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转生的我只能在凶险世界逍遥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7日

《转生的我只能在凶险世界逍遥了》免费在线阅读_rang1小说

转生的我只能在凶险世界逍遥了

作者:rang1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不是,我就想安静的划会水,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xiong险?哇,姐姐们,饶了我吧!我可是通过天绝过地的!我超勇的!你,你不要过来啊!我会咬人的奥!我真的会咬的!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雷云密布,雨水瓢泼。一道道如长龙般的闪电在天地间交织排布,似要将黑夜撕裂。远方,几座古城中,人们惊恐的看着这如灭世般的景象。

“这是何方神圣?在这等雷劫下仍能逆天而上。”一座城中,一个衣着华贵的人眯着眼,伫立少顷后感叹道:“竟意图夺取大道印记,难怪会降下如此天罚。”

“城主,此人竟敢如此,难不成实力在您之上?”身旁,一个亲信惊诧道。

“呵,莫说是我,就是我与其他几城城主联手,也抵不住这雷劫啊。”说话间,闪电愈发密集,每道都如要灭世一般,向中心的人影砸去。

亲信听罢,声音颤抖地说道:“城...城主!此人竟有如此实力!若是成功,这天地之间,还有人能拦得住他吗?”

被称作城主的人一动不动,眼中不时闪过精光,似在盘算着什么。过了一阵,方才开口:“不急,不说他能否挺过这雷劫,就算他侥幸挺过,这附近的城主又怎能不心动?西方那些自诩被神庇佑的国王们又怎会察觉不到?到时候,那人必定重伤,我们只需...”他藏于宽袍衣袖中的手一挥,周身杀意浮现,又很快收敛起来“现在,只要小心其他人的动向即可。”

“城主英明!属下立刻派人去调查其他各城的情况!”说完,亲信行礼,快步退下。

“在这乱世尚能如此沉得住气,凭这等本事,只要夺取一道天道法则便可独步天下,又何必徒作嫁衣呢。”似嘲讽般对着空中的身影呢喃着,他皱了皱眉头,也转身离去。

苍穹中,那人的一袭白衣早已破烂不堪,原本丰神如玉的脸庞也早已伤痕累累。加上血水与雨水混杂,已然辨认不出他的模样。感受到自己的灵力所剩无几,而雷劫却愈发猛烈,墨殇的内心却突然感到无比轻松。“天道,纵使已经崩落,也如此难违吗?只能来生再见了啊,慕雪。”说罢,他轻笑一声,如一片轻羽,自空中跌落。

“那个老头所说的逍遥,真的值得他放弃所有吗?” “好想感受一下啊...”

“若有来生,我愿随心而活,一世逍遥...”

轰!又一道天雷过后,雷云消散。一代极道至尊,身死道消。

清晨,一束阳光裹挟着朝气映在了我的床上。

“墨殇!小~老~弟!起床啦!”半梦半醒中,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让我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我趴在床上,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突然,感觉到照在脸上的光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刚想睁开眼一探究竟,两团软软的东西就将我的脸埋了进去。柔软的触感伴随着一阵清香。这令他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却让我感受到了生命为危险。

“呜!呜呜!灰...灰尔姐!我要喘不过气啦!”

求生的本能克服了睡魔的诱惑,我拼命推开面前的柔软。

“呼哈...呼~哈~”我大口呼吸着沁人心脾的空气。

“嗯哼,这不是很精神嘛~快去洗漱吃饭,一会和姐姐我去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吧!”

