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怪物少年今天依然饿着肚子

更新时间:2020年11月02日

《怪物少年今天依然饿着肚子》免费在线阅读_揪克小说

怪物少年今天依然饿着肚子

作者:揪克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从实验室里逃出的无名少年,渴望着自由,渴望着阳光,渴望着幸福。他从地狱里,仰望着天堂,开始与伙伴们了寻找幸福的道路,即使那道路泥泞不堪..."为了拯救大家,我甘愿『吞噬』所有,背负一切的罪孽—"这是一个有欢笑、有哭泣、有光明、有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年从一片漆黑中突然醒来,映入他视野中的是一成不变的水泥天花板,剥落的水泥块里面的是生锈的钢筋,冰冷的水珠就是从那里滴下来的。

他呼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灌入了肺部,带走了身体里仅有的暖气,少年被冻的婆娑起了双手。

在这里已经有多久了呢? 少年不禁想到,身体不动的直盯着天花板。

过去的记忆像是迷雾一样模糊不清,待在这里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成为了习以为常的事。

五年、七年、还是十年? 少年已经不知道在这间房间里度过了多少年的时光了,周围的来来去去也走了不知道多少批了,逃跑的念头也不是没有,只是在尝试了几十遍仍然失败后也就慢慢放弃了,毕竟每次被抓到后的惩罚不是每个人都担当得起的。

想到这里,少年打了个寒颤,把盖着的薄被拉了拉,这虽然破烂不堪,但最低程度的御寒程度还是有的。

现在几点了,已经快要早上了吗,少年无法知晓,时间的观念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存在,在没有黑夜与早晨之分的世界里,时间流动的似乎不是那么快速。

就如同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少年伸手抹去了滴落在脸上的冰冷水珠,打算继续睡眠,至少在梦境里是温暖的,而且还有温暖的太阳还有草地,少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看到这些东西了,连记忆也跟着暧昧模糊了起来。

因为想要见识到外面的世界,所以要活下去,只要一直活下来就有希望。

逃跑也是,总有一天一定会逃出去的,然后把害自己变成这样的一切通通杀光。

现在要做的只是做好逃跑的准备然后等待时机。

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所以要活下去,死亡就失败了,失败就什么都没有了,正是这样的信念在支持着少年。

在他的一生之中见过了太多的死亡,既凄惨又孤单。

所以只要活下去就好,就算在丑陋也要活下去。

想着想着,少年收回​​了思绪,他仍然没放弃继续睡眠的打算,睡眠是必须的,他翻过了身以缓解坚硬的水泥地板划过皮肤的感觉,打算继续睡觉。

就在他翻过了身打算换个姿势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力量抓住了自己的右手,伴随而来的是温暖的触感。

藉由从门缝底下传出的微弱光线,少年转头看清了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有着杂乱粉色头发的少女,粉色的头发披散在地上,娇小的身子在太过于单薄的被子里蜷缩着,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轻轻的握住了少年的手,瘦小的身子上只穿着一件衣衫褴褛的麻布衣,白皙的皮肤大面积的裸露在外。

看到这一幕,黑发的少年在心中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又在黑暗之中露出了像是感到安心般的微笑,用手支撑住了上半身,在不会吵醒其他的前提下悄悄的帮少女盖好了被子,衣服也拉的平整了。

少年环视了一圈房间,看见了像是妹妹一般的少女和像是弟弟般的少年在不远处睡着,感到了一丝静静的温暖在心头产生,对抗着四肢的冰冷。

每到了寒冬,冰冷的寒气就会从地板和房间的墙上窜出,大家只能抱再一起瑟瑟发抖地取暖,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正因为一起扶持才能一直生活下去。

对于少年来说,这间房间里的另外三人是如同家人般的存在,是有着跟少年的生命同等价值的东西,也是少年必须要守护的人。

听着周围轻微的打呼声,少年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在心里发誓着一定要保护大家,然后慢慢地沉入了梦乡了。

.....

