不顺眼破口大骂,“在镇长府门前搞事,找打?快滚!”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个目中无人的郡主,为了防止这两个守卫被郡主打断手脚我试图去劝解道:“不用理这位美女,两位大哥,她只是有点喝醉。我们来这里呢,是为了找欧阳啸天大侠的,我知道他现在里面用膳,我们现在有急事要找他。”

“欧阳大侠在里面吃饭关你事了?你们丫的是谁啊!”

“我是······”

“胆敢无礼!”还没把话说完,郡主就凌空飞起一脚踢在其中一个守卫的头上,被踢飞三四米远,落地时眼冒金星,口吐鲜血,在地上疯狂的抽搐着,另外一名守卫见状拿起棍子准备往我脸上挥去。

我见大事不好马上跪下,舍膝下黄金只为少受点皮肉之苦。果然棍子就在我头上挥空,还给我头顶扇来一道凉风,可见这位守卫也非等闲之辈。于是我果断向后打滚,拉开距离准备转身跑路之时我却良心发现不能丢了郡主的脸,于是我决定站在一旁静静看戏。

郡主瞪了我一眼后转身一个回旋踢重重踢在守卫的脑门上,只见守卫在这一重重的一脚踢飞到四米开外并重重撞在墙上,他艰难地爬起来顿时感到头晕目眩,抱头求饶,可怜那堵漂亮的围墙就这么硬生生地撞出一道裂缝。

郡主对着倒在地上的两人骂一声“废物”后便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镇长府,在玄关那里回头指着我大骂:“你也是!”

我也没怎么想去管郡主,她那种烦死人的刁蛮性格可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够驾驭得住的,说到底是她爸太过宠她了吧?郡主的父亲在设宴招待我们,趁着郡主喝醉回寝室休息的时候告诉我们,说什么郡主从小丧母缺乏母爱因此作为父亲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去宠爱自己的宝贝女儿导致自己变成这么一种性格难得女儿这么看重啸天大侠那么我家女儿的幸福就交给你了要好好照顾她不然我就杀了你和你身边的人······什么的,说白就是欧阳那家伙拯救了一个国家之后又抱得美人归,然而至此我都没见过他碰过郡主,所以我一直怀疑欧阳他妈的就是一个性无能。

鉴于郡主惹了那么多的事情,身为队友的我也没这个脸去进去镇长府了。看见倒在门边的痛的嗷嗷直叫的那些守卫,我出于内疚地上前扶了他们一把,而我此后坐在两名守卫身前。

“受苦了哥们。”我良心过意不去啊,用着最诚恳的语气和他们说话,生怕被他们打一顿。“你们没事吧?”

过了一会那两个守卫便清醒过来,接过我递给他们的药水。一个守卫缓过来后说道。因为跟欧阳一路上遇到不少危险而且受伤的总是我,所以我总会带药在身边。

“怎么可能没事!两个大老爷们被一个姑娘的一脚就解决了,不仅肉疼啊!脸更疼啊!你说这年头姑娘们怎么真么蛮啊!一言不合就往人脸上胡拳了?啊?这种女人能嫁出去?!”

我说:“谁叫你们一副嚣张的样子啊?用着那种语气和人说话谁都不爽好吗?”

“可哥们我们是守卫啊!你不凶一点怎么挡人?”另外一个守卫说,“你见过哪个守卫会给你跪着看门的?他娘的早知道我当个厨子都这么憋屈!”

其实我很理解他们的感受,大家都是平民百姓,而且他们俩也是守卫,这本来就是他们的职业需求,但不幸的是他们挡错了人······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们······刚刚打你们的那个人是琉璃百合郡主,也就是你们老板的老板的女儿。”

“难怪老子那破丫头这么嚣张,大老板女儿我们还真惹不起呀,不过为什么郡主会来我们这么一个小镇?这里没什么特色风景也没什么好吃的······怪难看。而且还有谁会想到来我们这么一个破地方啊?”

“你还别说,郡主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是他跟着欧阳啸天过来这边,当初欧阳啸天在京城救下你们大老板,平息了政变,于是他决定把他的女儿许配给欧阳,然而欧阳一直没有给一个好的答复,一直不肯娶郡主。郡主看上去也很中意欧阳似得,于是一直跟着我们来到了这个小镇。”

“等会?!把郡主许配给了欧阳大侠······”忽然一个守卫一脸惊恐地说道。“快点告诉老爷要出事!”