重新站立在床边的罪魁祸首看着我,毫无自知的笑眯着眼,捋了捋酒红色的长发,一只手放在腰间,另一只手将柔荑般细嫩的食指放在唇边,用勾人心弦的声音说道。

死里逃生的我挣扎着坐起,向声源处望去。入眼所见的是被黑丝包裹的修长美腿和浅棕色的牛仔短裤。视线上移,红色的衬衣的包裹着纤细的腰身和呼之欲出的胸部。一件同样是浅棕色的牛仔短衣被穿在外面。再向上,少女深红色的瞳眸夹带着盎然的笑意直直的看着我。

我是墨殇,我复活了。不对,准确的说是重生。

原本以为死得应该连渣都不剩的的我居然在这个名为艾莫托尔的广阔大陆重生了!和我之前所在的世界大不相同,这个世界灵力,或者说魔力充沛稳定,神和魔不再是传说,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与我转生前所在的世界不同,这个世界的地域极为广阔,大大小小的城邦矗立在版图各地。同时,许多诸如兽人族,精灵族,和矮人族等稀奇古怪的种族也与人类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到现在,也不能确定究竟还有没有新的物种没被发现。此外,这个世界的不同地方科技和文化差异极大,有的国家崇尚火药与机械,有的国家以魔法作为立国之本,有的国家相信自身的力量才是王道,,还有国家以向神祈祷作为力量的来源,但这样的国家排斥魔法,认为魔法是对神灵的亵渎。因此,除这些宗教国家外,虽然每个国家对各领域都有所涉猎,但主力方向却大不相同。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世界的人们时刻处于兽潮的威胁之中。所谓兽潮,是失控的魔兽们集体暴走的行为的简称。有人说魔兽是魔族制造的,有人说是那些被放逐的思想扭曲的炼金术士造出的,还有人说是那些狂热的黑魔法师的失败召唤物。甚至有人说在它们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灰败的神圣气息。它们的出处不可确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疯起来连自己都咬,是极度危险的群居生物。

这些都是我这位差点把我送进“理想乡”的亲爱的洛菲尔“大”姐姐告诉我的。据说当时年仅13岁的她正在外面历练,在一个被魔兽毁掉的偏僻村落中发现了废墟下昏迷的我,奇怪的是周围的徘徊的几只魔兽似乎对我有本能的畏惧。不然,我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获得“开局就送”成就的重生者了。一晃七年过去了,洛菲尔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这个名为伊弗...哦,伊弗洛斯特的国家的“瓦尔基里骑士”称号的女性圣骑士。同时,她的身材居然也由当时的贫乳萝莉变成了性感御姐,让我不禁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至于我嘛,可能是转生后的形象比较呆萌可爱,倒是没怎么被调查就被洛菲尔成功带回国,并认我当弟了。自回国以后我就一直谎称失忆,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余的别问,问就是“母鸡啊”。从某方面来说,其实这确实是实话,毕竟当时我可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年龄都不知道啊。就连我是7岁这种事还是进入这个国家时,一个法师对我用了个什么“年龄侦测”魔法我自己才知道的。

so shi te,to ki wa wu go kida su!

“去...去干什么来着?”被这视线看得有些不安,我试探性地问道。

“就是之前做的有意思的事哦,小墨殇真是坏呢~居然让姐姐再说一遍。”

“我能拒绝吗...”

丝毫没有被少女故作羞涩的神情影响,我抱着一丝期望的问道。

“居然不听姐姐我的话了!胆儿肥了啊,小老弟??”

见我丝毫不受她的诱惑,洛菲尔的本性终于爆发了,拧着我的耳朵狠狠说到。

“啊啊啊!疼疼疼!饶了我吧,菲尔姐姐!那支剑都快和我一样高了啊!而且还是单手剑啊!”

我一边试图挣脱魔爪,一边辩解道。

现在年仅14岁的我和身高170cm+的洛菲尔差了将近两个头的高度,而她居然让我和她一起去附近的训练场对练。每次都是被虐到再起不能,然后被她抱回来。

好歹上一世我也是称为极道至尊的啊!我可是万法皆通啊!我不要面子的吗?

虽然说还挺怀念躺在她怀里时候的温柔触感的...

“不去也行”洛菲尔终于松开了手,话锋一转,我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嗯?什么时候她这么好说话了?难道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弱小的我带来了怎样的伤害吗。

“菲尔姐姐最....”

“那今天就让你尝尝姐姐我的手艺吧,之前都没机会呢。”

“请务必让我和您去练剑!”

