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12大战括弧笑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26日

《12大战括弧笑》免费在线阅读_八云幽月小说

12大战括弧笑

作者:八云幽月分类:同人小说类型:致郁

还请各位dalao手下留情,就算无法忍受也请务必指教一番……说起来各种盗图也是非常对不起各位画师大大……封面画师P站ID:32237779...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啊啊~如果说神大人能够把我设定成那种能在天上飞啊、能点石成金、能让街上都充满了恐怖电影的怪物怪人的人气角色就再好不过了呢~”

被所有人称之为【桠堀 狎】的拥有耀眼金发的女性,摊开双手似乎是在向所谓的【神大人】诉说一般。

而作为围观者的我却没有那么好的兴致来观看这若是在漫展上绝对会被相机包围的她的表演。

毕竟这里是车站,火车站。

不管怎么说,在没有围栏的情况下,在人群密度超过一平方米七人的情况下,站在轨道的边缘的她。无论怎么看都是异常危险的状态。

她却做出了这样的表演…我应该夸奖她的勇敢吗?

不,我并不认识她。

或者说我只不过知道她的网名而已。

网名【桠堀 狎】,意义完全不明。

我与她究竟是怎么遇到的呢?

众所周知,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死宅。能与这样看上去就不容易交集的女性产生联系,想必我这一生的好运都用在了与她相遇上吧。

事实上真的不过是依靠着某个社交软件罢了。

而我只是刚从帝都的漫展回到魔都,她则是充满兴致地过来与几位好友面基而已。

会不会是我?之类的愚问,早在几年前渡过妄想症频发的中二期之后就不会出现了。

她所说的台词?

那大概只是她的自言自语吧。

并没有看见她的周围有与她有交流的人,反而所有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避开。我对此表示理解,毕竟无论如何,一个老大不小的人,在火车站的轨道旁看见了做出如此举动的人,都会害怕被与她联系起来吧。

即使周围并没有自己的熟人,但还是有所抵触,甚至不想去提醒她注意安全。

不,我并不是在批判人心冷暖,毕竟我也没有打算去与她有什么交集,根本就没资格说出这种话。

“是啊,如果是那种人气角色就好了呢。”

只能在这里低声回应一句,然后继续如同预定一般,戴上其实并没有播放音乐的耳机。

来到站外的我,却听到身后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周围的人都向身后跑了过去。

但是,那和我并没有关系。

坐上地铁之后,拿出手机翻了翻几个并不怎么使用社交软件,终于找到了这个被称之为【桠堀 狎】的女性。

虽然并没有什么资料,不过基本信息倒是有了。

真名就叫【桠堀 狎】,国籍【日本】,女性,十七岁,混血儿,身高有一米七六,天生金发赤瞳,游戏参与者。

同时也是,自杀志愿者。

『如果说神大人能够把我设定成那种能在天上飞啊、能点石成金、能让街上都充满了恐怖电影的怪物怪人的人气角色就再好不过了呢~【附:图片】』

这是她的最后一条动态。

估计她今后不会再更新哪怕一条动态了。

毕竟,她已经死了。

这个时代,媒体的动作可比所谓的官方要迅速地多,毕竟官方吃国家饭,媒体只能明争暗斗。反正这种新闻不过数个小时就会被封,数天后就会被遗忘。

更何况,我并不需要所谓的媒体爆料。

我,可是亲眼看见她从那里跳了下去。

血液如同用棒球棒在空中击中了西瓜一样…不,并不是这个形容…被液压机碾压并从底下溢出的猩红色液体…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果然是因为我背过身去,实际上根本没看到嘛?

那或许是她的遗言呢。

却没有人能够正面回应,真是太过凄凉了吧。

她自杀的理由,我或许也能够猜测到。

有没有被孤立或者去孤立一个人的经历?表面上非常友好,但却在背后散播不负责任的言论。破坏了对方的友谊圈之后,再道貌岸然地去安慰对方。最后将这好不容易才重新升起希望,粉碎殆尽。

有些时候,仅仅只是面基的好基友【临时有事】,就真的足够让一个人自杀。

这或许并不是自杀,而是谋杀。

或许其本人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或许其本人只是看其他人都这么做了的心态…但是,就因为这种可笑的想法…却真的有人死了。

即使被说是自己的责任,也只需要【啊~我不知道啊~】、【心态好差(笑】之类的语言就可以推脱掉了。

当然,话都说到这里了,到现在还没有自觉的人也可以不用义愤填膺了,承认好了,没人会责怪你的。

顺应气氛般地孤立某个人、

课间活动般地责骂某个人、

哗众取宠般地针对某个人。

或多或少都会有的吧?

只要,还是个正常人的话。

想要许多人团结一心的最好方式便是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无论这个敌人究竟有多强,哪怕与蚊子一个级别也无所谓,重要的是【敌人】这一点。

“一份拉面。”

“好嘞~”

而非常巧合的就是,无论是我、还是【桠堀 狎】,都曾经是正常人…直到某一天轮到我们成为【敌人】。

后来我便发现了,这种被迫的孤独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在人群中无法了解的人际关系处理法则,在没有人际关系的之后却渐渐开始理解。

那段时间,才是【我】这个完整的个体被塑造出来的过程。

“你的拉面。”

“多谢。”

只可惜,失败的也有不少。而想要达到完整只有摧毁之后重新塑造。在这个过程中,被摧毁后再也没有重新塑造的比例占了绝大多数。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尝试着帮助他们,实际上我也在做,只可惜效果不是很好。

毕竟如果人类那么容易就可以放弃现在的自己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心理医生】这个职业了。我只是以同类者的身份与他们产生交集,这可比揣着【心理医生】四个字的家伙所要应对的警戒少一些。

“老板,钱放桌上了。”

“哦~”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网上寻找了下以【魔都】、【火车站】、【自杀】等关键字的新闻,并没有什么发现。也是,这还算是相较之下异常真实的世界。能够找到才见了鬼了。

『嘟……嘟……』

来电显示是一个完全没有记忆的号码,不过这很正常,在我换了一次手机之后就一直有电话来问【某个小区的房子还出租嘛?】之类的,可能是中介那边把号码弄错了。

出于礼貌还是接了起来,打算回对面【不好意思打错了】再挂电话。毕竟,我可是相当温和的人。

“你好。”

装作温和地礼貌性说了一句。

“您好,是寄先生对吗?”

电话的对面传来我无法判断究竟是男是女的声音,并不是说类似于中性声之类的,而是一种使用了非常温和的变声器的感觉。

因为从这句话中,甚至无法感觉到对方是否还是个人类。就连一丝丝的情绪都没有感觉到,故作温和也好、气急败坏也好、平易近人也好…一丝丝人类的感觉都没有。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既然叫对了我的名字,那么应该便不是打错了电话吧?毕竟我的姓氏还是挺少见的。

“是这样,有一份快递从到您那里,可是似乎并没有人的样子,所以自作主张地寄存到了您家附近的E栈。取件码是456491。”

“好的,麻烦了。”

虽然最近并没有定快递,也不太可能是群里的人送过来的东西,毕竟我并没有将真实资料暴露在网络中的习惯。

挂断了电话之后,先回了一趟住所,将身上的行李堆到一旁便不再去管。

重新出门去拿了那一份快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