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TheGmae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7日

《TheGmae》免费在线阅读_我会嘤嘤嘤啊小说

TheGmae

作者:我会嘤嘤嘤啊分类:悬疑小说类型:百合

Hello,I   Want   to  paly   a  game。为了活下去你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H市,黄山中学。

“拜拜,假期后见~”

“唉,薛诚,寒假保持联系,写完作业别忘了给我发一份答案,开学了兄弟请你去全聚德吃大餐!”

“真的假的?你可别忽悠我,你小子有钱请我去全聚德吃饭?”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了请你肯定请你,我妈告诉我过年的时候我家一个特有钱的亲戚回家乡探亲,人家那可是身价上亿的大老板,这压岁钱,低于5000人家恐怕都拿不出手。“

“那就这么说定了?”

“肯定的,老铁。”

学校门前两人肆无忌惮的诉说着自己的假期规划,俨然一副好兄弟同富贵的口吻,可惜好景不长,在散学的人群中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歇顶男悄无声息的搭上二人的肩膀,沉声开口道:“两位同学,你们是几年级哪个班的?班主任是谁?天色还早,我倒是不介意去进行一次家访。”

薛诚感受到肩膀上传到而来的压力,不耐烦的扭过头去:“你谁啊,哪个班跟你......教...教导主任?”

随着薛诚的一声呼喊,周身立刻空出一个大圈。

“主任,我们这....”抖了抖肩膀,薛诚发现没有逃跑的机会,脑海里不断思考着理由想搪塞过去。

“走吧,校领导班子早就开会打算在放假期间抽几名学生进行一次家访,就从你们两个人开始吧。”说着拽住两人的胳膊向着不远处刚到站的公交车走去。

听着教导主任的话,汇聚在学校门口的学生们脚下发力恍若潮水般四散而去,生怕下一个被抓住进行家访的人是自己。

很快学校大门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保安将大门锁住,留下一道小门,校园广播内轻快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开始不断回放着提示音。

‘还有十分钟闭校,各位同学请收拾好随身物品尽快离校。’

熟悉的提示音传来柳星舞长舒一口气,跨起早已收拾妥当的背包,借着黄昏的余辉迈步走出教室。

“唉?女娃子,又是最后一个离校啊?你一个女娃子,哪次放学都是最后一个才走,胆量很大嘛。”看门的老大爷看着熟悉的人影将手中的扫把依在墙边,虑着自己的山羊胡笑着说道。

“啊?恩....还好”完全没有想到看门的老大爷会跟自己搭话,柳星舞略显慌乱的回应着。

“你这女娃子平时也多交些朋友嘛,我看别的学生都是三五成群的放学,你个女娃子每次都最后一个走,路上也不安全啊。”看着形单影只的柳星舞,老大爷操着一口方言无奈的摇头全解道。

“恩...谢谢。”面对老大爷的劝解,柳星舞点点头,微不可查的道一声谢谢,低着头迈出校门快步向着公交车站走去。

“唉...”也不知道自己的话能起多少效果,老大爷长叹一口气,走进属于他自己的小屋。

待得太阳落山,夜幕降临,柳星舞终于赶回家中,锁好房门,按下墙壁上的开关,温暖的灯光驱散黑暗,照亮房间的每一处角落。

柳星舞长舒一口气斜依在门口的衣柜上,随手点开固定电话上的留言播放功能。

‘嘟...您有两条新的留言’

“柳星舞小姐,我是徐医生,我给你开的特效药效果如何?还会在梦里做那些奇怪的梦么?我联系了我读博时的心理学老师,他对你这种症状非常感兴趣,他告诉我说这种稀奇古怪的梦境一般都是一个人现实生活的映射,可能是你小时候看到过,但长大后忘记了这件事,但你的记忆却在你的梦中改变了一种形态不断重复播放,他建议你这种情况如果服用药物效果如果不明显,不如尝试在梦里接触你里面的人物,记录他们的言行举止,我会帮助你尝试从他们的言行举止里找到你不断作恶梦的根源,如果能处理掉你心里面的这一种执念,或许就能终止你不断循环的噩梦。如果听到了我的留言,请尽快回复我,我会为你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帮你进行催眠治疗。”

“星舞,我是洪伯伯,周末有时间吗?孤儿院里有人捐赠了一批全新的生活用具和学习用品,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孙昊乾他们几个,周末没有什么外人,有时间的话过来拿一份吧,如果没时间就给我回个电话报个平安,你一个女孩子单独住在外面我不放心。”

‘留言播放完毕’

“周末....”柳星舞看着一旁空白的日历行程表,在周末一栏写下回孤儿院几个字,至于徐医生的催眠治疗,柳星舞则是敬谢不敏,如果自己的噩梦只是不断重复播放一个时间还好,但噩梦里的种种从来就没有重复过,每次在梦里自己就会成为另外一个人,如果只是单纯的躲起来,不管梦里的世界过去多久都不会在现实里醒来,在梦里醒来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无奈的摇摇头,柳星舞打开客厅里破旧的电视机,几十年前的老旧的大脑袋电视机里画面不断的抖动着,不过柳星舞本来也没指望自己从垃圾收费站里二十块钱买的破电视机能看清楚什么画面,只要能放出声音打破整个屋子死一般的寂静氛围就没有白花这二十元钱。

脱下已经被自己洗的发白的华夏‘特色’校服,将白天烧保存起来的热水倒进浴池里,用手试了试水温刚刚好,躺进浴池内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柳星舞舒展身躯闭上双眼考虑着账户上的余额还能够坚持多久,很快整个浴室内就只剩下她舒缓平稳的呼吸声。

“help.........”