沃日!就知道她没安好心!想起她第一次下厨,我现在还心有余悸。听到洛菲尔说她要亲自下厨时,我还满心欢喜的以为捡了个能文能武的姐姐,全然没注意到沙发上姐姐的闺蜜兼高级法师的爱丽丝小姐如临大敌的表情。目送着姐姐进了厨房后,一向沉稳随和的她抓起身边的法杖就开始快速吟唱高阶防御魔法,还连上了两层!亏当时我还心大的听着爱丽丝的吟唱,好奇我前世的术式简化能不能再起作用。正盯着我们两个人身上紫色光罩愣神,就听厨房中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一条灼热的火蛇迎面飞来,狠狠的砸在了光罩上。至于房子,除了我和爱丽丝所坐的沙发的一部分,全部被火焰包围了。还是之后爱丽丝用初级高压水柱才止住了火势。而艾菲尔则靠着自带的光明加护和变态的防御力,除了整个人像刚从矿洞上来一样,本质上却没收到任何伤害。而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敢让她进过厨房...

嗯,烧得厅堂,炸得厨房。这是对她最完美的诠释。

“怎么?不相信姐姐我的厨艺?上次的小火只是意外嘛。身为男生,不能拘泥于小节,不然会被女孩子讨厌的哦。”

好嘛,您这是要练成战法的节奏啊,难不成还要手搓核弹?

“不不不,我只是比较渴望和姐姐一起训练罢了,生命在于运动嘛。哈哈!哈哈!”

“哼,少来了,今天一定要让你尝到我做的料理!”洛菲尔撇了撇嘴,一脸坚定的说到。

曾经有一个的二项开关摆在了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掰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掰向爱丽丝!

天啊!我当时怎么就脑子短路选择和艾菲尔一起来这里居住了呢!明明住在王都的爱丽丝身边既舒服又安全的说。

不由得回想起爱丽丝和蔼如邻家姐姐的笑容,温柔的眼神,文静优雅的举止,凹凸有致的身材...

呃...想多了哈。爱丽丝姐姐!救命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虔诚的祈祷,门外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在吗菲尔?是我,爱丽丝。”

一如既往的温和声音,此时在我听来却宛如天籁。

“在在在!”

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在洛菲尔楞了一下的空当,我光着脚跑向了大门。

“爱丽丝姐姐!”

“又见面了呢,墨墨!”爱丽丝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

墨墨,是爱丽丝对我的昵称。

“墨殇这个名字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让人听起来有距离感,不如我以后就叫你墨墨吧。”,她是这么说的。

墨殇,是我前一世的名字,在我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天道崩坏,家里人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骤雨遮月丘阻路,愿君莫殇逍遥度。应该是这个意思吧。习惯这个名字了,这一世也懒得改了。

“进来说啊,爱丽丝姐姐!”

“嗯!”

“怎么光着脚,菲尔又欺负你啦?”

“为什么是又啊?”

珊珊而来的洛菲尔刚过来就听到了这句话,小声嘟囔一句。

“还不是因为每次我来你这里都是墨墨在收拾的房间,早饭也是墨墨去买,甚至午饭和晚饭也是墨墨做的。”

“我也有买早餐啦”洛菲尔底气不足的说道。

“唉,真拿你没办法”爱丽丝抚了抚额头,轻梳了下自己的赭石色长发,别在了耳后,转而向我问道:

“墨墨,这两天菲尔又跑去酒馆和这个镇上的冒险者喝酒了吗?”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这几天不是和墨墨到训练场训练,就是在和他看书啦!”

没等我张口,洛菲尔就抢先说道:

“不信你问墨墨。是不是啊,小老弟~?”

她笑着看向我,拍了拍我的肩膀。眼中闪现出危险的光芒 :小砸,注意措辞,不然嘛.......

我让你屁股开花!

“嘶!...是是是!菲儿姐这几天的作息特别规率,饮食十分节制,连酒都不怎么喝了!”

