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平静的校园生活看来是不可能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5日

《平静的校园生活看来是不可能了》免费在线阅读_徐无名小说

平静的校园生活看来是不可能了

作者:徐无名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后宫

我对天发誓,我徐某人,真的只想过平静的校园生活啊啊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18年

12月份的星空城显然已经过了冬至,而且还一刻不停地直奔着小寒而去。

路上行人都穿上了羽绒服,有钱的就穿着夹克衫,没钱的呢,裹一裹牛皮似的大衣也能凑合,这些东西暂且还是管用的。

说来也怪,这种天气下,冬眠的熊都能被冷醒了,却不下雪,可能雪也冷着了--“冻弹不得”吧。

......

就在此城最为繁华的中心处--星空学园里。

有一位叫徐士的有志青年,单穿着一件衬衫,蜷缩在高二(10)班教室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着,这抖动的频率堪比拖拉机“嘟嘟嘟”地摇了。

“昨天不是还出太阳吗?”徐士在心里自顾自地吐槽着,人都快抖成一个方形了。

双手抱着双肩摩擦着似乎更有用,徐士意识到了这一点,用他那单身16年多3个月的速度不停摩擦着,感受到了太阳刚升起的温暖,脸上浮现出了满足的笑容。

可双手一停下来,寒气便像练了九层魔功一样瞬间突进到徐士的体内,整个人就像从赤道搬到北极一样。

况且徐士的座位还在窗口处,冷风互相拥挤着从窗户的缝隙中穿进穿出,此起彼伏。

于是徐士只能不停地摩擦以提供温暖,还一边享受地笑着,还发出奇怪的声音,给人莫名奇妙的特别猥琐的感觉。

......

九月份被远在他国的父母送进了星空学园,却进了个最差的班,徐士不得不感叹人生多难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平静,peaceful,就足够了。

这种平静不是祈求什么坏事都不发生,只要自己没什么麻烦就行,独善其身,嗯,对。

至于人生意义这种事,活着就是意义,人生参透多了就没意义了。

徐士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异于常人的想法,或者许是天生的吧。

......

“叮~叮~叮~叮,同学们,早读时间到了......”学院播报像往常一样进行着,提醒学生们该早读了。

很可惜,这对于学习方面垫底的高二(10)班的同学们来说,就相当于一个人放了个很响的屁,大家先是象征性地愁眉苦展番,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继续聊着天。

对徐士来说,这也好,不用翻书,能空出手来摩擦生热了。

......

“咳咳,请大家静一静好吗?”一名个子矮矮的,戴着个圆框眼镜的少女走上了讲台,不过好像没什么气势,眼神都是“担忧”状的。

她一头略带清香的亮黑秀发被扎成一对双马尾盘在双肩之上,一双水灵灵的亮眼瞪得又大又圆,像刚打造出的玉璞一般,这可爱的模样丝毫没有一名班长的威严。

林雪儿此时皱着清眉,表示着对同学们的不满,两瓣桃色微唇紧闭着,似乎正在鼓着勇气想说出什么话来。

......

然而同学们不以为意。

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三四个同性凑成一堆,聊着最近流行的话题,时不时吼出一句

“埃鸡nb!啊嗯鸡是真的菜啊,鸡儿都打不赢!”

“我跟你讲,xxx是真的帅......”

但也有孤独的灵魂自顾自地干着闲事,譬如徐士前面这位身型肥胖的人,自称是对三次元无爱了,现在正戴着耳机看着动漫,他也是徐士在这里唯一能够聊天的人。

不过在徐士刚来教室的时候就被他说了

“想死的话可以打扰我试试”

这样的话。

然后就带上了耳机飞去二次元了。

徐士只好一个人孤独地摩擦生热

......

“大家......听我说一下好吗......班主任陈老师今早感冒发烧,身体欠佳,所以......早读课由......由我来带领大家朗读......请大家把书本......”

过了半天,林雪儿才结结巴巴把这几句话给吐了出来。

她垂着头,眉头持续的皱着,用书本半遮着脸,露出几分羞涩的绯红,两只碧眼左右滑动着,似乎在仔细地观察者同学们的反应。

然而同学们像是在打麻将一样,三四个黏在一块,头也不回,真怕他们之间的一个人忽然蹦起来大喊--“胡了!”

......

“嘿,我们的好班长啊~何必这么纠结于这点早读时间呢?陈老狗昨天还好得很,今天就跟死了一样?八成是把你当枪使了,怎样?别管那么多了,来一把紧张刺激的飞行棋吧!”

说话的是在班上长得又帅,人缘又好的体育委员丁毅,他灿烂地大笑着,桌子上早已摆好了五颜六色的飞行棋盘。

不时间,几个长相甜美的女同学像听到超市半价一般围了过去。

“就是就是,死读书可不好~”那几位少女轻声附和着,但是是看着丁毅说的。

......

“当枪使”--“死读书”--“没有用”

......

