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0日

《穿成大佬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_夜无繁星小说

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夜无繁星分类:校园小说类型:青春校园

一朝梦醒,乔依重生回老爸读高中的青春岁月。她亲眼看到那位据说是三好学生,高岭之花的父亲大人抽烟喝酒,翘课打架,身后跟着一群小弟,走路带风又嚣张,笑的肆意又中二。她:…………锦城一中有两霸,一为乔家公子乔南阳,二为沈家少爷沈望昔。人人都知道,他们是天生的死对头。某天,乔南阳突然发现他的死对头竟然不揍他了,反而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总以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望着他。乔南阳呵呵:一定是劳资的人格魅力终于征服他了。直到他亲眼看见死对头将小姑娘抵在角落里,神色晦暗,音线沙哑,眼底有戾气翻滚:“乔依,你这辈子都不能离开我。”乔南阳勃然大怒:“混账,放开我闺女!”〖1V1,双洁,甜宠,满满正能量。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故事的最后,身处深渊的少年终于回到了阳光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月的锦城,天气已经转凉。

秋风习习,轻柔拂动满地金黄的落叶。

在陌生的街道上,不远处有几家小吃商贩,对面还能看到数家卖学习资料文具书本的店铺。

而摆满CD唱片的店里,还不时传出邓丽君温婉悠长的女声,柔和又令人陶醉。

老旧的路头,一切都是充满年代感的光景。

任谁看到眼前景象,都会有种自己穿回到过去父母一辈的错觉。

但乔依没有。

她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终于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已是秋分时节,乔依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碎花,印着可爱皮卡丘的睡衣,她在寒冷的秋风里瑟瑟发抖,抱着自己蹲在马路边,巴巴的盯着对面卖烧烤的路边摊。

两天前的晚上,乔依还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真皮沙发上葛优瘫,手里拿着老爸乔南阳的相片集翻来覆去的看。

她出生在乔家最鼎盛的时候,老爸乔南阳很早之后就接过了家里的公司,年纪轻轻已是一家上市集团的总裁,沉稳有度,高冷帅气,是无数单身女性的梦中情人。

当然,前提是忽略她这个拖油瓶。

她出生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了。

据老爸讲,母亲为生她难产,大出血而亡,只留下她一个婴孩和悲痛过度白了鬓角的老爸。

乔家人都知道,老爸爱惨了她母亲。

后面那么多年,他再也没娶过任何人,也从来没有过女朋友,独自一人抚养她长大,将最好的条件最深的温柔都给了她,努力让她开开心心的成长。

乔依一直好奇年轻时候的母亲是什么样子,老爸却从来不许她看。

趁着老爸外出和死对头连夜开会竞标时,乔依偷摸摸找出了老爸一直珍藏的相集。然后在老爸突然回来,她慌忙回楼上放东西时,一脚踏空,运气很非酋的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醒来,她就在这个地方了。

茫然了一整天,胃里传来的饥饿感终于令乔依认清现实。

再度饿了一整天,乔依现在很想哭。

根据这两天看到的人和看到的事,乔依确定自己是悲催的穿越了,穿回十多年前的2003年。

没有金手指,也没有魂穿,她是正正宗宗的身穿,且身上什么都没有。

一分钱都没有。

在2003年的街头上,乔依就快要因过度饥饿而悲惨猝死了。

路对面的烧烤摊,是两个年轻不过十七八岁的青年在做生意。

他们刚穿好各种鸡翅肉食和蔬菜,就等放学后学生们一窝蜂涌过来时,赶快卖吃的。

这两天城管并没有注意到这里,他们估计还能在这学校的后门再多做几天生意。

在旁边摆啤酒,头发全染成炸毛的黄色的青年第无数次注意到对面望着他们流口水,一脸蜡黄,明显是饿的不行的乔依。

他纳闷道:“大哥,那小妮子已经在这儿两天了,怎么还不走?”

另一个高高瘦瘦,流里流气,剃了个板寸头,眼角还有道狰狞的伤疤。

他抬头瞄了眼乔依,被她发绿的眼神有点渗到:“谁他妈知道呢!这小妮子待这儿两天不走,学校里的人都听说了,说她是个不知从哪儿来的乞丐,身上穿的还奇奇怪怪的,多半是个疯子!”

