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病毒很奇怪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我的病毒很奇怪》免费在线阅读_血源教主小说

我的病毒很奇怪

作者:血源教主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霍天南,集团排行榜第一霍氏集团老板霍霸天之子,因霍霸天去世被自家人以不适合霍家生存为由而赶走。离开后流浪一年却被陈光国收留,至此开始了一段新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界中有三大国家,分别是,王之国、圣之国、神之国。

而王之国则就是最低等的国家,但他却有着强大的集团。

霍氏集团便是王之国最强集团,在世界集团里排行老大是惹不起的存在。

霍家则是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别墅里,而且是私人订制的领地别墅。

此时,霍家别墅里一名中年人身穿一套西装,坐在沙发上,双眼冷漠的撇了一眼在旁边的霍天南。

正在低头不语的霍天南则是抬起头看向中年人,语气柔弱的道:“大伯,你真的要赶我走吗?父亲没了,整个霍家我觉得就大伯你对我最好了!”

“天南,你也知道,自打你父亲死了之后,霍氏集团便相当于是群龙无首!”

右手轻轻敲了敲桌子,大伯双眼冷淡的看着霍天南道:“你父亲走后,霍家必会为难你,大伯,也是为你好。”

霍天南也明白大伯说的什么意思。

霍氏集团老板霍霸天去世,那么继承他的一切的人便是他的儿子霍天南。

而霍霸天所发展的集团随着愈加庞大,自家人也开始要他的集团。

这导致霍天南处境本就很危险,他父亲去世,更是把他推倒了边缘。

看着桌子上放着的那个茶杯,右手握住茶杯的把柄抬起来,大伯抿了抿。

放下来后,他看向霍天南冷声道:“你走吧,你虽为我霍家之人,但却什么都不会……”

然而,话还没说完,霍天南双眼平淡的看着自己的大伯,以前,大伯照顾他的场面历历在目,现如今的他,双眼却没有了往日的疼爱。

他默默的问:“理由呢?”

大伯沉默了一下,接着看向他咬着字道:“你不适合霍家。”

听到这句话,坐在沙发上的霍天南身子微微一颤。

是啊,自己确实是不适合霍家,霍家的手段和社交对自己来讲根本是可有可无。

缓缓起身,看向自己的大伯,霍天南脸色平静的道:“我知道了,从今天起我便不是霍家的人,行李我就不拿了,你们想给谁就给谁吧。”

大伯听到我这么说,双眼闪过一丝诧异,但依然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茶杯中的茶温度已经变低了,但霍天南的心却放松了。

说实话,在他这几年在霍家待着限制很多。

此次离家对他来讲是个很好的锻炼。

一年过后,王之国中的一处废墟处,一些破旧服饰的两人在满是机械与垃圾的废墟中搜寻着他们看的上的东西。

一个男子蹲下身,双手摸摸索索,随后从这堆废墟里拿出来一个东西。

这东西是个小方块,这东西上纹路繁杂清晰,散发着微微金光。

“嘿,好东西。”

刚要把东西收进自己这里,忽然间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他脑袋。

诶哟一声,转过头看去却发现一个中年人,双眼木纳的看着他。

流浪汉不禁怒瞪他一眼:“你干嘛?!”

“东西给我,你给我滚。”中年人看着他,双眼微微一眯,一道威慑之光乍现。

看到他双眼中的威慑之光,这流浪汉于是立马恐惧的把这个方块的东西交给他手里。

接过后,中年人便看到那流浪汉立马逃窜起来。

但这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中年人微微一皱眉,转过身看去,发现一名少年出现在身后正用他那宛如女子一般娇嫩的双手扒开那些垃圾和废墟。

这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九岁,身上穿着的衣服裤子还有鞋也已经破破烂烂了。

脸上土灰一片,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搜集着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中年人于是冷笑一声,看着他冷声道:“小子,我发现你身上有个好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

少年看了他一眼,停下手中的动作。

接着,中年人看到眼前的少年用着冰冷的双眼看着他。

“你是说,这个吗?”说着,少年从那破旧的裤兜里拿出了一个三角形的东西。

这三角形的东西跟那方形的材质一样,看起来是木头制的,也纹有繁杂的纹路,散发着微淡金光。

“没错,把他交给我。”

少年看了他一眼,接着看向手里的这个三角形的未知东西。

这个东西还是他早上搜索废墟找到的,但没想到既然会有人要这东西。

于是少年想了一下,正要交给这中年人的时候,三角形身上的纹路忽然散发出浓郁的金光。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一阵声音。

