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雀压海棠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4日

《雀压海棠》免费在线阅读_莫拉提小说

雀压海棠

作者:莫拉提分类:古风小说类型:重生

往世彼岸花开落,来世在临红尘间。如果不能长相厮守,那也请将我葬于他身旁。前世为药罐子死于病床,今生从生为戏子亡于凛台。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上天把我雀芸南变为女人意义又在哪里?苍天!我定要活个你认不出的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15年六月四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名字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我有着太多的外号了,药罐子,木乃伊,棺材板……

躺在病床上,并没有父母等我陪伴,他们正在外国和我的新出生的弟弟在一块,给我留下了巨额的治疗费用,其实这也是我自己要求的,因为我想自己一个人离开。

至今为止我还并不讨厌这种生活,比如身上插着各种管子,那边接着各种仪器身边还是护士小姐姐们的忙碌,或许因为从来真正的活过,所有感觉很麻木吧……

逐渐疲惫的双眼看向窗外,一只只麻雀在来回的飞着,感觉它们很自由,也很羡慕……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日子应该结束了吧。突然感觉有些累了,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有来世希望可以像鸟一样的自由的活着。

“滴……滴……”

“大夫!大夫!十八号病床……”

刺痛……一阵剧烈的痛突然袭来,我缓缓睁开眼睛,怎么回事大夫做手术还不打麻药吗?等等这好像是在挨揍啊……

“怎么回事?大……夫”

我抬头望去,这里根本就不是医院,似乎是什么巷子里面,而我正在被一群十七八的孩子按在地上捶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的脑袋突然短路了一般。

“这个家伙,敢偷我馍!打死他!给我用力的打!”

我下意识的抱紧脑袋,当我把手在扣在脑袋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这不是我不是“我”了。

因为我本身是一个二十三岁的人,虽然因为重病有些瘦弱,但是不至于肌肉萎缩成这样,这个大小的手明明就是小孩子的手。

但是目前我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我要想办法活下去,我在人群下面扫视了一下突然看见在身边有着一排竹筒,我用力的踹了一脚,把竹筒踹到砸在他们身上!

我在他们躲避的那个刹那,我爬了起来朝着巷子外面的白管跑了出来,那里应该说出口应该能跑出来!

但是当我出来的那一刻,大量复杂的信息涌入我的眼睛还有耳朵……

“糖葫芦!冰糖葫芦咯!”

“玩应!各种小玩应诶!”

……

各种叫卖声音不绝于耳,他们都穿着古装,而且附近的建筑都是那种古风建筑……

“臭小子!别跑!”

突然我才反应过来,我还跌逃命,我拔起脚就往人堆里面穿!这个种身体可以随意运动的感觉我很享受,或者说现在这种意义不明的逃命我很乐在其中……

但是那帮人还在紧追不放,我突然看见有很多人在一个院子前聚堆,我挤了进去。果然他们依然只是顺着街道往前跑去,并没有发现我。

“你这个小乞丐!脏兮兮的,不要往我身上蹭!”

说着一只大脚就把踹到了一边。疼痛对我并不陌生但是这种皮外的感觉还是很少有,我立马就爬了起来,看着那个男人。

“小乞丐!还敢瞪我!我踹死你!”

“且慢!这位朋友,为何在我这戏院子门口这般生事?”一个略显中性口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许班主!这个小贼往我身上蹭,我看向像个窃贼就把他踢开。没有什么大事”

我抬头望去,看向那个被称为徐班主的人,突然有些诧异,居然是一个画着戏妆穿着戏服的人,因为妆太浓也看不出男女我就这么一直好奇的上下打量。

“哈~眼睛到挺灵光,但是却不像个贼人,估计是有什么事跑的生猛撞到了吧?我说对吧!小子?”许班主笑着说道。

我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既然许班主都这么说就算了,真是扫兴……”那个人说的在走到的戏院里面去了

“小子?你说我帮你解围你要怎么报答我呢?”他弯下要来笑着说道。

“……”

“你这孩子莫不是口哑吗?”许班主摸着下巴打量着我说道。

“不……咦?!”话一出口就吓了我一跳居然是女童的声音。

突然一股忧伤感觉涌入了我的心头,我赶紧转过身去上下摸索着然后俩字从我嘴里憋了出来。

“没……了”

“没了?”

