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采尔布斯特家的大小姐寻宝还债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0日

《采尔布斯特家的大小姐寻宝还债》免费在线阅读_时浴小说

采尔布斯特家的大小姐寻宝还债

作者:时浴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拉提丝·采尔布斯特因混账老爹欠下三十万美金的高利贷,走投无路之时却被陌生的房地产商搭救。本以为他会是好人,可是——“你别,别过来啊,我不卖艺也不卖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小姐!用力拉起操纵杆!”

布莱克明明就在身边,然而却只能从通讯频道里听见他的声音。

“是!”

被刀割伤的手臂不断涌出鲜血,在灰色的裙摆上留下红黑的痕迹。虽然使用力气就会撕裂伤口,但如果不按照指示尽力拔高的话,这架装着数百人的大铁块,就会变成地上一块燃着大火的破铜烂铁。不,说不定会烧得连渣都不剩。

引擎仍然没有反应,虽然电脑并没有作出【引擎瘫痪】的判断,但无论怎么样对两侧的引擎发出加速的指令,都无法收到预想中应有的回复。

机身剧烈震动,观察窗外满是惨白的闪电和浑浊的黑云。雨点子弹般密集地打在挡风玻璃上,发出令人烦躁的滴答声。机舱内已经是哀嚎一片,他们只能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两个来自前殖民地的外国人。

【英航三十八…滋滋…答…塔台…希斯罗机场…】

布莱克那边,一侧的窗户也已经脱落,寒冷逐渐在驾驶室里蔓延,而布莱克半个身子也快要被吸出去了。

【滋滋…】

可恶!看不到机场跑道,甚至连塔台的警示灯都看不见,这样怎么降落啊?!

我为什么会接这样乱来的任务啊!拉缇丝在心中大声疾呼,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

如果,如果没有在半个月前答应那家伙的话!——

刚刚大学毕业的拉缇丝才回到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家乡,一下机就收到来自消失多年的父亲的电子邮件。

“亲爱的拉娅

爸爸实在对不起你,我用了你母亲的身份向高利贷借款三十万美元,本来想着资金周转过去就能还上,但没想到却遇上了那该死的海啸(注:华尔街金融风暴)。现在爸爸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破产了。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一定要保护好妈妈和自己。”

“*美国粗口*!”

拉缇丝几乎就要将刚买手机摔在地上,她的怒吼几乎盖过了机场广播。

注意到其他人都在看着自己时,拉缇丝强压怒火离开了大厅,在回家的出租车上继续看下去。

“…他们要求一个月内还清,爸爸实在帮不上忙,对不起。我本来不想再麻烦你们母女两,但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这不是你自己借的钱吗?为什么说得好像是我和妈妈的事情一样。

拉缇丝很想跑到那个男人跟前,用自己的高跟鞋狠狠地戳穿他的太阳穴,然后告诉他你是个人渣。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自恃州议员的身份花天酒地,诱骗拉缇丝的母亲然后使她怀孕,生下拉缇丝后仅仅给了一笔一万美金的“封口费”就逃之夭夭,等落魄了又回来摇尾乞怜,稍微发达了又再次离开…现在居然还利用她的身份去做这样的事情!

现在好了,我哪里去搞三十万美金?老天,三十万!

哪怕将所有奖学金和勤工俭学的积蓄加起来也不过十五万左右,还要还银行的贷款。

贷款还不上的话不仅会被告上法庭,还会被收回抵押的房屋,更别说还有信用危机…

拉缇丝感觉天瞬间塌下来一半,另外一半则是被十五万顶住了。

拉缇丝抓狂地揉了一把自己引以为傲的金发,长叹一口气。

“小姐,你的脸色很不好啊,没事吧?”司机关切地问道。

“开你的车,别烦我。”

司机耸耸肩,将视线摆回正前方。

现在是下午七点,洛杉矶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各色霓虹和金光组成了L.A.夜空中最为闪烁的明星,街头人来人往,车灯此起彼伏——

L.A.一直有一条为人惊讶的巨龙。这不是在说中国人聚集的华人街,而是绵延不绝的大塞车。

很明显,今天也是如此。

“我等不了了,我要下车。多少钱?”