「求求你,不要把我交给他!」

这个声音,让他心里一惊,这个声音一听就是女孩的声音。

可是自己根本没看到四周还有别人。

看了看手里的这个三角形物体身上的纹路愈发亮眼,他于是便把手放了下去。

看到少年把手放下,中年人则看着他,脸上阴沉下来。

“这个,不能给你。”少年看着他于是坚定的道:“告辞。”

说着,他便转过身要离开,但就在这时……

中年人听到他既然不交,左手插到裤兜里,拿出一根针管。

这针管比普通的针管瘦,针管里有着红色液体,那液体沸腾翻滚着,仿佛有生命一般。

而那针管的头端,尖针从头端自动伸出,嘴里大喝:“既然不交,那就只能用强了!”

顿时,针尖透过少年的皮肤扎进他的静脉里。

“我以前可是一个医生,病人的静脉我可是十分清楚。”

中年人看着少年狞笑道:“而我新研发的病毒可是能让人必死无疑!”

说完,拔出针尖,似察觉到拔出,那针尖自动缩了回去。

把无针针管收起来后,便看到少年摇摇晃晃起来。

眼前模糊一片,身子更是虚浮无力,身体感觉很沉重,少年倒下了。

见此,中年人转身走去,随后逐渐消失身影。

眼前一片漆黑,仿佛像是黑夜一样。

脑海中响起了那阵少女的声音:「你叫什么名?」

“我叫……霍天南。”

“小子,醒醒醒醒!”

接着,耳边恍惚的听到了一阵叫喊声。

霍天南眼皮动了动,随后睁开双眼,便看到一个下巴胡茬身穿警服的大叔。

霍天南于是起身,看了这大叔一眼问:“你是谁?”

“我叫陈光国,小子,看你搁这昏过去了,发生了什么?”

陈光国双眼看着他,忽然看到他脖子静脉处有一个针眼的痕迹。

“这是……”陈光国于是立马起身看向身后的其余身穿便衣的手下道:“把这孩子给送到我家。”

身后的人纷纷答是,然后扶着霍天南回到陈光国的住处。

陈光国的住处是一个比较适中的小区的房子。

而他住在这房子的三楼。

开车载着他来到了太守小区里。

车子进到小区里路过的人都下意识看向这车,看到开车的陈光国都纷纷笑了笑。

而陈光国也是笑了笑。

很快,到了他家楼下门前车停了下来。

陈光国下了车,于是打开后车位的车门,看着在里面坐着发呆的霍天南轻声道:“下来吧。”

点了点头,霍天南便下了车跟在陈光国的身后。

陈光国上了三楼,从裤兜里拿出一串钥匙,**右边门的钥匙孔里。

门打开了,陈光国走进来脱下鞋子换上拖鞋后转过头看向霍天南道:“你先在这里待一会,然后一会给你洗个澡。”

看着陈光国,霍天南点了点头,脱下鞋穿上拖鞋后四处打量。

这里虽然没他霍家别墅开阔,但装饰整洁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走到沙发上有些怀疑自己该不该坐。

怕自己弄脏了这沙发。

看到他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陈光国大大咧咧的说:“没事,把这里当你家,随便坐。”

听到这句话,感觉心安了一些于是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感觉到这柔软的沙发,霍天南于是便舒服的睡着了。

而过了一段时间,陈光国立马走了过来要叫他洗澡,但结果发现他既然睡着了也没叫他安静的等着。

过了一个小时,霍天南睡醒了,这可能是自打离开霍家后第一次睡的如此舒服的一段觉。

刚好在厨房里忙碌的陈光国听到声音,于是看向他边告诉他洗澡水好了让他赶紧去洗。

霍天南于是便脱下了自己身上那破烂的衣服裤子。

趁着霍天南去洗澡的时间,陈光国还走到沙发那,把他脱下来的衣服裤子给扔到外头,接着想拿出个男装。

可是他发现,自己身材魁梧,衣服裤子给他穿可能还太大。

忽然间,他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去自己女儿房间里。

痛痛快快的洗完了澡后,霍天南便擦身子,裹上浴袍走了出来。

而他看到沙发上那套女装。

“哦,你洗完……了。”

当看到霍天南的样子,陈光国不禁一愣。

因为离开霍家后,没人能剪发,所以他的头发也变成了长发。

而有着长发的他配上那本就阴柔的脸蛋,看上去就是一名女子。

雪白的肌肤,长发过肩,双眼有些呆萌的看着陈光国问:“我就穿这个?”