一瞬间,林雪儿似乎是被说到了痛处,把头垂得更低了,眉眼处几丝清晰的泪光浮现。

高二(10)班,几乎是星空学园全校最差的班

......

但很可惜,林雪儿体质很弱,中考考体育的时候一紧张,呼吸不上来,晕了过去,跑了一躺医院,50分的体育仅剩个零头。

而星空学园的分级制也是出了名的苛刻,多少分就是多少分,一点找后路的机会也没有。

但这位坚信努力就会有回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少女并没有放弃。

开学的第一天,她毛遂自荐,认为自己有能力胜任班长这一职位,也自认为能带领班级走向前列,大家为她欢呼,为她笑,班主任也笑得很开心,她也是。

......

只不过每个人笑的原因不一样罢了

......

从开学到现在,一年零三个月,高二(10)的纪律问题已经全校闻名,差点就要遗臭万年了。

“管理这个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是体育生和关系户进来的班级真是辛苦你了,真抱歉,老师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班主任,也就是丁毅口中的“陈老狗”,是这么对林雪儿回应的。

......

她想要提高班上的成绩,想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可同学们“快乐至上”的心态宣判着她只能做无用功。

那时的她是那么的不甘,十多年培养出来的责任感和成就感如一盘散珠,滴答滴答地掉了一地。

如同沉入深海的少女,拼命地呼吸,拼命地感受阳光,想要用双手从这黑暗之中游出。

但四周又黑又冷,海洋的次声波里充满了冷嘲热讽,小丑鱼们的玩笑声此起彼伏。

她不停地挣扎,可海藻已缠住了她,可笑的命运注定了这三年她要在黑暗中度过。

太软弱了,什么也做不到,一点用都没有,这就是现实。

深海中的每一片水,都是制造深海的凶手。

想要改变深海的人们,终究也是敌不过“气氛”,化为了黑漆漆的寒水,变成了凶手。

而那些诸如林雪儿般还在挣扎着的,只能感受着深海给的无限的痛苦,或者消失于世界之中。

......

目光呆滞了许久后,林雪儿从讲台上死气沉沉地退下,一双美眸早已失去高光,变得十分的无神。

几下虚晃的步伐回到座位上后,林雪儿“咚”的一声,把头埋了下去,隐隐约约能听见她无助的抽泣

......

也许这次她真的屈服于了自己的弱小,选择了放弃,不过也只是也许--

......

“唉~”

一旁的徐士目睹着这令人心寒的场景,转头向窗户叹了一口气,这口气随即就遇冷变成了一层薄雾,分散在了玻璃之上,然后又随即消失。

......

林雪儿上完早读课后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假回家。

......

转眼间,一上午过去了,现在是午休时间。

此时的徐士正拿着早上买好,现在已经冷掉了的火腿黄油面包,往学园天台处走去。

天台对于徐士这种与世无争的人来说乃是圣地,虽然对于小情侣来说也是就是了。

不过今天运气好,天台上冷风吹呀吹,小情侣们都被吹走了,只有徐士这个孤儿,不,这个死忠粉还会来这吃午饭。

虽然他的腿要替代手在那不停地抖就是了。

......

“呼~”

撕开面包包装,面包虽然已经冷了,可香味犹存,尤其是那一条大热狗,光滑细腻,红色的皮囊可也太诱人了。

“咕咕咕~”看来徐士实在忍耐不住饥饿了,不过为什么“咕咕”声这么大呢?

算了,不管了。

“啊~”

徐士正准备一口过去时候,却听见空气中“咻”的一声。

“框当!”

再回首,只看见他那两排洁白的牙齿互相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这两排牙齿真的是差点就要同生共死了。

最令人奇怪的是本该在徐士口中的面包现在竞已无影无踪。

......

“唔拇唔拇唔拇......”

声音是从后方传来的。

徐士带有好奇和疑惑地回首望去,

一名身披棕色斗篷,个子矮矮的幼女正赤着双脚站在天台入口门之上的石灰屋顶之处。

一头漂逸的棕色长发稍稍过肩,两只小手正拿着从徐士那得来的火腿面包,而且还在本人面前有滋有味地“品尝”着。

“啊~,汝的祭品可真美味。”

说出了这样的感想。

徐士现在心情复杂得很,问题忒多,但还是先问了一个经典的。

“你是谁?”

“吾乃万物之主,这个世界的魔王大人!”

有点尖锐可爱的萝莉音。

“把面包还给我。”

“汝想收回祭品的话就来吾的宝座之上吧”

表情逐渐得意。

“宝座”也就是天台入口处的石灰屋顶了,仰望过去至少有四米高。

“好的。”徐士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下来。

失去了食物的徐士现在就像一条饿狼一般,他先是右脚往地上用力一蹬,获得了些许向上的冲量,然后猛地把腰升得笔直,双手臂展开来,有种要灌篮般的感觉,结果是双手完美地攀上了石灰屋顶。

“啊啊啊?!汝不要过来啊!”