.....

"嗒、嗒、嗒、嗒。"

从远而近的脚步声象征着一天的开始,如水波般打破了原有的静谧。

最中脚步声停在了门前,接着传来的是金属撞击的声音。

"吱呀。"

房间的门锁被打开,伴随着沉重的开门声,一个人形的轮廓慢慢的从黑暗中勾勒出来,他的脸上带着没有丝毫花样的白色的面具,手上拿着一个发出白色光芒的提灯,身上披着​​厚厚的白袍,穿着从手上的手套到脚上的靴子都是干净无瑕的白色,皮肤完全没有露出的部分。

刺眼的光线随即照入了房间,那是一个光是容纳四个小孩就已经是极限的小房间,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家具连窗户和灯都没有,除了几张破烂的床垫和棉被外无力的瘫软在地上之外空无一物,这还是由于之前过多孩子冻死时才发下来的,水泥和铁包围的墙壁和天花板垄罩了整个空间,与其说是房间,更像是牢房的地方。

警觉性很高的少年很快的从黑暗中惊醒爬了起来,在看到四周的同伴依旧还在后呼了一口气,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嘴里传出。

白色的光芒随着打开的铁门外射了进来,映照出少年眯着眼的身形。

这是一个看上去大约十四岁左右的少年,不修边幅的黑色头发遮住了他的上半个脸,只露出头发下的那双明显与同龄人有着不同觉悟的漆黑眼眸。他的脸颊和四肢上布满了黑色的灰尘和无数细小的伤口和血迹,身上穿的亚麻布制成的衣服也早已破烂不堪,如果丢到市场八成会被认为是乞丐。

"第七房的33号,58号,78号,109号,跟我来。" 冷淡的声音从门外传出,那是一种对无机物才会有的声音。

在这里的孩子都没有名字,就算以前有也会被现在的代号所取代,随着孩子数量的不断增多,代号的号码数字也是越来越大,就少年所知,直到现在号码好像已经延续到了三百多号。

被称为33号的少年揉了揉眼睛,接着他把躺在他旁边还在睡着的拥有粉红色头发的女孩给叫醒。

"呜...33号,早上了吗。​​" 有着淡粉色头发的女孩很快从少年身旁爬起,眼睛里还透漏着些许还没睡醒的迷茫,在他身旁的78号和109号也慢慢的从黑暗中醒来,熟练的爬起并拍去身上的灰尘。

在房间里关着的孩子清一色的都只是十多岁左右的少男少女,身上只穿着一件破烂的褐色麻布衣,脸上积满了灰尘与污垢,头发也都杂乱不堪,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普通的小孩会有的生气,细细的脖子和脚上铐着代表实验体的黝黑铁环。

"33号,58号,78号,109号,出列,跟我走。" 白衣人又说了一遍。

"""是的,导师大人。"""" 33号和其他人同时说道,要称呼白衣人为导师也是命令之一,虽然33号很不甘愿这么做。

33号捏了捏手心,用疼痛驱散了些许的睡意,走出了有些许生锈但依旧坚固的铁门。

他十分清楚,导师的话是不能违抗的,不然就得要接受最为严重的惩罚,曾经的42号就是最好的例子,对他的映像虽然已经模糊了,但还是记得他是一个瘦小却有着坚强眼神的男孩。

很遗憾的是,他与33号在一起逃跑的途中被导师发现并抓住,连带33号也被发现,然后他在接受惩罚后的第三天就死了,他在夜晚的呻吟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与之不同的是,33号成功的在残酷惩罚中撑下来了,尽管痛苦却还是活下来了,这也是导师也不禁赞赏的坚韧生命力。

死亡就什么也没有了啊,33号在心里感叹道。

一定会逃出去的,连42号的分一起。

....

....