“啊,啊哈哈,我本来担心你穿这个可能不好看,但却是我多想了。”

陈光国于是跟霍天南解释起来缘由。

而霍天南听完,也知道是迫不得已,于是穿上了他女儿的洛丽塔。

没办法,以前女儿很喜欢洛丽塔花了很多钱没别的衣服,就洛丽塔最多。

穿上洛丽塔的服饰后,不得不说霍天南更像一位女子。

看上去就非常的有气质。

感觉很合身,霍天南也只能忽略这是女孩穿的了他现在可没有以前那么挑。

陈光国也是把饭菜端到餐桌上。

于是两人来到餐桌上吃饭。

吃饭的过程中,陈光国问了问霍天南是怎么昏过去的。

而他也老老实实的告诉了陈光国。

毕竟人家都怎么帮自己,自己不可能不回答。

当听到霍天南说着那些事情后,尤其听到碰到中年人拿针管扎进脖子里时,他双手微微一颤。

陈光国面容有些铁青。

接着,霍天南看到他如此铁青的面庞不禁好奇,问他为什么在意这件事。

接着,他告诉霍天南:“实不相瞒,我的妻子和我女儿被人绑架抓走,而我查出来他们两可能是被一个研究药物的人抓去。”

“所以你怀疑,我遇到的那个中年人可能就是抓走你妻子和女儿的凶手?”霍天南看着他,双眼流转一抹疑惑看着他问。

“只是怀疑,现在还没证据。”

说完,两人便专心吃饭,吃完后,陈光国便告诉他住在他女儿房间里。

于是,霍天南穿着女装进到了陈光国女儿的卧室。

卧室看起来打扫过,四周都很干净,学习桌,板凳以及在旁边的单人床。

屋子也是蔚蓝一片,给人一种很平和的感觉。

此时,陈光国坐在沙发上,拿起在桌子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今日,关于连环杀人一案再次增加,这次是集团排行榜中第三十七排名的天果集团中的一名员工……”

看着电视里记者面对镜头满脸严肃的表情,右手拿着麦克风,陈光国脸色凝重起来。

连环杀人案,果然,还没结束吗?

是谁会杀怎么多人,而且都是名人,并且还是集团排行榜的人……

“看来,这个人是个非常仇视集团的人啊……”

陈光国靠着,接着叹了口气。

该怎么办?连环杀人案,现在也正是他接受的案子,这案子不处,他也升不了阶啊。

第二天,霍天南醒过来后,走出卧室来到厕所里,照了照镜子。

镜子中的自己长发披散,双眼看上去好毫无波动,身穿女式睡衣。

无奈的叹了口气,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看到陈光国做好了饭菜。

看到他醒了,笑了笑道:“你醒了?既然如此,一会我出去给你买个男士的衣服裤子还有鞋子,跟我出去一趟。”

听到这句话,霍天南微微一歪头呆呆地问:“出去?”

“对,来,你先吃饭吧,我现在出去买衣服裤子和鞋子给你整的利利索索,跟我搞个大案子。”

这才想起来,陈光国是一位警察,有案子要办。

估计带我只是让我凑凑热闹吧?

于是跟他说好后,霍天南便吃饭,而陈光国则是出去买了一套服饰。

吃完后,他也刚好回来了。

当看到他手里的一套黑色西装不禁一愣。

“怎样,我可是目测你的身高预估的,来穿穿看合不合适。”

霍天南于是走了上去,接着换上了这套西装发现刚好合适。

不大不小,正正好好。

而且因为他身材修长,长发飘飘,面容阴柔,倒是给人一种职业女强人的感觉呢。

接着,陈光国嘱咐他,到时候不要说话一切听他指挥就行。

达成一致后,两人便出了家门。

开车一路来到局里,便看到一位身穿便衣的人下楼。

看到陈光国他立马打了声招呼。

于是陈光国也回了一句,霍天南则是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屋里,刚进去就看到一个人跑过来,满脸惊慌的道:“不好了,陈警官,在这附近又有人死了!”

陈光国一惊,立马让他带两人过去。

于是三人急忙来到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在局子附近的一个工地。

车一路行驶到这工地,在行驶的途中,陈光国也跟霍天南说了说最近的连环杀人案。

当听到陈光国是接这个案子的人,不禁有些吃惊。

到了目的地,三人下车,准备工具齐全后,陈光国给了霍天南一双手套。

接着三人装备齐全后这才走进去。

来到里面,霍天南便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尸体。

这是个男子,并且身体一些部位已经发紫,估计死了很久了。

“怎么现在才发现?”陈光国不禁皱了皱眉也看到尸体一些部位发紫,接着看向旁边满脸紧张的那人问。

“啊,今天早上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说‘我看到了尸体,请立马过来’接着,我刚要出去就碰到陈警官你了。”

霍天南双眼看了一眼尸体,随后走到尸体旁边,蹲下身后看了看他的眼睛,但他必经不是警察,对侦查这方面也不擅长。

但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如果按照这最近的连环杀人所死的人那岂不就是,这个人也是集团排行榜里集团的一员?

