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亚文学网 > 小说库 > 大叔和少女的不对称恋爱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大叔和少女的不对称恋爱》免费在线阅读_红烧鸽子头小说

大叔和少女的不对称恋爱

作者:红烧鸽子头分类:都市小说类型:后宫

白若溪(一脸病娇):“爱是单方面的,一方默默的爱着另一方,希望对方也能注意到自己吗,因为自己随时准备为了他付出一切,却羞于开口……随着时间推移,最终这份隐藏爱会变得扭曲,开始希望另一方能够臣服与自己,就像是奴隶一般,不允许其他任何人染指就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自愿成为白若溪大人的奴仆,直到这六十万的欠款还清为止。”

豪华的单身公寓内,林君南单膝跪在名叫白若溪的少女面前,低头说出了那效忠的誓词,但他面露愤慨之色,手也止不住的颤抖。

林君南没想到已经三十三岁的他竟然会中了比他小十几岁学生的道,一想到这他无不恨的咬牙切齿。

而白若溪则是坐在沙发上,赤色的瞳孔玩昧地看着他,似乎是在看什么新玩具一般。她用搭在左腿上的脚抬起了林君南的下巴。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奴仆了,可爱的林医生~身为你的主人你有必要好好侍奉我,而我酌情会给予你奖励,那么第一件事就是……”

白若溪说着轻舔了一下嘴唇,表情逐渐兴奋起来。

“那就是把我的鞋子舔干净。”

…………

“这个病人的心理状况有些特殊啊,失恋之后得了抑郁症还有……虐待倾向?”

下午四时,林君南坐在心理辅导室内,他摸了摸下巴的胡茬道。

他的手中拿着下一个要进行心理辅导的病人的心理诊断报告书,病人的名字名叫白若溪,是一名女高中生,她赤色的瞳孔给林君南留下很深的印象。

林君南看着女高中生这个四个字不禁陷入了沉思,他的脑中浮现出一些自己上学时不好的经历……因此他也患上了性冷淡加恋爱障碍症。

而且他能担保,自己是本家心理医院唯一患有心理疾病的心理医生。

林君南长舒一口气,轻笑一声,将白若溪的个人资料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墨色的瞳孔中透露出一份坚毅:“消除患者失恋后的阴影这正是我该做的!”

这么想着,白若溪推开心理辅导室的门,她低着头缓缓走向林君南对面的沙发,赤色瞳孔满是无神却又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疯狂。

待白若溪坐下后,林君南挥了挥手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白小姐,我能这么称呼你吧?”

“……”白若溪选择保持沉默。

“看来白小姐的人生格言是沉默是金呢,就像思想者一般。”

见白若溪保持沉默林君南随即开了个玩笑,获取病人的好感是重要的一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玩笑好笑在哪。

“哈哈哈哈,思想者和沉默是金,哈哈哈哈!”

可谁知,白若溪竟捂嘴轻笑着,原本无神的瞳孔逐渐被笑意侵占,这让林君南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毕竟是获取了白若溪的好感,林君南索性就不考虑这些细节,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林君南,今年三十三岁,家庭住址暂且保密,我在这家医院当心理医生,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八点才能回家,我不抽烟,酒仅止於浅尝。晚上11点睡,每天要睡足8个小时。睡前,我一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做20分钟的柔软操,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早上起来就像婴儿一样不带任何疲劳和压力迎接第二天。同事都说我很正常。”

“三十三岁?”白若溪有些不相信的抬起头,看着林君南有着岁月痕迹的英俊面庞和深邃瞳孔,眼内竟闪过一丝狂热和……故友重逢的喜悦?

林君南点了点头,他显然没有注意到白若溪眼神的变化。

“林医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正当林君南准备继续下面的流程时,白若溪制止了他开口问道。

“请说,白小姐。”

林君南迟疑了一会儿道,毕竟患者能主动开**流这是件好事。

白若溪轻舔了一下嘴唇,起身坐在林君南身旁,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头部向他的胸膛移去,鼻子微动,似乎在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这孩子的举动怎么这么亲昵?”

白若溪的举动不禁让林君南眉头微皱,老实说他从事这行业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但他没有闪躲,任凭白若溪这么做着。

“林医生,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就像咸腥的海风一般舒服,好想就这么一直闻下去。”

林君南轻笑一声他不明白撒在衣服上的豆汁有什么好闻的,但为了避免空气突然安静他并没有戳穿。

说不定白若溪她就好这一口呢?

“林医生,我们能否换个地方进行接下来的心理辅导,这个地方……让我感到不舒服。”

“换个地方?”

