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栗子花的百合两仪师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栗子花的百合两仪师》免费在线阅读_遠燈海綾小说

栗子花的百合两仪师

作者:遠燈海綾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天华国年轻战士天云在刺杀入侵的瀛洲国海军魔女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巨大的意外。两百多年后,他成为一个城市神女醒来。虽经沧海桑田,天华国这个名字已经只存在于历史书中,瀛洲国占领了全地,但依然挡不住她开始编织一个细若蛛丝的复仇计划。【本书为东方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亮尚未落下,太阳尚未升起。

在天华国海边某处海湾的沙滩上,岩石与灌木丛的背后,埋伏着两千人的军队。他们神色凝重,手持利剑或弓矢,目不转睛地关注着海中即将出现的影子。

据探子回报,瀛洲国的船队应该是会在在这个时候到来了。虽然瀛洲国这支杀气腾腾的海军确实强大,一路上杀烧掳虐了好几个小岛国。但这里是大陆,这里是天华国的土地,将士们都已下定决心,定要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抱着破船的木板游回去。

“来了!”

突然有一个眼力好的士兵指着灰色浓雾喊了一声。众将士们抬起头望向士兵所指的方向,桅杆,船帆渐渐从雾中显露出来。船帆上绣着的图形毫无疑问的证实了来者的身份:绿色的底色上,一朵淡粉色,多层花瓣,黄色花芯的花朵,这就是瀛洲国皇室的标志,也是他们的旗帜,莲花之旗。

此时,在海湾外侧,一堆黑色的礁石后面,也埋伏着数十人的队伍,他们是一个精锐小队,不仅水性极好,更是擅长驾船,登船和海战。将军的本意是当瀛洲国的大船驶入海湾后,再联合岸上的部队两面夹击。

“好像情况有点不对。”

这支后伏部队里,有一名脸上看上去稚气未脱的少年突然自言自语道。

少年的名字叫做天云,小时候就父母早逝,他是靠村里的宗老抚养长大的。宗老是位颇有儒雅风范的老人,从小教天云识字,学习圣人的教训。可天云似乎不太喜欢读书考科举当官这条路子,所以读书时就经常逃课,到村边的小河里面游泳。要么就是去酒馆听那些海客讲不着边际的故事。

天长日久,天云在学问上依然是个半吊子,不过因为结识了各色人等,不仅见识很广,还学会了剑技。对这个不爱读书的少年,宗老简直气得跺脚。

终于,轮到天云派上用场的机会来了:听说瀛洲国和天华国交恶,两国之间不久就会爆发战争。天云投笔从戎,报名参加了军队。没想到离开村子的那天,那个以前天天用木仗赶着天云跑的宗老爷爷竟然在众人面前留了泪。

他一直把宗老的教训放在心中:“云儿,虽然圣人教导我们舍生取义。但是,我们全村子都希望你能平安归来!”

想起这句话,天云就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剑。

“有什么不对?我没看出什么问题啊?”这时后伏队里另一名少年说。

“小子,你该不是真信了那个谣言了吧!什么瀛洲军队里有一名魔女来着。”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想起这两天天云的某些言论讥讽道。

“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吧!再说魔女那事情可能真的不是谣言那么简单。”天云坚持自己的看法。关于魔女的事情,他最早是听一名喝得醉醺醺的海客说的。在那人的故事里,瀛洲的皇帝是靠这名魔女,不断的开疆拓土,到处打仗,却总是能以超乎人想象的方式获得胜利。听上去有些夸张,但不像是胡说。

“这小子,平时就神神叨叨的。经常在晚上看月亮观星象什么的。呵呵,我掐指一算,这场仗打完了,你干脆回家当个方术士吧,哈哈!”

“够了!闭嘴!”

队长一声怒喝,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你们不觉得真的挺奇怪吗?为什么船队的规模比想象中小这么多?为什么到现在还这么安静?而且没看到他们放小船下来?”队长指着远处幽灵一般的船队说道。

这一说,才让后伏队的队员意识到确实有一丝不对劲。即便如此安静可以解释为对方也想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击。但这里只有一艘旗舰,两艘大船和三艘中型船,远处也没见后续部队。除去水手,充其量也只能装三五百人的军队。靠着这么一支不大的军队,瀛洲国是怎么大杀四方的?不应该是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吗?