“额······”我看着两名惊慌失措的守卫,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干嘛了?怎么回事?别吓我啊。”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庆功宴,老爷老早就想着把女儿嫁出去了,这次他可找着机会了,抓住欧阳大侠偏要把女儿许配给他!哄了他半天终于肯娶了,谁知道杀出了琉璃郡主。”

“······”

我呆呆地看着两个坐在地上的守卫,放弃了思考,因为这种情况已经不需要任何思考就能猜出最后的结果,我听见府里一片歌舞升平,心中还勉勉强强残留着一丁点小小的希望······

我对着两个人大喊:“快带我进去啊!趁着事情还没有闹大快点告诉镇长!不然我们都要人头落地啊!”

两名守卫面面相觑,随后赶忙跑回府里,棍子都落在门外了。我立即随着他们进去。在跑到内院的时候一名丫鬟拦住了我们。

她立刻指着我们说:“你们俩不是在守门吗?还有你是谁啊!怎么随随便便就近镇长府了?你们俩干什么吃的!”

一个守卫说道:“哎呀你别管!要出大事了!赶快通知老爷停止这场婚事!”

谁知丫鬟说道。

“婚事这种东西能随随便便停的吗?小姐和欧阳大侠都送进洞房了······”

“我的妈。”

我和两名守卫心中咯噔一下,感觉真的要出事了,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在丫鬟的带路下跟着守卫一同跑向小姐的房间外。一路上看到不少的丫鬟和守卫倒在地上痛苦呻吟,所受的伤全是在人最薄弱的部位上,我能看到不少的太阳穴上留有一个深深的淤伤,看上去郡主还算是留手了,还没想着夺人性命。

但到了小姐的房间外时,房间门早已被某人的蛮力破成碎片,房间内传出一阵熟悉的咒骂声,粗略一听就知道那是郡主的声音,从这一刻开始我便开始思考着我应该用什么方法逃命。现在我就怕郡主一气之下跑回首都将此事告诉给自己父亲,到时候他父亲带着几万追兵把这个小镇夷为平地还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忽然一名看上去还算貌美的年轻女人赤身裹着床单被郡主一脚从屋里踢出门外,嘴角冒着鲜血在地上艰难地爬着惊恐地看着屋内的郡主歇斯底里地大喊道:“救命啊!杀人了!”

“**!看本郡主不取你全家老小狗命,居然当着本郡主的面勾引我的男人,本郡主今天就要让你们家全家老小命丧黄泉!”

只听郡主大喝一声从屋里飞出,在凌空华丽的转身后向着地上的几乎奄奄一息的女人身上狠狠地踢出一脚,这一脚极其精准地踢踢断了女人的脖子,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酥麻在场人的全身,怕死的我不禁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

看见这一幕的丫鬟惊恐万分,立即扑向小姐的尸体声音嘶哑地喊道:“小姐!杀人啦!快来人!”

欧阳大侠本来想阻止郡主杀人的,但没想到郡主的身手如此敏捷,竟能在短短数秒内取人性命。

他下半身裹着白色的毛巾,两颊通红,一看就知道刚刚办完了正事。

“你疯了吗!”

他指着郡主大骂。

“闭嘴你个负心汉!枉我一心一意陪在你身边,谁知你为人竟如此下流!应该当你妻子的人是我!不是这个贱女人!是我!是我!”

此刻出现我眼前的是正妻抓小三神奇场景。我能看见郡主泪如雨下,眼神中夹杂着无尽的愤怒与悲伤,宛如被心爱的男人抛弃了一般,心如刀割。嘴里的咒骂是咬牙切齿的怨恨与愤怒,她用尽一生中最大的力量纵身一跃一脚踢向眼前的负心汉,谁知欧阳稍稍站稳,微微在右手掌心积聚一丁点力量后一掌打在郡主的鞋底底上,之间郡主顿时被这一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力量的掌击击飞到内院的另一端。

“我根本就没爱过你!”