林君南一脸诧异地盯着白若溪,他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要求。但为了能快点帮助白若溪走出心里的阴影,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豪华的单身公寓内,林君南拿着一张带有相框的照片,他有些愣神。他抬头看了看白若溪在厨房准备果汁和咖啡的背影,默默将照片放回原处。

这是一张家庭照,照片中的父母从背后抱住孩子,脸上洋溢着笑容,而孩子则也开心的笑着,这是白若溪的照片。

林君南环顾四周,环境十分整洁干净,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空气里带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和少女的清香。

根据个人资料,白若溪的父母是本市有名的商人,但他们几年前就因车祸不幸离世,所以这几年白若溪都是独自一人生活。而他们留下的资产足以支持她读完大学,以及……本次昂贵的心理辅导费用。

林君南突然想给这个孩子一个拥抱,以长者的身份。

这时,林君南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他拿出手机查看,是条微信。

蠢白:老师你去哪了,再不回来大魔王就要把我的头锤爆了!

林君南这才想起自己出来的时候没跟“大魔王”汇报,他赶紧回复。

林君南:抱歉我忘了,小白你帮我跟大魔王请个假吧,就说我带病人出去散散心。

蠢白:我明白了。【叹气】

林君南:对了,大魔王用什么捶你头?

蠢白:老师你买的硬壳典藏版的,列夫托尔蔬菜写的《战争与和平》【狗头】

林君南:……

在匆匆发了个省略号后,林君南关掉手机,因为白若溪已经将咖啡递到了面前。

在说了声谢谢后,林君南接过咖啡微微押了一口,顿时眉毛轻佻,口中发出赞许的声音。

“手艺不错,很好喝。”

“谢谢。”白若溪莞尔一笑,“父亲教我的,他说可以泡给自己喜欢的人喝。”

林君南避而不答,他听出了这句话的意思,但他希望是自己的职业病在作祟。

白若溪低头喝了一口果汁,像是在思考什么,很快抬起头:“对林医生你来说……爱,为何物?”

“爱?!”

林君南暗诧,性冷淡加上恋爱障碍症的他早已对这个字感到生疏,但还是很快给出了答案。

“爱,就是从开始的相识,再到互相产生爱慕之情,最后发展成希望对方能够接受自己的肉体已经一切……这是我给出的答案。”

“不对。”白若溪摇了摇头,“爱是单方面的,一方默默的爱着另一方,希望对方也能注意到自己吗,因为自己随时准备为了他付出一切,却羞于开口……随着时间推移,最终这份隐藏爱会变得扭曲,开始希望另一方能够臣服与自己,就像是奴隶一般,不允许其他任何人染指就像是……宠物。”

白若溪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林君南不禁一惊,他的直觉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

但他的职业病还是说了一句:“这就是你之前的经历吗……诊断书上写的没错,或许你该放松放松。”

而他的最后选择是相信职业病,完全忘了相信直觉这一重要的话。

“林医生。”

白若溪放下手中的果汁,浅浅一笑,她缓缓解开上衣的第一颗纽扣,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美丽的锁骨展露在林君南的面前,显得极为魅惑。

“稍微有些热了,能帮我关一下空调的暖气吗?”

“没问题。”林君南犹豫了一会,因为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瞥了一眼立式空调,在它的附近有个青花瓷,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白。

他走到立式空调面前,刚要按下开关,白若溪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踮起脚在他的耳边轻轻呢喃着。

“林医生……或许你可能将我忘了,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吾一生都忘不掉呢,好想……将你当做我一辈子的玩具~啾。”

白若溪亲吻了一下林君南的耳根,接着便将他扔向青花瓷瓶,林君南来不及反应便将青花瓷撞落,摔碎在地。

“林医生可真是不小心呢,这个青花瓷瓶可不便宜呢,好像要六十万呢~林医生打算怎么做呢?”白若溪蹲下身捡起一块青花瓷碎片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医生怒喝道,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他的脸被碎片划破,有些流血。

他低头看着白若溪,双拳紧握,说实话他现在就可以从这个地方离开,然后让蠢白或大魔王接手她的心理辅导。

但他不能,因为如果自己这么做就等于将最后谈判条件丢进了垃圾桶,自己也会被她反咬一口,到时候这可就不是谈判就能解决了的,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就此断送。

“你可真是人小鬼大!”林君南心里暗骂道,同时也再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一直想见见你这幅表情,这幅怒火中烧却无可奈何的表情。”

白若溪转身坐在沙发上,将右腿搭在左腿上,嘴角上扬,露出她尖锐的犬牙。

“向我立下效忠的誓言并签订契约,成为我唯一的奴仆,直至这六十万还清为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