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茶樱庭战记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0日

《茶樱庭战记》免费在线阅读_狐言少苏苏小说

茶樱庭战记

作者:狐言少苏苏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被赋予“命运”的少年,为针对能力者犯罪的「事务所」,与之对立的在阴影中蠢蠢欲动的势力,在这座平凡的都市,白昼与黑夜的故事,就此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厚重的黑色钢化玻璃,满是巨大设备的白色房间,骇人的怪物正在肆虐,嘶吼着,仇视着一切,所到之处,只剩下不成形的尸体和难以辨别的惨叫声。

“怪…怪物!!怪物失控了!!”

身着白色大褂的研究人员们陷入了混乱,猩红色的警报将人们的瞳孔染上绝望与恐惧。

“【饲魂者】脱离培养基,确认摆脱干扰器,最后的屏障失效,已经完全失控!!”

他们面对的,是本不应存在的东西,只存在于那些被隐藏于人性深处,最忌讳被窥视的阴暗。

【临界都市】一座被誉为科技之城的巨大都市,拥有目前人类最先进的科技水平,同时也是存在【能力者】最多的【板块】,而坐落于都市中央的繁华地带,一群拥有【能力】的【能力者】组成的组织【事务所】,是用于针对各种能力者事件而成立的组织。其主要成员均为能力者,平日也担当着维护都市秩序的角色。

“哦哈幺~各位,今天也是干劲满满的一天哦!”

那是一位看上去就有些不靠谱的男性,睡眼惺忪很明显是刚刚才起床,就连黑紫色刘海也因为没有打理而肆意的打卷,明明穿着制服却是很随意的打着领带,让人完全搞不懂他究竟是有认真在准备工作还是根本就是在敷衍了事。正是这样的一个家伙,却是整座临界都市能力管理的最高权者,事务所的所长——少苏。

“不,所长,如果你早来三小时十五分那么我可能还会和你说声早上好,现在已经快是中午了。”

回应少苏的则是负责情报侦查的雨鸠,与少苏不同,他正规整的穿着制服,连袖口都是仔细折好的,而他戴着的无框眼镜正折射出飞速敲击着的键盘,将一条条资料导入计算机中。比起少苏,他才更像是一个职员的样子。

“嘛~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啦,所以,新的委托是什么?”

少苏的声音听上去满不在乎。

“这个。”

在事务所大厅的公屏上投射出了来自上级的文书,并附有几张色调阴暗的照片,这便是这次委托的内容——捕获影虎级在逃能力者【饲魂者】。

“这是……哪里……”

那是一位少年,看上去只是高中生,因为他并没有任何记忆,只有四周海水拍打港口的声音。

这里是都市最大的港湾码头,每天都会有数以万计的货物从这里输入都市,偶尔也会有其他地方的人们从这里登陆,只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

“头好疼。”

试着回想起什么的少年因为头疼而下意识的抓起了头发,那是一头未经打理的头发,刘海已经长到遮住眼睛,但随之而来的空虚感让少年更加不安。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

他记不起以前的一切,记忆,家人,朋友,甚至是怎么来到这里,都无从而知。记忆好似被什么东西强行抽离,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容器,如同一个纯洁而易碎的玻璃杯而已。

很长一段时间,少年都在回复体力,头疼的感觉已经渐渐消退,而空虚感却是与时剧增,本能使他决定先四下去看看,如果他本就生活在这样,说不定可以记起什么。

阳光洒落在地平线上,现在正是午后消遣的时光,少苏正独自一人悠然的品味着加了大量砂糖的咖啡,虽然看上去就像是在进行午后的休闲,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是他刚刚睡醒的表现。

“新的委托吗,那和我就没什么太大关系啦,比较茫茫人海,碰到目标这种事情概率未免有点太小了”

说着,少苏又端起瓷杯,将咖啡一股脑喝干净。

“先生……”

那是如同流浪的小狗般细小的声音。

“嗯?”