结账完毕,拉缇丝好不容易从打开一点点的车门挤出去,如果再扩大一点的话,就会打到隔壁的车辆,到时候又生事端。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着十五万的巨款,拉缇丝自己肯定是没有办法的。

然而她好像记得,当初母亲和她说过,有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在追求她的同学,现在是华尔街的巨鳄。以前一直生活在东亚那边,最近好像搬回洛杉矶了。如果去求那个人帮忙的话,说不定…

拉缇丝越想越着急,拼命回忆着曾经说过的地址。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

不知道是拉缇丝没有抬头确认位置,还是对方走得太急没能避开,男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她。像她这样的娇小体型怎么承受得住?受到冲击的她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呜哇啊啊!”

然而,并没有和想象中那样后脑勺着地。拉缇丝惊讶地回头,刚才出租车的司机正站在自己身后。

“谢…”

刚一开口,拉缇丝便觉得不对劲。

“呜…”

她想说“谢谢”,发音到第一个音节时舌头却没有那么灵光了。

紧接着,反胃和晕眩的感觉铺天盖地的袭来,拉缇丝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黑暗,直到完全失去意识。

在意识消散之前,她看见一辆黑色的SUV向他们缓缓驶来。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拉缇丝首先感受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呕吐冲动。

“呕——”

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性将痰罐凑到她的嘴边,另外一只手轻抚她的后背。

拉缇丝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以吐了,空空如也的胃部不停地抽搐,喉头灼烧感非常强烈,这种难受的感觉,只在小时候晕车的时候才尝试过。

女仆样式的女性蹲在一旁,在她呕吐停止的当口用干净的手帕为她擦拭,然后周而复始。

就这样来来回回几次以后,拉缇丝终于觉得舒服了些。

“喂,不是说了用轻松一点的麻醉剂吗?”

拉缇丝艰难地稳定住仍然在摇摇晃晃的视角,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男人大声呵斥着门外的某人,被呵斥的人不住地鞠躬道歉。拉提丝认真看了下,那似乎就是之前的出租车司机和男人。

“嘛嘛,没关系。早晚也有一天要体验这种苦难的,倒不如现在先承受一下,以后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在拉缇丝的视野中,一个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半身湮没于黑暗之中,虽然能听到他的声音,却看不清他的脸。

忍住还要再呕吐的身体冲动,拉缇丝迷糊地观察着四周。

这里似乎是某人的卧室,房间的装㶇和摆设都比较简单,仅仅保留几件必须的物品。但看得出来,和一般人家中的便宜货不同,这里的家具,基本上都透露着雍容华贵的气息,尤其是那盏放在茶几上的,只在电影中见过的老式电话机。

那真的能用吗?拉缇丝心里想。

“呜——!呕——”

一不小心放松了警戒,拉缇丝又再次屈服于呕吐的冲动。

女仆递过来一杯水,淡淡柠檬酸味冲解了些许晕眩的不适。

“谢谢…可以了。”

女仆和西装男收拾着离开了周围,因为刚才被挡住了所以没有看到,原来自己正坐在一张床上。

“哦呀,没问题了吗,拉缇丝小姐?我再等一会也没关系的哦?”

开口的人正是刚才看到的男人,他的声音里似乎透露出一股愉悦感,听起来他很享受他人受苦的样子。

“…这里是,什么地方?”

拉缇丝顶着头疼尽力回想来这里之前的事情,紧接着,拉缇丝像惊恐的小猫一样退后,顺手拿起身边的枕头护在身前,好像这样就不会被伤害一样。

“你…你你你你绑架了我?!”

“哎呀,别说得那么难听嘛,我就是请你过来做一下客,顺便商量一点事情。”

“少装蒜了,那个混蛋向你借了多少钱都和我没有关系,你凭什么抓我?”

“?”男人离开黑暗,将自己的容貌暴露在她的视野中。拉缇丝本想躲开他的视线,结果却不由自主地看多了两眼。

和自己一样拥有耀眼的金发,若论头发的长度,应该属于男性之中比较修长的一类。容貌像少女一般精致无瑕,如果只是从外貌上辨认的话,完全无法猜出他到底多大岁数,甚至连性别都难以分辨。看着他的脸,拉缇丝感觉有些熟悉,但有说不出来为什么。

这样耀眼夺目的男性,此刻正身着优雅的白色西装,然后愉悦地盯着被他绑架而来的少女。

“虽然借钱的人的确是男人,但契约上写的信息却是你的母亲哦?”