“嗯?”霍天南双眼一凝,看向尸体的腹部,发现这个尸体的腹部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长口。

忍住心里的不适,双手戴着手套把那口子给稍微拔开一道缝隙。

接着,他便看到,这腹部的十二指肠既然没有!

看来杀人者把他的十二指肠拿走了,不过拿走他的十二指肠是要干嘛?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杀人者应该不只是连环杀人那么简单。

陈光国看到霍天南把尸体腹部的伤口扒开看着里面,好奇之下也走过来看一看。

“尸体的肚子里没有十二指肠了吗?”

听到陈光国的话,霍天南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他小声道:“我怀疑,那个凶手不只是啥人那么简单,他现在杀了几个?”

“加上这个,总共五个。”

“其余四个又失去什么吗?”

陈光国一惊,随后仔细一想,接着立马说:“第一个死者失去的脑袋。”

“第二个失去的两条胳膊。”

“第三个失去的是上半身,但却没拿走脑袋和双手。”

“第四个则是整个下半身。”

霍天南听完,右手化掌,摸了摸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看起来,这个凶手是有目的性的,把他们失去的部位组合在一起,和那死者的身材……”

“我想起来了!”陈光国忽然恍然大悟,立马道:“第一个死者是集团排行榜第三十名的集团,威神集团里的一个会计。”

“他的大脑很好使,能记住他所看过的东西,而且之前也是因为这个都上过电视,当时我女儿还看了那个新闻。”

“第二个死者名叫蔡鑫,是集团排行榜第四十集团,乔森集团的一个男书记。”

“他以前干过很长时间的重活,双手的胳膊很有劲,我跟他有几次接触,看着很老实,之前跟他去酒馆喝酒跟他掰手腕,那力气大的跟头牛似的。”

“第三个死者叫金时茅,是个健身教练,但他健身许久也只是把上半身锻炼,其他手和脚的一些地方基本都不算太在意,他主要锻炼的就是胸大肌和后背,这些都在他的档案里。”

“第四个叫蓝永南,是个爱好游泳的人。”

“他的下半身可以说经过游泳后肌肉很发达,我们当时不仅查了他的资料还看了他的样子,小伙长的不错。”

霍天南听着陈光国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些死者的消息,陷入思考。

最强的大脑,粗壮有力的手臂,健硕的身体,和肌肉发达的下半身。

这些组合起来的话,感觉是……

忽然间,霍天南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他跟陈光国说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但却感觉这个想法有些太过玄学。

而陈光国则立马询问。

霍天南并未告诉他而是问:“那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吗?”

“这个,我不知道。”随后看向旁边正买单的人问:“你查这死者的资料了吗?”

“查了,这个死者叫欧陆杨,三十八岁,是集团排行榜第三十八个虎狼集团里的一个小员工,但是……”

说到后边,他顿时有些怪异的看着那尸体说道:“但是,他以前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一个意外,一辆汽车撞倒他,接着,因为冲击力过大,导致那辆车结结实实撞在他肚子上。”

“十二指肠那个部位也基本上快断了,当送进医院后,医生却发现他被撞的那个地方既然神奇般的好了。”

陈光国一愣,看着他问:“你没骗我?”

“我骗你干嘛?陈警官你也知道,我在去现场之前一定会做足功课的,他的资料在临走前我就看了。”

“果然。”听完那人说的话,霍天南于是肯定的道:“是因为他那强大的自愈力,但按理来说普通人不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自愈力。”

“对啊,如果说他拿走了十二指肠下一个还会拿走什么呢?”

陈光国用右手轻轻敲了敲额头。

霍天南则是低头沉思,过了不一会抬起头看向陈光国缓声道:“心脏……”

“心脏,等等,不应该是胃吗?”陈光国也想到了什么,但当听到他说的话于是疑惑的问。

“虽然胃也是内脏的一部分,但他所整的怪物可能不需要胃这个东西,只要心脏,而他也会挑选一个很合适的心脏来组装自己的怪物。”

“怪物……”陈光国瞪大双眼的看着他问:“什么怪物?”

“不知道……”霍天南低头沉思,说实话,他也不知道那个人干嘛要造出一个怪物,不可能是闲着没事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