“魔王”显然被徐士惊人的弹跳力吓到了,用两只小脚使劲地踩着徐士的手。

可惜有点小孩子般的温柔,不痛不痒,还是让徐士爬了上来。

“面包还给我,饶你不死。”

徐士看出这孩子的胆小之处,想用最“温柔”的方式拿回食物,也就是吓吓她。

“不给QAQ。”

“魔王”也显然被徐士的气势镇住了,小短腿都站不稳,倒了下去,但却死守着面包。

“不给就打死你。”

“打死就打死,反正不打死吾也会饿死,嘤嘤嘤。”

“装孙子可对我没用!”

徐士的双拳往后蓄了蓄力,一脸愤怒的样子真像个混黑社会的,不过也只是装出来的就是了。

“魔王”闭上了双眼,整个人蜷缩成一块,棕色斗篷也散了开来,露出了肉感十足的白皙短腿,眼角中闪烁着由恐惧引起的泪花,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

双方都沉默了片刻

......

“咚!”

不过也就是片刻,

一拳打了过去。

“呜哇哇哇哇哇!再见了,这个凶险的世界,没想到吾会死在黑社会手里哇哇哇!”

很可惜,一拳打歪在了石灰上,留下了一道浅痕。

这一拳打到人的身上,可就不是一道浅痕了。

......

等“魔王”回过神发现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时,徐士早已跳下了石灰顶,正准备离开。

而火腿面包还静静地躺在“魔王”的胸口,香醇犹在。

“唔拇,真香!”

稍稍吃了一口。

居高临下地吊着个头向入口处望去,徐士已经在下楼梯了

“魔王”看着他,竞觉得有种老父亲般伟大的背影。

“喂喂,汝相信不可思议的存在吗?”

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我相信有专偷面包的可疑人物存在。”

“那汝与吾算是无缘了。”

“无缘最好。我真怕我每天都吃不到面包。”

“哼姆~”

“魔王”嘟起了小嘴,把头收了回去。

......

徐士草草在学校食堂里解决了午饭,说实话,普通的饭菜他很不习惯,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又是慢慢地走回了教室,教室此刻空无一人,徐士安静地坐在了自己风口处的座位上。

冷风持续的吹拂着他的脸庞,有点清凉,让他感到了些许睡意,后来就这样睡了下去。

......

“同学,你好......”

听到了某个女孩子的声音。

徐士睁开朦胧的双眼。

“睡着了吗?”

徐士的第一个疑问。

“你好”

虽然不认得眼前的少女,但出于礼貌的本能,徐士回应了一句。

“这......”

少女的语气里好像有一些疑惑,

“非常不好意思,但同学你可能走错班了?”

“嗯?”

“这里是高二(9)班。”

“嗯嗯嗯?”

徐士克服了下睡意,站了起来。

看见了印在门上的鲜红的大字--高二(9)班

“啊,抱歉。”

为了不再出丑,徐士赶紧冲了出去。

“居然迷糊到走错班级了么?”徐士低着头愁眉苦脸着。

“砰!”

“哇,痛痛痛!”

好像撞到了墙上。

徐士摸着头上刚有起色的包,抬头看了看,竞只有一面花岗岩石墙在这。

“走过了?”

这是第一个想法

于是徐士原路返回,又看见了那名少女,和那扇印有高二(9)班的门。

“啊,你好,有东西忘拿了么?”

少女亲切地问候道。

“不不不,我现在只想问个问题?”

“请说。”

“请问高二(10)班在哪?”

“嗯?”

“就是最差的那个高二(10)班。”

干脆地把班级特征说了出来。

“嗯嗯嗯?”

但少女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

“高二年级原来有10个班么?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最差的班不就是我们9班么?”

徐士看着不远处的高墙,再看着眼前的9班,整个人都懵了。

......

接下来他从下至上翻越无数次楼层,看了一遍又一遍班级编号,连校长室都瞄了一眼,却都找不到印有“高二(10)班”标志的门。

于是他又找了十多个同学和老师询问,可回答都是

“哈?你在说什么,新来的吗?”

“很抱歉,但高二年级应该是没有10班的。”

......

那班上的人呢?

虽然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用绝望二字形容,徐士依然沉着冷静地想着各种猜测。

也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个问题。

班级教室没了,班上的人会不会......

火里火急地,徐士又开始了询问各种各样的人,

班上最有名气的应该是丁毅这个又高又帅还会打篮球的体育委员了。

而且没记错的话,他还是校篮球队“星空队”的副队长。

......

但结果别无二致,

“丁毅?哪个学校的?我怎么不认识?”这是“星空队”队长的回答。

“刚刚看了登记表,应该是没有丁毅这名体育委员的。”这是体育老师的回答。

......

陆陆续续地问了很多人,花费了很多时间,把班上所有知道的人的名字都问了一遍。

“不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

人类的本质果然是复读机。

......

“我......”

累了的徐士再一次停在了9班门前。

看着眼前此时显得无比厚实的岩墙,他一屁股靠在了墙上。

“我炒鸡可爱的10班呢?”

一句话有点无奈,有点讽刺,有点疑惑,有点焦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