说着,一旁的仆从递上一份白纸黑字的文件。

拉缇丝一把夺过细细查看,“奥妮·菲利普斯向威廉姆斯·罗布斯借款三十万美元,现金交易立即执行,三个月内还清。如有疑惑,以此为据。”

下面有各种各样的信息和证明,还有母亲专用的印章和指纹。

到底怎么做到的,妈妈不可能借这些钱啊,难道是被那个混蛋逼迫的?

“好了,”男人抽回了文件,“这种东西,看那么久你也想不出来什么头绪,倒不如说,其实所有信息都可以作假,特别是你那个州议员的父亲,什么不能做?要这东西是没有用处的。”

嘶嘶——嘶嘶——

男人在拉缇丝惊讶的目光中将文件撕得粉碎,她怎么想不通,居然会有高利贷自己把自己的欠据给撕掉…

“那…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不用还钱了?”

“啊?我可没说过这句话,你别乱说啊,我可以告你造谣。”

男人摸着下巴轻笑,犹如妖媚的少年。

“说了那么久我还没有介绍自己,年轻的小姐。我名为阿诺德·切尔托罗德·冯·哈默菲斯特,只是一个普通的房地产商。”

“…明明是该死的高利贷者。”

“呀,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自己是放高利贷的吧?”

阿诺德蹲在拉缇丝身前,用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听好了,你们家那些乱七八糟的借贷欠款我全部都已经还清了,因为我一般喜欢用整额支付,剩下的个十百万也已经都交给了你的母亲。你那个老旧的小木屋,大概可以换新了吧?”

拉缇丝想要用手拍掉他的指头,却没想到在挥起来的一瞬间便被其牢牢抓住。

“不不不,可爱的小猫,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不能反抗我。”

“…我,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的。”

拉缇丝咬牙切齿地盯着阿诺德的脸,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贫瘠的胸部。虽然危险的欠款都已经付清,但眼前的男人似乎才是更大的威胁。

“啊?你说什么?事先声明,我对二十岁以下的小孩子不感兴趣。”

我二十一了,拉缇丝很想这么说,但她忍住了没呛声。

“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我是说,物理意义上的。你的确长得很可爱,但太幼齿了,我不喜欢。你知道吧,大奶牛,那才是男人的天堂。”

从这样一个少年面孔的家伙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怪怪的。

虽然这很大程度上已经达到了性骚扰的范畴,但拉提丝只能咽回持续泛滥的恶心感。

“那你…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从你母亲那里有了解过我多少?”

阿诺德放开了手,然后自顾自地走到酒柜旁为自己斟起红酒。

“你要么?”

见拉缇丝不作声,他轻笑一下。“好吧,我自己享受。”

“我从高中开始追求你的母亲,只不过那个男人诱骗了奥妮,还逼她断绝和我的一切联系,我们才没有在一起。”

“你,你就是…”拉缇丝张大了嘴。

“对。”

拉缇丝想要从床上站起身来,却因为浑身无力又再次在床沿扑倒。“所以…你知道了我们家的危机,所以大发慈悲来帮助我们?”

说出这句话,拉缇丝都觉得一阵恶寒。

“我是房地产商,不是做慈善的。我从来不做亏本生意,之所以帮你们家一把,是为了我自己的兴趣爱好罢了。小鬼,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隐藏着的秘密?”

“…?”

见拉缇丝一脸茫然,阿诺德有些不悦。

“血脉,是血脉,任何东西都换不回来的血脉!”

“血脉…?”拉缇丝冥思苦想了一阵,“你是说那个混蛋的…”

“放屁,你身体里流着那个家伙的血,我甚至都觉得恶心,觉得污染了你的家族。”

阿诺德手捧着高脚杯,一步步走到拉缇丝跟前。

“是你母亲的血脉,你母亲的家族。你的母亲有提起过自己家族的往事吗?”