穿过了昏暗潮湿的的长廊,以及为数众多的如同他们所住处一样的房间,一行人在爬上了阶梯后周围的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变,空气变得不那么冷了,周围的环境也干净了很多,导师带领着他们来到了一间看起来像是实验室的房间,房间以白色为主调,干净明亮且整洁,房间里还有许多的跟眼前一样的白衣人在工作着,到处都摆放着无数奇怪的仪器和精制的瓶瓶罐罐,时不时还会有白衣人在一起交谈着。

这整座设施位在于地底的某处,这是在33号多年的观察之下发现的,之前与同伴的讨论中也得到了这个结论,这个设施的实际规模并没有很大,设施主要有三层,他们所生活的最底层,实验室所在的第二层,和白衣人所居住,据说也是通往地面的最上层,33号曾有一次去到最上层,却由于没有打开大门的钥匙而被抓住。

在思考间,33号被带到了一个穿着黑衣袍子,明显地位比其他白衣人高的男人身边,与白衣人明显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并没有戴着面具,其他的白衣人都称呼他为"主管",在这个设施里33号也只见过一位。

"把衣服的袖子卷起来。"

男人的话很简短也很绝对,对一个能够用完就丢的垃圾不用说太多的废话也是实验品的好处之一。

只见他迅速的把一支连接着巨大仪器的针头扎进了33号苍白的皮肤,少年的眉头微微的扭曲了一下就很快地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鲜红的血液徐徐的从注射器朝透明的管子爬动,最后进到了仪器中。

接着主管迅速的在仪器的键盘上敲打着,直到一串数字随着仪器刺耳的声音显示出来。

"啧,这个变异数值,已经到了界线的尽头了吗,应该说能坚持到这个数值还没变异或是死亡还真是不可思议啊,在过去的纪录中也只是少数而已,说不定能有点有利用价值?...看来有必要通报一下了,就看这一次了。" 看着仪器的上的数字,主管不禁自言自语道,"把手伸过来。"

33号只能照做,然后看着主管从一旁把比平常更多的黑色液体倒入了针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插在了33号的手臂上。

看着黑色的液体一点一滴的进入身体,33号最初只感到一阵酸麻,但紧接而来的是疼痛,剧烈的疼痛从四肢传来,皮肤像是被撑破了一样大大的隆起,33号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被不断撕裂又不断的再生,黑色的鲜血从皮肤上渗出,青筋从手上一路蔓延到全身,半边的脸上什至冒出了无数恶心的肉芽,甚至少年咬紧牙关死死忍住嘶吼的冲动,用沉默对抗着从内部焚烧身体的痛处。

新一波的疼痛很快的到来,33号因为疼痛不支跪地,全身冒出了大量的鲜血,他明显的发觉到这跟以前的每一次剂量不一样,这次感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快要爆炸的能量又感觉全身都会因过大的能量融化分裂,有一种身体正在无限膨胀的感觉,33号的背部迅速的隆起并长出了巨大的肉球鼓动着。

"噗哧。"

像是成熟的果实破裂一般,肉球像是被吹的太大的气球般炸裂,在血水和白色液体四溅之下长出的是数条宛如树枝般挥舞的巨大黑色触手,上面还有着无数鲜红色的血管纹路和黑色的黏稠液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3号发出了呐喊,他的手部也长出了触手和鳞片,指甲和牙齿变得利长,半边脸已经失去了人类的形状,双眼的黑色瞳孔也变成了鲜红色,明显是失去了理智。

"阻止他。' 穿着黑袍的主任想到,同时也感叹他无法突破那一道界线,最后还是变成了怪物。

这时两个原本在实验室里的白衣人冲了过来,在他们手里的是一根长约两尺能放射出强力麻痹电击的电击叉枪。

"啪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夹带着蓝色的强烈闪光,叉枪的尖端放射出了数道雷电持续击在了33号的各处身体和触手上,与之同时传来的是烤肉烤焦的焦臭味。

跪倒在地上的33号明显的受到了重创,背上的触手也倒了几根,几根甚至起火燃烧,就当众人觉得状况可以控制住的时候—

"哧哧。"

两条触手贯穿了两名白衣人的身躯,并把他们高高的举起,随着电击枪的落地,电击也随之停止。

就当白衣人被挂在触手上尝试着挣扎时,又有更多如树枝般粗细的触手缠了上去,有些贯穿了白衣人的身躯有些包围了白衣人,最终无数触手把白衣人像是球一样围住,在一片哀嚎和骨头碎裂的声音之中两名白衣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这个是魔人的力量,而且是有关于吞食的能力..."