少苏没有睁开因陶醉于高含糖量咖啡产生的愉悦而闭上的双眼,反而更加慵懒的躺在了沙发之上。

“先生,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临界都市的弥语咖啡厅。”

面对眼前素面未谋的少年,少苏并没有在意,像是在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那……”

“警察局就在隔壁,可以问他们,如你所见,我现在要午休了”

完全不容对方说话,虽然听上去像是在驱赶少年,可是语气却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少年没有回答少苏,低下头便要离开,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的肚子发出了时分窝囊的声音。少年脸色一沉,加速想要离开,却又差点撞到来送餐的服务员小姐姐。

“啊~正好多了一份草莓蛋糕,这怎么办呢,明明已经吃不下了哦”

少苏做作的说着摆明是在诱惑少年,后者试探的望去,却无法从他的脸上感受到任何轻浮,更不如说,是一种尽在掌握的从容。

“先生……”

“叫我少苏就好”

“少苏先生,我……”

少苏突然睁开本是紧闭的双眼,如今他已经换上了一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笑脸,望着那副笑脸,少年甚至感觉到一丝被狩猎的紧张感。

“想吃的话,就拿出什么等价的东西来交换吧”

(!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少年这样心想着,自己醒来就失忆,四处走走就碰到这种老江湖,以后的路注定难走啊。

“喂!你那一副看诈骗犯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啊!”

“诶!抱歉少苏先生!这么明显吗!”

看着少年已经放松一些,少苏则是顺势将蛋糕推到少年面前,没等少年推辞,便说:

“我又不谋财害命,只是想和你聊聊家常哦”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将视线静静的从少苏脸上转移到了面前的蛋糕上,他的内心还在提防,但席卷脑海的解饿感令他停不下握起餐叉的右手,一口一口的蛋糕被送入了口中,甜腻的味道填充着他的胃,等到缓过神时,蛋糕已经一点不剩了。

“真是个乖孩子,那么,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少年一下子哽住了,名字,最简单的问题,却是对自己而言最难办的问题,即使已经醒来接近三个小时,自己却仍然记不起任何关于过去的事情,但是眼下他却不知为何的认为,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就会带来很麻烦的事情。

“东…筠”

“哦~东东,很可爱的名字,那么,住在什么地方呢?”

“是东筠,少苏先生。”

“啊啊,我知道哦东东,那么你家住在哪里呢?”

“……那边那条街的尽头”

“是临界大道吧,那里可是出名的繁华”

“嗯嗯……”

少苏不再发问,而是转而看向手中的报纸,少年也松了口气,看来已经成功蒙混过去了,东筠这个名字也是他胡编的,不过意外的顺嘴就是得了,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好了。

这样想着,东筠拿起一杯白开水润了润嗓子,打算借机向少苏打听其他的事情,可刚要开口却听见了让他足以再次紧张起来的话语:

“临界大道上没有住宅区,当然,也没有尽头哦”

报纸之下,是少苏那令人悚然的笑颜。

…………

“东东你好像很紧张呢,是因为蛋糕不好吃吗?”

“不…很好吃…”

“那是什么原因呢?难不成是因为我揭穿了你吗?抱歉抱歉~我这人就喜欢这么说话”

“……揭穿之后为什么还是一副这么从容是要闹那样啊”

东筠的心里这样想着,但身体已经率先准备离开,这个家伙太危险了,很明显自己说的话从一开始就被识破了,一切都好像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仿佛猫捉老鼠首先是为了戏耍,吃掉只是在尽兴之后的仪式而已。自己完全已经沦为了劣势,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先离开才行。

“别急着走嘛,这不才聊到家庭住址吗”

少苏不知何时已经起身,将蠢蠢欲动的东筠硬生生摁回到椅子上,肩膀传来的不适感和几滴冷汗一起顺着东筠的后背流下,除非命运女神光顾,否者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了。

“少苏!终于找到你了!快跟我回去,工作一大包你休想又甩给洛狄他们!”

咖啡厅门口站着一位身穿白色大褂的女生,外套的内侧隐隐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修长的双腿上绑着几卷绷带,看上去并不是为了治疗伤口,而她正一脸严肃的横在咖啡厅门口,看样子是不把少苏带回去不罢休了。

“糟糕,是依哈…被她抓到可惨了哦~”

还没等东筠搞清状况,少苏已经消失不见,而门口的依哈也是去顺势追赶消失的少苏,刚刚热热闹闹的咖啡厅突然间恢复了宁静,许久之后,东筠才懵懂的挠了挠头

“真的有,命运女神吗…?”