“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阿诺德的眼珠瞪得极大,两人的鼻尖甚至相距不够五厘米远。在他着急地乱叫的瞬间,拉缇丝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那…那,那没人跟我说,我怎么知道…”

拉缇丝眼角泛起了泪花。

“咳咳…对不起,可怜的小姐。”阿诺德掏出白色的手帕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是我太着急了。”

拉缇丝接过手帕,浑身害怕得颤抖不已,在阿诺德好说歹说下终于平静了些。

“你的母亲,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姓氏——采尔布斯特。虽然你的母亲一直不曾向其他人提起过,但我总有办法查出来。

“采尔布斯特家族兴起于拿破仑时代,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曾经作为帝国上流社会的佼佼者,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经营着数不胜数的财富和资产,据说那些财富价值连城,但埋藏的地方只有采尔布斯特家族血脉的人才能找到。然而一战过后,采尔布斯特家族的人纷纷因为特殊的病症而死去,最后,就只剩下你的曾祖父。”

“我的曾祖父?”

“对。”

拉缇丝思考了一会,她曾经在打扫时发现过某个军人的黑白相片…

“你的曾祖父是个无耻,混蛋的家伙。好吧,我没有要骂你的意思,但他的确是这样的。因为赌博,他败光了家族的财产,走投无路的时候参加了纳粹,最终死在二战战场上。而你的曾祖母怀有他的身孕,带着孩子离开了欧洲。当然,她过得很辛苦,但她还是生下了你的祖母。”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亲戚的缘故吗…拉缇丝心想。

“但事情还没完。我的父亲在标准石油公司工作,离婚后不久的他和身为同事的你的祖母相恋,诞下了一个女婴。但是,他们没有结婚。而我的祖母早已为他找到了政治婚姻的对象,为了讨好那个参议员,他必须和参议员重达200斤的女儿结婚,我的天。那个女婴,大概就是你的母亲。”

“所以就背叛了我的祖母?!这就是理由吗?”

“…对,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的。”

拉缇丝气愤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然而她也明白了一个事实。

这个讨厌的男人,就是自己的舅舅。

可是明白了又怎么样,这么多年来,无论是自己的母亲还是祖母,都过着异常艰辛的日子…这个叫切尔托罗德的家族,有帮助过自己一分一毫吗?

“你要知道,哪怕没有这个大坦克,我的父亲也不可能娶你的祖母的。因为她是纳粹的孩子。”

“…”拉缇丝的愤怒让她说不出话来,而阿诺德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但我不同,我不关心,我只关心钱。追你的母亲只有一个原因,我想得到你们家的血脉,让生下来的孩子能够打开采尔布斯特家族的宝藏,然后发财。就这样而已。”

“你…你和那个该死的家伙有什么不同?”

“喔,不同点大了。我是单纯的,忠诚的,只不过我只忠诚于财富,而你那个父亲,他就是美国资产阶级民主体制下产生的蠢货罢了。”

“你要我帮你找到那些财富,然后去还你那该死的三十万吗?”

“事后我们平分。”

“不,不,不!我不在乎!我不是在乎那些钱,他们不重要!你们,你们凭什么,凭什么一直利用我们家的人,我是美国公民,我有权利保护自己和我的家人,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哦?可以啊,你要是不想干的话,那就踏出这个房门。布莱克!——”

房间的门打开了,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

“你从这里走出去,你就自由了,我不会阻拦你。”

拉缇丝暴躁地拉上自己的外套,强撑着刚刚缓过麻醉的身体,艰难地扶着墙一步步挪向出口。

就在她即将踏出门槛的时候,阿诺德又补了一句话。

“你走出去以后,我的付款将会全部取消,你该欠多少钱还是欠多少钱。哦,到底那些高利贷的家伙喜不喜欢你这小女孩的身体呢?我听说里面恶心的恋童癖其实还不少,你这样合法又幼齿的优秀女性,一定会成为他们最热门的明星吧?”

“…”

“再说了,那些本来就是你和你的家族的东西,我只是帮助你重新取回它们而已。五五就算了,这样吧,七三,你七我三,可以么?考虑一下吧。”

“…”

拉缇丝害怕了,她跪倒在门槛前的木地板上,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变成某个人的奴隶,心底就哇凉哇凉的一片。

“卑鄙的家伙。”

拉缇丝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母,阿诺德微笑着递给她一杯上等的红酒。

“合作愉快,拉提丝·采尔布斯特小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