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战争学院的作者殿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0日

《战争学院的作者殿下》免费在线阅读_最无聊之猫小说

战争学院的作者殿下

作者:最无聊之猫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在朴忧的小说完结的那一天,主编打来电话说有人寄刀片,结局必须改。但让朴忧意想不到的是,书中死去的女三尽然来到了现实世界,是来找她寻仇吗?当然,这只是个开始。“为什么我会变成女三!!”就这样,朴忧开始为生存开始战斗,战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人慢慢地向前走,不去理那些双人狗,耳朵里塞着音乐…”一段铃声惊醒了朴优。

朴优闭着被睡魔封印的眼睛,伸手摸索着自己的手机。

“歪~谁啊~”朴优有气无力的问道。

“朴优~”自手机里传出的怒吼帮助朴优解除了封印。

朴优连忙爬了起来,拍了拍有些失聪的耳朵。

“喂~主编怎么了?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啊。”

“朴优你怎么回事,男主角最后尽然带着女三跑了,然后被女一全杀了是什么鬼!这就是你给我的结局惊喜?”主编愤怒异常。

朴优没心没肺的笑了笑说道:“你不是说让我在小说结尾的时候爆发一下嘛,你看这谁都想不到啊。”

话筒里传来了巨大的喘息声,显然这主编估计快气炸了。

“我不管,我告诉你,那些读者不知道你的地址,但知道我的地址啊!今早上,老子门口整整齐齐放了三箱一刀片,四把菜刀。”

“主编,有你的两箱子快递,挺沉的。”另一个声音传来。

接着电话的朴优在床上使劲的捂着嘴,她已经快笑抽了。

“滚!朴优,我不管你怎么样,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把结局给我改了,我…”

“安啦安啦,知道了主编大人,消消气,新结局我早就写好了,这就发。”朴优下了床,走向书桌。

“主编大大,今天的天气好好!不生气~乖。”朴优看着窗户外面盛开的樱花树。

突然,朴优看见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树枝之上,不过被树枝挡着,看的并不清楚。

朴优可没办法容忍有人站在自家的樱花树上,连忙上前打算开窗教训教训。

而这时,树上的人影飘到窗户外面,看着扑忧。

朴优则是被眼前的人的样子惊呆了,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卡布·路诺丝!”

“歪~没错,就是女三卡布·路诺丝,你非要把她写死了,那是我女神啊!”主编的怨言显然很大。

但扑忧却是没有回答,因为窗前的人影正是她的女三,卡布·路诺丝,一个以女三之名,却有女一之实的小说人物。

而窗外的人也是盯着扑忧,蓝宝石般的双眸注视着已经呆住的扑忧。

卡布·路诺丝拔出军刀,朝着扑忧方向劈砍而下,宽大的黑色军衣猎猎作响,身后的银白色长发飘逸。

窗户上的玻璃瞬间破碎将扑忧笼罩。

一瞬间,两人消失不见,只剩下被风吹起的窗帘以及一地的碎玻璃,当然,还有一部未挂断的手机。

在一个光球内,朴优怯生生的看着仿若寒冰的卡布·路诺丝,她现在害怕的要死。

她怎么到现实世界了?她是来复仇的?她要带我去哪啊?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我可是她妈啊!

诶!这发质不错,身材好好偶,皮肤也不错,不愧是我最爱的人物。

显然扑忧的关注点正在逐渐偏离常人。

“我的样貌还不是你写出来的,有什么好看的。”卡布·路诺丝并没有回头,冰冷的说道。

朴优尴尬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卡布·路诺丝,真的是你?”

卡布·路诺丝转过头,看向扑忧笑道:“你以为我是谁?”

“你不恨我吗?我可是把你写死了,还把渣男赫奇斯特安排给你。”

“不,事实上你并没有,你只写了我和他一起消失了,事实上我是杀了他来到了这里。”

“诶!我就知道,嘻嘻哩,等等,你来找我?干嘛?”

“当然是去属于你的平行宇宙了。”

“我的平行宇宙!”