郡主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这似乎是她一生中所受的最大的一次屈辱,嘴角处甚至渗出了一丝鲜血。她捂着刚刚擦伤的左手臂伤口咬牙切齿道。

“好你个欧阳啸天!你今天有负于我!我今后就要让你死无全尸!”

说罢她转身一跳,以院内的假山为踏板跳上屋顶,带着愤怒与悲伤消失在众人眼前。

······

这时候姗姗来迟的镇长看到自己惨死的女儿后不禁晕倒过去,其他丫鬟以及兄弟姐妹统统上前趴在她身上痛哭了起来。

欧阳他走上前去,轻声安慰着那群悲伤的妇人。

他说了什么我完全听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身后的两名守卫一脸无奈地看着我,眼神仿佛在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说:“我觉得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卷席子走人!在郡主把事情告诉他爹之前一定要离开这鬼地方!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还没把话说完,两名守卫转身就跑向自己的宿舍。

哇!~~该怎么办呢?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尸体以及欧阳现在那一脸悲愤的样子我总觉得一些更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于是我走到半裸着的欧阳身边问道。

“我们是不是该走人了?我们得罪的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这么下去迟早小命不保啊。”

欧阳转身对我说:“没关系我的兄弟!只要有我们在无论多大的敌人我们都能战胜!我们要留在这个地方保护镇长和我刚过们的妻子!”

我说:“大哥你在说刚刚那句话的时候能不能把那一个难听的‘们’字去掉!你就他妈**上脑只想着自己刚捞到手的老婆就够了吗?我他妈一界草民俗子无才无德又不懂武你居然跟我说要和我对抗这个国家的主人?那个疯女人的老爹都被人们称作毁天罗刹莫天霸!武功盖世而且手下还有八十万高强精兵,你去对抗他不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吗?我们一周前路过的那一座山就是被他隔空一掌轰掉的!”

我已经用最为暴躁的语气跟这个榆木脑袋叙述自己的心情了,我真的不再想跟这个盖世强人同行,跟他走了那么久我他妈就没几天能安宁的。

谁知道欧阳一脸大义凛然地请拍着我的肩膀浑身正气说道:“没关系!我的兄弟,如果你死了我都不会独活!作为结拜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

“喂喂喂!别他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还有我什么时候有跟你结拜过?!”

“这不重要!我的兄弟,重要的是坚持我们共同的理想!”

“这很重要好吗!还有你刚刚是不是又说了个我没听过的名词?这个‘理想’是什么鬼?别他妈告诉我是干掉莫天霸然后翻身做皇帝吧?”

谁知道欧阳一脸自信的指着我说道:“没错!就是这样!我的兄弟,一直以来我不敢对莫天霸下手是因为我给莫琉璃的面子。而现在正是我们践行共同理想的机会。”

“你疯了吗?欧阳啸天,莫天霸不仅武功盖世手下还至少八十万精兵并号称神行天兵,以他们的行军速度五天加几个时辰就能飞速赶来铲平这个小镇,难道说你想着趁着他们来到这个小镇之前飞去首都打爆莫天霸的头吗?那里精兵防守外加左右护法岂是我们这种人能攻得进去的?从正门走进去呀?”

又谁知欧阳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样子令我感到一生中最大的不详。

“没错!就从正门进去。”

“······大哥你放过我吧。”我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

周围是一片残壁垝垣,我坐在倒在地上残破的城门木头上,一边拿出我收在口袋中的咸菜头和馒头细细品味使自己保持应有的冷静,一边抬头欣赏着天上那一些由于欧阳和莫天霸神功大战产生的那些五光十色的爆炸。此时此刻我心中除了吃屎一般难受之外并没有其他波动,两年来的各种骇人的旅行经历丝毫无法使我在这种清醒下冷静下来。

——欧阳果真把我装在麻袋子里在短短两天之内从小镇用轻功“飞”一般来到了首都,只见首都大门前全是尚未出征的戎装精兵,一股无形的杀气正从军队中向着我扑腾袭来,那是一种跳入虎坑的感觉。谁知道欧阳纵身跃到城门之前,隔着数万士兵凭空一掌便将城门轰破,可怜那些士兵挡在他前面的士兵都被掌风所波及,士兵的们杀气顿时消失如同笼中的饥虎,纷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纷纷昏倒过去。