【事务所内】

“我回来了。”

依哈轻轻推开事务所大门,将用绷带五花大绑的少苏扔到地上,其他办公的众人却也并没有诧异,应该说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不这样做,少苏完全可以避开所有人的追击躲到不知名的地方悠哉度日。

“我说,依哈小姐,这个绷带有点紧的说~”

“少来,你就这样安安心心的直到你愿意开始工作为止”

依哈对少苏投来的星星眼完全无视,一边将丝质手套褪下一边转身向更深处的房间走去,那里是事务所的医疗中心,也是依哈平时工作的地方,作为事务所的医疗人员,她可以说是保障事务所前线作战的重要成员,虽然平时看上去十分的温柔,但其实却有令全员胆寒的另一面。

“我有好好工作哦~”

少苏一脸不服气的盯着依哈的背影,努力扭动腰肢打算摆脱这些绷带的束缚,但这些绷带彼此之间相互缠绕,死死地捆住了少苏的关节,完全不能动弹。

“欺负个少年也算工作的话,我们以后就改名叫黑手党吧”

依哈没有理会少苏,转身关上了医疗室的大门,看样子是又开始研究新的课题了。

“少苏,你不会真的就是为了去欺负个少年才……”

少苏收敛起脸上的轻浮,已然是严肃的表情,身上那些绷带也随着他的起身而一条条滑落,少苏的指尖银光一闪,收起了早就藏在手中的小刀,重新系好领带,已然变成了一副可靠的样子。

“呵,全员戒备,找到【目标】了”

“了解!!!”

事务所内,所有人起立答复道。

刚刚吃完的蛋糕还在东筠的口腔中回味,虽然对以前的事情还是想不起来,但是却意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甜食,这也算是对自己的探索迈出的重大一步吧,但是望着眼前繁忙的光景,东筠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本能的远离刚才遭遇少苏的那个咖啡厅,却也完全迷失在了都市之中,路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首先解决一下食宿才行吧”

虽然完全失去记忆,但是似乎理性却是存在,依靠理性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然后就这么过日子倒也不错呢。东筠这样意外乐观的想着,却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就在东筠的身后,被人流交错掩盖的小巷子里,一个面无表情的人正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身着一身的黑色调,仿佛是将要奏响的绝命舞曲。而在他脚边,则是放着一个长而窄的银色手提箱,上面还纹有暗金色的玫瑰花纹,显得十分奢华。

“我已经找到他了,看样子他还没有成为我们需要的样子,需要我把他带回去吗”

隐藏于黑影的之中的人悄悄隐藏起自己的身影,踏着轻盈敏捷的步子离开了原本的小巷,那里除了他以外,还有几具因为失血过多而早已没有生命迹象的尸体。

“什么嘛这个都市!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啊!”

已经是傍晚时分,东筠从一家西餐店中退出来,这是他第十七次求职失败了,暂且不谈他有没有工作经验,但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就足以吃到闭门羹,想在都市里找到工作,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简单。惆怅的东筠揉了揉有些饥饿的肚子,中午吃的蛋糕就快消化完了,一想到晚上注定要饥寒交迫,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到的算什么啊!这都是什么鬼情况啊!命运女神跑哪去了啊?!”

“命运女神,似乎在我这边哦…”

“?!”

低沉的嗓音,有些阴暗的脸庞,眼前的这个人透露出些许的威压令东筠感到舒服不舒服,环顾四周,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没有人的小巷之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很明显是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别说向谁求救,就连向路人呼救都希望渺茫。

“乖乖的倒下,少受些皮肉之苦。”

挡在东筠面前的人扯下了盖住面庞的帽兜,露出了令人不安的暗红色双目。东筠也没有傻愣着,转身就向小巷外面跑去,但随着右肩传来的一阵炽热,还没等他搞明白怎么回事,便眼前一黑,整条右臂便已经先行飞了出去,鲜血直流。毫无疑问,他想杀了自己,虽然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怎么做,但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等一下!你……”

“我,墨轩,隶属黑手党,至于为什么要杀你,无可奉告”

简单的话语,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仿佛是怕麻烦一般一口气自报家门,明明是黑手党却将身份坦白,也正是证明他有信心将目标彻底抹除。

墨轩重新提起手中武器,那是一把黑色的长柄太刀,足有一米半长,虽然看上去十分笨重,却在他手中游刃有余。

摔了个狗啃泥的东筠只能匍匐向外,自己一没钱二没势力,为什么会有黑手党追杀自己,而且对方看起来并不是那种为了杀戮而随便动手的类型,但是仅仅是刚才一瞬间夺走自己的右臂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都说了老实点可以少受点苦,敬酒不吃吃罚酒。异能—【生杀千羽】!”