许班主好奇的看着自己脚边的那个孩子,自顾自的在那边表演感觉很有意思。尤其是那股从骨子里面发出的绝望……

“咕噜……咕噜……”

“……”

“看这样,应该是这都城里面的乞丐吧?你先去里面等我,今天戏园子开班比较忙,一会我让人给你点吃的,然后再说。”许班主大量着我说道。

“小丫头你可有名字?”许班主问道。

我在暂时的短路后,回过神来想了想,自己曾经的名字说道:

“我叫雀芸南”

“丫头,先跟我进来!”许班主弯着腰看着脚边的女娃娃说道。

“不过要先洗洗,味道太冲了……”许班主一撇嘴说的。

雀芸南跟着那个自称许班主的人走进了,戏班的大门,抬头望去一个硕大的排版上写着梨园行,戏院里面很多各种各样穿着不同戏服的人在里面来回穿梭。

当然也有没有戏服的杂役在搬着各种道具  ,这里就如古装剧里面的那般,不!比那个更好。

“许班主!”

“班主!”

一路上很多人看到他都停下手里的活,向他打招呼,貌似这个许班主很受欢迎,他们的表情也没那种强迫的感觉。

“陈大婶?给这个孩子舀碗热汤和几个馒头,然后带她去洗洗,正好班子里缺杂役。我还有戏要唱,就麻烦了。”许班主说道。

“许班主,您这是哪里的话啊?不麻烦哈哈,不过这娃娃从哪里来的?”陈大婶看着我说的。

“应该是战乱来到这边的吧,晚上闲事我来问问她,看看她愿不愿意来。干些杂活混口饭吃也能活。那么我就先走了。”许班主说道。

雀芸南看着自己脏兮兮的小手,也不好意思去到处摸。

“那个……大婶?我可以先洗洗手吗?”

“哦?当然可以,你这孩子样子虽然有些狼,但是还挺爱干净挺好。”陈大婶满意的说道。

我屈身把水往连脸上扬去,用力搓洗着一边整理着脑袋里面的思绪,接下来要怎么做?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就一直这么装傻?或者就当个普通孩子在这打杂工?

可是玩意那个许班主,不是好人咋办?我现在可是个女娃娃,他想做什么,我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但是我要是出去了,处境会比现在好吗?

“呼~先不想了先吃饱肚子”雀芸南头疼的说道。

“娃子?怎么了。”陈大婶问道。

“没!没!”雀芸南紧张的说道

“没事,你听我说,许班主是个大善人,这戏园子里面很多人原先都是,在外面讨生活的艺人 后来被班主收留了。”

“娃娃,你先在这吃着我还有别的事,吃完我带你去洗洗”说完她就跨步离开厨房

感觉说的是真的,他也没必要骗我这么大的个戏班子应该不至于把我卖了……

“喂?小乞丐!谁让你进来的?”

一个女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小乞丐?”

我四处看着好像没有别人似乎在说我。

“对!别找了,就是你!”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扎着包子头,气鼓鼓的小丫头,不过我现在似乎也是小丫头,不过她好像比我多少大些。

“请问有事情吗?”我放下手里的馒头问道。

“那个是我蒸的馒头不许你吃!那个是给哥哥的!”那个丫头看着我手机的半个馒头说道。

“呃……是陈大婶给我的,在说你好像还没灶台高,你怎么蒸?”我好奇大量着那个丫头说道。

“看见那个小板凳了吗?我就站在上面不可以吗?”

“一个笼屉那么多馒头,那怎么着那个是给你哥哥的?”我好奇的问道。

“我……我那个馒头捏的像兔子!”那个女孩气鼓鼓的说道。

我打眼看了看,本来以为是馒头蒸塌了,才变成这个像乌龟一样的形状。居然是个“兔子?”