“对,换种说法就是到你的书里。”卡布·路诺丝平静的说道,就像在述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

“啊,不愧是我最爱的卡布·路诺丝,果然能力很强啊!等等,为啥要去那里,是要杀了嘛?我现在不想死,我还能活几天呢。”朴优觉得自己的CPU快爆了,眼里也是充满泪水。

卡布·路诺丝看着朴优快要哭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摸着朴优的光头温柔的说道:“傻瓜,吓唬你的,我疼你都来不及呢。”

朴优一愣,“你不是来杀的我嘛?”

“傻瓜,我怎么会杀了你呢,我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嘛,是谁说如果我成真的要嫁给我来着,是谁小时候被打抱着我哭来着…”

“诶,你知道,你…”

“傻瓜,我当然知道了,我成真了。”卡布·路诺丝眼中也出现了泪水。

朴优看着卡布·路诺丝,突然扑在了卡布·路诺丝怀里大哭了起来。

“你成真了,你真的成真了,你来找我了,我以为这辈子…呜呜呜~”

抱着怀里的朴优,卡布·路诺丝也是擦了擦眼泪。

卡布·路诺丝知道朴优的努力,她是朴优笔下第一个诞生的人物,更是朴优自己。

朴优这么多年来,写过无数的本书,但是却是没有把她写上,因为她是朴优的姐妹,是朴优写作的动力,朴优舍不得。

但苍天是真的好狠。

在朴优知道自己的寿命之后,为了不让卡布·路诺丝随自己一起消失。朴优这才将卡布·路诺丝写入书中,只为了有人能够记住卡布·路诺丝,这样卡布·路诺丝就不会消失。

“乖,我这不是来救你了嘛。”

朴优从卡布·路诺丝的怀里爬起来,擦了擦眼泪:“怎么救啊?”

“利用我的力量,将你带入书中。”

“就这么简单?”

“当然了,你写的小说你忘记了?小说里面的世界可是未来宇宙,你小小的癌症治疗起来轻而易举。”

“对啊,嘻嘻哩。”

“不过,朴优,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说吧,包在我身上。”朴优拍着胸脯。

“不要哭!”

朴优一愣,她这才发现卡布·路诺丝已经泪流满面。

“我不哭,答应我你也不要哭。”

卡布·路诺丝擦着眼泪,温柔的看你的朴优,点了点头。

一阵震动传来,光球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而卡布·路诺丝也渐渐透明。

“路诺丝,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了?”朴优发觉事情不对,连忙伸手抓住卡布·路诺丝,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卡布·路诺丝笑着说道:“没事的,朴优,不要哭偶。”

接着,卡布·路诺丝化为了点点星光在朴优手中消散,而四周的一切也仿佛破碎的玻璃四分五裂。

待周围消失之后,朴优发现自己尽然在空中,四周没有任何依托。

“啊!”朴优大叫了一声就向下落去。

朴优越落越快,甚至嗓子被风堵的发不出声音。

朴优发现自己尽然戴着黑色手套,低头看衣服,这不是卡布·路诺丝的衣服嘛!摸摸腰间,那里有一把军刀,摸一下头发,银白色的!

我变成了卡布·路诺丝了!我怎么会变成卡布·路诺丝!

不过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因为朴优现在快要掉进大海里面了,这可不是游戏。

以朴优现在的速度,水可是比水泥地还硬,会死的!

但朴优终究无能为力,只能闭眼等死。

等了许久,朴优发现自己还没死,这就有点怪了。

小心翼翼的张开左眼,发现自己离海面只有一米,但是自己竟然悬浮了起来!

嘿!我会悬浮,这是卡布·路诺丝的能力,卡布·路…

想着想着朴优突然又哭了起来。

“公主殿下,路诺丝公主殿下!”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传入朴优耳中,将朴优拉出伤痛。

悬浮的朴优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一队穿着华丽铠甲的人正单膝跪在水面上,一个戴着半边镜片的白发老人在一旁站立关心的看着朴优。

朴优抹去了眼泪,看着这个老人,这个老人她知道是谁,史密斯·奥洛斯塔,她的管家,那群跪着的是警卫队骑士。

奥洛斯塔对朴优行了一礼,然后对后面的骑士摆了摆手。

朴优缓缓的落了下来,这时朴优才发现一条白色的细线束缚着自己的腰让自己悬浮起来,细线的另外一头是一台红黄相间的巨大机甲。

阿木尔泛类型机甲!以速度为主,为警卫部队快速反应队所有。

我真的到了书里!