仿佛回应墨轩的呼唤一般,沾满了东筠鲜血的太刀同时发出漆黑的光线,刀刃瞬间解体成立一段段的小钢片,在空中回旋集合,一口气冲向东筠。

“我的能力【生杀千羽】可以操控带有目标血液的刀刃,他们会不折不扣执行刺杀任务,我本想给你个痛快的,是你自己不知好歹的。”

锋利的钢片无情的切割着东筠的身体,每一寸皮肤都在片刻后喷涌出鲜血,血液不受控制的大量流失着,视线也渐渐模糊,在挣扎过后,他还是昏死了过去。

“嘁,未免也太弱了吧,BOSS说的,真的是这个家伙?”

墨轩收束能力,空中飞舞的钢片也重新回到刀柄,再次铸成了长柄太刀。就在他弯下腰准备回收东筠时,一声枪响突兀的响起,墨轩连忙横起太刀,将直射自己眉心的子弹弹开。

“好像晚了一步呢,又让你们黑手党抢先了一步。”

“你们事务所真的很碍眼啊!”

墨轩的太刀怒然再度出鞘,而枪声的主人也一边回避到身旁的拐角一边使用手枪射击。

“职员莫桑,依据上级指令,特此对这里的能力者事件进行管制”

那是莫桑的职场习惯,会报上事务所的名号,虽然这确实是合乎规范的行为,只是面对敌人还一板一眼的遵循教科书就显得有些别扭了。

墨轩没有理会莫桑,太刀飞速将子弹准确无误的弹开,同时一步步逼近拐角口,只是子弹的话,对自己的威胁并不大,毕竟身为黑手党干部的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何况他知道莫桑的能力并不适合正面战斗,说明目前事务所还没有发现自己的位置,而莫桑应该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再过五分钟所长他们就会过来了,在此之前,只能尽可能拖延时间了!异能—【写实捏造】!”

保持右手的射击动作的同时,莫桑左手抽出碳素笔,在地面上构画着什么,落笔速度快到肉眼无法捕捉,仅仅两次射击的时间便完成了构图,而原本是平面的闪光弹立刻拥有了体积,浮现在莫桑面前。【写实捏造】可以在明确使用方法与原理的前提下将绘制的物体1:1大小成为实物,但是不能创造生命体。

莫桑抛出手中的闪光弹,而墨轩则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强烈的闪光吞噬了小巷,早已制造出墨镜的莫桑立刻趁机抓住昏迷的东筠的一直腿,立刻用拖着醉汉一样的方式向小巷外跑去。

“嘁,只会耍小聪明的家伙…”

墨轩没有等到视力恢复,直接将手中的太刀投掷出去,虽然这招如果被对方躲开会让自己失去战斗能力,但是如果再不行动对方就会逃离小巷,这对一向低调暗杀的墨轩可谓是死角。太刀毫不留情的径直飞向目标,发出阵阵破空的声音,而小巷终究还是过于狭窄,再加上东筠影响了动作的敏捷性,莫桑的胳膊被飞来太刀霍开一个小口,少量鲜血流了出来。

“糟了!”

【生杀千羽】不需要墨轩的额外操控也可以进行攻击,沾上莫桑血液的刀刃开始解体成钢片,因为只有少部分刀刃上有血,所以钢片的数量也没有刚刚攻击东筠时那么多,而莫桑只能继续用受伤的胳膊拖着东筠逃跑,另一只手再度掏出手枪,将逼近的钢片一个个击落。

“再过五秒左右,对方就会恢复视野,到时候恐怕就相当危险了。没想到黑手党行动这么快,只能祈祷其他人赶紧过来了。”

生杀千羽还在不断追击撤离的莫桑,子弹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很快就会告罄,而且还要在带着东筠的前提下,不能使用写实捏造,这样看来,除了期待事务所其他人来支援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在此之前,坚持住!)

即将突破小巷口,外面的声音也愈发明显,距离逃出只差一步,但身后墨轩也恢复了战斗力,太刀在地面摩擦的声音也逐渐接近……

“找到了!他们在这里!”

