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田园喜事侯爷你别跑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0日

《田园喜事侯爷你别跑》精彩章节目录免费阅读_一揽月笙小说

田园喜事侯爷你别跑

作者:一揽月笙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一觉醒来变成了悲情虐文的炮灰女配,叶昭昭表示:没关系先打一架再说。撸起袖子就是干,开连锁做超市,看‘炮灰’怎么玩转古代,风生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欸,这丫头不会是死了吧!”

清亮稚嫩的童声在林间响起,叽叽喳喳的鸟雀受惊拍着翅膀离开枝桠。

几个小孩正在树底下,围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

有被太阳晒得黑球似的小男孩,对着地上趴着的人影抬脚踹了踹,面露不屑的呸一声:“我看看我看看,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死人呢。”

另一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相貌的男孩喊道:“呸,也不觉得晦气。都闪开都闪开!”

…………

叶昭昭睁开眼,就被人一脚踹在小腿上。

一盆冰凉刺骨的水泼过来,孩子天真而残忍的嬉笑声炸裂再耳边:“嘿,死没死?没死就赶紧爬起来!”

叶昭昭被这一脚踹的疼的站不起来,僵硬的趴在地上全身打碎了骨头一样疼,心里一阵火冒出来耳朵嗡嗡直响。

周围七嘴八舌一群小孩子叽叽喳喳议论,朦胧间有人拿脚尖踢了踢她的脸。

随即耳边一阵响亮的叫骂声:“死赖着不肯走的赔钱货!跑,你接着跑!再跑一次,我打断你另一条腿,正好卖去窑子里安分待着!”

小孩子一脚踢得并不重,但是耐不住身子轻,还是被踹的滚了几个咕噜。

叶昭昭心里骂了一声,努力挣扎着坐起来。

也许是目光太过凶狠,小孩似乎是被她突然爆发的情绪吓着,纷纷叫嚷退开。

“小瘸子发疯了!”

“怎么就打你一顿,表哥都不认识了?”

小黑球蹲在叶昭昭眼前,手指头在她额头戳出一片青:“我告诉你,别想着去告状。要我知道,下次直接把你扔河里淹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老鸨子看得上是你的福气。”

小黑球抓着叶昭昭的头往水里摁,叶昭昭忍无可忍抓着他手指张嘴就咬。她下嘴狠咬住就不肯撒嘴,不一会嘴里就泛起血腥味。

“你个贱种,竟然敢咬我!”

表哥疼的哇哇直叫唤,显然没想到叶昭昭能有这么大胆子,气的一把推倒叶昭昭和她厮打起来。

周围几个小孩也跟着加入战局。

叶昭昭穿越过来前年轻时候也是街头一霸,最擅长的就是以暴制暴。

她咬咬牙吐出嘴里的血,随手抓起块石头就往表哥头上砸,吓得他屁滚尿流。

几个小孩没见过她发狠的时候,吓得纷纷跑了。

打完架忍着头疼,叶昭昭低头看向湖中倒影的女孩的脸。

女孩十来岁模样,乱糟糟的头发炸成了鸡窝,把原本精致的五官遮挡的严严实实,唯一出彩的就是不经意间抬头露出的澄澈明亮的眼睛。

“怎么……怎么回事?”

叶昭昭看清水中人的相貌,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叶昭昭皱眉,溪水中的女孩也愁眉不展,一双桃花眼蕴含着万千愁绪,犯愁也愁的好看。

只是叶昭昭知道,马上就要不好看了。

她兀自嘟哝,这分明是她之前看过的小说里面,没活过三章的炮灰呀!

这阿弥小姑娘生下来就死了娘,摊上重男轻女的一家子十来岁就被卖去窑子,被人折磨的凄凄惨惨。

她在窑子里苦熬到十五岁,最终为了救原文男主一箭穿心——

这简直是书里最惨的一个人物!

老天爷啊,穿成谁不好,偏偏是小阿弥,叶昭昭只能感慨自己命不好。

远处林子里传来女人的喝问:“阿弥,捡柴到哪里去了?”

“阿娘,我就在这。”

叶昭昭下意识回应,耳朵还是嗡嗡直响,她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一觉醒来她突然就进了书里?

不管了,先想法子活下去再说!

“死丫头,听见了还不快滚过来!”

