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梦话夜谈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7日

《梦话夜谈》免费在线阅读_大脸小馒头小说

梦话夜谈

作者:大脸小馒头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少帝七岁登基,太后与外戚掌权,朝野动荡,党派相争。才子年少中举,赞赏与重用同时,流言四起,自我保全。不,这其实是个谈恋爱的故事吧~年纪小的姑娘嫁给从没见过的郎君,姑娘的哥哥帮皇帝在乡野处寻姑娘抓过来谈恋爱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书人摆一张桌子在客栈门前,大声吆喝一声,紧接着锣声响起,赶路人停下脚步歇息听故事。一辆马车缓缓停下,面目清秀的公子哥拉开帘子。“师傅,就到这吧,这是路费。”一串沉重的铜钱放在车厢内,公子伸手将坐在车内的少女扶了下来。

“暂且在这听会儿书,我去问问客栈是否有多的客房。”

如玉无暇的面貌让四周的男女惊奇,轻柔的声音嘱咐了少女,少女点点头。目送走公子哥少女便站在人群之中听着说书,说书人一下子就看见这个外乡的少女。

“姑娘,第一次来京城吧?”

说书人满面商业化的笑容,少女点点头。说书人拿起扇子在空中来回挥动,他的双眼也跟着扇子转动,好似在催眠一般。然后袖子一震,将扇子放下。

“话说那宁右丞相,宁贞友年至不惑膝下也只有一女未有一子,全府上下心焦似焚,连那正房夫人都知道自己未能生子,在那宁老爷门口跪了个三天三夜,求着老爷娶侧室,但这夫妻二人于年少便私定终身……”

少女配着说书人惟妙惟肖的表情听得入神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神被拉回了体内。她回过头看见公子哥正站在身后,公子哥看着她的样子暖心地摸了摸少女的头。

“我订了一间客房,今日暂且住这里,我朋友今晚应该会来的。”

说书人转眼想叫少女配合,看见少女身旁的公子哥,先是一惊然后似乎找到了爆点,用扇子拍着手掌心。

“话说那宁大老爷有一至交在江南,那便是江南第一富商颜崇横,那颜崇横不仅取了江南第一美女董含玉,更得一长子,年少便聪慧国人。那宁老爷四十无子,便与老友相求,颜老爷也急坏了,但是那颜大少爷却有妙招……”

公子哥抬眼看见了说书人,微微一笑然后领着少女进了客栈。公子哥便是富甲江南的颜崇横的长子颜霖,如他的字清辉一样,样貌品性皆如月光般皎洁,惹人钦佩爱慕,而少女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颜溪月。

颜霖七岁时生母含玉病逝,颜崇横十月未出门营商,于家中饮酒整日昏醉,有一日上街买酒,撞见往日去的酒家当家不在唯有小女在,小女于此岁数长开了,颜崇横在这个小女眉眼间看出了亡妻的神情,隔月便取了此女作为二房夫人,这二房待颜霖如己出,颜霖待此母女更是孝敬宠爱。

“刚刚我听说书人在讲宁伯伯的事,不过也是,宁伯伯四十岁才得一个儿子。”

颜溪月走进客房接过颜霖递来的包袱,颜霖低下头倒了一杯水,然后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笑而不语。颜溪月疑惑地望了望颜霖,然后似乎想起什么。

“不过妙招我可没听阿哥说起过。”

颜霖饮完杯中最后一口水,然后“噗嗤”笑出了声。

“你要是知道了,我怕要被爹打到半身不遂。”

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客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穿着华贵丝绸但胸膛敞开的人走了进来,两步变一步投入了颜霖的怀抱,时不时还发出抽泣声,举止十分女子但是颜溪月从声音中判断出他是个男人。

“一年未见,你怎么就带了个野货给我,你知道吗?我在这里为你可是守了一年的身呢!”

颜溪月听着话呆住了,颜霖轻拍着那个男人的背,示意放开,可那个男人似乎不停用了更大的力气将颜霖抱住,颜霖无奈只能使劲推开那个男人,男人踉跄了两步立刻找到平衡站稳了。

“怀袖兄,万万不可,要是圣上知道你如此对我,他可要生气的。”

颜霖毕恭毕敬地哈着腰,双臂举起挡住脸上的表情,男人不屑地哼了一声,满脸的嫌弃。

“何必这样,都是从小长到大的。”

颜霖轻声一笑,站直看着眼前的男人,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男人的嫌弃消失了,剩下的是无奈和开心。颜霖朝颜溪月看去,然后招招手,示意让她过来,颜溪月楞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颜霖的身旁。

“舍妹,溪月,怀袖兄应该从未见过。”

被颜霖称作怀袖的男人弯下腰,用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盯着颜溪月,好像在观察一个稀有物种一般。颜溪月抬头想和眼前的人打招呼却被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长得和你是有点像,眉眼却比你少了份贵气。”