“help......Is anybody here?”

耳边的求救声越发清晰,柳星舞睁开双眼,张开嘴刚想要说话,周身的污水顺着嘴部直灌入胃中。柳星舞忍着恶心闭紧口鼻向着水面上方快速游去。

“咳咳……”浮出水面顾不上观察四周,仰躺在水面上剧烈咳嗽着。

“嗨!哥们儿,快过去救我,我已经按照约定把救生圈给你了。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

柳星舞寻声望去,见到一侧的玻璃内一个黄色头发的外国人被固定在十字架上,身前一块满是尖刺的钢板缓缓向前推移,放着不管的话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人肉馅饼。对于这位受难的‘耶稣’,柳星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趴上平台打算休息一下。

“....fuck死胖子,你抛弃我你肯定也出不去的,你难道没有看最近的新闻吗?那个变态总是把人抓起来虐待致死,看看你腿上绑着的链子,你觉得那是一种情趣玩具不成?你一定会死的比我还要惨!!”说完也不指望水池中央这个不会游泳的死胖子能够救自己,徒劳的在十字架上不断扭曲挣扎着,皮肤肌肉撕裂,鲜血流淌在其绝望的哀嚎中流淌而下。

柳星舞听着‘耶稣’的凄惨哀嚎控制着身体往后使劲挪了挪,做到平台的边缘上才放下心低头看去,自己这具肥硕的躯体腿上拴着足有一指粗的铁链,铁链上挂着一把大锁,可能是因为刚刚‘降生’在这具躯体上,还没有适应,柳星舞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腿上的锁链。

“别叫了....”听着‘耶稣’的哀嚎声,想起徐医生今天晚上电话留言里的治疗建议,柳星舞犹豫半天才张开嘴唇,用被水泡的肿胀的嗓音对着‘耶稣’呼唤道:“别叫了....”

可惜这具身体肿胀的脖子根本不支持自己发出多高的音量,不得已柳星舞只能抓起自己腿上的锁链朝着身下的平台奋力摔打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耶稣’听到锁链敲打的声音停下痛苦的挣扎,兴奋的向着窗外望去,想看看对面那个胖子的死状,可惜那个死胖子只是有气无力的直起腰在敲打锁链‘玩耍’。

“你怎么还没有死?你手里的铁链就那么好玩吗?还是说你刚刚沉入水里已经被吓疯了?那还真是可惜,听不到你临死前凄厉的哀嚎了。”‘耶稣’以为对面的胖子已经疯掉了,放弃自己为他人着想的伪装,满脸失望。

“...我还没有疯,这里是哪?难道水里难道有鳄鱼?”见到‘耶稣’终于‘冷静’下来,柳星舞松了口气,想着对面的话讪笑一声的挪回平台中心。

“鳄鱼倒是没有,不过你这种不会游泳的死胖子,这么大的游泳池,淹死你怕是足够了。”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耶稣’在十字架上肆无忌惮的嘲笑着。

“至于这里是哪?你旁边那个磁带里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你的记忆力难道还不如三岁的小孩儿,需要妈妈多教你几次到底该怎么吃饭吗?”

听着‘耶稣’的污言秽语,柳星舞捡起一旁的录音机,发现里面安放的磁带盘表面上写着‘放出来’。柳星舞看了看不远处墙壁上的倒计时,很听话的选择按下录影机上的播放键。

“hello,亚伯。你可能再想这里是哪儿,让我来告诉你,这里可能会是你的葬身之地。你是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每天穿着西装革履行走在各种舞会上耀眼夺目,可是在你的私人别墅里,你每天晚上都打电话叫来一些低贱的妓女供你玩乐——将她们溺死在自家的游泳池内,随后分尸让她们随着水流一起从游泳池的排水口冲进下水道。你一直隐藏的很好,只对没有人在意的低贱妓女们下杀手。

可今天轮到你了,这个污水处理池下方安装着巨大的风扇,它会将垃圾吸入下方的铁丝网上分割成细小的碎片,你腿上的锁链就绑在风扇上。

你对水充满了畏惧,所以将自己这种情感发泄在别人身上,给自己制造快乐,房顶的挂钩上有一个游泳圈,想要得到它,你就要祈求杰克,那个在你眼中只是底层老鼠的清洁工,他可以将游泳圈送给你。让不会游泳的你能够拿到挂在水池角落上的钥匙。要注意,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水下的风扇就会启动将你拖入水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