看到我有些犹豫,洛菲尔趁爱丽丝不注意,在我的后腰上用力一掐。疼得我倒吸了口凉气,急忙接上了话茬。

“是吗?”爱丽丝有些眨了眨漂亮的紫罗兰色的眼睛,疑惑的看着我,显然不相信洛菲尔会如此听话。

“当然了!小墨墨还能骗你不成?他才起床没多久,快让他去吃早饭吧,在桌上呢。”

洛菲尔挡在了我和爱丽丝中间,一边重新接过话茬,一边用眼神示意我远离这里。

有苦难言啊!我今天为什么起得这么晚,某人心里难道没点数吗?居然还威胁我!想我当年也是个铁骨铮铮的...坐在餐桌旁的我抬头看了眼正和爱丽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东扯西扯的洛菲尔,正对上她瞟向这边的眼神,当即感受到了威胁,乖巧的低下了头。

“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不能和她一般见识。”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不过昨天晚上,好像听到了些不该听的东西啊。

—————————————————————————————————

昨晚,洛菲尔又双叒叕喝醉了。

“我还能再喝!来!干了这杯伏特加!嗝~酒呢?”

时间已近午夜,我再一次把她从冒险者酒馆扶回了家。

“呼~终于回来了”

将她架到她的床上,我长喘了一口气,直了直身体,看向她。

紧身的长裤,勾勒出修长的双腿,披在身上的白色的风衣随着她躺躺下而在床上铺展开。贴身的衬衣扣子有几颗已经散开,露出里面的迷人的沟壑和...

嗯,蕾丝的,鉴定完毕。

衣服都压在身底了,裤子...要不我帮她脱?算了,我还没活够呢,就这么穿着吧,不过这身睡觉会很难受吧。说起来我上一世喝醉了是谁把我搀回去的的来着?啊,对,上一世我没有女朋友,貌似是酒馆打烊后直接被小二扔在路边睡了一宿来着?

正当我思维逐渐跑偏的时候,突然,她伸出手一把把把住了。

呸,是把我的手臂把住了。

“弟弟?”

“啊?在,怎么了?”停止自己的想入非非,我答到。

“这...这回不会再让你死了...”

“???”

什么情况?我啥时候又死了?

没等我捋清情况,一股力量突然从手臂传来,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我一个趔趄趴到了洛菲尔的身上。

嗯,正中靶心。

我的头刚好埋进了洛菲尔的胸部,一手臂被她拽着,另一只手则竭力的撑在床上。

“呜呃,姐姐,菲儿姐姐?”我将脑袋抬起,试图挣开被抓住的手臂来支撑自己从洛菲尔身上起来,无奈,没能挣脱。

我去!要不要抓这么紧啊?怕不是把我当贼了!接连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重心一偏,我又趴了回去。

再次感受到柔软的触感,我咽了咽口水。好歹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倒是注意着点啊!

忙念了遍前一世的静心神咒,我把那丝蠢蠢欲动压了下去。

这时候,洛菲尔翻了个身,侧躺在了床上,手也随之松开了。我刚松了口气,想趁机抽身离开,一只藕臂又搭了上来。

又怎么了?我试图抬开她的手臂,没想到,她竟然用力把我抱住了。

“别走,弟弟,别再走了!”她的声音颤抖着,带上了一丝哭腔。

“不走不走,我在这!我在这!”我连声答道。

这是我平时那个和山寨一姐一样的姐姐?难不成我看错人了?不禁仔细看了看面前这张吹弹可破的脸颊,我下意识的确认了一下。

人没错啊,但是她不应该和之前一样,回来之后搂着我的脖子,一边揉着我的脸一边说“好久没摸过了啊!乖~让姐姐,嗝!再揉揉。”这我就很头秃了,分明每天都在祸祸我,怎么就好久没揉了呢?

“嗯唔...这样...就不冷了...和那时一样...不会感到冷了...”

洛菲尔抱着我,将我的头靠在怀中,好像安心了一样,呢喃着。

这之后,一直到确认她已经熟睡,我才小心翼翼的离开。

看来,我的这个便宜姐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不过,无所谓。这一世,我既要感受什么叫逍遥,也要护住这来之不易的亲情。

我,就是要这么贪心!