巷子外传来了雨鸠等人的声音,是支援来了!莫桑终于松了一口气,受伤的手臂无力的垂下,手枪也随之落地,是莫桑的险胜。

“嘁,怎么这么快”

“毕竟我们是事务所嘛”

当雨鸠赶到时墨轩已经没有了踪影,看来已经逃离现场了,毕竟擅长暗杀的墨轩如果面对雨鸠和莫桑两人是完全处于下风的。而莫桑正在使用简单的急救措施为东筠止血,整个胳膊被砍掉的出血量还是非常可观的。

“这就是少苏说的那个少年吗”

“嗯,错不了,他身上有少苏装上的信号追踪器”

“呵,不愧是所长,平时吊儿郎当的,关键时刻还有点用”

雨鸠和莫桑扶起依旧在昏迷的东筠,登上了早在小巷口准备好的出租车上。

“报告所长,目标回收工作完成。”

“怪物!你这个怪物!”

“注定毁灭的失败品为什么还要反抗”

那些碎语,如同诅咒,在本应该空白的脑海中回荡,明明没有任何记忆,却又感觉那些场景无比真实,仿佛是被抹去的存在。这是梦吗,东筠并不知道,他开始在意识深处反复追寻着刚才的情况,失去的手臂,喷薄而出的血液,无比强大的黑手党,以及背负了不明所以的命运的自己,而这一切却又被一只巨大的黑色利爪撕碎,只留下一双骇人的猩红色双目……

“啊!!”

从梦中惊醒,东筠大口喘着粗气,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陌生的光景,纯白的被褥,淡淡的消毒水味,陈列在橱窗的格式药剂与工具,以及一位正坐在办公桌前身着白大褂的女性,飘逸的长发自然耷拉在腰间,而身上是和少苏一样的制服,橘黄色的瞳孔仿佛玛瑙般闪烁着光亮,勾起的眼角却富有着压倒性的魅力。

“醒了?这里是事务所的医务室,我是随务医生依哈。”

“我这是……”

东筠回想起刚才的战斗,却发现右臂还完好无损的存在与自己的肩膀上,完全看不出曾经被硬生生剥离过的痕迹。而本应该遍体鳞伤的自己也是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连痛处都没有感受到。

“这是我的异能【过度治疗】,可以治疗所有的创伤,当然因为暴饮暴食而食物中毒不在我的负责范畴之内。”

依哈没有转头看向东筠,而是继续着手中的笔记,那看上去是十分重要的文件,但东筠自认没有知道的必要。

“虽然你已经痊愈,但是接下来你不能离开事务所,等下所长会来见你,在此之前安.心.打完点滴。”

看着连接手臂的针头,淡蓝色的药剂正缓慢注入自己的血管之中,虽然目前以及得救,但东筠还有很多疑惑没有解决,比如为什么自己没有被黑手党杀死,又为什么会被事务所救下,以及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请问……”

“说了给我安心打完点滴!”

一把手术刀精准无比的钉进了离东筠下巴三厘米远的床头里,银色的刀刃上似乎还沾有点点香气,但东筠却是吓得失声,对依哈是个温柔小姐姐的印象瞬间被反转。

此时,医务室的门被轻轻推开,走过来的人不禁让东筠感到一丝违和。

“哎呀,东东,依哈工作的时候可不能随意打扰哦,不然下一次手术刀就会刺穿那~个~地~方~哦!”

“少苏先生??!”

正如东筠诧异的,进入医务室的人正是之前的那个令自己感到不安的少苏,这让自己难得有些清醒的脑袋一下子又变得混乱起来,这个奇怪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诶——依哈酱没有和你说,我会来找你吗?”

“她说的是所长…诶??!”

“不错不错,当时还没有自我介绍就被依哈酱拐跑了呢,我的名字是少苏,是这所事务所的所长哦”

少苏堆满笑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之前的压迫感,或许他是这个善于控制气场的男人也说不定,而就在这莫名的亲和力下,东筠不知不觉握住了少苏伸出的右手。

“意外的像是个少年呢…”

“什么?”

“没有没有,一会让老污他来帮你处理一下户口问题好啦”

望着只是握了个手就转身走人的少苏,东筠彻底放弃了思考,果然是个捉摸不透的家伙,不但完全掌握了对话的主动权,而且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下。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当然,东筠如此放肆的直抒胸臆的下场,是差点被飞来手术刀毁了半辈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