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摄氏18°C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9日

《摄氏18°C》免费在线阅读_回旋流星小说

摄氏18°C

作者:回旋流星分类:都市小说类型:热血

故事要从那个富二代说起,不过虽然是个富二代,性格却很草根;那么从所谓的冰雪女王开始说起吧,咦?其实只是不会和人打交道的书虫?那么从那个校园明星说起吧,厄?你说那家伙跟黑社会有染?那么金发外国转学生吧,女孩子最爱这个了!对不起虽然是混血儿,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晓安视角

——————————————————————————————

我这人硬要说有什么的优点的话,那就是幽默了。

啊,硬要再加上一个的话,就是长的也挺帅的,因为这个原因我在女性当中还是挺受欢迎的。

不过,当然,受欢迎本身可不是什么坏事,女性是种温柔的生物,她们敏感、感性,不同于男性理智的冷酷,她们是温和、善解人意的理智。

因此无论如何,我喜欢女性超过男性一百倍。

但这并不代表我讨厌男性,只是没有对女性那般尊重罢了。毕竟我自己就是个男人,因为了解自身身为男性的缺点,才会更加迷念如水般的女人。

我最尊敬的人就是一名男性,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

父亲的职业是刑警,但是他伟大的地方不单是因为他是个刑警。

从我记事起,就极少见到父亲的面,刑警是父亲表面上的挂职,实际上父亲一直做着比刑警危险数倍的工作,我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那个工作的名字,反正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类似与FBI的职业。

从事着这样职业的父亲自然没有时间照顾我这个独子,七岁以前,我是在全天制的托儿所度过的,那其后,则理所当然的是必须要住宿的贵族学校。

我虽然一年也见不上父亲几次面,但是衣食无忧、也接受着高等的教育,实在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也许是我命中注定淡薄亲情吧?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遗传的原因,在交际方面我一点都不比父亲差,虽然只是一个学生,但社会各种等级的人物我多少都认识一点。

但是这种人际交往毕竟还是很麻烦的事情,凭我这个年纪就去和社会人士勾心斗角,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我还是更喜欢和同龄人交朋友的,比如说我现在看的这些短信的发件人。

秦戉是我的死党,我和他同学已经有六年了,认识他则是更早前的事,我的父亲和他的父母似乎有点因缘。不过这些事以后再说吧,我和秦戉成为好朋友主要是在和他做同学的这六年里。

秦戉这个人跟我很相似。

怎么说呢,我们所在的学校,潮山学院,毕竟是一所贵族学院,这里的学生不是富二代就是权二代,秦戉就算是富二代,而我应该算是权二代。

潮山学院依山而建,不但从小学部到大学部一应俱全,甚至还有自己的研究所。

这样一所学院应该是很多少男少女梦寐以求的地方。

然而,说实话我和秦戉都不是很喜欢这里,或者说,我们讨厌贵族学院的风气。日常生活就是比吃比穿,如果你不记住那些品牌的名字,就很难和别的同学打成一片。优等班的学生更糟糕,据说那些班级就好像是个小型社会,里面的学生勾心斗角,俨然一副世界领导者的样子。

也许不少的学校都是这副样子,以分数定胜负、以贫富来决定要不要排挤某人,不过贵族学校很明显会更严重一些。因此认识秦戉以前,在这学校的生活实在令人感到疲惫。

秦戉的短信上写着:

我和孝孝已经找到我们的房间,实在是豪华的可以,我看我们根本不用去餐厅吃饭了,冰箱里有的是各种食物和饮料。我在房间里也能看到大海,啊还是不行,我饿死了,回来再理这些行李,我先带孝孝吃饭去了,回见!