—————————————————————————————————

“所以说,时间提前了,明天墨殇就得动身了?”

两人的谈话中突然夹杂进了我的名字,打断了我的回忆。

“嗯,事情紧急,我已经安排好法术战车了,这次的兽潮比较凶险,除了几个镇守的高级圣骑士和魔法师和那两位,就连史诗级的前辈们也出动了,包括霍兰索恩副团长和我的老师。”

“那两位也出动了?那岂不是说?”

“没错,圣骑士团和法师塔的法师们也出动了。这次的兽潮不仅数量上增加了许多,波及的范围也变广了,和咱们平级的大国也都出兵防范了,小国也纷纷攀附临近大国或相互结盟来共同抵挡兽潮了。”

“这么严重了啊,看来我的消息还是太闭塞了。送他去那个学校挺好的,至少老师不会包庇各国贵族,但我担心墨殇他突然换环境会不适应啊。而且这边也没有有足够实力的人护送,国家外围的混乱你也懂...”

“没事的,洛菲尔,我和那边的一个朋友已经说过了,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我请了一个中级圣骑士和一个中级法师来,你只要去请几个有初级骑士的水准的人来就好了。”看着自己的闺蜜难得露出的担心表情,爱丽丝先露出了“我懂”的表情,随后安慰道。

“而且墨墨这孩子很聪明,我教他的魔法使用纯熟,而且的反应和应变能力也很强,我放心他。”

说着,爱丽丝不禁微笑起来,就像在彰显什么宝贝一样。

“墨墨的样子,还有比同龄孩子成熟许多的气质,也都很招女孩子喜欢呢。”

哇,我在爱丽丝姐姐心中的地位这么高吗?好感动啊!

“哼,那可是我弟啊,当然厉害又聪明了!中级圣骑士也不一定能连续接我几剑,他却能用一种奇怪的力道接住,除了我弟谁还能做到!。”洛菲尔脸上的担忧消失了,炫耀一般的说道。但旋即,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面色一变,随后微微眯眼。

“爱丽丝酱~你刚才最后一句说的什么来着?我没听清啊~”

哇噻,我这个姐的变脸真是一绝啊,不去当特工还真是屈才了啊。

意识到这是洛菲尔要爆发的前兆,我用手捂住了眼睛,顺便留了个缝。

“啊?我,我有说什么吗?”意识到自己好像把什么说漏嘴了,爱丽丝强装镇定,心虚地问道。

“还装!你果然是在凯觑我弟!你个正太控!”

说着,洛菲尔双手揉狠狠地揉起了爱丽丝的脸。

哇,艾丽丝姐姐的脸好粉嫩啊,看着好软啊,我也想揉!

等一下,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东西?

“呜~不要由我的脸~里不也系吗!里个立控!”

噗!一口气没喘匀,我一下子喷了出来。

绝对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原来生活在这么危险的世界吗?

这声音让两人想起了旁边似乎还有个这次话题的主角,两人一愣,随后脸上染上了一片红霞。

静悄悄地,时间好像被停止了...

两人偷偷换了个眼神,随后步调一致地同时起身,带着一丝奇异的笑容...

“小老弟~”

“墨墨~”

“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一脸真诚的眼神,妄图借着自己的外貌“萌”混过关。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我的举动好像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像猫一样,两个人朝我扑了过来。

“敢偷听,啊?老弟?”

“嗯哼~感受下姐姐们爱的教育吧~”

“别!别!那里不行!哇啊!”

“我错了!我再也不偷听了!”

... ...

“真的...不行了...”

“哈啊...哈啊...”

不是吧!我的这副身体居然怕痒!天啊!我的一世英名啊!

“别!啊哈哈!我错了!菲尔姐姐!哈哈!爱丽丝姐姐!饶了我吧!”

似乎意犹未尽,两人看着躺在地上的我又各补一刀。

笑到脱力的我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