远处林子里女人骂骂咧咧的还在叫骂,叶昭昭盯着血淋淋的额头,一瘸一拐的背上小背篓往声音处走去。

“来了,阿娘。”

王默娘远远瞥见叶昭昭的影子张嘴就开始骂:“死丫头跑哪去了,让你拾柴你到河边去做什么?还弄成这副鬼样子!”

她担心叶昭昭病恹恹的影响卖价,特意嘱咐道:“待会放机灵点,王阿婆说的可都记住了。到时,侯先生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侯先生?

叶昭昭恍然大悟,合着自己穿到了阿弥被卖的哪天!

原文阿弥被卖进窑子里后,比在后娘手上讨生活更艰难,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留下来!

叶昭昭眼珠子一转,摇晃着身子,好似不堪重负一头栽倒在地:“娘,表哥打的我好疼。”

说着把头顶的血窟窿伸过去给后娘看。

王默娘低头,看见叶昭昭头上的血窟窿,顿时火起!

往前小孩子们欺负叶昭昭,她是知道的,只不过是不想费心得罪人。

可今天侯先生套了车在村子后头等着,立刻就要把这个死丫头送到窑子里去,这可如何是好?

死丫头破了相,可卖不出好价钱!

王默娘也没办法,只好从怀里摸出手帕给叶昭昭把头包上,勉强遮住了那个伤口。

只要不让侯先生看见伤口,应该还能卖得出去。

“知道了,我会教训你表哥的,侯先生还等着,先跟我走!”

走?

傻子才跟她走!

“不行啊娘。”

叶昭昭装作无力,挣扎着爬起来,假装不小心的蹭散了头上的帕子,又把采的乱七八糟的野菜烂果子,一股脑倒在王默娘绣花鞋面上。

紧接着又添油加醋:“我给娘找的菜都被他踩坏了!娘,一定是姑姑记恨你说她是寡妇,故意让表哥使坏的!”

刚醒过来劈头盖脸的那一顿毒打,叶昭昭可是铭记于心。

书里表哥对她不是打就是骂,完全是学了他娘,也就是小阿弥姑姑的样儿,这母子两都不是好人。

王默娘果然气的脸色铁青。

叶昭昭成功挑起了王默娘的怒火,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看到前头路上有个熟悉的人影,正朝她们走来。

她兴奋地大喊,“姑姑,姑姑!”

来得正好!

王默娘冷哼一声,她正想去找叶云娘算账,谁叫她和她儿子坏了自己的好事,让叶昭昭破了相?

没想到叶云娘反而先开口了,“啊呀嫂子,小阿弥头上怎么这么大的窟窿?”

叶昭昭倒退两步,站到后头看戏。

姑姑平时最讨厌后娘,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果不其然,叶云娘装作惊讶的捂住嘴问道:“嫂子又在教训阿弥?”

王默娘不甘示弱的回视:“怎么就成我打的?妹子还是问问你那好儿子吧?阿弥可是她表妹,小小年纪就能下这般死手,往后娶了媳妇不得活生生打死!”

怕她不信,叶昭昭跳上身后的石头,站到叶云娘跟前指着额头上还在冒血的口子给她看。

“看吧,这就是表哥打的。表哥还说要把我推下水淹死去呢!”

一而再再而三纵容儿子欺负人,原主是个软柿子不敢说,我可不是!

叶云娘知道这肯定是儿子的杰作,但还是虎着脸反驳:“你这丫头净胡说!石头是你亲表哥,哪里会说这种话?是不是你后娘教的?她为了生儿子卖闺女,你还替她说话?”

王默娘气了个倒仰。

“我卖闺女?那还不是你娘的主意,若不是你挑拨儿子打她,现在早卖出个好价钱补贴家用!”

“守寡的小姑子整天赖在娘家不走,天知道家里已经拮据的揭不开锅了,真是脸皮比城墙厚!”

叶云娘最恨人说自己的寡妇身份,气得跳脚扑上去要跟嫂子厮打:“你胡说什么!”

姑嫂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吵的激烈,叶昭昭在一旁捂着肚子笑,边笑边看这场好戏。

狗咬狗,可真是热闹。

等她们咬得差不多了,她才趁机朝围过来的村邻大喊:“各位大爷大娘救救我吧,她们两个一个趁着我爹不在家挑唆儿子打我,一个要背着我爹把我卖到窑子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