上面这条短信是秦戉在一天前傍晚发给我的,他趁着假期和他妹妹秦孝姬一起出去玩了,两人坐名为“黄金诺曼底”号的游轮去环游世界一周。他的父母也真放心他和孝孝两个人这样旅游。

孝孝和秦戉不是亲兄妹,秦戉是秦家领养的孩子,秦老夫妇年近四十依旧无儿无女,他们的身体很健康,即使看病医生也不明白秦太太为什就不能怀孕。后来,夫妻两几乎放弃的时候,有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瞎子说他们命克儿女,就算能怀孕也保不住孩子,除非找到一个跟他们生辰八字完全相反的人,才能解决问题。

夫妻两之所以相信了这个瞎子,是因为秦太太年轻的时候还怀上过两次小孩,结果统统都在三个月不到的时候就流产了,况且医生检查结果也是他们的身体并没有问题。除了秦太太已经处于一旦怀孕就会变成高龄产的年纪,但注重饮食和锻炼的秦氏夫妇的身体比一般人还要健康呢。

后来,他们通过各种途径,真的找到了跟瞎子给出的条件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就是当时在孤儿院里的四岁的秦戉。当时秦戉并没有姓,孤儿院不到小学的时候是不会给孩子们办户口的,孩子们在孤儿院的档案就是他们的户口,只不过没有正式挂名罢了。

秦氏夫妇把秦戉作为自己的养子接回家里,让他跟自己一姓。

那之后不过一年,秦孝姬就出世了,那是秦氏夫妇唯一的独生女儿。秦氏夫妇并没有因为女儿的出生而冷淡秦戉,他们依旧把他当成亲儿子,秦戉也理所当然的把他们当做救命恩人和父母。

像是为了报答秦氏夫妇一样,秦孝姬要来贵族学校上学时,秦戉也毫不犹豫的跟着妹妹一块报考了潮山学院。也托这个死妹控的福,我在这所沉闷乏味的学校里,终于也有了可以随心所欲交谈的朋友。

现在把话题回到这些短信上。

这些看似普通的短信,现在已经很有可能是我的好友留给我最后的讯息了。

我皱着眉头,放下手机,把注意力转到了我的手提电脑上。

我正在关注一则新闻。

“黄金诺曼底号”遭海盗劫持.乘客性命堪忧

大约六小时前,电视、网络、报纸上开始陆续播放有关“黄金诺曼底号”被劫持的相关信息,但是海盗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金钱、武器、资源……海盗们似乎无意与政府谈判交易。

但事实绝不止如此,我最后一次收到秦戉的信息是在十个小时以前。

他打了一通电话给我,只响了一声就挂断了。

我猜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明白自己和妹妹遭遇到什么,他心里也清楚我一定会通过其他的途径了解到他为什么不和我联系。

发了几条让他赶快回信的短信之后,我就看到了今天的头版新闻,然后我就不再给他发短信了。

秦戉的手机应该已经不在他手里。

我虽然焦急如焚,但也无能为力,现在我真的处在那种只能默默祈祷好友平安的状态了。

但令我担心的人不只是秦戉和秦孝姬两兄妹,“黄金诺曼底号”上还有别的我认识的人,那个人和我的关系真的只是认识而已,我猜秦戉也差不多。但仅仅是认识人遭到危险这件事,就令我坐立不安。

我在几个小时之前接到秦氏夫妇的电话,他们问我秦戉有没有跟我联系,我老实交代他们十小时前就没有了,电话那头秦氏夫妇的声音立刻就更压抑了。

跟警方汇报的时间相差两个小时,这并不算什么大事,但在这种一分一秒都很宝贵的情况下,则更加降低了“黄金诺曼底号”上乘客的生存率。

从网络上查到的信息来看,劫持“黄金诺曼底号”的海盗们早已是名扬全世界的恐怖分子,首领元昌海早在十几年前就干着海盗的行当,至今都没将他逮捕归案。

但是元昌海劫持游轮还是第一次,之前他都是抢劫一些油轮或者是邮轮,那些行为属于劫财不害命,毕竟算不上轰动世界的大案子。

我靠在转椅上,从跟秦越失去联系的那个时候起,我就没怎么吃饭睡觉了,看了下表,下午四点了。

窗外尽是一派祥和的样子,假期留在宿舍过暑假的学生不多,本来如果秦戉和孝孝不去旅游的,我很有可能找个借口就去他家蹭两个月的饭了。

但是现在,我只觉得下午特有的那种气息让人好似在梦幻中一般。

正是这一如既往的宁静安详,让我愈加不安。

我不想再待在这种地方了,至少要到可以随时了解事件最新情况的地方去。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关掉电源,带上手机和充电器,离开宿舍时,我锁上了304号的宿舍门。

门牌上有一层耀眼的镀金,上面写着304.秦戉.周晓安。

你们一定要没事啊,我迈开大步,踏上去秦戉家的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