男人直起腰,手搭在颜霖的肩上,头靠在自己的手上,展现出一副和颜霖很熟悉的样子。颜霖低下头,有股酸意在喉咙里徘徊。意识到不对的男人立刻用力拍了一下颜霖的背。

“你至少还有爹,你二娘也不是不疼你,我连爹娘一眼都没见着,空有个郡王名却什么都做不了。”

男人声音变得有点发抖,似乎在悲伤但突然有回过神,笑容在他脸上浮现,他双手叉腰。

“我叫舒由,字怀袖,你可以叫我怀袖哥哥。”

颜溪月乖巧地点点头,舒由靠近颜溪月,和颜溪月比了比个子,叹了句“娇小”,然后满脸宠爱地摸了摸颜溪月的头发。

“别看我比你哥矮那么一点点,我可比你哥哥大三个月。明天与你成亲的那个哥哥,是我们两个可是小很多,但是长得最高最壮的一个。”

颜溪月点点头,然后低下头,想起了家,胡同里那几个玩得好的小姐妹,她虽是几个人里出身最好的但她却有了不可诋毁的婚约,一开始不知道,但看到第一个玩伴及笄的时候她便明白了,她们可以和自己的情郎厮守终身,她却只能政治联姻,成为维护一段关系的工具。

“溪月,对不起。”

因为是手足的原因,颜溪月在想什么颜霖十有八九都会知晓,颜溪月听到哥哥的声音抬起头便看到不远处那个满脸歉意和背负罪恶感的颜霖,身不由己,颜溪月只能如此总结自己。

“无事,阿哥不必怪罪自己,阿哥也有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我这算什么。”

所谓无法控制是大臣之间的谣言,因颜霖聪慧多才刚刚束发就进士及第,年少的圣上更是将其作为谏臣带在身边,因样貌清秀举止又与皇帝亲密,二人分桃的谣言四起,因而颜霖借回乡探亲之由,用来避开一年的谣言。

“那个啊……”

似乎听懂的舒由突然笑了出来,笑得气喘不过来的时候便移步到桌子旁,用手拍着桌子慢慢让气息变得舒缓。

“那个不一定是无法控制的事,或许是设计好也说不定。”

颜霖用脚猛地踩了一下舒由的脚,舒由不由地叫了起来,舒由转过头看见颜霖看似温柔的笑容就知道事情坏了,他哈腰嘴巴不停轻声念叨着“对不起”,直到颜霖觉得满足。

“王爷,回去了。”

刚刚客栈前的说书人站在客房门口,舒由抬起头好似看见救命恩人一般,三步并一步跨到说书人的身边,展现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先回去了,清辉明日喜宴见。”

舒由转身刚跨出门就又探出头朝颜溪月给了附上飞吻的道别,一旁的颜霖忍着怒气保持着微笑,目送着舒由的离开,待他离开视线范围颜霖就关上了客房的房门。颜霖沉默地站在门口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身后传来颜溪月特别小声的笑声,但是过于安静的环境让颜霖一下子注意到,抬头看向颜溪月的方向,颜溪月用衣袖挡着半张脸站在桌子旁偷笑。

“阿哥的朋友,真有趣。”

或许看到舒由的样子,颜溪月对着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夫君有了点小期待,婚约的压力稍稍减轻了一些。

晚饭后,颜霖便让客栈掌柜温了一壶桂花酿,独自坐在屋顶上,赏着京城特有的繁华夜景,品着温热绵甜的酒。一个人影从不远处跳窜了过来,稳稳地站在颜霖的身旁。

“怎么?新郎官想来看看新娘子?”

颜霖放下手中的杯盏,抬头仰视着那个人,那个人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我,只是来看夜景的。”

颜霖轻声地笑,将早有预知备了的另一个酒杯倒上温酒,举起递给了那个人,那个人依旧无言,接过酒杯就一饮而尽,然后厌恶地砸了一下舌。

“真是小孩子口味。”

颜霖听到又是一笑,单手向后撑着,另一只手举起酒杯对着月亮,轻轻一举,好似在对月亮敬酒一般,将手收回抿了一口,放下酒杯,拉了拉那个人的衣袖示意坐下。

“明日你大喜,要对我的妹妹好一点哦。”

那个人坐下后轻声地应了一声,收到回复的颜霖又举起酒杯对着月亮,月亮的银辉照着他,他似乎对月亮着了迷,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明日之后,我就要正式入职了,有什么话让我带给你那圣上表哥的吗?”

颜霖将酒一饮而尽,双手撑地,仰头看着月亮,哼起了江南小调。那个人沉默了很久。

“告诉他万事留个心。”

听到“小心”二字,就想起六年前,离家赶考前夜自己的二娘卧在他的书房哭泣,不停告诫他要小心,年幼的溪月更是拦着马车不让他走。

“接下来的一年要过得很煎熬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