更奇怪的是,因为大船吃水很深,不能开到浅滩边,部队登陆都只能乘坐划桨小船。而小船又是从大船上放下来。迄今为止,虽然天色还没亮,雾也没散去,却迟迟没见瀛洲军队放小船下来的迹象。

但不管怎么样,后伏部队都会像之前商定好的一样,当正面部队发起攻击,他们就会立即出击,靠着小艇接近船队,然后用钩索爬上船,在船上制造混乱,达到两面夹击的效果。现在,他们就等着正面部队的攻击了。

东方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雾霭也渐渐散去,这支不大的舰队完整的显现在众人眼前。这引起了正面主力部队里一阵窃窃私语,内容大多是:“就这么几艘船?能有几个鸟人?看我不杀得个落花流水,丢盔弃甲!”“怎么还不下令进攻啊?”“下令吧,将军!”

终于,从旗舰船舱里走出一个戴着像是昆虫触须一般头盔,身穿皮甲的人。这种头盔瀛洲国将领常见打扮。在身边两个随从的陪伴下,他走到船头,向海岸方向慢慢展开一卷绢布,对岸上的天华国军队喊话:

“我乃瀛洲国大将军津见,现向诸位宣读皇帝陛下之赦令,与瀛洲国为敌者,放下武器投降,可免一死。否则格杀勿论。”

没想到这一宣告,在天华国军队中,先是片刻的沉默,随后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滚吧!你那破皇帝管不到这,这里归宣威帝管!”

“这蝗虫头男人有什么能耐,放马过来吧!”

“今天要让瀛洲鬼子船破人亡!”

……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天华国将军站了起来,走上一块一人高的石头,随后拔出手里的长剑,直指前方瀛洲船队,“我命令,进攻!”

埋伏的军队从岩石和灌木丛中走了出来,他们举起刀和长矛,高呼着“杀啊!”的口号,如潮水般冲向海滩。只是当他们冲了一半才意识到:对面没有部队从船上下来,登陆。现在海滩上一个敌人都没有。只有这几艘除了将军和随从,看不见其他人的船诡异地停在那里。

于是他们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不敢下船,这怎么办啊?”

“把投石车推过来吧!”

“对,不敢应战的孬种,砸烂他狗日的破船!”

……

冲锋停了下来,天华国的军士们没有想到敌人不敢下船,他们没有做好登船作战的准备, 没带钩索之类能登船的工具,虽然气势十足,却只能望着这些海边的大家伙,等待着进一步的命令。

“哼。”瀛洲将军津见不屑地哼了一声,那表情就像是捏死一只虫子般的轻蔑。他对着前方一个仿佛不存在的人说道,“可以进攻了,神女大人。”

最后一个音节结束后,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片刻,然后就是不绝于耳的轰隆声,水花声,地面震动声。许多怪物像是变戏法一般,就从海里跳了出来,从船上跳了下来。

这其中最高大的,是一头蛇身人头,身上布满深绿色鳞甲的怪物,有六只手,分别握着六把人身一样长的剑,剑身反射的寒光让人在这个清冷的早晨更加感到不寒而栗。

它身旁是几头长着鳄鱼头和爪,身子类似人身的怪物,虽然体型比蛇身剑师矮一些,却依然比普通人高许多,双手持一根粗大的狼牙棒,其大小即便是人类中的大力士也只能勉强举起来,更别说挥舞。然而这怪物的手臂至少有人的三倍壮,当它挥舞起来的时候,可以轻而易举的击碎任何铁甲。

一些长着四只脚趴着的怪物,身材最矮,还不如人高。看外表类似瀛洲民间传说里的河童,它们的头像是蛤蟆和王八的混合体,却有着比老虎更尖利的爪子。

最看似无害的,是这群怪物里几个发着淡蓝色光的女人。她们长长的连衣裙和袖套在风中微微飘动,但眼中见不到一点人类的感情。

天华国的军士们看到这些怪物的突然出现,先前还士气十足的表情顿时变为了惊惧。怪物们迈出了缓慢的步伐。当然淡蓝色的女人更像是幽灵,在地面飘行。大地微微颤动,人们心中的恐惧却随着这比心脏跳动节奏慢许多的步伐急剧增长。有的人不自觉地退缩了一步,撞上了身后的人。

突然,随着一头鳄首怪的一声咆哮,所有的怪兽一同咆哮起来,同时像是一群打开牢笼的野兽。不需要语言,所有人都明白此时这些怪兽的语言。

那只有四个字:杀光一切。

【PS:吧里征文,因为论坛崩了,活动不了了之,只能把文发到站上来。

作者是个起书名废,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最后想了半天起了一个不知所云的名字,还跟某本著名作者的书撞车了。不过呢,我哪敢和人家相提并论。

因为思考不成熟,所以很多剧情会不断修改,请见谅,练习为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