黄毛倒吸一口凉气,忧虑道:“她就盯着我们看,那眼神看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昨天,就因为她,好多人到咱摊子前,又硬生生被看走了!”

“再这样下去,万一咱生意都没了怎么办?今天可准备了几大箱子的肉呢!已经压了好久,卖不出去就全废了!”

“哎,有道理。不行,得让那疯子走,不能再让她待那儿了。就算看,她就不能换家看?光盯着我们算什么回事?”

“大哥,那我们怎么弄?”

“你去,把她赶走!”

“这怎么赶走?”

“还能怎么赶?直接撵走啊!”

“她要是不走呢?”

“你忘了自己是什么出身的了吗?”高个子无语的看着他。

“我操,哥,我不敢,我从来不打女生的!”

高个子怒目相视:“难道老子就打女生?”

黄毛缩了缩头:“要不哥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她看起来挺可怜的!”

高个子:“……难道我们就不可怜了吗?麻蛋做不了生意全喝西北风!”

他气的喘不上气,操起拳头就想揍黄毛。

黄毛见状连忙躲到后面去,目光一闪,余光里看到什么,激动道:“大哥,哥,快看!那小妮子走了!”

高个子闻声停了下来,扭头去看,果然就见一直蹲马路边的乔依突然站起身来,转身往不远处一条小巷角里走。

脚步踉踉跄跄的,似乎是没有力气。

那单薄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能吹倒似的。

高个子立即松了口气,终于走了。

……

那边的乔依离开,是因为她依稀听到巷角里似乎有打架的声音传了过来。

就在昨天下午,乔依试图用自己从未来带过来,全身上下仅有的一张五十的票子买张肉饼吃。

那小贩阿姨盯着票子看了许久。

半晌,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盯着乔依,嘴里吐出一句话:“你在闹呢?”

“随便画张票子就想当真的票子使?当我没见过票子还是鄙视我穷呢?”

乔依欲哭无泪,企图解释这是真的钱,但人家不信。

她走了一圈想把这钱花出去,没人要。

于是乔依终于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她需要钱。

有钱了,她立马填饱肚子,然后就去找她爸,投入她爸温暖的怀抱。

她又不能去抢。

既然有现成的打架,她当个英雄帮个忙,总能凭实力吃人家一顿报恩饭吧?!

乔依慢吞吞的靠近小巷角,饿的头脑发晕,几乎站不住。

越靠近巷角,里面传来的声音越大,嘈杂纷乱,似乎有不少人,偶尔还能听见棍棒相交和拳拳到肉的闷声。

这年代,学生之间打个架都是常见的,尤其是生活在传说中的街头一霸,打起架来不要命的那种。

乔依就曾经听她老爸说过,说他高中时代是个标准老师喜欢,父母骄傲的三好学生,每天就想着学习拿奖为校争光,从来没参与过打架斗殴。

老爸还说他高中时代的打架太狠,人人都是三头牛拉不过的犟脾气,凶的不行。

所以他不敢参与。

听着从巷角里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激烈,乔依有些犹豫的停了下来。

她从小练散打,黑带高手,但耐不住她眼下饿到发昏没力气,万一饭还没吃到先挂了,她上哪儿找她爸去?

转念一想,不打就一点吃饭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不能再饿下去了,否则真能饿到恃武持凶被人报警送进局子里。

那样太丢人了。她现在还是个三无黑户。

心头一定,乔依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就往巷子里冲。

转角刚进去,乔依就看见巷子深处,有两伙人缠斗在一起,足足有二十来个,全是不过十八岁的少年青年。

他们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操着一根三指粗的棍子,凶悍的攥紧棍子就往对面人身上怼,棍棍到肉,不带一点含糊。

没有棍子的就赤手相搏,打架的劲头狠到吓人。

甚至已经有人见了血。

被老爸保护了十多年的乔依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看了一眼,当即吓得腿都软了,再也不想冲过去。

余光中,乔依却蓦地瞧到在那群人的正中央,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领口敞开露出精致锁骨,袖口卷到小臂上方的男生一脚利落的踹翻了一名偷袭他的人。

看到他的一瞬,乔依立即就愣住了。

目瞪口呆。

如遭雷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