“哈哈……我还以为是乌龟,好吧好吧,不好意思已经让我吃掉一半了,来还给你吧”

我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然后跳来下来递给她。

“乌龟?不像兔子吗?咦!怎么丑成这个样子娃……”她哇哇怪叫道。

她看了我一眼想了想

“喂!小乞丐算了,你吃掉吧,如果让哥哥知道,他又要说我浪费食物了。”她把馒头有推给了我说道。

“谢谢……”我接过来跳上椅子说道。

“才……才没有!不用谢我,我就是施舍给你的!亨!小乞丐吃完就赶紧走吧!臭哄哄的”她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臭吗?”我闻了闻身上

“呕……”

注意力一直在别的地方,都不知身上这么臭……一股马尿和汗的味道。

“呃……是味道很大,不过我不叫小乞丐,我有名字的,我叫雀芸南,你呢?”我无奈的说道。

“亨!记好了,本姑娘叫寒梅!寒冬的寒,梅花的梅!”仰着脑袋说道。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道

“呵,亏我还到处找你,还以为被人贩子抓走了,原来跑厨房来和那个丫头聊闲来了,给你布置的功课做完了吗?要是问说不出来可要打你屁股!”

“哥……我不想背了,女孩子识字有什么用,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吗?对吧?对了我想吃冰糖葫芦……”寒梅眼泪汪汪的看着那个人说道。

“来,哥哥给你买~”那个男人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说道。

雀芸南却已经看出来他要做什么了……

在寒梅靠近他的一瞬间,他就快速且熟练的把她夹起 ,屁股朝上脑袋朝下,倒箜着随后

“啪……啪……啪啪啪”

“啊!啊!我错了哥!别打了屁股要裂开了……啊!”寒梅凄惨的叫着。

“还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听哪厮鸟人,说的歪理?爹妈走的早,我是个伶人虽然当今圣上已经把我们这些唱戏的不算在下九流里面 ,但是你必须学会琴棋书画!好嫁给个好人家!”

“丫头?你这么瞅我作甚?你也想屁股挨两下?”那个男人说道。

“不……不我只是在看……你请问先生是许班主?”我仔细打量着说的。

毕竟那会画着戏妆,看不出来本来样貌不过从神韵口音来说应该是。

“是我,可有事?”许班主说道。

“没……没我喝汤……喝汤。”

毕竟是他们自家的事情,我这个受到接济的人也不能说啥。

大概过了片刻许班主收功把寒梅丢到椅子上坐到,我对面看着我。

突然被这么盯着有些不自在,我放下汤碗问道

“那个班主?”

“没事,梳洗一下有些像我认识的人,算了不说这个,雀芸南是吧?你父母长辈可在?”许班主问道。

“不了……应该不在了。”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

“嗯……那么这样,我这班子需要个杂役,你在这做些杂活,我提供你食宿如何?”许班主问道。

“嗯!谢谢班主收留。”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道

“你这孩子,我刚看见你的时候还以为挺机灵,这么就答应?不怕我日后把你卖掉?或者长大了把你许配给个地痞流氓?”许班主打趣道。

“真到那天,就跑呗 ,不过目前还是解决饿死的问题。”我漫不经心的说道。

突然寒梅冲我使了使眼色,我顺着目光看去,居然是那半个馒头,我随手就抓了起来,一边啃一边看着他。

寒梅冲我偷偷比个大拇指,我用手指勾了勾表示回答。

“哈,油嘴滑舌!罢了,那就这么定了,我也唱半天的戏了也又乏又饿,吃个馒头吧”

“那个……哥 !我知错了,我回去练字了?”说完寒梅就嗖一下跑了出去。

“咦?这个孩子今天怎么这么懂事?往常都要吃糖葫芦才肯去的,算了,是好事……”许班主欣慰的说道。

“你也去洗洗吧,臭烘烘的”

“唉!好的许班主……”

我走了出去刚半步回头刚想把门带上,就看见许班主那俊俏的脸庞瞬间就有些发黑 ,嘴角开始抽搐,他从笼屉里面拿出一只王八一样的馒头放在手心里凝视着……

片刻后……

“寒!……梅!我今天要把你屁股打成八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