朴优抓住奥洛斯塔伸过来的手,轻轻的落在了水面上,一切是那么真实又梦幻。

“殿下,请。”奥洛斯塔牵着朴优的手走向了湖中心的岛屿,在哪里一座庄严辉煌的城堡安静的伫立着。

在路上,虽然隔着白色手套,但朴优任然能感受到奥洛斯塔手掌传来的温暖,她突然感觉安心许多,心中的悲伤淡化了一点。

“奥洛斯塔,现在是什么时候?”

“殿下,现在是下午七点,是您的晚餐时间。”奥洛斯塔恭敬温和的回答道。

“准确点。”朴优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冰冷。

奥洛斯塔显然听得出来,连忙恭敬的回答道:“奥比斯纪元3211年,12月30日,18点59分32秒,殿下。”

纪元3211年,12月30日,今天是卡布·路诺丝的生日也是小说开始的时候!

这一切到底怎么?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来到了宫殿门口,而警卫队的人早已离去。

画着紫罗兰图案的红色大门缓缓的打开,露出了宫殿内部的样子。

水晶灯将整个大殿染成金黄色,朱红色的地毯铺满了这个足以容纳下上千人的大厅,而在大殿门口自楼梯的路上都是由洁白的鹅毛铺成。

鹅毛路两旁的整齐站立女仆看见朴优后连忙行礼。

“恭迎殿下。”

朴优已经愣住了。

这个城堡确实是她写的,构思的,但真正见到的时候实在是太震撼了,没有去过泰山之巅的人不管怎么想象,都是体会不到泰山之高的。

一个头发已经半白的貌美妇人走了过来,对朴优行了一礼,沉这脸说道:“殿下的力量还不稳定,还请以后不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朴优还没有反应过来,本能的点了点头。

妇人见朴优点头立刻笑了起来,温柔的说道:“那就请殿下用餐吧。”

不久,朴优坐在了一张布满食物的十米长桌前。

朴优并没有疯狂的吃,她在忍受,路诺丝说过不可以的哭的,所以只好加重手中的力道好让那个怎么也切不开的牛排哭。

啪~的一声,朴优感觉背上火辣辣的。

那个美妇人手里拿着一根戒尺生气的看着她。

“路诺丝殿下,请保持你的优雅。”

作为路诺丝殿下的女管家,让卡布·路诺丝保持着优雅端庄是她的义务和职责。

“爱尔妮莎,很痛的。”朴优摸着已经发麻的后背说道,那里绝对肿起来了。

看着朴优疼痛的样子,爱尔妮莎没有任何怜悯,任然严厉说道:“只希望路诺丝殿下可以记住这个痛。”

朴优看着脸色冰冷的爱尔妮莎,突然扔下刀叉跑了出去,豆大的泪水在脸上不断滑落。

卡布·路诺丝的突然消失真的让朴优好害怕,在卡布·路诺丝消失的一瞬间,朴优觉得自己的人生全部失去了色彩。

城堡虽然震撼,食物虽然美味,但都无法让朴优的世界添加任何一点色彩。

朴优在城堡内不断地奔跑着,她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最终跑进一条死路,然后缩在角落里埋头抽搐。

朴优看着空空的长廊,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样,她甚至连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了,父母早已死亡,只剩下卡布·路诺丝这个支柱。

现在一切都没了,反正她是个将死之人,现在死了又何妨。

想着这些,朴优缓缓的拔出军刀,看着军刀上倒映出来的模样,这是举刀砍向自己的脖颈。

朴优突然觉得脖后一痛,接着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奥洛斯塔扶着软倒的朴优,眼中满是疼惜与无奈。

爱尔妮莎从黑暗处走了出来,眼中满是泪水。

“这不怪你,不要自责。”奥洛斯塔看着也快要哭出来来的爱尔妮莎,无奈的说道。

“怎么不怪我,如果我不打,殿下也不会哭,你知道我打殿下的时候我有多心疼嘛,看见殿下哭我的心都碎了。”爱尔妮莎拿出手怕擦拭着眼角快要流下的泪水,轻生声说道。

奥洛斯塔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把殿下抱回去吧,我要巡逻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