主管震惊的睁大了嘴,以至于有更多的白衣人拿着武器过来时的声音被他忽略。

在33号吞噬了两名的白衣人后,他的身躯明显的变的大了一圈,身躯也变得越来越接近怪物。

"准备射击。"

周围的白衣人武装部队大吼道,一排的白衣人拿着真枪实弹准备发起攻击。

"停止!!!你们这群蠢货!!!!"

就在这时,主管朝着白衣人部队大吼道。

"你们知道这东西的价值你们比你们这群蠢货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吗!"

"但但但..."

白衣人武装部队的队长还想解释,随即就被主管用摆在一旁桌上的马克杯往头上砸下去。

"你被开除了,混帐。"

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了33号此时正紧握着手上的拳头,鲜血正从那里不断流出。

狂暴的意志充斥的33号的大脑,让他的思绪变得狂暴且缓慢。

(我要活下去。)

在吸收了两个白衣人的能量后,他的思绪慢慢变得清醒。

(如果变成怪物的话,就不能与大家开心地生活下去了。)

这一个念头快速的充斥了他的脑海。

(如果变成怪物的话,失去了理智的话不就跟死亡一样了吗。)

33号看过许多失控变成怪物的家伙,他们最后失去了理智然后被杀死了。

(变成野兽是不行的。)

疼痛此时已经减缓了许多,33号感觉自己慢慢能取回身体的主导权。

(要守护大家的话,就必须要变成更具智慧的东西。)

(所以,停止啊啊啊。)

"他,他在收敛了。"

一名白衣人惊讶的呢喃道。

"在完全变成野兽的那一步前收了回来吗。"

只见33号身上的触手动作变得缓慢,然后慢慢地收回了33号的背部,最后完全的消失,背部巨大的撕裂伤口也随着强大的自愈能力回复了,新的肉和皮肤迅速的补住了伤口,背上只剩下干枯的血液和黑色液体残留,其余身体的部分也都变成了原来的样貌,但被变异时撕裂撑开的麻布衣服似乎是无法修复了,原本就很破烂的麻布衣服此时看起来更像一块披在身上的破布了。

终于全身的异变和疼痛如潮水般退去,33号从跪地的姿势扶着桌子免强的站了起来。

紧接而来的是一阵恶心感和脱力感,一种恶心的感觉从他的胃里涌出,冲击着通往嘴的道路。

"呕...." 最终33号还是吐了,伴随着大量深紫色的鲜血随着呕吐流出。

"哈哈哈哈哈,你做的真不错啊33号,你是这个实验室的第二个突破者,很快就会有上头组织的人来找你们,让你成为我们的一员,恭喜你了啊。 " 一旁的白衣人看起来很高兴的大笑着,嘴角带着一丝疯狂,这次33号成功的成为了突破者他这个主管想必也会被上头重视然后升职吧,他的手飞快的在一旁的纪录纸上飞快地书写着,对他们来说这可是实验难得的进展。

直到吐不出任何东西,主管才告诉33号到一旁的角落等着,并叫白衣人去清理实验室的善后并打理好33号。

他们没看到的是,33号在被搀扶着带走时嘴角的一丝不可抹灭的笑意。

.

.

PS(这是本书的序章,如果喜欢的话请按赞收藏,我会继续努力更新的。作者是新手如果有建议的话还请多多赐教,然后拜托写的具体一点,就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