天空是不是传来震耳欲聋的爆鸣声,两位绝世高手纷纷化作一蓝一红两条蛟龙游斗于苍穹之上,此番情景非平日能享受得了,即使有也不想。二龙之首在飞速中重重地相互撞击,只听见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波不仅仅震非地上的桌椅,天上厚重的云层更是在冲击中瞬间消失,如同仙人之手猛力拨开尘土一般,在头顶上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空洞

两人大战了一个时辰之久,我身边也坐着几位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士兵,只见他们卸去戎装,手中不知何来一把瓜子,跟我一样抬头看着神仙打架。

忽然一名士兵问道:“你是天上那位大侠的熟人吧?请问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一掌轰破坚不可摧的阳天门?”

我这不知道是第几次给别人介绍那个人的名号了。

“欧阳啸天,猛得一匹。”

“那么大哥请问你是怎么认识这位大侠的?还有大哥请问你收小弟吗?”

“我是被欧阳强行带到这里来的,至于我收不收小弟那就要看看等会掉下来的是谁了。”我从那个士兵手上拿来几颗瓜子啃了起来。

又是几声巨响,那一头红色的巨龙无力般地从天上掉了下来,并在地上轰隆一声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不一会儿,那一名满身鲜血的莫天霸缓缓从窟窿里爬出并直径向着我走去。

他来到我面前,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我说:“想不到啊,想不到。我莫天霸居然有一天会被仅仅两个人打败!”

他先抬头看着翱翔在天上的欧阳啸天感叹到:“好一个绝世大侠!”

然后看着不知所措的我说:“还有你这一位绝代智将!”

随后“哇”地惨叫一声喷我一脸血到底身亡。

喂!你死就死为什么还要喷我一脸血啊!

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心中这样暗骂。

此时欧阳啸天从天而降,只不过不是出现在我身边,而是缓缓地走向远处的皇宫,我和其他醒来的士兵纷纷跟了上去,一直跟到大殿门外。

只见欧阳啸天缓缓来到那一张金色的龙椅旁,面无表情,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纹路。

我身后的士兵们在其中一人的带领下纷纷喊着让欧阳坐上去。

欧阳转身看了我一眼,一屁股坐在龙椅上扬天长笑了起来。

“凡间尘世!唯我独尊!”

他对着我们大喊道。

······

后来我当了欧阳的宰相。

在他身披黄袍的那一刻,我想除了我一个人独自在人群中保持一脸懵逼的表情之外,其他人都怀着极度兴奋的表情看着欧阳身穿黄袍时英姿飒爽的样子,见到国民们用着如此热情的态度对待新皇帝,可见莫天霸此人实为一名暴君吧?

郡主则比较落魄了,当她看见父皇被欧阳杀掉的那一刻后悲痛欲绝,不旧后便步入佛门,出家当了一名尼姑。

成为了宰相之后,虽然金山银山应有尽有,但是却依旧不能让我平静地生活下去,每天面对的繁杂公务和处理各种危险情况跟以前与欧阳一·同旅行时遇到的事情有什么差别?于是我在享受了数个月的荣华富贵后便摘下了头顶上那对于我来说别扭到死的乌纱帽,回到家乡那个小小的房子中,在自己从算盘中敲出的清脆算盘声中清闲自在地生活下去。

回想起莫天霸死前的样子,心中不时有种奇怪的错觉:“我以前好像跟这个人旅行过一段时间吧?”

然而我所向往的平静生活也过不了多久。

不久后,正当我躺在床上看着对面阳台的美女浇花的时候,一名陌生男子走了进来,二话不说便把我从床上拉出房间,力量之大甚至把我家大门给踹飞。

我好不容易地止住了他,大骂道:“神经病啊!你想干嘛?!”

谁知道他傻笑道:“我知道你是谁,绝代智将的名号你躲到哪里都藏不住的,跟我走吧兄弟,一起踏上救世的旅途!”

我对着他大喝一声:“滚!”

谁知他傻傻一笑便糊弄过去,一只手就直接把我拉跑,当时我身上还穿着睡衣没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